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94章 分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94章 分歧字體大小: A+
     

    傅庭筠那邊歡歡喜喜地迎了趙凌回來,俞敬修這邊卻沉着臉揹着手在書房裏團團地打着轉兒。

    眼看着已經過了晚膳的時候,俞敬修還沒有半點出門的意思,墨篆幾次在書房門口打探,又幾次輕手輕腳地退回了內室。

    範氏難掩擔憂之色,絞着帕子喃喃地道:“到家的時候還高高興興的,怎麼去了婆婆屋裏一趟,回來就愁眉苦臉,婆婆到底跟相公說了些什麼啊?”想到這裏,心裏不免有了幾分惱怒。

    別人都盼着兒子媳婦好,她婆婆倒好,天天盯着她,雞毛蒜皮的一點點小事也能鬧得天翻地覆,讓人不得安寧。

    念頭閃過,她不由眉頭緊蹙,低聲吩咐墨篆:“你去那邊打聽打聽,我去勸大少爺出來吃飯——這眼看着就到了去給公公婆婆問安的時候,難道還能空着肚子去不成?”

    墨篆自上次在束媽媽那裏吃了癟之後就有點怕見束媽媽,而俞夫人身邊幾個貼身的丫鬟也都是些玲瓏心腸,見風使舵,沒一個好相與的,她銀子花了不少,笑臉陪了不少,這才結交了兩、三個二等、三等的丫鬟。

    她沉聲應是退了下去。

    範氏去了俞敬修那裏。

    俞敬修心裏正煩着,語氣不免有些不好:“……爹還不知道在不在家,娘那裏,不過是說兩句話罷了,用不上兩刻鐘,你急什麼急?”

    這樣的重話,範氏可從來沒有聽過,淚花兒立時就在眼眶裏打起轉來。

    俞敬修見了不由得心中一軟,攜了範氏在書房的矮榻上坐下。柔聲道:“我這不是心裏不痛快嗎?你不要放在心上。”

    範氏掏出帕子擦着眼淚,哽咽道:“我還道是相公惱了我,心裏害怕!”如弱柳扶風般露出幾分怯意,讓那俞敬修心中更是不安,忙道:“哪裏的話。我就是惱了誰也不會惱了你。”將好話說了半晌,那範氏才破涕爲笑,兩人說說笑笑地去了擺飯的廳堂。

    墨篆的身影在廳堂前晃了晃。範氏不動聲色地起身,嬌嗔着對俞敬修道:“妾身去給相公沏杯茶,算是給相公道歉。相公可不能不接着。”

    俞敬修自然是連聲稱好。

    範氏到了一旁的茶房。

    墨篆心中焦急。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打聽到的全告訴了範氏。

    範氏的臉瞬間煞白,一把抓住了墨篆的手,急急地道:“相公真的這樣應婆婆的?”

    墨篆點頭,臉色也有些不好看:“是真的。聽說,少爺走後,婆婆把身邊的一等的二等的丫鬟都叫了進去,一個個地相看。一個個地問話呢!我看那樣子,倒像是要給少爺挑屋裏的人!”

    範氏死死地咬住了嘴脣。

    墨篆慌亂地道:“二小姐,這可怎麼辦?”把舊時的稱呼也叫了出來。

    範氏心裏正五味雜陳。哪裏注意到這些。

    事情發生得這樣突然,她一時間也沒了主張。那俞敬修又在廳堂等着和她一起用膳,她只得先打發了墨篆:“這件事你先別聲張,待晚上我套了相公的口風再說。”

    墨篆連連點頭,幫魂不守舍的範氏沏了杯茶,看着範氏端着茶盅去了廳堂,這才若有所思地坐在了茶房的小杌子上。

    二小姐上面還有大小姐,老爺又秉着一視同仁的原則,雖然二小姐嫁得顯貴,可陪嫁卻和大小姐一樣,除了些良田、鋪子、錫具瓷器之外,還有四個丫鬟、兩家陪房。這樣的嫁妝在別人家自然是十分體面的,可進了俞家,卻如泥牛入海分毫不顯,幾個陪房根本不夠用,更不要說幫着二小姐打探消息,巴結管事,打點上上下下服侍的人,後來俞夫人就賞了她們四個丫鬟,四個粗使的婆子。

    總歸不是自己人,用起來不順手。但長得賜,不可辭,只能放在了屋裏。二小姐不僅言辭上客氣,錢財上大方,而且還把這幾個人的家人也都照顧到了,花了年餘的時間,好不容易纔把幾個人給收服了,俞夫人微微笑,帶着她們到了京都,卻把他們屋裏服侍的全留在了南京,只讓二小姐帶了她們四個陪房丫鬟。

    但這樣也不以有好處的。

    至少京都的宅子小,二小姐身邊不用再添人,二小姐和少爺說話也不用防着誰,更不用怕夫妻間私密的事被人看見而傳出流言蜚語或是告訴了俞夫人,惹得俞夫人不高興。

    若是少爺的通房是俞夫人身邊的丫鬟……那就等於在他們屋裏安了雙眼睛,豎了對耳朵,二小姐的一言一行只怕都瞞不過俞夫人……偏偏二小姐對俞夫人越來越不滿……如果連個傾吐的地方都沒有,二小姐這日子怎麼過啊!

    墨篆想想就覺得心急。

    少爺屋裏的人最好就是從二小姐的陪嫁丫鬟裏找……但誰生下兒子,誰就會留子去母……

    想到這裏,她不由呆住。

    束媽媽服侍着俞夫人換了睡覺的中衣,笑着低聲道:“您真準備在幾個丫鬟裏面給少爺挑一個貼身服侍的?”

    “怎麼可能?”俞夫人上了牀,“我的孫子,長孫,怎麼能是婢生子?怎麼也得是身世清白,規矩人家的閨女吧?不過是做做樣子,讓德圃的媳婦急一急!”說着,嘀咕了一句“真是個沒腦子的,也不知道怎麼長這麼大的”。

    這句話束媽媽就不能接了,裝做沒聽見,笑呵呵地幫俞夫人放了帳子……

    史家衚衕裏響起噼裏啪啦的炮竹聲,半炷香的功夫還沒有消停。

    住在前面本司衚衕的厲大人在湖州府任了三年的知府,在江浙布政司任了一年的左參議,剛剛升了布政使,纔回到京都準備面聖謝恩。聽到不絕於耳的炮竹聲,問身邊的隨從:“這是誰家在做喜事?”

    立刻有小廝跑去打聽,氣喘吁吁地回來稟道:“是宣同副總兵趙虎臣大人的弟弟過了縣試。”

    厲大人聞言有些不知所措,身邊的隨從更是笑道:“過了縣試就這樣的熱鬧,這要是過了院試。過了府試,中了舉人、進士,豈不是要擺流水席任人去吃喝。”

    那小廝有些尷尬地道:“我聽趙家的那管事正是如此說的。”

    一時間。那隨從聽了也有些目瞪口呆。

    厲大人看着哂然一笑,道:“起轎吧!我等會還要出去會友呢!”

    一羣人忙起身往本司衚衕口去。

    阿森望着在空中炸開的大紅色炮竹,不由面紅耳赤:“不。不用這樣。等我中了貢生,你們再慶賀也不遲啊。”

    正把新拆的一串炮竹掛在竹杆上的楊玉成笑道:“那可不成!等你中了貢生,我們會買更大的炮竹來放的。”

    阿森苦着臉:“別人會笑死的。”

    “我們慶賀我們的,管別人做什麼。”楊玉成朝阿森笑,不過那笑容有些促狹,“你可要爭氣,怎麼也得考個貢生。”

    他的話音剛落,就見趙凌撩簾而出。喝道:“放完了這掛炮竹不許再放了,小心驚着呦呦和你嫂子肚子裏的孩子了。”

    楊玉成哈哈應是,阿森跑進了內室。

    “嫂嫂。玉成哥笑話我!”他委屈地向傅庭筠訴苦。

    “可我們家阿森過了縣試也是真的哦!”傅庭筠笑道,“而且還是第七名……該慶祝的時候我們就慶祝。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阿森想想也對,立刻恢復了灑脫的性子,瞥了傅庭筠的肚子一眼,道:“沒有把嫂嫂嚇着吧?”

    “我又不是風一吹就倒的,”傅庭筠笑着問他,“你們幾個同窗約好了什麼時候去謝師,我也好準備準備。”

    “就這兩天。”阿森笑着坐到了一旁的小杌子上,“我正讓硯青打聽大家都帶什麼東西去,到時候我隨大流就是了。”

    傅庭筠點頭。

    趙凌笑着進來了:“王夫人帶着兩位小姐過來,說要慶賀阿森過了縣試。”

    傅庭筠笑着下了炕。

    趙凌和阿森忙一右一左地扶了她。

    傅庭筠失笑:“我又不是紙糊的。”婉拒了他們兩人,腳步敏捷地出了內室。

    趙凌和阿森面面相覷。

    趙凌就問阿森:“你嫂嫂平時在家裏也這樣嗎?”

    阿森想了想,道:“前幾個月不是這樣的,就這幾個月,又開始和往常一樣了。”

    趙凌就叮囑阿森:“你平時也要留個心,有什麼事就幫你嫂嫂跑個腿。”

    “嗯!”阿森應了,卻有些鬱悶地道,“元寶哥訂了親還住在家裏,玉成哥也隔三岔五地來看嫂嫂,大家都覺得我年紀小,有事也不叫我。九爺,您不如跟嫂嫂說說吧,以後有事直接吩咐我就行了……”說着,好像覺得這樣沒有說服力似的,挺了挺胸脯道,“我現在好歹也過了縣試,說不定過幾年就是秀才了!”

    趙凌哈哈大笑起來。

    然後斂了笑容正色地道:“我這幾年都不常在家裏,你是家裏的男丁,不要什麼事都由着你嫂嫂出面,家裏的事,你要多幫襯幫襯纔是。”

    “我知道了,”阿森聲音清脆地道,“九爺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侄兒們,好好跟着先生讀書,考取功名的。”

    趙凌滿意地點了點頭,兩人出了內室,就看見傅庭筠和王夫人手挽着手朝正屋來,她們身後跟着沉穩的王家大小姐和活潑的王家二小姐。

    阿森不由露出了滿臉的笑容。

    我今天依然努力雙更,所以請大家包涵一下,等會的更新會有點晚……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