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76章 辦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76章 辦法字體大小: A+
     

    阿森磨墨,傅庭筠就在南房的廳堂裏給大伯父寫了一封信,然後將信遞給了金元寶:“越快送到大伯父手裏越好。太晚了,恐怕就趕不上這熱鬧了!”

    “嫂嫂放心。”金元寶笑道,“我知道該怎麼做的。”

    傅庭筠微笑着點頭。

    鄭三匆匆走了進來:“太太,四喜衚衕的傅大人來了!”

    這麼快!

    傅庭筠和金元寶不禁交換了一個“果不其然”的眼神。

    “嫂嫂,”金元寶低聲道,“我陪着您去見傅大人吧?”

    誰知道傅庭筠卻笑道:“不用了,你快去安排送信的事吧!”

    金元寶很是意外,道:“嫂嫂,有外人在場,傅大人總會有所顧忌……”

    雖然趙凌什麼也沒有說,但金元寶還是可以從一些蛛絲馬跡裏猜到傅五老爺對趙凌和傅庭筠的態度,有趙凌在還好說,如今趙凌遠在貴州,那傅五老爺不免要擺擺長輩的架子,到時候傅庭筠肯定會吃虧的。

    傅庭筠聽着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再說。

    金元寶嘴角微翕,還要再勸,耳邊傳來傅庭筠的聲音:“鄭三,你去跟傅大人說,我們家大人不在家,家中只有女眷,實在是不方便待客。若是傅老爺沒有什麼要緊的事,不如等大人回來了再說;若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她說到這裏,語氣一頓,然後把屋裏的人看了一遍,好像有點不確定這件事交給誰去辦好,沉吟道,“那就讓雨微幫着傳個話吧!”

    別說是出門相迎了

    。完全一副沒有將傅五老爺放在心上。要給他吃閉門羹的模樣。

    屋裏的人俱是一愣。

    金元寶更是焦急地喊了一聲“嫂嫂”,道:“這樣恐怕有些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沒待他說話,傅庭筠笑着打斷了他的話,“傅五老爺是吏部文選司的郎中,我們大人是奉旨出征貴州剿匪的大將軍,文武殊途,本就沒有什麼交往,若要說有什麼緣分。不過大家都是陝西人氏罷了。可朝廷的陝西人氏何其多?總不能每來一個老鄉我就得不顧男女大防,拋頭露面地去招待吧?這也未免太強人所難了!”她說着,朝金元寶眨了眨眼睛,吩咐鄭三,“傅五老爺要是有所不滿,你就把我的話一字不錯地轉述給傅五老爺聽。傅五老爺出身華陰世家,又以家風嚴謹著稱,想必能理解我的這番做爲。”

    俞公子前往四喜衚衕,不用猜也知道,他定是想請傅五老爺出面。以利用孝道來壓制自己不再追究這件事。

    她怎麼可能讓他得手!

    之前傅五老爺不是口口聲聲地說沒她這個女兒嗎?

    那好,她不做傅家的女兒就是了。

    既然如此,傅五老爺來見她,她謹遵禮儀規範待客。這,不爲過吧?

    傅庭筠在心裏冷笑。

    鄭三笑着應聲而去。

    “嫂嫂這主意好。”阿森撫手稱快,“這就叫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看他以後還敢不敢給嫂嫂臉色看。”

    有這樣說話的嗎?

    金元寶不由瞪了阿森一眼。

    阿森吐了吐舌頭,躲到了傅庭筠的身後。

    傅庭筠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對金元寶道:“他的話正合我的心意。”

    金元寶訕訕然地笑了笑。

    阿森就朝着金元寶做了個鬼臉

    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喧譁聲。

    看樣子。傅五老爺對她的話很是不滿……

    傅庭筠思忖着,那陣喧譁聲離他們越來越近,其中還可以聽到傅五老爺憤慨的怒吼聲:“……我倒要看看,你們能把我怎樣?”

    “嫂嫂!”阿森緊張地拉了傅庭筠的衣袖,金元寶則上前幾步,把傅庭筠擋在了身後。

    傅庭筠心中一暖,安撫他們道:“沒事的!以鄭三的身手。尋常人哪裏是他的對手。他不過是顧忌着傅大人的身份,不好阻攔而已……”

    她的話音未落,傅五老爺已怒氣衝衝地闖了進來:“傅庭筠,有你這樣做子女的嗎?”他身後,是神色尷尬的鄭三。

    傅庭筠笑着朝鄭三點了點頭,這才朝傅五老爺望去:“傅大人這話好生奇怪,您不是隻有一兒一女嗎?據您親口所說,您的女兒早在四年前就病逝於華陰的碧雲庵了,怎麼突然間我又成了您的女兒?您這些日子可是遇到了什麼不乾不淨的東西,竟然說起胡話來?”她說着,高聲喊着“鄭三娘”,道,“前些日子吳夫人說的是哪座寺廟的主持很靈驗的?”說着,衝着傅五老爺撇了撇嘴,眉宇間露出些許的譏誚來,“傅大人公務雖然繁忙,可也要愛惜身體纔是。依我看,傅大人哪天還是抽空去寺廟裏拜拜纔好,也免得被不乾淨的東西纏上了,鬼迷心竅,糊里糊塗的,若是在公事上出了錯,連累得那正五品的官位也坐不安穩,那可就得不償失了。要知道,那可是個肥缺,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那個位置呢!”

    “你……”傅五老爺被她這番指桑罵槐的話氣得直哆嗦,半天沒有說出話來。

    傅庭筠卻不管這些,訓斥着鄭三:“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大人不在家,我一個內宅女眷,怎好出面待客?你還不快請了傅大人出去!”又抱怨道,“真是的,你一個僕人,不懂這些規矩雖然情有可原,但傅大人可是翰林出身的,最懂法典儀禮了,你就不能機靈點,向傅大人請教請教?”

    鄭三自然知道傅庭筠這是在和他做戲,立刻做出副委曲的樣子,苦着臉道:“傅大人是貴客,我怎敢冒犯!”

    “胡說!”傅庭佯裝板了臉,喝斥他道:“孔子說,三人行,必有我師

    。你向傅大人請教學問。怎麼能說冒犯。”她說着。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想必是你看傅大人爲了一點點小事就不顧身份和你一個僕人暴跳如雷,覺得沒有讀書人的氣度,所以不敢虛心請教……”

    “夠了!”傅五老爺氣得血直往頭頂上涌,他大喝一聲,“你也不用裝瘋賣傻的,我今天來,是爲了當初你和俞家解除婚約之事。你要是想知道。就找個僻靜的地方,我把當年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你。你要不想知道,我轉身就走……”他說着,面帶幾分不耐地從上到下把傅庭筠打量了一番,“你以後再也不要到我面前來問東問西,喊冤枉了!”

    有一刻鐘傅庭筠真想如傅五老爺所說,找個僻靜的地方把當年的事好好說道說道,可當她看到傅五老爺臉上流露出來的不耐煩時,她心中一滯。

    如果不是俞敬修出面,他會把當年的事告訴自己嗎?

    答案是顯而易見。

    現在的主動權掌握在她的手裏。可不管是俞敬修也好,傅五老爺也好,明明有求於她,卻依舊在她面前架子十足。說到底,不過是一個仗着家勢顯赫,一個仗着是她的父親而已……是不是因爲這樣,所以當初纔會對她爲所欲爲呢?是不是因爲這樣,所以當初他們纔要草菅人命呢?

    傅庭筠心中漫過一陣悲涼。

    如果沒有趙凌,她墳頭的草恐怕都長得比人還高了吧?

    但時至今日。他們卻從來不曾對當初所做的事有所後悔,有所愧疚,反而一味地責怪她不知好歹,非要查明當年的真相!

    難道沒有了他們,她就沒有其他的辦法嗎?

    傅庭筠腦海裏閃過傅大老爺的身影,閃過祖母的身影,閃過左俊傑的身影。閃過趙凌、楊玉成、金元寶的身影……有人沉冤二十年才得以昭雪,她的冤屈不過四年而已,何況那些當事人都還活着,何況她還有丈夫、有親如手足的朋友相助,她有什麼好害怕的?

    她頓時充滿了勇氣。

    “有什麼話,傅大人就在這裏說吧!”她目光炯炯地望着傅五老爺,眼角眉梢透着毫無轉圜的堅持,“我又沒有做錯什麼,有什麼何事不可以堂堂正正地說出來!”

    傅五老爺錯愕

    傅庭筠靜靜地站在那裏,目不轉睛地盯着他。

    她的目光是那麼的明亮,表情是那麼的鎮定,彷彿胸有成竹,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似的。

    傅五老爺想到當年的事……不由一陣心虛,又想到俞敬修的拜訪……不禁頭皮發麻……他只得臉色一沉,喝道:“有你這樣對父親說話的嗎?百善孝爲先。別以爲有皇上撐腰,你就能越過父女天倫……”

    需要自己妥協的時候他就成了父親,不需要她的時候,她就成了陌路人!

    傅庭筠勃然大怒:“父親?你還好意思跟我說父親?”她杏目圓瞪,一步步朝着傅五老爺走過去,“想當初,我在碧雲庵裏日夜祈求的時候,你在哪裏?陳媽媽灌我藥,我大聲哭喊父親的時候,你又在哪裏?我滿心歡喜地去找你的時候,你是怎麼說的?我跪在你面前求你認下我的時候,你又是怎麼說的?現在,左俊傑落到了我的手裏,俞公子慌慌張張地去找你,你突然記起你是我的父親來了?天下間有這樣的事嗎?這四年來,我一直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竟然能讓一個父親把親生女兒當成了犧牲品,可我更加知道,我如果想弄清楚當年的事,就不能被任何人擺佈!”

    她眸子裏彷彿有團火在燃燒,目光所到之處,炙熱如灼,讓傅五老爺情不自禁地想逃避,連連後退,直到後背抵在了抄手遊廊的落地柱上,這才驚覺自己的失態,不由得老臉一紅,朝四周睃去,卻看見一張張流露出鄙視輕蔑的面孔。

    “傅大人,”傅庭筠停下腳步,和傅五老爺保持着一個相對疏離的距離,淡淡地道,“若是你想告訴我當年的事,又覺得言辭會涉及其他人的私密,我可以讓他們暫時先行退下。但你若想讓我和你去個僻靜的地方聽你胡說八道,恕我沒這個時間,只得請你先回了!”

    林家成攜《南朝春色》歸來,喜歡魏晉南北朝的不妨去看看。

    簡介如下:她想,這一世,她不會是妖孽,她一定要在這外表靡華,實質卻是荊棘遍地的世道,求一個最高貴最優秀的天之驕子也不敢求的:現世安穩,歲月靜好。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