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83章 道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83章 道歉字體大小: A+
     

    傅大老爺越想越有道理,忍不住又狠狠地瞪了弟弟一眼。

    傅五老爺有些狼狽。

    早知如此,他當初就應該不顧顏面來商量俞閣老纔是……他心中掠過一絲後悔,但轉念又安慰自己,就算是俞家的長輩再怎麼喜歡俞庭筠,俞敬修不喜歡,正如俞敬修所說,娶了回來當個擺設,膝下空虛,俞家的長輩知道了實情,難道還能壓着牛喝水不成?到時候不僅會暗暗嗔怪傅庭筠不會討丈夫喜歡,還會賜下妾室,待妾室生下了孩子,俞敬修再略一擡舉,俞家的長輩也不能天天盯着俞敬修屋裏的事,傅庭筠的日子只會更難過,加上他科舉做弊,俞家的人知道了恐怕會在心裏瞧不起,傅家別說借力了,彼此間不生出罅隙來就是好的了。還不如就此作罷,俞家的長輩想着兩家曾經結過親,俞敬修再從中調停,對傅家自然多了幾分親暱之感。傅家若是有什麼事,俞家再出手相幫,在別人看來,俞家這是顧念着舊情,只會說兩家有情有義,扯不到結黨營私上去,不管是對俞家還是傅家,都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想到這些,他挺直了腰桿,佯裝不知的樣子端起茶盅來喝了幾口茶。

    弟弟這樣死不認錯,傅大老爺只得暗暗地嘆了口氣,尋思着得把這件事告訴母親,寄希望於母親能管教管教這位弟弟。

    事情到此,可以說他們來俞家完全沒有達到目的。

    不僅和傅庭筠的關係更僵了,就是俞閣老那裏,也沒有留下什麼好印象。

    傅大老爺一時間如坐鍼氈。耐着性子坐在旁邊。心不在焉地喝着茶。

    傅庭筠聽俞閣老說是幾個小物件,沒再推辭,笑着道了謝,俞閣老就說起茶經來。

    趙凌本是愛喝茶的人,見俞閣老談意甚濃,傅庭筠又搭得上話,想起那俞敬修對傅庭筠的羞辱,一心想讓傅庭筠在俞家人面前露臉。好叫俞家的人知道傅庭筠的好,只在旁邊目含鼓勵地笑望着她。

    傅庭筠不知道趙凌打的是什麼主意,但趙凌讓她出面應酬,她自然不會在俞閣老面前示弱。

    一個爲官多年,見多識廣,一個天資聰慧,博覽羣書,兩人之間的談話不僅妙語連珠,而且詼諧幽默,就是悶頭坐在那裏的傅大老爺。也不由支了耳朵,待聽兩人談論起前朝的鬥茶時,他不禁插言道:“我曾在上司陳大人家裏看到一柄珍藏的柄銀鎏金茶匙,蓮子爲柄。蓮花爲勺,華貴藻麗,十分罕見。”

    俞閣老微微一笑,淡淡地說了句“茶貴在質樸自然”,然後和傅庭筠說起茶架來:“……鐵觀音、烏龍茶用紅木最好,若是綠茶。則是竹子爲佳。”

    傅庭筠看着心中微動。

    俞閣老是對傅大老爺的話題不感興趣呢?還是看到他們父女之間的矛盾而不想表現得與傅家的兩位老爺太過親暱從而讓她心生反感呢?

    她腦子飛快地轉着,嘴上卻應着:“若是用斑竹或是紫竹來做,那就更佳了……”

    “正是。”俞閣老笑道,“看來趙太太也是個愛茶之人。正好我有件紫竹做的茶架,不如送了趙太太罷!”

    “君子不奪人所好。”傅庭筠笑道,“俞閣老不可陷我於不義。”

    俞閣老開懷大笑起來,在趙凌面前稱讚她:“趙太太倒是個性情中人。”

    “正是。”趙凌一點也不謙虛。笑道,“所以她不管走到哪裏,總能交到一大堆的朋友。”

    俞閣老沒想到趙凌會如此的直白,微微一愣,笑道:“趙大人伉儷情深啊!”

    趙凌但笑不語,朝傅庭筠望去,目光中有毫不掩飾的溫柔與纏綿,讓俞閣老再一次愣住。

    倒是傅庭筠,被趙凌這樣看着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又不好當着俞閣老的面說什麼,輕輕咳嗽了一聲,紅了臉,低頭喝着茶。

    俞閣老眼中閃過一絲異樣,隨後一副老懷大慰地哈哈大笑了幾聲,然後感慨道:“還好趙太太嫁給了趙大人,有了個美滿的結局,要不然,犬子的罪孽就更深重了!”說完,不待衆人開口,微微俯身,正色地對趙凌道:“說來說去,這件事全是犬子的錯。我知道這件事後,狠狠地責罰了他,他也知道自己錯了,一直想給你們夫妻賠個不是,只是不知道趙大人和趙太太意下如何,因而一直在書房裏等着……還望趙大人和趙太太大人有大量,給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他得了這樣的教訓,以後行事自然也就知道三思而後行了。”說着,站起身來,朝着趙凌拱了拱手。

    以他的身份地位,這樣謙和,已給足了趙凌和傅庭筠面子。

    傅大老爺和傅五老爺不由交換了一個眼神。

    趙凌卻不動聲色地坐在那裏,好像俞閣老的行爲舉止還沒有表現出足夠的誠意似的。

    “俞閣老。”他目如寒星地望俞閣老的眼睛,“並不是所有的事都機會重新再來一次……”

    “我知道,我知道。”俞閣老忙道,“所以說,這次是犬子的幸運……”隨後像要堵住趙凌的嘴似的,高聲喊着“槐安”:“你去把大少爺叫來!”

    簾子外面人影閃動。

    俞閣老已是滿臉歉意:“還請趙大人、趙夫人原諒小犬!”

    話音剛落,“咣噹”一聲簾響,身長玉立的俞敬修低頭走了進來。

    遠遠,他就朝着趙凌和傅庭筠彎腰揖手:“趙大人,趙太太……還請大人不計……小人過……”話未說完,臉已通紅。

    俞敬修幼有慧名,出身名門,不過二十出頭,已考中了狀元,成就了所有讀書人的夢想,可想而知。他是如何的心高氣傲。

    誣陷傅庭筠固然是他的不對。但是以俞家的權勢,何須做到如此的地步……

    他心裏是不以爲然的。

    可迫於父親的威嚴,又不得不屈服。

    儘管如此,這生平第一次的道歉,卻磕磕巴巴地始終難以說出口。

    趙凌看得分明。

    早知錯了,何必派了人去擄左俊傑?

    他冷笑,正欲出言責問,坐在旁邊的傅庭筠卻突然輕輕地咳了一聲。放下茶盅,端容道:“俞公子,你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曾說過,我已被傅家除名,你我已是各不相干的兩個人,但俞公子欠我一個退婚的理由,由不得我要追問。俞公子當時也說,若是沒有道理,傅家的人不會同意退婚。現在傅家和俞家的長輩都在此,我還是那句話。俞公子爲何要退婚?”

    “我那時候太年輕,一心想科場成名。”不用再說那些讓他覺得恥辱的話,俞敬修鬆了口氣,有些急切地道。“乍聞小傅大人科場舞弊,實在是接受不了……”他說着,瞥了傅五老爺一眼,神色間難掩不屑,“所以纔會……”

    傅家的兩位老爺剎那間臉紅如血。

    傅庭筠卻撲哧一聲笑。

    花廳裏的都錯愕地望着她。

    傅庭筠見狀嫣然一笑,朗聲道:“俞公子。俞閣老這樣的有誠意,就是我這個心懷憤恨而來的人都被打動,你是俞閣老的兒子,事到如今,看着俞閣老這樣爲你付出,你竟然無動於衷,依舊滿口謊言。怎麼不令人可笑?”說完,臉一板,目光如霜地望着着俞敬修,“又怎不令人齒冷?”

    俞敬修一愣。

    俞閣老老神在在,不動如山。

    趙凌看着,心中凜然。

    傅庭筠眼中飛逝一道寒意,卻語帶戲謔地笑道:“怎麼?難道俞公子不好意思說?”

    俞敬修神色微促,眼角的餘光瞥了俞閣老一眼。

    俞閣老呵呵笑了起來:“年輕時做出的荒唐事,不免難以啓齒。”

    傅大老爺也抹着汗道:“都是過去的事了,都是過去的事了……”

    “哦!”傅庭筠挑了挑眉,“我聽人說,俞公子的岳父範老爺爲人端方,長女的婚事挑了又挑,直到十八歲才定下來。可在次女的婚事上倒顯得頗爲豪放,我的‘死訊’傳出不到一年,就允了俞家的親事,可見範老爺對俞公子是青睞已久了……”

    俞敬修臉色大變,怒然喝斷了她的話:“趙太太,你這是什麼意思?”

    傅庭筠拍案而起:“我正要問俞公子,你這是什麼意思呢!”她面帶譏諷地斜睨着俞敬修,“接受不了科場作弊,卻拜了柳叔同爲師,還能隨意翻動以狂放不羈而聞名的柳叔同的早年時文;一時氣憤,卻能汲汲營營地找到了左俊傑,還以保他考中進士爲誘餌讓她誣陷我,”她說着,冷冷地看了傅五老爺一眼,寒聲道,“你以爲別人都是傻瓜,做事從不經大腦,任你說東就是東,說西就是西。”她肅容望着俞閣老,“你所謂的道歉,所謂的知錯,就是這樣的嗎?恕我不能接受!”

    望着滾落在腳邊的茶盅,傅五老爺心神俱震,他呆呆地望着傅庭筠,好像從來不曾見過她。

    傅大老爺別過臉去。

    俞閣老有些尷尬。

    一時間,屋子裏落針可聞。

    趙凌慢慢地站了起來:“我們回去吧!看來,我們來錯了地方。”

    傅庭筠點頭,隨趙凌往外走。

    “請趙大人留步,”俞閣老忙道,“有話好好說,這樣發脾氣,是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的。”又道,“年輕人有血性固然值得稱讚,可要是一味的只有血性,卻也容易闖禍。太平盛世,京畿重地,竟然有人公然地打家劫舍,順天府尹治下太鬆,應該適時殺一儆百纔是。趙大人覺得如何?”

    星期一回仙桃,趕着這幾天把房子打掃乾淨,今天又晚了點……苦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