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69章 相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69章 相看字體大小: A+
     

    待送走了傅夫人的棺槨,過了八月十五,傅庭筠安排鄭三送修竹家的回陝西:“……因還有修竹和兩個孩子要安置,你去一趟,順道看看呂老爺和呂太太的身子骨如何,我也放心些。?”

    鄭三笑着應了,修竹家的卻執意不肯:“來回一趟費用不少,我坐了車行的車去西安府楊柳巷找呂老爺就是了。”

    “你是服侍我母親的人,不能這樣怠慢。”傅庭筠不由她多說,讓雨微把給她做的衣裳,打的首飾還有些賞銀一起裝了箱籠,擡上了馬車。

    修竹家的還有些猶豫:“馬車我用了,太太用什麼呢?”

    “我還在孝期呢!”傅庭筠道,“哪裏也不會去!”

    修竹家的想想也有道理,反覆叮囑傅庭筠些“要注意身體”之類的話,回了華陰。

    傅庭筠把心思全放在呦呦的身上。

    呦呦吃了些什麼,有了哪些變化,她都寫信告訴趙凌。

    趙凌回信沒有傅庭筠寫信頻繁,但字裏行間可以看得出來貴州之行很順利,他和隆平侯之間的關係處理的也很不錯,不僅如此,他有時還不露痕跡地幫陌毅在隆平侯面前說話,或是幫着隆平侯在陌毅面前說話,陌毅和隆平侯之間的氣氛也有所緩和。

    傅庭筠長長地鬆了口氣。

    若是幾個上峯之間的關係處理不好,就是有再多的兵力也沒有用。

    過了小寒,貴州有捷報傳來——隆平侯平定阿黑等三寨的叛亂。

    傅庭筠等人喜出望外。

    雨微拿了送年節禮的單子給她過目。

    傅庭筠劃掉了四喜衚衕。

    雨微雖然很驚訝,但什麼也沒有說,曲膝行禮退了下去。

    到了臘八節那天。臨中午的時候。宮裏賞下了臘八粥。

    大家立刻沸騰起來。

    “據說只有那些閣老們才能得到這樣的賞賜,是不是說,我們家九爺又要升官了!”鄭三娘很是憧憬地道,竟然比傅庭筠還要熱心,惹得傅庭筠直笑:“現在還說不準,不過,能賞了東西下來,總歸是好事。”

    鄭三娘連連點頭。道:“太太,大年三十的祭祖,您可要記得跟祖宗們說一聲。”

    這下連珍珠等人也笑了起來。

    阿森下了學過來問安。

    鄭三娘忙把賞粥的事告訴了他:“……這已經是皇上第二次賞我們家東西了。”

    “應該是第三次吧?”阿森糾正道,“第一次是皇上登極,第二次是九爺成親,這應該是次第三吧……”

    “成親不算,那是太皇太后賞的。”鄭三娘嘟呶道,“要照你這樣算,應該是第四次——太太那邊不也賞了東西!”

    阿森不以爲然,卻也不至於和鄭三娘去爭論。目光轉到那甌粥上:“嫂嫂,這粥能喝嗎?還是要供起來?”

    “就算是皇上賞的吃食,放久了一樣壞!”傅庭筠笑道,“自然是要吃了它。”然後吩咐鄭三娘。“你把它分了吧?大家都嚐嚐,看宮裏的粥和我們平時煮的有什麼不同。”

    衆人分頭拿了碗、筷和調羹,很快就把粥分了。

    不過是每人兩調羹而已,鄭三娘等人直嚷着好喝,阿森卻嘟着嘴:“我怎麼覺得還沒有雪梅煮的好喝啊!”

    “啊!”雪梅張大了嘴。

    鄭三娘則“呸”了他一聲:“這樣的話都能說?這要是讓人聽見了可怎麼得了?”

    衆人都捂了嘴笑。

    性格活潑開朗的蔻兒立刻道:“那鄭三娘也和阿森少爺想的是一樣的嘍?”

    鄭三娘窘然。

    大家又是一陣笑。

    呦呦已經九個月大了,眉眼間已有傅庭筠的影子。她穿了件大紅色繭綢棉襖。正由乳孃抱在懷裏玩着手中的調羹,見滿廳堂的人都在笑,她也笑了起來。

    眉眼兒彎彎,像月芽似的,透着天真無邪,讓人的心都跟着澄淨起來,可愛得不得了。

    阿森跑過去逗呦呦玩:“你也覺得三孃的話很好笑。是不是?”

    也不知道是無意還是有意,呦呦竟然點了點頭。

    阿森立刻大叫:“嫂嫂,嫂嫂,你看,呦呦在點頭,呦呦在點頭……”接着又問呦呦,“你是不是也覺得三孃的話很好笑?”

    衆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呦呦的身上,竟然有些屏氣凝神的味道了。

    呦呦低了頭,把臉埋在了乳孃的懷裏。

    “唉!”阿森失望地長嘆了口氣。

    乳孃忙道:“大小姐還小,要過些日子才知道這些。”

    “是啊!”鄭三娘也走過來碰了碰呦呦的小手,“大小姐已經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孩子了,我們村裏的那些孩子像她這麼大的時候,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哪裏還知道聽笑話。”她說着,“咦”了一聲,道,“說起來,自從跟了九爺和太太,我們家臨春好像都聰明瞭很多,前兩天還指了影壁上的字告訴我說那個字念‘福’呢!”

    “那可是阿森少爺的功勞。”蔻兒辯道,廳堂裏又是一陣笑。

    硯青隔着簾子稟道:“太太,二少爺,金大人回來了,楊大人也跟着金大人一道過來了。”

    這些日子金元寶都住在家裏,偶爾楊玉成、三福、石柱也會來家裏坐坐。

    鄭三娘聽了,不待傅庭筠吩咐,立刻道:“太太,我去給兩位大人做點下酒菜。”

    傅庭筠笑着頷首。

    鄭三娘帶着周氏退了下去——買的兩個婦人,周氏木訥老實,加上現在家裏的客人多了起來,傅庭筠就把周氏撥到了廚房給鄭三娘用,這樣一來,鄭三娘偶爾也能歇歇。

    “那我去看看玉成哥和元寶哥去!”阿森也要走。

    “不能耽擱了功課。”傅庭筠叮囑他。

    “您就是不說,元寶哥也要嘮叨我的。”阿森嘟着嘴笑。

    傅庭筠莞爾。

    這倒是的。金元寶住進來後。對阿森管的也很嚴。

    呦呦見大家都走了,也要跟着去。

    傅庭筠從乳孃手中接過女兒:“呦呦,我們去玩小鴨子,好不好?”

    呦呦想了想,點了點頭,乖乖地依偎在母親的懷裏。

    傅庭筠笑着摸了摸女兒烏黑順滑的頭髮,抱着女兒去了內室。

    炕上丟着傅庭筠用零碎的花布做成的小鴨子,小老虎和小狗。

    呦呦撲過去就把小鴨子抱在了懷裏。衝着母親直笑。

    “大小姐可真聰明!”跟進來的乳孃和童氏異口同聲地讚道。

    傅庭筠的笑容裏就多了些許的驕傲,問呦呦“哪個是小老虎啊”,“哪個是小狗”。

    呦呦就指給母親看。

    簡單又單調的遊戲,母女倆卻樂此不疲。

    阿森卻折了回來:“嫂嫂,玉成哥想見見您!”

    “見我!”傅庭筠有些意外,“快請他到廳堂裏坐。”隨後問阿森,“你可知道他是爲什麼事找我?”

    阿森嘿嘿笑:“我也不知道!”

    還保密!

    不過,看阿森那樣子,喜氣洋洋的,想必不是什麼壞事。

    傅庭筠心頭一輕。

    這些日子她表面上鎮定而從容。心裏卻一直擔心着趙凌,最怕有人突然來訪,帶來趙凌的壞消息……

    她把呦呦交給了乳孃和童氏,自己換了件衣裳。去了廳堂。

    擺脫了私鹽販子的身份,能站在陽光下,光明正大地行事,楊玉成眉宇間多了幾分坦然,幾分理直氣壯,更顯得英姿颯爽。玉樹臨風了。而陪在他身邊的金元寶氣度沉穩,光華內斂,絲毫沒有受到他的風采影響,兩人並肩而立,竟然有種珠玉交輝、不分仲伯之感。

    傅庭筠不禁感概。

    可見這“養移氣,居移體”是有道理的。

    大家分主次坐下,珍珠上了茶。傅庭筠笑道:“楊叔叔找我有什麼事啊?”

    有了呦呦,她隨着呦呦喊楊玉成、金元寶他們。

    平日裏很是爽快的楊玉成這次卻支支吾吾地說了半天也沒有說明白。

    傅庭筠不由朝金元寶望去。

    金元寶無聲地笑,眼底閃過一絲戲謔,道:“嫂嫂,玉成的上司,也就是大興衛指揮使劉大人的舅兄看中了玉成,想招玉成做女婿。玉成心裏沒有底,想請嫂嫂幫着相看相看,拿個主意!”

    傅庭筠聞言又驚又喜:“這麼說,楊叔叔要成家了!這可是件好事,有什麼不好意思對人說的!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有這樣的福氣?”

    楊玉成很不好意思,紅着臉道:“那戶人家姓張,是張家灣巡檢司的巡檢使,世襲的。有一次張巡檢有事路過大興,劉大人設宴款待張巡檢,叫了我在旁邊作陪……也不知怎地,張巡檢就說想把女兒嫁給我……”

    “這就像天上掉餡餅的事,”金元寶就在一旁補充道,“玉成擔心張家姑娘有什麼不足……”

    世襲的巡檢,又是在漕運、杭運進京必經的張家灣做巡檢,家底有多厚實,不言而喻。而楊玉成、金元寶現在雖然已經是個官身,但不管是從職務還是家底來說,跟張家都有天壤之別,也難怪他們會覺得心中不安了。

    傅庭筠笑道:“楊叔叔雖然只是個總旗,卻勝在少年英俊,品行端方,人口簡單,在那些疼愛女兒的父母心中,已是難得的良配了。”

    兩人微微一愣。

    傅庭筠已笑道:“這是件關係到你終身的大事,我這做嫂嫂的本應責無旁貸纔是。只是我如今還戴着孝,卻是不好出面。要不,我請了金吾衛前衛指揮使陳大人的長媳陳石氏幫着打聽打聽,你看如何?”

    楊玉成何嘗不知道戴孝之人不宜幫人操辦婚慶之事,只是除了傅庭筠,他實在是找不到能讓他更放心的人,聽傅庭筠的口氣,十分信任那陳石氏,想來不會有錯,忙起來身行禮:“那就有勞嫂嫂了!”

    這章是定時發佈的,我要去機場了……O(n_n)O~……和阿昧、Leidewen一起坐飛機,據說,還可以碰到半路在武漢轉機的柳暗花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明天我們繼續八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