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81章 夾道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81章 夾道街字體大小: A+
     

    趙凌見傅庭筠神色黯然,自然是知道爲什麼。

    他何嘗想去宣同!

    “你別擔心。”趙凌攬了攬傅庭筠的肩膀,“我用過晚膳,準備去一趟金吾衛前衛指揮使陳雲生陳大人家——他在禁軍任職二十幾年,人緣關係最好,禁軍裏多是世家功勳子弟,我把陌毅即將去宣同任總兵,他身邊還差個副總兵的消息透露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打破了腦袋搶這差事……”

    圍魏救趙!

    這傢伙……

    傅庭筠忍俊不禁,又有些不安:“宣同爲九大總兵府之一,能外放到宣同任副總兵對你升遷卻有莫大的好處……”

    “我今年才二十五歲,皇上也不過而立之年,”趙凌笑着安慰她,“以後有的是機會。”又道,“我能有今天,不過是皇上念着舊情。要想站得穩,走得遠,還要多磨練磨練,這麼早放出去,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未必是件好事。”

    傅庭筠這才點了點頭。

    趙凌就道:“明天只怕是鴻門宴,你留在家裏陪呦呦,我一個人去就行了。”

    “還是我和你一起去吧!”傅庭筠反對,“他既然請了我,我不露面,只怕他們會覺得我膽怯,恐怕還會糾纏不清,不如趁着這個機會當面鑼對面鼓地把話說清楚了。”

    趙凌覺得她說得有道理,不再說什麼。

    夫妻倆人說了半天的體己話,用過晚膳,趙凌逗呦呦玩了一會,這才起身去了陳雲生府上。

    傅庭筠則吩咐雨微給穎川侯準備賀禮。忙着給王夫人寫信。哄呦呦睡覺,準備着給王家兩位小姐的禮物,直到半夜,等趙凌回來,這才一起歇下。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去了夾道街。

    夾道街是長安大道通往朝陽大道的一條夾巷,說是夾巷,也有兩丈來寬。因長安大道和朝陽大道都是京都九大主道之一,夾道街也身價不菲,街道兩旁林立的都是京都實力最雄厚的銀樓和古玩齋,俞家的宅子,就在夾道街旁一條僻靜的衚衕裏。

    前來迎接他們的是俞府在京都的大總管俞槐安。

    他是出身俞家的世僕,從小就在俞閣老的身邊服侍,隨着俞閣老的官越做越大,求俞閣老辦事的人也越來越多,他在俞家、在京都的地位也跟着水漲船高,不要說俞家有體面的管事了。就是尋常四、五品京官見了他,也要親熱地揖手稱一聲“老兄”。

    見趙凌扶着傅庭筠下了馬車擡腳就走,他不由詫異地望了趙凌一眼。

    趙凌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他想到早早就到了,正滿臉笑容奉承着自家老爺的兩位傅大人。心中一凜,忙低下頭,恭敬地帶着趙凌和傅庭筠去了俞閣老外院書房旁平日裏接見貴客的小花廳。

    此時正值四月,小花廳前種着幾株繡球花,奼紫嫣紅,累累如球。開得正豔。

    遠遠的,傅庭筠和趙凌就聽到一陣熟悉的爽朗笑聲。

    出了這樣的事,還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似的跑到俞家來談笑風生……

    傅庭筠都替他們臉紅,忍不住回頭朝趙凌笑了笑,道:“這繡球花倒開得好,嘰嘰喳喳地全在一塊,熱鬧。”

    趙凌微微頷首。不動聲色。

    俞槐安聞言笑着正想應酬一句“這是我們家少爺小時候種的”,旋即想到兩家的糾紛,忙將這句話給嚥了下去,急步上了臺階,垂手在湘竹簾子前稟道:“趙大人和趙太太來了。”

    屋裏有短暫的沉默。

    然後傳來一個沉穩而溫和的聲音:“快請他們進來。”

    俞槐安聞言撩了簾子。

    趙凌和傅庭筠一前一後地走了進去。

    小花廳窗扇半掩,水磨石地磚,雕紅漆的傢俱,青花瓷花觚裏插着碗口大的牡丹花,富麗堂皇之氣迎面撲來。

    傅庭筠的目光卻落在了花廳裏那個面目陌生的五旬老者身上。

    他穿了件半新不舊的丁香色團花杭綢常服,清瘦矍鑠,神色溫和,看見他們進來,他呵呵地笑了起來,扭頭對坐在他下首的傅大老爺道:“果然是一表人才,和趙太太如對金童玉女,真是羨煞人了!”

    他目含笑意,語帶讚賞,如一個寬厚的長輩。

    傅庭筠眼角微眯。

    傅大老爺已傾身笑道:“正是。”然後高聲喊着趙凌和傅庭筠,“還不快來拜見俞閣老。”

    傅庭筠非常反感這種需要的時候就跑出來客串一把長輩的態度。但見趙凌依禮給俞閣老行了禮,她還是福了福身。

    俞閣老就指了傅五老爺的下首,親切地道:“坐下來說話吧!”

    趙凌卻坐到了傅五老爺的對面,客氣地和俞閣老寒暄着:“進門就看見了一片欣欣向榮的繡球花,想來俞閣老也是愛花之人,那紫玉蘭想必也開得很是葳蕤。”

    他和趙凌也曾在朝堂和宮中見過幾次面,雖然文武殊途從未打過交待,但做爲皇上身邊有從龍之功的寵臣,趙凌早已成爲很多人關注的人物,這其中也包括了俞閣老。

    見趙凌這樣涇渭分明,俞閣老有一些驚訝。

    貴州大捷,趙凌表現出了高人一等的協調力,傅庭筠雖然受了委屈,但畢竟保住了性命,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也幫了傅家不少的忙,更何況他今非昔比,又主動低頭示好,以趙凌的爲人,應該會很清楚這意味着什麼纔是,怎麼他突然間變得這樣的強硬?

    他想到傅家兩位老爺的爲人……

    難道問題出在傅家的兩位老爺身上?

    只是此刻容不得他多想。

    俞閣老略帶愧疚地望了傅庭筠一眼,神色微肅,坦誠地道:“趙大人,說什麼賞花。不過是個藉口罷了。我今天請兩位傅大人和你們夫妻二人來家裏做客。卻是爲了我那個不孝子……”他說着,露出幾分無奈來,“都怪我平日忙於公務,對他管教不嚴,以至於他養成了狂妄自大的性子,這才做出這等不知道深淺的事……說起來,都是我的錯。”

    他的話音一落,趙凌和傅庭筠還沒有說話。傅大老爺已道:“這怎麼能說是您的錯呢?您長年在外爲官,俞撰修由老師教導,難免有不周到的地方……”說着,想到俞敬修的老師正是他的岳父,又露出幾分尷尬來。

    一直沒有作聲的傅五老爺聽了連忙在一旁幫着腔:“俞撰修年紀還輕,難免會有浮躁的地方。等過幾年,經歷漸長,也就會慢慢沉穩起來。哪個人不是這樣走過來的。”

    看到兩位傅大人這樣的識趣,俞閣老不由在心裏暗暗點頭,朝趙凌望去。

    趙凌早知道傅庭筠的心願。只是一來兩位傅大人是長輩,爭執起來在別人眼中她孝行有虧;二來他早已看透兩人的本質,覺得事到如今傅大老爺雖然心有不安但還是想着怎樣保全自己,而傅五老爺則是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依舊理直氣壯地責怪傅庭筠,他不想和這兩人多說什麼,完全是浪費口舌;三來是想聽聽俞閣老會說些什麼,這也好應對,才一直保持着沉默。

    見俞閣老無聲地問着他,他淡淡地一笑。正準備開口,卻發現傅庭筠拉了拉他的衣袖。

    傅庭筠相信以趙凌的能力,完全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把事情處理好。可她畢竟是當事人,她又打定了主意要俞家給自己一個交待,俞閣老做爲父親,不可能不偏不倚,在這種情況下。趙凌就算是行事、說話再有道理,也不免讓俞閣老覺得這是趙凌自己的主意。與其這樣讓趙凌背黑禍,還不如她自己出面答應,大不了被別人說一句“僭越”,也好過趙凌聲譽受損。

    她站起身來,柔聲道:“妾身有一事不明,想請教俞閣老。”

    俞閣老一愣,瞥了一眼趙凌。

    趙凌雖然不知道傅庭筠要幹什麼,但只要是傅庭筠想做的事,他都會無條件地支持。

    “還請俞閣老多多指教!”他立刻聲援妻子。

    俞閣老難掩錯愕,但很快恢復了和煦的神色:“趙太太請說。”

    “若您是請我們過府賞花,我無話可說。可您剛纔也說了,是請我們商量俞敬修攛唆左俊傑誣告我之事,不知道俞閣老請了傅家的兩位大人前來是何意?”傅庭筠說着,眉宇間透出些許的凜然之色,“傅家早已將我除名,我如今和傅家的兩位大人毫無瓜葛,有些事恐怕不方便讓外人插手吧?”

    俞閣老愕然。

    傅大老爺已面色通紅。

    傅五老爺勃然大怒,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橫眉怒目地喝了聲“孽障”:“你莫非想惡逆不成?”

    傅庭筠看也沒看他一眼,而是望着俞閣老的眼睛道:“毆及謀殺祖父母、父母纔算惡逆,我已沒有父母,何來的惡逆之說?還請傅大人不要隨便將那十惡之名栽到我頭上纔是,我可當不起。”

    這是律典上的東西,一般的男子都未必知道,而她一個內閣女子,卻能引經據典,侃侃而談……難怪妻子對這個出身華陰傅家的女子一直以來讚不絕口。

    他不禁仔細地打量了傅庭筠一眼。

    高挑的個子,玲瓏的身材,氣色紅潤,聲音清朗,一雙眼睛更是炯炯有神,看着容光煥發。

    果然是個身體極好的。

    俞閣老想到了自己的媳婦……昨天槐安拿來的帳冊上有一項銀子的支出是給她買燕窩了……他不由眉頭微蹙……範氏原來雖然身子骨單薄,但也沒聽說過有什麼病,怎麼嫁進來不過兩三年,每日不是人蔘就是燕窩的,要不就是央人做了養榮丸吃着,就這樣,還三天兩頭地請大夫來診脈……

    猶豫了很久,這樣寫是不是有點狗血,不過,想來想去還是這樣順暢點,還是寫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