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62章 潭柘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62章 潭柘寺字體大小: A+
     

    傅庭筠卻不讓趙凌打馬虎眼,嬌嗔癡纏,非要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不可。

    趙凌見她態度堅決,這事實在是繞不過去了,只得無奈道:“立冬的那天不正好是休沐嗎?我們都沒能休成,直到臘月二十才補了我們一天。陌毅就邀了我們幾個去百順酒樓喝酒,後來遇到了旗手衛的右衛同知馬大人,非要叫個唱小曲來的不可。他多喝了兩杯就已是滿口胡言,我不想和他多打交道,只推說家裏有事,要先告辭。”他說着,臉上露出幾分冷峻來,“誰知道那姓馬的聽了,卻直嚷着我不給面子,還說起他祖上的事來……陌毅見我臉色不虞,頻頻朝我使眼色,又出言勸那姓馬的,只說是你有了身孕,家裏沒個長輩照應……誰知道這話傳來傳去,就變了樣。”

    傅庭筠笑容漸斂,道:“那姓馬的是什麼出身,竟然這樣的咄咄逼人?不過是不和他去喝花酒罷了,就這樣的詆譭人!”

    “他這種人,能有什麼好出身。”趙凌不以爲意地道,“不過是怕人瞧不起,誇誇其談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

    這種事,越辯越容易生事。

    可傅庭筠心裏到底替趙凌委屈,不由道:“都是那個陌毅,說什麼不好,非說我懷着身孕一個人在家裏,你遇到他,準沒有好事!”說着,她眼珠子一轉,道,“你可知道陌毅家裏的情況?他的夫人會不會來京都?”

    “陌家子嗣衆多,我只知道他是宗房的子弟,家裏有一妻兩妾,四個兒子。其他的情況就不太清楚了。”趙凌道。“據說他的夫人年後就帶着妾室和兒子啓程來了京都,我估算着,應該四月中旬會到。”

    一般的人出門都會過了元宵節。

    傅庭筠心裏有了主意,笑道:“到時候可要去拜會拜會纔是。”

    趙凌聽了笑着搖頭:“你可別亂來!”

    “你放心好了。”傅庭筠抿了嘴笑,“我就是給他個教訓而已。誰讓他總是亂說話的。”見趙凌神色間頗不以爲然,笑着依在了他的懷裏,卷着他的衣襟帶子道:“我這些日子天天悶在家裏,你又不讓我拿針。我不是看棋譜,就是練字的……我想去潭柘寺上香,你哪天陪我一起去吧?”

    趙凌面露歉疚:“我這兩天抽空和你去。”

    可一連過七、八個兩天,趙凌也沒有抽出空來——先是二月二十一日太皇太后生辰,然後三月十二日皇后娘娘千秋,接着是三月二十日萬聖節……傅庭筠跟趙凌說了一聲,由鄭三護送,帶着雨微去了潭柘寺。

    潭柘寺離京都有二十餘里,寺內古樹參天,佛塔林立。巍峨的殿宇依山而建,佈局巧妙,錯落有致,更有翠竹名花點綴其間。環境清優雅緻。

    傅庭筠月份已經有些重了,她由雨微扶着,有些艱難地給觀世音菩薩行了跪拜禮。

    雨微緊張地在一旁護着。待傅庭筠上完了香,她攙着傅庭筠的胳膊,不由小聲抱怨道:“太太也真是的,有什麼事吩咐我們這些人一聲就是了。何必非要自己親自來這一趟?要不,您跟九爺說也是一樣——他可以幫您到寺裏來敬香嘛。可您卻無論如何也不答應。這要是磕着碰着哪裏了,奴婢可怎麼向九爺交待……”說話間,有跟着父母來寺裏敬香的小孩子你追我趕地從她們身邊跑過,雨微將傅庭筠護在了身後,等那羣小孩子跑遠了,她這才鬆了口氣。重新攙了傅庭筠的胳膊。

    傅庭筠望着那羣活潑可愛的小孩子不禁莞爾。道:“心誠才靈,自然要親自走一趟纔是。”

    雨微欲言又止。

    她實在想不通傅庭筠心裏還有什麼願望。

    九爺不用說,對太太百依百順,就是太太原來最擔心的傅家五老爺,也因爲九爺的緣故現在對太太的事睜隻眼閉隻眼的……

    雨微思忖着,就聽見傅庭筠長長地嘆了口氣,喃聲道:“我特意來求菩薩,讓我生個男孩。”

    她愣住。半晌才低聲道:“九爺不是說,兒子女兒都喜歡嗎?而且還說如果能先開花,後結果,正好湊成一個‘好’字,那就再好不過了。我瞧着九爺的樣子,不像只是嘴巴上說說哄您開心的……”

    “我知道。”傅庭筠說着,眼角就好像有點溼起來,“正因爲九爺待我這樣好,我纔不想再爲我耽擱了他的前程。”她把趙凌爲她婉言拒絕了皇上的事,“……九爺不過是放心不下我。如果我生了兒子,趙家後繼有人,再有這樣的事,想必九爺也少了很多的顧忌。”

    這件事雨微還是第一次聽說,不禁連聲道:“太太放心,九爺請來給您把脈的那個大夫也不說了‘肚子圓圓是女兒,肚子尖尖是兒子’,”說着,又打量了她一眼,“您的肚子就是尖尖的。”

    兩人小聲說話間,已經走到了大雄寶殿前院子中央的那種座約有兩人高的碩大香爐旁,迎面一羣衣飾光鮮的護衛、婆子、丫鬟簇擁着兩位婦人走了進來。

    其中一位三十七、八歲的樣子,烏黑的頭髮梳了個京都時興的牡丹髻,戴了金鑲玉的釵簪,穿着寶藍色妝花褙子,皮膚白淨細膩,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明亮犀利,透着幾分女子少有的威嚴。

    另一位十七、八歲的樣子,五官清麗絕倫,穿了件湖綠色的素面杭綢褙子,目光流轉間卻流露出些許的嫵媚來,引得來進香的人頻頻回首。她卻面帶笑容,落落大方地任人打量着。偶爾和看她的人視線碰到了一起,還會微笑頜首,風儀綽約,讓人心動。

    傅庭筠忙低下了頭,整了整了風帽,把臉藏在了風帽的陰影中,和那羣人擦肩而過。

    雨微也是個有眼色。低頭跟着傅庭筠。一直到出了觀音殿,她這才低聲問道:“太太,那是羣什麼人?怎麼您也要回避?”

    “是南京豐樂坊俞家的三夫人束氏,”傅庭筠道,“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個跟在俞夫人身邊應該是俞夫人的兒媳婦範氏了。”

    雨微駭然。

    傅庭筠忙安慰她:“沒事的!這次是巧合——聽說俞家少奶**嗣艱難,潭柘寺又有觀世音的道場,想必俞夫人是帶了俞家少奶奶來求子的。”

    雨微不由一陣後怕。道:“還好沒有認出來,這要是認出來了,太太可怎麼解釋啊!”又道,“要是五老爺願意幫着太太出面就好了。”

    聽得傅庭筠也是一陣嘆息。

    在別人眼裏,她到底是傅家的女兒。怎樣解釋她的存在,大家最好能有個統一說法纔好。

    左俊傑誣陷她的事,畢竟是傅家的家事,最好還是在傅家內部解決。

    正如雨微說的,如果父親願意幫她出面,她又何苦要避開俞夫人?

    她就想到自己曾託人給大伯母帶了封信去。

    到現在也沒有迴音。不知道大伯母收到信了沒有?

    或者還得寫信去金華,和在任上的大伯父商量這事該怎麼辦?

    恐怕到時候還有一番波瀾吧?

    傅庭筠思忖着,由雨微攙扶着,慢慢往山下去。

    出了山門。就圍上來幾個乞丐。

    “太太行行好!”

    “太太,保佑您生個大胖小子!”

    大家七嘴八舌地討錢。

    傅庭筠見這羣乞丐裏面除了有兩、三個頭髮花白的老者,有兩、三個還在總角的孩子之外,竟然還有個穿着長衫的青年人,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不看還好,這一看。那人也瞅了過來。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

    傅庭筠“啊”地一聲驚呼,青年乞丐則拔腿就跑。

    “快,快幫我把那人抓起來!”傅庭筠厲聲尖喝,指了青年乞丐的背影,“他偷了我們的東西!”然後急急回頭,對雨微叫道,“左俊傑。那個人是左俊傑!”

    雨微臉色發白,提起裙裾就朝青年乞丐追去。

    傅庭筠也想追過去,卻被那幾個乞丐給攔住:“太太,您行行好吧!”

    她忙掏了幾個銅子撒了出去。

    幾個乞丐一窩蜂地蹲下去搶。

    傅庭筠趁機朝着左俊傑逃走的方向去。

    潭柘寺外行人如織,鄭三的馬車遠遠地停在山腳。

    傅庭筠在人羣中穿梭了半晌,既沒有看見左俊傑的影子,也沒有看見雨微的影子。

    肚子隱隱有點疼。

    她不敢再找,坐在一旁的石欄杆上歇息。

    有個慈眉善目、提着香籃的老太太過來問:“這小媳婦,怎麼了?和家裏人走失了?”

    “不是。”傅庭筠鎮定地笑,“是去幫我買東西了。”心裏卻如驚濤駭浪般的翻涌。

    左俊傑怎麼會跑到京都來了?

    他是什麼時候來的?

    又怎麼會在潭柘寺附近乞討?

    上次她和趙凌來潭柘寺上香的時候也曾遇到了乞丐,怎麼沒有看見左俊傑?

    她心裏亂七八糟的,老太太笑着點頭走了。

    不一會,雨微找了過來。

    她忙扶了傅庭筠:“太太,讓他給跑了……”

    傅庭筠見她滿頭是汗,說話上氣不接下氣的,忙道:“他既然到了京都,就是把京都城翻個遍,我們也要把他揪出來。”說着站了起來,“走,我們去找鄭三,讓他想辦法弄幾個人來幫着繼續找。我就不相信,他能水過無痕,就這樣憑空不見了。”

    雨微點頭,扶着傅庭筠往停車的地方去:“我看他對周圍好像很熟悉似的,右一下,左一下的,鑽到個小衚衕裏就不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