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64章 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64章 尋人字體大小: A+
     

    趙凌回來的時候,傅庭筠正在聽鄭三回話:“……他們拍寡胸脯發誓,那人絕對不在潭柘寺附近。”

    雨微把趙俊傑追丟了,傅庭筠就已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那左俊傑又不是傻子,難道還回留在那裏等着她帶人去找不成?求那些閒幫幫忙,也不過是心存僥倖而已。

    她不禁有些後悔。

    當時遇到左俊傑的時候她要是能忍一口氣不驚叫出聲,結果會不會有所不同呢?

    想到這些,傅庭筠就長長地嘆了口氣。

    趙凌聽着,撩簾而入:“這是怎麼了?唉聲嘆氣的?”

    傅庭筠聽着,喜悅之情躍然眉宇間:“你回來了!”挪着身子要下趙凌忙制止她:“快別動,快別第一百六十四章??尋人(加更求粉紅票)動!”這纔有空朝着給他行禮的鄭三點了點頭。

    “沒事。”傅庭筠動作笨地下了炕,“呂婆子來看過我了,說這些日子讓我多動,到時候好生產。”雖說是成了親,和趙凌說這些話她還有點羞澀。

    既然是呂婆子交待的,趙凌不再攔她,上前扶了她:“難怪大家都說這個呂婆子厲害,想請她的人得提前三個開預定,不說別的,就憑這每個月來看你兩次,我就覺得這人請得值得。”

    傅庭筠直笑,給趙凌倒茶。

    趙凌立刻接到了手裏,又扶傅庭筠在炕上坐下。

    “剛纔爲什麼事不高興呢?”他和傅庭筠並肩坐了。

    趙凌忙的連陪她去潭柘寺的時間都沒有了,她原本不準備告訴趙凌的,但聽了鄭三的回答,她知道這件事不請趙凌出面是不行的了,想了想,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趙凌。

    “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趙凌聽着急了起來。

    傅庭筠嘟了嘴:“你爲了我,連皇上的差事都拒絕了,要是知道左俊傑來了京都,誰知道你會幹些什麼啊!”她說第一百六十四章??尋人(加更求粉紅票)着…不由抱了趙凌的胳膊,“我的事再要緊,也比不上你的事要緊。你以後要是再因爲我緣故耽擱了自己的事,讓我成了你的包袱和累贅…我以後什麼事都不告訴你了。”

    趙凌心頭一熱,握了她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放心,我知道該怎麼辦的。”

    傅庭筠又將自己回了趟四喜衚衕的事告訴了趙凌:“………我心裏有個執意…………總覺得這件事,老爺只怕是……”到底是說自己的父親,她眼眶不由得一紅,“只怕是脫不開關係……忍不住想試一試………”一句話沒說完,眼淚已落了下來。

    趙凌忙幫她擦着眼淚:“別哭。大不了我們自立門戶。”說着…又笑道,“我們這樣,和自立門戶也沒什麼兩樣!別的我不敢說,以後我們媳婦生孩子,你肯定什麼都知道!”逗着她開心。

    傅庭筠想到腹中的孩子,果然就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就你會胡說。”

    算它是不是胡說,能讓她高興是正經。

    趙凌哈哈地笑,刮她的鼻子:“又哭又笑…小狗撒尿………”

    “你纔是小狗呢?”傅庭筠打開了他的手,惹得趙凌又是一陣笑。

    屋裏的氣氛立刻好了起來。

    傅庭筠喊了蔻兒進來服侍趙凌梳洗,換了家常的春裳。

    趙凌坐在炕邊和傅庭筠說話:“五城兵馬司的都指揮使…就是從我們羽林衛出去的,前些日子,我們還一起喝過酒。我尋思着,這件事只能找那些地頭蛇幫忙,五城兵馬司管着京都的治安,京都的那些三教九流,沒人誰比他們更清楚了。我等會就去趟五城兵馬司,就以你的說的丟了東西爲藉口,想辦法把左俊傑找出來。”

    傅庭筠不由頷首:“要是有人問起來,只說是在京都的地面上竟然被人偷了東西…咽不下這口氣……”

    “我也是這麼想的。”兩人商量了一些小細節,傅庭筠拿了二十兩碎銀子,二百兩銀票給了趙凌,趙凌去了五城兵馬司。

    雨微卻猶豫道:“要這麼多銀子啊?”

    “人情是人情,可該使銀子的地方還得使。”傅庭筠笑道,“在要是在華陰…打點縣令大人都足以免以,在京都,只怕還不夠。”

    雨微心中的愧疚又深了一層。

    二百二十兩銀子,像她們這樣的丫鬟,足夠買三、四十個了。

    她忍眼淚,低下了頭。

    不過月餘,五城兵馬司那邊就傳來消息,說有十幾天前,有人看見左俊傑出了朝陽門,從此就再也沒有在京都出現過。

    趙凌有些頭痛。

    他們在明,左俊傑在暗,人海茫茫,到哪裏去找好。

    可他既然下了決心,也不是那種能輕易就放棄的人。

    他開始和那些閒幫一個一個的談。

    沒幾日,大家都知道羽林衛的一位指揮使在找個偷了他家東西的乞丐。

    秦飛羽笑道:“你丟的東西到底值多少銀子,我補給你好了!”

    秦飛羽,就是傅庭筠在臨春鎮城隍廟時遇到的那個身材魁梧的男子。皇上登極後,他在羽林衛待了些日子,很快就被放到了大同總兵府任了副總兵,這次因公事回京,叫了幾個親厚的聚一聚。

    陌毅大叫:“這是多少銀子的事嗎?這是有沒有臉面的事!我們禁衛軍的人都叫人給順了,這個場子不找回來,以後還不得讓那幫人給收帳的潑皮笑死啊!”

    秦飛羽不以爲然的搖頭,趙凌就解釋道:“如果是別的,也就算了。丟的東西是拙荊母親所賜…………”

    衆人恍然,表示理解。

    陌毅的小廝蹬蹬蹬地跑上了樓:“大人,夫人帶着幾位少爺、小姐進了京。”

    陌毅一聽,立刻瞪了那小廝一眼:“是房子沒找好?還是你不知道往哪裏走?來了家去就是了,你跑到這裏來做什麼?”

    小廝霜打了似的給諸位大人問安退了下去。

    陌毅就有些得意地望了趙凌一眼。

    秦飛羽和陶牧強忍着笑,低頭喝了口酒。

    趙凌卻站起身來,連喝了三杯,笑道:“我家裏還有事,得先走了。這三杯酒算是給諸位哥哥賠罪。”又道,“既然嫂夫人已經到了京都…秦兄也在,明天我們不如到陌兄家裏討杯水酒喝,大家覺得如何?”

    沒等陌毅開口,秦飛羽已點頭:“如此正好!”然後道…“陌兄不做聲,莫非怕我等去了打擾。”說完,似笑非笑地望了趙凌一眼。

    “沒有,沒有。”陌毅忙道,“明天一早,我在家裏恭侯諸位的光臨。”

    趙凌回到家裏講給傅庭筠聽,傅庭筠嗔道:“這個陌毅………只可憐了陌夫人…不知道要受他多少的氣。”頓時覺得無比同情,叫了雨微進來,開了箱,把年前宮裏賞下的幾匹時新料子都找了出來,“我懷着身孕,一時也用不上,不如送了陌夫人。”

    “你也別替陌夫人擔心了。”趙凌笑走了過去,“走的時候…秦飛羽拉着我的跟我說,陌夫人的姑母,是陌毅的伯母…陌夫人從小就在陌家進進出出的,兩人青梅竹馬,陌夫人家雖然比不上陌氏家大業大,可以鉅鹿,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人家,家裏又只有陌夫人姐弟兩,陌夫人比陌毅的家底還要厚實些。而且這個丈夫也是陌夫人自己選的。你別看陌毅在外面叫的兇,遇到了夫人卻是大氣不敢出的主,四個兒子全是嫡子。陌夫人也知道他的性子,不過是順着他的性子讓他胡鬧而已!”

    他的話音未落…就看見傅庭筠神色一僵,抱住了肚子。

    “你怎麼了?”趙凌心頭髮慌,神色大變,“哪裏不舒服?”打橫抱了她,放到了炕上。

    身上一陣陣的疼。

    可不知道爲什麼,看見趙凌滿頭大汗的樣子…傅庭筠心裏卻突然冒出“還好找了個身高體壯的夫婿,這要是個子小一點,哪裏抱得她”的念頭。

    雨微也慌起來。

    那呂婆子說了的,雖然說預產期是四月二十八,可這提前幾天或是推遲幾天都是正常的。

    “我,我去喊呂婆子。”她慌不擇路地跑出了內室。

    傅庭筠忙安慰趙凌:“我沒事,不是有呂婆子嗎?你別慌張!”

    “哦!”趙凌應着,一隻手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另一隻手一會兒幫她掖了掖被角,一會兒幫她擦着額上的汗,一會兒幫她捋了着鬢角有些凌亂的頭髮,沒一刻閒着的時候,嘴裏還不停地嘟呶着,“怎麼還沒有來?我就說了,當初應該讓她住暖閣的…………`…”

    “我可不想有人睡到我們內室來!”傅庭筠忍着痛,笑着和趙凌說話,想分散一下注意力,卻不知道自己臉色已素白如紙。

    “阿筠!”趙凌喊着妻子,眼中閃過一絲恐懼,聲音也隱隱有些發顫,想去叫穩婆,又捨不得把傅庭筠一個人丟在這裏,正猶豫着,門簾子“哐當”一聲,中等個人、身板像田婦般結實的呂婆子走了進來。

    “快讓開!”呂婆子厲聲喝斥着趙凌,“我來看看!”

    趙凌把位置讓給了呂婆子,站在呂婆子旁邊伸長了脖子長望着。

    呂婆子看了趙凌一眼:“大人還是在外面等會吧!”

    “哦!”趙凌應了一聲,遲疑了片刻,俯身對傅庭筠說了句“別怕,我就在外面”,這纔出了內室。

    傅庭筠羞得滿臉通紅,睃了呂婆子一眼。

    沒想到一向嚴肅的呂婆子嘴角卻噙了一絲笑,說話的聲音也變得柔和起來:“來,讓我看看!”

    好不容易排在了第二,又被擠下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