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78章 回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78章 回朝字體大小: A+
     

    雖然早已預料到俞敬修在她這裏吃了閉門羹會轉而打左俊傑的主意,但事到臨頭傅庭筠還是吃了一驚。

    她一面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金元寶等人,一面急急地問他們:“你們都沒有什麼事吧?”

    “沒事,沒事!”阿森笑嘻嘻地道,“我們把摸上門來的堵在地窖裏一通亂打,他們不是斷了胳膊就是折了腿,吃大虧了。最後還被我們留下了兩個做了人證,這次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俞家的門生故舊遍天下,不過是兩個被指派的人,不可能傷俞敬修的筋骨,阿森年紀還小,傅庭筠和金元寶並不像他那樣的樂觀,但金元寶還是補充道:“嫂嫂放心,不管那俞敬修如何行禮,我們事事佔個‘理’字,那俞敬修也要頭痛一番。”然後又道,“我們前一天拿下左俊傑,那俞敬修第二天就登門拜訪,我尋思着他恐怕安排了人盯着我們,在他上門的當天晚上就想辦法把左俊傑轉移到了其他地方,他就是把那院子掘地三尺,也休想找到左俊傑。”

    傅庭筠鬆了口氣。

    楊玉成冷笑:“他恐怕是看着我們這些天都忙着商議婚事,所以纔會選了這時候動手。只是不知道他是想殺人滅口還是想搶人呢?”

    “殺一個人可比搶一個人簡單多了,他自然是想殺人滅口!”金元寶道,“要不然,驚動了順天府或是五城兵馬司的人,就算他俞家勢力再大,天子腳下,也是件很麻煩的事。”說着。笑道。“你管他是殺人滅口還是搶人,現在當務之急是把這件事告訴左俊傑,免得他把那俞敬修當成救星似的。哪天若真的要對簿公堂,他起碼不會臨陣倒戈吧!”

    兩人都沒有說左俊傑到底藏在哪裏,傅庭筠也沒有問——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的好。

    說話間,外面傳來一陣喧鬧。

    傅庭筠以爲傅五老爺又上門鬧騰了,她已經吩咐過鄭三他們,只管關了大門不予理睬。沒有太在意,繼續和金元寶、楊玉成說話:“你們小心點。那俞敬修既然能派人收拾左俊傑,說不定也會派人找你們的麻煩。”還囑咐阿森:“你這幾天不要去學堂了,我幫你去先生那裏請假,就在家裏溫習功課,等這陣子風聲過去了再說。”

    金元寶唯唯應喏,楊玉成卻不以爲然地道:“他估計不知道我們是幹什麼的,派出來的人身手雖然利索,可比起我們這些曾經在刀尖上舔血的人來說,還差那麼一點點。要不然。他的人也不會被我們一通亂打了。”

    阿森也道:“嫂嫂,你別擔心,我們比他們厲害。”

    金元寶聽着就瞪了兩人一眼,道:“嫂嫂的話也有道理。你們照着做就是了——小心駛得萬年船!”

    楊玉成正欲反駁,耳邊突然傳來男子帶着幾分笑意的聲音:“出了什麼事?竟然讓你們商量着要‘小心駛得萬年船’?”

    那熟悉的聲音讓屋裏的人都激動起來。

    “九爺!”傅庭筠喃喃地站了起來,剎那間淚水就模糊了視線。

    而阿森金元寶、楊玉成等人則又驚又喜地圍了上去。

    “九爺,您什麼時候回來的?”

    “不是說五月中旬才班師回朝嗎?怎麼四月頭就回來了?”

    “可是貴州的戰事有什麼變故?或是皇上有什麼吩咐?”

    大家七嘴八舌地問着,關心之事溢於言表。

    “這次出征挺順利的。”趙凌微笑着回答衆人的話,目光卻朝傅庭筠望去。那樣的認真、專注,彷彿這世間只有她一個人似的,彷彿他的話只說給她一個人聽似的,“原定也是五月中旬纔回來,但皇上有事垂問,我就自動請纓,提前回了京都。”

    傅庭筠使勁地眨着眼睛。想阻止淚水滾滾而落,可到底溼潤了眼眶,臉上一片水光。

    十一個月零三天的分別,三百多個日夜的思念……

    她笑着低下頭,悄悄地擦了擦眼角的淚花,高聲地喊着鄭三娘:“還不快到蓬萊閣去叫桌席面回來!”

    夜已經很深了,正屋東邊的內室還點着燈。

    昏黃的燈光從糊着高麗紙的窗櫺間透出來,溫暖而安祥。

    趙凌細細地摸着女兒烏黑柔軟的頭髮,臉上流露出幾分悵然來:“我走的時候,她還像個小貓似的,如今長得齊齊整整的,卻不認識我了。”

    坐在他對面給他補着襪子的傅庭筠聽着不由抿嘴一笑,歇了手裏的活,道:“她也不過是剛開始的時候認生,後來不是抱着你的胳膊不放手!”

    要不然,呦呦哪裏會歇在這裏?

    趙凌笑起來:“也是,她知道我是她爹之後,誰也不要,就要我一個人!”說着,眉角輕揚,透出幾分得意來。

    這樣帶着幾分孩子氣的趙凌,讓傅庭筠輕聲地笑了起來。

    “你別把孩子吵醒了!”趙凌悄聲道,眼睛片刻也捨不得離開女兒的臉龐,“你看她,長得可真是漂亮……小臉紅撲撲的,眼睫毛又濃又長又翹,彎彎的,,像小扇子似的……”他說着,忍不住俯下身去親了親呦呦的臉。

    熟睡中被打擾,呦呦不悅地嘟了嘟嘴。

    趙凌像看到什麼稀罕物似的,雖然急切,卻壓抑着自己的聲音對傅庭筠道:“你看,你看,她在皺眉頭。”然後感慨道,“她怎麼這麼聰明?什麼都知道!”

    誰睡着了被打攏不會蹙眉嘟嘴遙。

    說的全是些廢話!

    傅庭筠強忍着纔沒有潑丈夫一瓢冷水,心裏卻甜絲絲的。

    “你快歇了吧!”她收拾着針線,“連着幾天日夜兼程,連馬都沒下,明天還要進宮……”說到這裏,她不由語氣一頓,表情變得有些猶豫不決。

    趙凌看着就拉了傅庭筠的手:“我今天陪呦呦在這裏歇了,你去耳房睡吧!”

    傅庭筠,還在孝期!

    “九爺!”她臉色通紅,心裏有些愧疚。

    趙凌捧了她的臉,蜻蜓點水似的親了親她的面頰:“快走,小心我忍不住……到時候鬧出笑話來……”

    傅庭筠騰地一下臉上火辣辣地燒,轉身就進了安置呦呦的耳房。

    傅夫人逝世後她傷心欲絕,趙凌擔心她的身體,讓她給呦呦斷了奶,依舊由乳孃哺乳。次月,她的小日子就來了……

    她低頭望着自己比成親前更顯豐挺的胸部和依舊如柳枝般纖細的腰肢……不由咬了咬牙,下定決心走到了門前,卻又躊躇着頹然坐回到了牀邊。

    “阿筠!”內室響起趙凌的嘆息聲,“你別走來走去的,弄得我心裏亂糟糟的,明天我沒空,後天我一早就抽空去趟順天府,先探探順天府尹的口氣再說。”

    傅庭筠驚呼一聲,跳上牀,蒙了頭。

    真是太,太丟臉了……

    只覺得全身都發起燙來。

    午膳後,他們在正屋廳堂裏喝茶。金元寶和楊玉成把這些日子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全告訴了趙凌。

    聽到俞敬修牽扯其中,趙凌並沒有太過驚訝,而是微微頷首,洞若觀火地說了句“這樣才解釋得通”,讓傅庭筠有些抓狂,要不是看着金元寶等人都在場,顧忌着趙凌的面子,她只怕早就跑過去抓了他的衣領子問他到底還知道些什麼。

    想到這裏,傅庭筠又有些惱怒。

    用過晚膳,金元寶等人早早就回房歇了,她本想好好問問趙凌的,卻被趙凌抱在懷裏一通亂親,把這件事給忘了……

    傅庭筠羞澀地翻了個身,把呦呦睡的小枕頭抱在了懷裏。

    第二天一大早,傅庭筠服侍趙凌出門後坐在鏡臺前梳妝,怎麼看怎麼覺得自己有黑眼圈。

    珍珠執鏡,雨微執燈,兩人左看右看,都沒有看出有什麼黑眼圈。

    “是嗎?”傅庭筠喃喃地道,“難道是我眼花了?”

    雨微難得的說了句俏皮話:“女爲悅己着者,太太這樣在意,肯定是因爲九爺回來了的緣故!”

    “胡說!”傅庭筠和雨微說話一向隨意,呸她道,“我只是昨天夜裏沒有睡好。”

    屋裏服侍的就都捂了嘴笑。

    傅庭筠窘然。

    蔻兒匆匆地走了進來,有些慌張地道:“太太,有個自稱是您大伯父的人要見您。鄭三跟他說了,您不見傅家的人,可他說,他是從金華來的……”

    信送出去不過四、五天的功夫,大伯父就趕了過來……

    傅庭筠心中一凜,一面讓蔻兒請傅大老爺到南房的廳堂奉茶,一面催着雨微給她梳妝,不過一盞茶的工夫,她已穿戴整齊去了南屋的廳堂。

    傅家不管是男子還是女子相貌都十分的出衆。和傅五老爺比起來,傅大老爺相貌氣度毫不遜色,只是多了一份從骨子裏透出來的嚴肅。

    看見傅庭筠,他輕輕地嘆了口氣。

    “我還記得你小的時候,你們姊妹們幾個水榭裏練字,家裏來了客人,媽媽們就領了你們去花園裏玩,其他的孩子都乖乖地隨着媽媽去了花園,只有你,噔噔噔地跑到陳媽媽的面前,非要問清楚是爲什麼不能在水榭玩,這纔去了花園。”傅大老爺靜靜地站那裏,神色間透着幾分惋惜,“我當時就想,這孩子的脾氣怎麼這麼犟,還把這件事告訴你大伯母,讓她壓壓你的性子,不曾想,十幾年過去了,你還是一樣的脾氣。真可謂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這章是定時發佈……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