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96章 青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96章 青鳥字體大小: A+
     

    吳夫人把吳小姐安置在了自己家宅子的後罩房,讓自己的乳孃教她規矩,又撥了身邊一個貼身的大丫鬟過去服侍,買了兩個小丫鬟進來跟着大丫鬟學規矩,以後也好跟着吳小姐去俞家。

    吳小姐心裏不十分願意,學起規矩也有些心不在焉。

    吳夫人看在眼裏,急在心上,不時地勸她:“俞家的少爺不僅進士及第,而且還年輕英俊,你過去雖然是做妾,可俞夫人今年不過知天命的年紀,身體又好,你若生下長子,俞夫人怎麼也會幫着帶到弱冠之年。你有什麼好擔心的?”

    但總歸是要在人面前做小伏低。

    吳小姐在心裏嘀咕着,想着事已至此,她若是說不可,父親和妹妹在族中恐怕難以依附……就當自己死了,換了父親和妹妹的好日子。這樣一想,就又換了個心境,只求吳夫人:“若是家裏的人問起,只說我病逝了。”

    吳夫人眉頭微蹙,想了想,還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吳小姐鬆了口氣,開始認真地跟着吳夫人的乳孃學規矩。

    吳夫人就請了人在家裏幫着吳小姐做四季的衣裳,又想着自己庫房裏存的都是些好東西,那吳小姐是去給人做妾,總不能穿戴的和正房奶奶似的吧?

    她帶信讓裁縫鋪的來量尺寸的時候順便帶幾匹京新時興的新式尺頭。

    那裁縫鋪在京都小有名氣,鋪子就開在旁邊的椿樹衚衕,左右衚衕裏的人家有什麼活計都會找了他去做。因是出入內院,又是些大主顧,那裁縫的渾家親自過來量尺寸。

    她一面給吳小姐量着尺寸,一面誇吳小姐漂亮:“……一看就是夫人的孃家人!”

    “那你可說錯了。”好話人人都愛聽。何況吳小姐的確長得漂亮,吳夫人笑道,“這是我們家老爺的侄女。”

    “哎喲,”那裁縫的渾家就笑道,“難怪我看貴府的少爺、小姐個個都長得極標緻。原來是像吳老爺。”說着,仔細地打量着吳夫人,“可見夫人和老爺是天作之合,有夫妻像。”

    奉承得吳夫人開懷大笑。

    那裁縫的渾家看着氣氛好,趁機拿了匹桃紅色繡着嫩黃花蝶紋的杭綢料子出來:“您看這匹怎樣?今年江南織造的新式樣子,隔壁趙大人家的太太就爲他們家大小姐做了件小襖,穿着可出彩了。”

    吳夫人看着那料子桃紅豔麗。嫩黃嬌柔,已有幾分願意,又聽說趙凌的女兒也做了件,更是覺得好。

    旁邊服侍的媽媽就笑道:“這樣好的顏色,不知道多少錢一匹?”

    那裁縫的渾家笑道:“若是放在旁人家裏,自然是貴,可到了府上。哪有貴的東西,不過十二兩銀子一匹。”

    這麼貴!

    吳夫人眉宇間就閃過一絲猶豫。

    旁邊服侍的媽媽是個機靈人。立刻道:“好是好,不過我們家小姐是要穿了去見客的。俞夫人又是出了名的喜歡素雅,夫人。我看不如先放在一旁,若是挑不出更合適的,再做打算。”

    吳夫人裝模作樣地點了點頭,讓裁縫的渾家拿到了一旁。

    裁縫的渾家是個火眼金睛的,知道吳夫人這是捨不得,不動聲色。拿了次一等的料子出來。吳夫人撿那素淨的給吳小姐做了幾套衣裳,下了定銀。裁縫的渾家收拾好東西。笑道:“小姐要不要做幾雙淞江布的襪子?隔壁趙大人家的太太給他們家大公子做了幾件小衣,還餘個零頭,若是小姐要添幾雙襪子,我幫着做了一起送過來,算是我給夫人的孝敬。”

    意思就是白送的。

    吳夫人不好意思,笑道:“襪子也是要添幾雙的,卻不必讓你白送,按着市面上的價錢算在工錢裏就是了。”

    那渾家嘻嘻哈哈說了很多感謝的話,最後吳夫人婉拒不成,勉爲其難地收下了襪子。

    待退了下去,吳小姐就悄聲問身邊服侍的人:“隔壁的趙大人是做什麼的?”

    旁邊服侍的笑道:“趙大是總兵,父母都不在了,他們家是太太當家。”又感嘆道,“那趙家的大小姐今年不過三歲,大少爺剛剛纔六個月呢!”

    吳小姐聽着不由咋舌。

    心裏想着自己的妹妹今年都十三歲了,還不曾穿過一件新衣裳,那趙家的小姐、少爺還是不懂事的孩子,就穿了十二兩銀子一匹的衣裳,果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那邊吳夫人也笑道:“沒想到趙太太倒是個大方的!”

    服侍的媽媽笑道:“畢竟是長子、長女。而且聽說趙大人精通庶務,從前在陝西的時候就掙下了大筆家業。”

    吳夫人想了想,道:“今年的年節禮,趙家的再添十兩銀子……不,二十兩銀子吧!”

    媽媽笑着應喏。

    而傅庭筠此時卻正爲銀子發愁:“……八千兩銀子,要一口繳清,一分也不能少?”

    雨微苦笑着點頭:“那牙人正在外面等着。說若是一時手頭不便,隔兩、三家的別院也要賣。不過是比這院子要小個十畝,離那玉鳴山隔着幾座別院。不像現在這院子,背後正好看着玉鳴山。”

    傅庭筠仔細回憶去看別院時的情景:“那不成。隔着幾座別院,到了夏天,涼風吹不過來,那院子也就白買了。既然如此,你就回了那牙人吧,說價錢太高,手頭一時拿不出這麼多銀子,讓他再費費心,幫我們另找個院子,小一些都不要緊,但離玉鳴山要近些。”

    雨微遲疑道:“夫人,要不,把送回西安的那筆款子先用了……”

    傅庭筠搖頭:“那是給阿森置辦田產的,眼看着立冬了,要賣田的人家正是賣的時候,那邊是大事,別院今年買不到合適的,明年再買也不遲。”

    雨微不再說什麼。去了外院傳話。

    傅庭筠就在心裏算着帳。

    趙凌這年餘也拿了五、六千兩銀子回來,她都攢着,算上原有的家底,七七八八的加起來也有八、九千兩銀子。西安那邊送去了兩千兩銀子幫着阿森置辦些田產,還有六千兩銀子……金元寶的婚事定在了明年的三月十二。到時候也得用筆銀子,她還尋思着在京都附近置辦個田莊、鋪子之類的。看樣子要買座合心意的別院,還得再等一年了。

    想到這裏,她索性把置辦別院的事拋在了腦後,盤算着是置辦田莊收益大還是置辦鋪子收益大……田莊也好、鋪子也好,都有收益,不過田莊靠天吃飯。遇到風調雨順也不過是順利地把租子收上來,若是遇到年成不好,還要賒些種子幫着度過難關;鋪子的收益穩定些,投入卻大,想收回本錢,得十幾二十年……最好是用自家的鋪子做點什麼小買賣……等雨微回了牙人過來稟告,她吩咐雨微:“你跟外院的說一聲。若是金叔叔來,請他到正房的廳堂來。我有事和他商量。”

    雨微應了一聲,神色間卻露出些許的躊躇來。

    傅庭筠奇道:“怎麼了?”

    雨微沒有做聲。

    傅庭筠和她去了內室的耳房說話。

    雨微小聲道:“今年來給五老爺送銀子的是依桐姐姐的一位從兄,他讓人給我遞話。說是受了依桐之託,有東西給我。讓我到西直門外一家叫做‘曾記’的飯莊見個面……您看……”

    “依桐是個十分穩妥的,她的從兄不願意上門,或是不想惹這是非,不進我們家的門,只當是不知道我還活着。掩耳盜鈴。揣着明白當糊塗;或是不想讓人發現他來過我們家,萬一被傅家的人問起來。不好推脫。我們也用不着管這些,他既然約了你去,你就去好了。”傅庭筠道,“我跟鄭三說一聲,他知道該怎麼辦的。”

    雨微聞言表情一鬆,笑道:“我也覺得應該去見上一面纔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傅庭筠哈哈大笑:“一個飯莊而已,若是哪天我們回華陰的傅家,那纔是龍潭虎穴呢!”

    雨微揚眉吐氣地笑道:“我總是跟着太太,太太到哪裏,我就到哪裏。”

    兩人嬉笑着說了幾句閒話,傅庭筠讓珍珠去給鄭三回了話,第二天,雨微坐着鄭三的車去了西直門。

    他們正午時分就回來了。

    雨微的臉色很蒼白。

    傅庭筠把懷裏的曦哥交給乳孃,丟下吃了一半的飯,和她進了內室的耳房。

    還沒有等她開口,雨微已道:“大少奶奶沒了!”

    傅庭筠腦袋嗡地一聲,心裏空空的,嘴角翕翕,有半晌不知道說什麼。

    雨微沉聲道:“依桐姐姐照着您的囑咐,大少奶奶要打聽什麼消息,就儘量地告訴大少奶奶身邊服侍的。過年的時候,大老爺回鄉祭祖,大少奶奶求大老爺幫着找左俊傑,不僅被大老爺喝斥了一頓,還被太夫人給斥責了一番。

    “大少奶奶當時什麼也沒有說,到了端午節祭祖,她當着全族的人鬧騰起來,說嗣子已經娶了媳婦,她也算對得起傅家的列祖列宗了,求幾位老太太做主,讓她去碧雲庵修行。

    “當時就把大家都給驚呆了。

    “六房的老祖宗問大少奶奶這是怎麼了,大少奶奶什麼也不說,只是哭着求老祖宗可憐她在傅家守了這麼多的年的份上,讓她去碧雲庵修行。太夫人當時氣得臉色鐵青。幾位老太太見了,不敢多言,端午節的祭祖也不歡而散。

    “事後太夫人、大太太就和大少奶奶去了正廳,讓大少奶奶說清楚,到底想幹什麼。大少奶奶說,她得了消息,左俊傑在京都俞家大公子俞敬修手中,您的事,全是那俞公子瞧不起傅家要退婚才引誘左俊傑惹出來的,如今您也還活着,請大老爺讓左俊傑和您在祠堂裏對質,洗清左俊傑和您的污名。

    “太夫人氣得昏了過去。

    “大太太讓人把大少奶奶架了回去,身邊服侍的全都賣了,換了新人。

    “依桐姐姐也不敢再給大少奶奶傳話。

    “誰知道九月二十六,剛成親的五房十少爺和新婦去行廟見禮,打開祠堂的大門,卻見大少奶奶已吊死在了祠堂的橫樑上。

    “如今華陰的人都在傳,說傅家欺世盜名,虐待守寡的媳婦,逼得守寡的媳婦自縊而亡……”

    這段時間在培訓,下午因爲有同事聚餐,所以沒辦法雙更了,等我忙完這個週末吧……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