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86章 週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86章 週歲字體大小: A+
     

    俞家發生的一切,傅庭筠並不知情,把寫給大堂嫂的信交給金元寶送出去以後,她的心思就放在了呦呦的週歲禮上,至於左俊傑的事,她相信趙凌會處置好的

    “知道的來送賀禮,就留下來吃碗長壽麪,不知道的,就不要驚動了……”楊玉成問雨微,“嫂嫂真的這麼說嗎?”

    “太太真這麼說的。”雨微笑着點頭,“不過四月二十三,也就是大小姐生辰的前一天,太太和九爺會抱了大小姐去潭柘寺上香……”

    “那我的那些煙花豈不是白白準備了?”楊玉成沮喪地道,“我還準備好好地給大小姐過次生日呢!”

    雨微抿了嘴笑。

    金元寶朝着他的肩膀打了一拳,笑道:“誰讓你顧頭不顧尾的。”

    楊玉成小聲嘀咕道:“我這不是從來沒把嫂嫂和傅家聯繫到一起嗎?”

    雨微聽着笑容微斂,心裏到底有幾分悵然。

    金元寶看了就笑道:“到了四月二十三那天,我們也跟着去湊湊熱鬧吧?潭柘寺我還沒有好好逛過呢!”

    “好啊,好啊!”阿森拍着手道,“嫂嫂說讓我也跟着一起去,還說到時候要我也上炷香,讓菩薩保佑我好好讀書,能考個功名。”

    楊玉成就奚落阿森:“就你,還能考功名?那我也能做大將軍了。”

    “嫂嫂說了,英雄不問出處。”阿森鼓着腮幫子,不服氣地道,“你自己做不了大將軍,就不要扯我的後腿。”

    “咦!”楊玉成瞪大了眼睛。“這小子。還敢跟我頂起嘴來了。”說着,挽了衣袖,“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阿森喊着“元寶哥”,躲到了金元寶的身後,惹得大家一陣笑。

    坐在內室臨窗大炕上的傅庭筠透過半開的窗櫺看到院子裏歡樂的景象,也跟着笑了起來。

    她扭頭對正拍着呦呦午睡的趙凌道:“你們當初怎麼沒結了異姓的兄弟?”

    趙凌聽着摸了摸鼻子,頗有些窘然地道:“結拜異姓兄弟不是要報庚齒的嗎?我當時爲了鎮住他們,一直誤導他們……”

    傅庭筠一愣。隨後笑不可支地倒在了大迎枕上。

    趙凌有些狼狽地朝她喊了一聲“喂”,半是氣惱半是無奈地道:“敷衍你吧,你偏偏要刨根問底;跟你說實話吧,你又亂笑一通……”

    傅庭筠忙忍了笑,傾身親了親趙凌的面頰,道:“是我不對,給您賠不是了。”

    趙凌打蛇隨棍上,把臉湊到她面前:“只親一下怎麼行?怎麼也要多親幾下纔是。”

    逗得傅庭筠又是一陣笑,想了想,如他所言在他臉上連親了幾下……趙凌趁機把她摟在了懷裏……院子裏突然傳來一陣動靜

    傅庭筠忙推開了趙凌。就聽見楊玉成問着鄭三:“穎川侯的管事送了賀禮來祝呦呦週歲禮?”

    “是啊!”鄭三笑道,“來人說是穎川侯的管事……我正要去通稟九爺呢?”

    趙凌見傅庭筠鬢角凌亂,衣襟不整,含羞帶嗔地瞪着他。笑着在她頰邊親了一下,低聲道:“我去看看!”

    傅庭筠紅着臉點了點頭。

    趙凌去見了穎川侯的管事。

    傅庭筠重新梳了頭,穿戴整齊,趙凌轉了回來,把禮單拿給她看。

    “赤金長命鎖一對,赤金手鐲一對。赤金項圈一對,大紅刻絲氅衣一件……”傅庭筠驚訝地望着趙凌,“這麼大的手筆?”

    趙凌苦笑:“我也想不通是爲什麼。”

    傅庭筠心中一凜,道:“難道皇上答應陌毅讓你跟他一起去宣同了?”

    “應該不是爲這件事。”趙凌道,“就算我去宣同,也不過是個副總兵而已,何況我是穎川侯推薦給皇上的。就管是再顯赫,也要念着他的舉薦之恩……”說到這裏,他突然停了下來,站在那裏沉思起來。

    傅庭筠不敢打擾,輕手輕腳地走了出去,把禮單交給了雨微,讓她收拾好了:“以後要照着還禮的。”

    雨微應喏,接過了禮單,低聲道:“剛纔那管事悄聲囑託鄭三,說蕭姨娘讓他給您帶個話,她已經回了京都,讓您有空去家裏做客。”

    傅庭筠很是意外:“是專跟我說的嗎?”

    雨微點頭。

    傅庭筠不由眉頭微蹙。

    回了京都,輔國公府上有諸位夫人,下有穎川侯的正室,哪裏就輪到蕭氏一個妾室出面見客了……輔國公府的幾位爺還沒有分家,那管事自稱是穎川侯的管事,可見是穎川侯的人了,他幫蕭氏帶話,難道是穎川侯默許了的?

    傅庭筠想到輔國公府那位嫁給武定侯的十九小姐……心裏雖然有些亂,可也打定了主意不去趟這渾水,低聲道:“等我和九爺商量了再說。”

    雨微應是,外面又是一陣響動。

    鄭三來稟:“張家灣張府的張夫人派媽媽給大小姐送賀禮來了。”

    傅庭筠“哎喲”一聲:“沒想到把張夫人也驚動了。”又笑道,“這可全是楊叔叔的面子!”忙吩咐雨微把人領進來,請人喝了茶,問候了張夫人,收了禮單,打發了賞銀,由雨微親自送到了門外。

    金元寶就打趣楊玉成:“看不出來啊,女婿還沒有進門,這面子已經給你先做上了

    。”

    楊玉成紅了臉,支吾了半晌。

    鄭三急匆匆地走了進來。

    楊玉成忙喊了他:“怎麼了?”

    鄭三凜然道:“夾道街俞閣老家的管事俞槐安奉俞夫人之命來給大小姐送賀禮來了!”

    楊玉成幾個人面面相覷。

    阿森更是捏了拳頭:“她想幹什麼?”

    “管她想幹什麼,”楊玉成冷笑,“水來土掩,兵來將擋。我們還怕了她不成!”

    阿森連連點頭。金元寶則沒有作聲。

    鄭三快步進了廳堂。

    傅庭筠將禮單遞給了趙凌:“難道是準備一個唱了白臉另一個來唱紅臉不成?按理,俞家不會這麼低聲下氣纔是啊!”

    趙凌也有些不解。

    “不管他們是唱紅臉還是唱白臉,我們只管大大方方地接了就是,”趙凌看也沒看,將禮單重新遞給了傅庭筠,豪氣地道,“收下吧!”

    傅庭筠笑着收了禮單,吩咐鄭三:“他們既然來的是管事。我看,你出面幫着招待就行了。”

    鄭三愕然,轉念明白了傅庭筠的意思,笑着應是,低頭出了廳堂。

    院子裏一陣喧譁。

    傅庭筠和趙凌不由交換了個眼神。

    耳邊已傳來陳石氏爽朗的笑聲:“趙太太,你閨女做週歲,你不給我們下帖不說,我們來恭賀,你竟然也不迎一迎……”

    趙氏夫妻錯愕。

    簾子一撩,陳石氏已率先走了進來。

    她身後還跟着吳夫人和神色間帶着幾分尷尬的雨微。

    “我們在衚衕口碰見了。就一起來了……”陳石氏解釋道,擡眼看見趙凌,頓時面色通紅——她以爲趙凌還在貴州,不讓雨微通稟。原是準備給傅庭筠一個驚喜的,不曾想卻碰到了趙凌……陳石氏和吳夫人不約而同地“哎呀”了一聲,轉身想要避開,卻和身後的雨微碰到了一起……

    場面剎時有些混亂。

    趙凌忙笑着朝陳石氏和吳夫人拱手行禮:“兩位夫人光臨寒舍,真是蓬蓽生輝!快請屋裏坐。”然後藉口有事和楊玉成商量,笑着辭了兩位女客。

    陳石氏不由拍胸:“趙大人怎麼在家?”

    “皇上有事垂問

    。”傅庭筠簡短地說了幾句。請了陳石氏和吳夫人上座,叫了蔻兒上茶。

    陳石氏說笑了幾句,問起呦呦的週歲禮來。

    吳夫人卻端了茶盅若有所思半晌,待兩人的話說完,問起趙凌的事來:“都說隆平侯不好相處,不曾想趙大人和隆平侯卻是投緣的,面聖這樣好的事都讓了趙大人來做。”

    “三軍不可一日無帥。”傅庭筠謙虛道。“那也是因爲他不像隆平侯和陌將軍那樣位高權重。”

    吳夫人呵呵一笑,看了一眼陳石氏道:“那我們可要提前恭喜趙太太了——等隆平侯得勝歸來,趙大人只怕又要升官了。”

    陳石氏倒沒有想這麼多,聞言不禁有些意外。

    傅庭筠應酬着吳夫人:“這次貴州大捷,多是隆平侯和陌將軍的功勞,我們家大人也是聽命行事……”

    珍珠進來稟道:“太太,陌夫人來了。”

    “可真是湊巧啊!”吳夫人笑着,一行人去迎了陌夫人進來,幾個人剛剛見了禮,李夫人來了,大家又是一番契闊。

    呦呦的生辰還沒到,帖子也沒有發,趙家卻已經熱鬧起來。

    那邊俞夫人得了俞槐安的信,端着茶盅久久沒有出聲。

    俞槐安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俞夫人的神色,卻看不出喜怒,心中開始惴惴不安起來。

    俞夫人卻猝然道了一聲“知道了,你下去吧”。

    俞槐安心中一喜,恭恭敬敬地給俞夫人行了禮,輕手輕腳地退了下去。

    俞夫人就長長地嘆了口氣。

    束媽媽忙上前笑道:“夫人這是怎麼了?要不要到花園裏轉轉。”

    “巴掌大的地方,轉來轉去都轉了兩年了,有什麼好轉的。”俞夫人有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束媽媽就笑道:“京都居,大不易。自然比不上我們在南京的宅子了。何況夫人是見過世面的,等閒的景緻您哪裏看得上眼……”

    俞夫人卻有些心不在焉,自言自語地道:“威而不屈,貴而不移……果然是傅家出來的姑娘……”語氣無限的悵惘。

    束媽媽愣住。

    還好比預想的更新早一點……o(n_n)o~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