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01章 嫂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01章 嫂嫂字體大小: A+
     

    嫂嫂?

    傅庭筠愣住。

    這還是她第一次登自己的門。

    傅庭筠想到去年臘月間傅五老爺登門吵鬧的事,不由眉頭微蹙。

    她上有公公,下有夫婿,兩人都不待見自己,她又是循規蹈矩的婦人,按道理不可能隨意和她走動纔是……難道她也來趟這淌渾水不成?

    傅庭筠心裏就有些不喜。

    但想到傅家少奶奶一直對自己很是和善,她還是吩咐珍珠:“快請了傅家少奶奶進來。”

    珍珠應聲退下。

    傅庭筠換了件衣服,迎了出去。

    傅少奶奶穿了件大紅色遍地金的褙子,鬢角簪着一朵蓮子米大小的珠花,手上戴了對羊脂玉的鐲子,打扮得很是貴氣,卻掩飾不住眉宇間的憔悴。

    難道真給自己猜中了?

    傅庭筠在心裏嘀咕着,臉上卻笑意盈盈地把嫂嫂迎到內室臨窗的大炕坐下。

    傅少奶奶不由鬆了口氣。

    傅五老爺在趙家的遭遇儘管瞞着兒子和媳婦,可時間一長,在傅五老爺身邊服侍的人多多少少透了些風出來,她可是一清二楚。因擔心和公公一樣被傅庭筠拒之門外,她想到“人怕對面”的話,連帖子也沒敢下,直接就上了門。不曾想傅庭筠不但親自去垂花門迎了她,還在內室待客……她心裏不禁覺得僥倖。

    珍珠和蔻兒在上茶點的時候忍不住打量了傅少奶奶幾眼。

    傅少奶奶看得分明,笑容就平添了些許的窘然。

    傅庭筠眉頭微蹙。

    珍珠和蔻兒忙低下頭,輕手輕腳地退了下去。

    傅庭筠端了茶盅:“今秋的鐵觀音,嫂嫂嚐嚐。”

    傅少奶奶笑着呷了一口。讚道:“醇厚甘滑,好茶。”

    傅庭筠笑道:“嫂嫂若是覺得好,等會我讓人包些嫂嫂帶回去喝。”又道,“嫂嫂既然來串門,怎麼不帶了兩個侄兒一起來?說起來我也有幾年沒見到他們了。不知道兩個侄兒現在怎樣了?”然後喊了雨微:“把大妞和大哥兒抱來給奶奶看看,也認個臉。”只和傅少奶奶說着家常,一副要堵了她的嘴的模樣兒。

    傅少奶奶看着微微笑了起來。說起兩個兒子:“……都是乖巧的性子,只是這兩天天氣不好,怕帶他們出來着了涼。”

    童氏和雨微帶了呦呦和曦哥兒過來給傅少奶奶問安。

    傅少奶奶褪了手上的羊脂玉手鐲給呦呦做了見面禮。解下腰間掛着的羊脂玉玉佩給曦哥兒做了見面禮。

    過年的時候呦呦給人磕了不少頭。行了不少福禮,得了不少紅包。

    見傅少奶奶給她見面禮,也不用童氏吩咐,麻利地給傅少奶奶行禮道謝。

    曦哥兒還懵懵懂懂,雨微抱着他,代他給傅少奶奶行禮,還沒有起來,曦哥兒已把玉佩往嘴裏塞。

    雨微看着冒汗。忙將玉佩從他口中奪下來,他卻嘴一癟,哭了起來。

    大家都笑了起來。

    傅庭筠就對傅少奶奶道:“可見嫂嫂的東西曦哥很是喜歡。”

    “是啊!”傅少奶奶起身抱了曦哥兒仔細地打量。轉頭對傅庭筠道,“不怪人說姑舅老表骨肉親。他和你的兩個侄兒也有幾分相似。”

    傅庭筠摟了站在她身邊的呦呦笑。

    傅少奶奶彎下腰,和藹可親地問着呦呦的日常起居。

    呦呦口齒伶俐,問一答三,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屋裏的氣氛變得很好。

    傅少奶奶就摩挲着呦呦的頭嘆了口氣,道:“也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大妞兒和大哥兒……”笑容漸斂。

    傅庭筠聽着她這話裏有話,知道終於說到主題了,也不搭腔,只照着字面上的意思應酬:“這有什麼難的,嫂嫂想什麼時候來看他們,什麼時候來就是了。我出嫁,嫂嫂可是給我添了箱的。我們家的大門,永遠都爲嫂嫂敞開着呢!”然後岔開了話題,笑道,“二月初二的時候我邀了王夫人一起去玉鳴山踏青,要不嫂嫂也和我們一起去玉鳴山玩一天吧!到時候把兩個侄兒也帶上,我正好可以看看,呦呦和曦哥兒也可以認認表哥……”

    傅少奶奶眼底就露出幾分洞察世事後的明瞭,道:“二月初二,我恐怕不得空——我已經和公公、相公說好了,二月初一就啓程回華陰……”

    傅庭筠愕然:“嫂嫂回華陰,那老爺和哥哥?”

    “他們留在京都。”傅少奶奶的神色有些淡然,“年前聽華陰老家的人來說,祖母身體微恙,婆婆雖然不在了,可這侍疾的事我們這房也不能袖手旁觀。所以我和我的孃家人商量,決定帶你兩個侄兒回華陰,一來是儘儘孝道,二來兩個孩子生在京都,長於京都,對華陰卻陌生得很,時間長了,說不連自己的堂兄妹們都不認識了,更不要談什麼手足之情了。我孃家母親和哥哥們聽了都覺得好……”

    “祖母病了?”傅庭筠聽着有些急起來,“病情怎樣?要不要緊?”

    “年紀大了,受了些風寒,一時抵禦不住,”傅少奶奶道,“聽說不要緊……”

    既然如此,爲何要回華陰侍疾?

    傅五老爺和哥哥都沒有納妾,她走了,傅五老爺和哥哥在京都由誰照顧?

    祖母身體有恙,母親不在,嫂嫂回去盡孝,因爲不放心孩子太小,帶着一同回華陰也說得過去,爲何還要寫信回孃家去商量孃家的母親和哥哥?

    知道祖母的身體不要緊,這些疑問一個接着一個地從傅庭筠的腦子裏冒了出來。

    好像知道她在想什麼似的,傅少奶奶苦澀地笑了笑,聲音驟然低了下去,道:“我原來覺得。姑奶奶受了委屈,那也是不得己,後來知道真正的緣由,心裏很是不安……跟你哥哥說,你哥哥卻不以爲然……”她說着。咬了咬脣,好像有千言萬語不知道該怎樣表達似的。

    傅庭筠也怨傅庭筀。

    他們好歹是一母同胞,原來不知道是什麼事也就罷了。現在知道了,竟然還是這樣一個態度……可怨歸怨,總不能因爲這個就讓嫂嫂和哥哥起罅隙吧?哥哥是個無心無情的人。到時候爲難的還不是嫂嫂。

    她忙道:“這件事與哥哥無關。嫂嫂不要多想。”

    傅少奶奶聞言輕輕地嘆了口氣,端起茶盅,垂了眼瞼低頭望着茶盅內金黃色的茶湯,小聲道:“我也是幼承庭訓,從小在家裏跟着哥哥們讀過四書五經的人……”她有些艱難地道,“言傳身教……莫過於此……就寫了封信給我孃家的母親……母親知道了,就和我哥哥商量……孃家的人都覺得我還是帶了孩子回華陰的好……公公身邊沒有個照顧的人,正好你哥哥還要到國子監去讀書……有他代我在公公面前盡孝。我放心得很……以後若是沒有什麼事,我也不會再回京都了……姑奶奶這裏,我怎麼也要來辭個行……只可惜你哥哥管得緊。不能帶了侄兒來給你磕頭……”她說着,掩面而泣。

    “嫂嫂!”傅庭筠如遭雷擊。呆呆地望着無聲哭泣的傅少奶奶,不知道爲什麼,竟然淚如雨下,“您,您何必如此……總歸是我不好……”

    傅少奶奶聽着掏出帕子擦着眼淚,強露出個笑容來,打趣道:“自古勸合不勸分,我知道姑奶奶是好心,只是這話未必就是姑奶奶的真心話!”

    傅庭筠見了心裏更覺得酸楚,張口正欲再勸,傅少奶奶已道:“我知道姑奶奶是好意,只是我主意已定,姑奶奶若是還當我是你的嫂嫂,就什麼也不要說了。我人雖懦弱,卻不是那是非不分的人。若是我圖一時的安逸留在了京都,以後你兩個侄兒漸漸長大,到了明事理的時候該怎麼辦?回了華陰,有我守着,有他們的舅舅幫襯着,或許不一定會成才,卻也不會讓他們長歪了……你也是做母親的,應該知道嫂嫂的苦衷纔是!誰都能來勸我,姑奶奶卻不應該勸我的。”

    傅庭筠啞口無言。

    面頰上掛着淚珠兒。

    傅少奶奶看着一笑,把手中的帕子遞了過去,道:“快擦擦眼淚,我們家姑奶奶可不是那遇事只知道哭的人。”

    那輕快的語氣讓傅庭筠也跟着心中一鬆。

    她接過傅少奶奶的帕子擦了擦眼淚,道:“那您以後準備怎麼辦?公中分到各房的銀子,只能夠嚼用……”說到這裏,她站起身來,“我這裏還有些貼己銀子,嫂嫂先拿去用吧!”又怕嫂嫂拉不下這個臉皮,道,“母親離開華陰也有四、五年了,家裏只留了幾個老僕看守,這麼久無人居住,傢俱、陳設恐怕都陣舊不堪了,這花錢的地方多着呢……”

    傅少奶奶一把拉住了傅庭筠:“哪裏就用得上姑奶奶的體己銀子了!我這裏還有孃家的陪嫁,孃家的哥哥也答應家裏的出息以後每年分我一成,”她說着,笑道,“你以爲我爲着什麼要和我孃家的哥哥商量?”語氣帶着幾分俏皮。

    傅庭筠很是意外,睜大了眼睛望着傅少奶奶。

    傅少奶奶笑着朝她眨了眨眼睛。

    傅庭筠失笑。

    難道這纔是她嫂嫂的本性……或者,這些年嫂嫂也過得很壓抑?

    她坐了下來,朗聲道:“那好,等嫂嫂什麼時候需要,再告訴我一聲也不遲。”

    傅少奶奶笑聲清脆:“你放心好了,你兩個侄兒成親的時候我不會忘記你的!”

    傅庭筠也笑。

    兩人四目相對,突然都覺得頗此間親暱了不少。

    考完之後是總結,明天的時間不好說,五點鐘之前沒有加更,那就只有一更了,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