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80章 換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80章 換防字體大小: A+
     

    傅庭筠只覺得噁心,冷笑着斜睨着自己的這個長輩:“這好像是我們趙家的事,與您無關吧!”

    傅大老爺表情一滯。

    傅庭筠已快步進了垂花門。

    晚上趙凌回來,她把請帖拿給他看。

    “約了明天早上?”趙凌沉吟道,“這麼急……”說着,撇着嘴角笑了笑,“看樣子,打了小的,驚動了老的——我明天也不用去順天府,端看我們的俞閣老怎麼說了!”

    好像什麼問題到了俞閣老面前就可以解決了似的。

    傅庭筠腦子裏全是父親考場作弊的事,哪有心思考慮別的,聞言道:“你對俞閣老就那麼有信心?”

    趙凌笑道:“你想想,指使人誣陷你也好,退婚也好,全是俞敬修揹着俞家的長輩做的,所以纔會漏洞百出,生出這麼多的事端來。現在左俊傑在你手裏,傅五老爺親自來說項也被你頂了回去,他知道這件事不可能善了。可京城是天子腳下,他又是文官,想名正言順地搜查左俊傑,以他的資歷,恐怕難以找到合適的人……”

    傅庭筠聽着,收斂了心神,道:“所以那些被金元寶和楊玉成堵在地窖裏暴打的人是俞家的人,甚至有可能是俞敬修的人……”

    趙凌微笑着望着她,眼中滿是鼓勵。

    傅庭筠就繼續道:“雖然有兩個人被送到衙門,但只要那兩個人一口咬定只是來偷東西的,以俞敬修的能力,完全可以撇清,而且可以很順利地把人給弄出來。但那兩個人前腳被送到了衙門。俞閣老的請帖後腳就送到了我們家。而且還是以他的名義邀請我們去賞花。他堂堂一個閣老,日理萬機,請九爺也就罷了,我一個內宅的婦人,煮水煎湯,這樣的邀請也太不合常理了……而俞敬修之所以做了這麼多的事,就是爲了瞞住俞家的長輩……可見是俞敬修的事暴露了。而俞家的長輩之前就算不同意俞敬修退婚,可如今他爲了退婚之事鬧出這麼多的事來。責怪歸責怪,更多的還是擔心,亂攤子是怎麼都要幫着收拾的……”

    “這也說明,俞家如今還是俞閣老當家,”趙凌笑道,“所以俞公子一旦動用了家族的力量,俞閣老就立刻知道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知道了俞家的情況,明天去了,也就知道該怎樣應對了。”

    傅庭筠笑眯眯地點着頭。突然間想到昨天他那句“這樣才解釋得通”的話,不禁沉默下來。

    趙凌知道這些日子傅五老爺常上門鬧騰,進門的時候鄭三又告訴他傅大老爺來過了,想着她肯定是受了什麼委屈。把她摟在懷裏輕聲地安慰。

    就像個孩子,沒有母親在的時候磕着碰着了爬起來就是了,有母親在,不免要撒撒嬌。

    傅庭筠心裏更是難過,最後伏在趙凌懷裏哭了起來。

    趙凌賠上十二分的小心,愛憐寵溺地哄着她。只求她高興。

    傅庭筠心裏甜絲絲的,這才把傅五老爺考場作弊的事告訴了他。

    趙凌恍然,道:“我就奇怪,岳母一看就是個十分有主意的人,怎麼一邊順從傅大人的意思來了京都,又怎麼一邊不依不饒的地傅大人置氣?”

    傅庭筠本就爲父親的事糾結着,此時聽趙凌這麼說。不由有些惱怒,嬌嗔道:“你給我說實話,你還知道些什麼?”

    趙凌見她生產,忙箍了她的腰,笑道:“我這不是怕你傷心不敢多說嘛?”

    “怕我傷心就不告訴我啊!”傅庭筠眼中噙滿了淚水,不滿地嘟着嘴。

    趙凌看着心痛的直哆嗦,親着她解釋道:“我也是慢慢看出來的,並不是有意要瞞着你的。”

    這一點,傅庭筠是相信的,可就是不想這樣讓趙凌糊弄過去,和他胡亂糾纏,趙凌也知道她是心裏有團無名火沒處可發,百說百應,只管順着她的意思讓她心裏好過些。

    傅庭筠心情好起來,人漸漸恢復了理智,又覺自己剛纔太過嬌蠻,不好意思地給趙凌賠不是。

    “你看你剛纔,那話像刀子似的。”趙凌不依,皺着眉頭道,“是誰也受不了啊?哦,現在想起來,覺得不妥當,就給我賠個不是。等明天又有不順心的了,再拿了我來發通脾氣,我就是個肉人,也經不起你這樣三番五次地遷怒啊!”

    傅庭筠臉上滾燙滾燙的,眉宇間帶着幾分羞澀,配着那濃麗的五官,嬌豔欲滴,像那五月的玫瑰花般瀲灩動人。

    趙凌心中一蕩,低頭咬了她那白生生的圓潤耳垂,含含糊糊地在她耳邊說了幾句。

    傅庭筠“哎呀”一聲推開了他。

    趙凌臉皮厚,不僅不以爲然,而且還順勢把她箍在了懷裏,語含得意地追問她好不好。

    傅庭筠羞得眼睛都不知道往哪裏看了,卻也沒有說不好。

    趙凌低聲地笑,笑聲裏說不出來的快活和得意。

    傅庭筠就在心裏罵自己。

    倆人已經成了親,就算是再荒唐,又不是和別人,他既然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這麼一想,就大了膽子擡頭去望趙凌。

    別看趙凌笑得張揚,心裏到底還是顧忌着傅庭筠,怕臊着她了,正好低了頭打量着她的臉色。

    兩人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傅庭筠含羞帶嗔,別有一番風情。

    趙凌深情款款,真摯而珍惜。

    兩人一時間都呆住。

    目光黏在一起捨不得分開。

    空氣中瀰漫着脈脈不可言的微妙氣息,讓彼此心悸。

    趙凌不由低頭,把臉貼在了她的臉上:“囡囡,我心裏好快活……回家看見你抱着呦呦,我突然覺得我現在做的一切都有了意義……”

    淚水剎那間溼潤了她的眼睛。

    傅庭筠緊緊地抱住了趙凌。

    他的心跳沉穩而熱情,和她的呼吸高低相和。

    這一刻。她願時間永遠停留……

    傅庭筠閉上了眼睛:“我突然覺得。我不是那麼恨傅大人了,也不是那麼恨俞敬修了,”她喃喃地道,“如果不是他們,我就不能遇到你了……”

    她感激生命中所有的苦難,這是菩薩爲了讓她幸福所給予的考驗。

    趙凌明白她對自己的愛戀,心潮澎湃之餘,更有幾分赧然……不好意思地和傅庭筠開着玩笑:“你的意思是說。你不準備再追究傅大人和俞敬修的過錯嘍?”

    “什麼啊!”傅庭筠嗔怪着推開了趙凌,杏目瞪得大大的,“他們爲了一己私利,害了多少人,怎麼能就這樣輕易地的放棄?”

    “那我知道明天該怎麼說了!”趙凌有點後悔自己的煞風景,情緒有點低落。

    傅庭筠就把傅大老爺關於戰功集議的事告訴了趙凌。

    趙凌聽了緊張地問她:“你是怎麼說的?”

    “我沒有答應。”

    趙凌鬆了口氣,道:“以後再有這種事,你依舊不要理會就是了。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軟。我們現在日子雖然艱難,到底是憑自己。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不用看人臉色行事。”

    “我也是這麼想的。”傅庭筠頷首,“何況我們和俞家本就勢同水火,此時若爲利益低了頭。那就一輩子都別想挺直腰桿說話了。”

    趙凌聽了,像想起什麼似的,突然道:“穎川侯這幾天就要和遼東總兵何福換防了,你這兩天幫我準備份禮品,到時候讓鄭三拿了我的名帖送到輔國公府去。”

    傅庭筠大吃一驚:“穎川侯最終還是定了去遼東?”

    這件事已經傳了兩、三年了,弄得人心惶惶的。

    “這件事去年就定下了。因何大人那邊正和高麗打着仗,皇上怕突然換防,穎川侯人生地不熟的吃敗仗,所以才推遲了一年。”

    傅庭筠想到西平侯:“何福這人好相處嗎?”

    “他在遼東當慣了土皇帝,打仗行軍又是一把好手,”趙凌含蓄地道,“若是順着他也就罷了。若是和他對着幹——他曾在陣前用馬鞭抽監軍!”

    傅庭筠倒吸了口涼氣:“那王副總兵呢?”

    “他調任旗手衛左衛指揮使。”

    穎川侯沒有丟下王丹,傅庭筠替王氏夫妻高興:“王夫人會不會隨着來京都?這差事應該是穎川侯推薦的吧?”

    “當然。要不然兵司哪裏會想到王大人。”趙凌笑道,“至於王夫人會不會進京,那就只有等王大人到京都之後才知道了!”

    “王大人什麼時候能到京都?”傅庭筠急急地問。

    “秋天應該可以到。”趙凌道,“軍令如山倒,換防這種事,宜早不宜遲。據說兵部已派人前往甘肅總兵府和遼東總兵府了。”

    傅庭筠聞言聞頭微蹙:“何大人父子兩代鎮守遼東,穎川侯把個甘肅總兵府經營得水泄不通。要是這兩人聯手了,東邊和西邊可就成了一條線,皇上真的能放心嗎?”

    “他們中間不是還有個宣同總兵府嗎?”趙凌笑道,眼中閃過一絲戲謔,“你猜猜看?誰會去宣同做總兵?”

    他說還好,他這樣一番做作,傅庭筠儘量往不可能的方向想,笑道:“難道是陌毅不成?”

    “不錯!”趙凌哈哈笑着朝她豎了豎大拇指,“正是陌毅。”說着,收了笑容,正色道,“皇上問我,願不願意去宣同做副總兵?”

    他們剛剛聚首,就又要分離了嗎?

    傅庭筠一愣。

    趙凌已經拒絕了皇上一次,不可能再拒絕第二次……

    還好能正常時間更新……

    PS:府天新作《富貴榮華》

    內容簡介:乾孃病重嚥氣的這一天,卻是一場天翻地覆鉅變的開始。

    父兄遠在邊疆,母弟生死悉操於他人之手,一介弱女子的她該何去何從?

    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不見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