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54章 和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54章 和鳴字體大小: A+
     

    結果他們直到第二天晌午的時候纔出內室。

    大家還以爲他們是逛燈會太累了,珍珠甚至兩眼發光地問傅庭筠:“太太,今天晚上我們真的可以去西大街看燈會嗎?”

    “當然可以。”既然他們決定在家裏歇息一天,正好可以放了家裏的婦僕出去遊玩——要想馬兒路得快,還得把馬兒餵飽才行。“只是你們要小心,可別讓人給拐跑了。”

    珍珠聞言立刻喜笑顏開:“太太放心,我跟在鄭三的身後,保證不會和陌生的人說話。”喜滋滋地跑去找蔻兒。

    傅庭筠看着莞爾,去了廳堂用午膳。

    趙凌正等着她。

    傅庭筠問他:“九爺下午有什麼打算?”

    “沒有!”趙凌望着她的眼神溫柔而和煦,“你可有什麼主意?”

    “我哪裏有什麼好主意?”傅庭筠甜甜地笑道,“只是想用過午膳睡個回籠覺。”

    趙凌聞言略略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聲,道:“我下午準備在書房裏看會書。”

    他是想說自己不會再打擾她吧?

    傅庭筠暗暗地笑,待用過午膳,一個去了內室歇息,一個去了書房。傅庭筠美美地睡了個覺,醒來的時候已是夕陽西下,滿室霞光。

    窗外傳來珍珠和蔻兒興奮的嘰嘰喳喳聲。

    “……雨微姐姐說了,太太既然答應了,就不會食言。你放心好了!”是珍珠的聲音。

    蔻兒就道:“太太和九爺真好。我等會要買炸油果子吃!”

    “炸油果子有什麼好吃的。你要是想吃,跟雪梅說一聲,等哪天瞅着機會給你做就是了。”珍珠不以爲然地道,“我要把太太賞的十文錢攢起來。以後給我娘送去。”

    自己什麼時候賞了她們十文錢?

    傅庭筠納悶地起身。喊着“珍珠”。

    珍珠立刻跑了進來。

    她穿了件嶄新的茜紅色細布衫,還在丫髻上纏了紅頭繩。

    見傅庭筠打量她,珍珠靦腆地笑,喃喃地解釋道:“因爲要去看花燈……”

    所以纔會仔細地打扮一番?

    傅庭筠想起小時候跟着祖母去廟會,也會在屋裏翻箱倒櫃地一番打扮,不由笑道:“這樣很好看!”

    珍珠睜大了眼睛,小臉通紅,悄聲道:“太太纔好看呢

    !”然後掩飾着心中的羞澀。快手快腳地服侍着傅庭筠梳洗。

    傅庭筠就問她:“誰在九爺身邊服侍筆墨呢?”

    “九爺說想一個人,”珍珠道,“沒讓我們在身邊服侍。”

    傅庭筠點頭,妝扮好去了書房。

    趙凌正埋頭寫着什麼,聽到動靜擡頭,面色冷峻,但看清楚了來人之後,立刻露出溫和的笑容:“醒了!”說着,放下筆站了起來。

    傅庭筠迎了上去:“九爺在寫什麼呢?”

    “也沒什麼。”趙凌笑道,“前幾日肁先生問起西北的事。我隨意說了幾句,肁先生很感興趣,讓我好好琢磨琢磨,然後尋思着寫個章程給他看看。我這是未雨綢繆——萬一我一銷了假肁先生就把我拉去問。我怎麼也得答個一二三四出來啊!”

    傅庭筠聽了直笑,道:“要不明天我們不去潭柘寺了,你在家裏好好寫章程。”

    “事情在心裏,”趙凌搖頭,“不過簡單地寫幾句話,理一理思路。還差最後一條就寫完了,不耽擱明天的事。”

    “是我怕耽擱了你的正經事。”傅庭筠說着,挽了衣袖幫趙凌磨墨,“你昨天不還說,潭柘寺又跑不了嗎?我們哪天得了閒再去也是一樣。”

    “那可不一樣。”趙凌說着,重新拿起了筆,“潭柘寺供的可是觀世音的道場。”

    傅庭筠一時間沒明白。待趙凌似笑非笑地瞅了她一眼,她這才明白過來——觀世音菩薩也叫送子觀音。

    她臉上發燒,瞪趙凌一眼。

    趙凌哈哈大笑,將黃沙撒在寫好的章程上吸乾墨跡。

    傅庭筠在一旁幫着忙,道:“肁先生都問了你些什麼?”

    “他問我那年蒙人進犯,我都在哪裏守衛?打了幾仗?交鋒的都是些什麼人?勝敗如何?”趙凌道,“又問起爲何我朝商隊屢屢在嘉峪關外被劫?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能讓來往嘉峪關的商隊更多?雜七雜八的,問了很多。”

    既然是皇上在潛邸的軍師,說不定皇上行事都得了他的指點,若是應答得體,說不定能得了肁先生的青睞,對趙凌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那你是怎麼回答的?”傅庭筠神色微斂。

    “既然當初將那些功勞記到了魯成的頭上,我怎麼能過河拆轎,自然是該說的就說,不該說的不說。”趙凌道,“這點分寸我還是有的。”又道,“按道理這話應該問穎川侯纔是,也不知道肁爲什麼問起我來?難道穎川侯答的皇上不滿意?”說完又搖頭,“穎川侯胸有溝壑,應該不會纔是啊?”

    這也是傅庭筠想不通的地方。

    兩人說了幾種可能性,都覺得不太可能。

    用過晚膳,鄭三帶着阿森他們去看花燈,雨微卻執意要留下:“總不能都走了,否則爺和太太身邊豈不是連個端茶倒水的人也沒有?”

    傅庭筠見勸說無用,只得答應讓雨微留在家裏,雨微趁機將她代替傅庭筠做主,發給每人十文至一百文不等的賞錢的事告訴了傅庭筠

    想必是因爲她一直沒出內室,雨微就是想稟她也沒辦法的緣故吧?

    而且春節、端午、中秋給家裏的僕婦打賞,是傅家就有的規矩,

    “這件事做得好。”傅庭筠笑道,“還好有你幫忙。”

    傅雨微赧。

    趙凌則站在臺階上,神色凝重地囑咐了鄭三幾句,又叮囑阿森等人一定要小心之類的話。這才放他們出了門。

    正房只剩下了夫妻倆人。趙凌問傅庭筠:“你可會圍棋?”

    何止是會。簡直是她的拿手好戲。

    不過圍棋這件事強中更有強中手,傅庭筠不敢高調,謙虛地道:“曾經跟着教我們讀書的老翰林學過,平日都和姊妹們一起玩,有勝有負,也不知道水平到底如何?”

    “我們手談一局不就知道了。”趙凌笑着,和傅庭筠坐在書房的羅漢牀上下圍棋,趙凌執黑。讓傅庭筠先下。傅庭筠也不客氣,在座子下了一手,趙凌應了一手,兩人你來我往,不過兩炷香的工夫,趙凌已額頭有汗:“你這是跟誰學的?”

    “教我們的老翰林啊?”

    “老先生怎麼稱呼?”

    “只知道姓林,名綻,字逢春。”

    “從來沒有聽說過。”趙凌苦笑,“這局我輸了!”

    傅庭筠認真地點頭:“再下下去,你的大龍要被攔腰斬斷了。”然後問他。“要不,你先下?”

    趙凌這次也不客套了,執了白子先下。

    雖然也輸了,卻沒上次輸得那樣悲慘。

    “再來一局?”他主動道。

    傅庭筠笑着應了。

    兩人你來我往。全然忘記了時辰,直到看燈會的人都回來,喧囂聲打破了夜的寧靜,他們這才驚覺天色已晚。

    兩人匆匆梳洗一番睡下,臨睡前還在討論剛纔的棋局。

    第二天,他們去了潭柘寺。

    兩人虔誠地在觀世音像前磕了頭。還丟了二十兩銀子的香火錢。。

    翌日,他們去了白雲觀。

    摸猴子,遊窩風橋,到後花園賞桂花,吃那名滿京都的齋菜……兩人玩得十分盡興,相約以後有時間再來。

    回家的路上,趙凌提議明天去香山看紅葉:“雖然現在早了點。可那裏綠樹成蔭,去看看也無妨。”

    傅庭筠對爬山實在是沒有什麼興趣:“還是改日吧。眼看着就要過中秋節了,家裏的月餅還沒有做呢?”

    趙凌想想也是。

    他還有些上司同僚要應酬

    自那日起,兩人一個在外應酬,一個在家裏準備中秋節的吃食,翻過一頁黃曆就到了八月十五中秋節。

    大家在院子裏擺了桌椅,又找了處清靜的地方拜了月神娘娘的畫像,衆人圍坐在圓桌前吃着月餅賞着月,拜祭月娘娘,因家裏又添了硯青幾個,比起往年熱鬧了很多。

    次日寅時,趙凌就起牀梳洗去了內宮。

    買菜什麼的有鄭三兩口子,清掃漿洗有雨微,家裏的人口又少,傅庭筠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就坐在趙凌書房窗前的大炕上打棋譜。

    晚上,有小廝過來通稟,說趙凌要在宮裏當值,今天晚上不回來了。

    傅庭筠聽着沒什麼,可到了晚上,她卻倍覺難受。

    平時身邊總有個熱熱的身子,此時卻只留個孤孤單單的自己……半夜口喝醒來,迷迷糊糊地就喊了聲“九爺”。

    她的情緒有些低落。

    得打聽到趙凌一個月有幾天在宮裏當值才行!

    她思忖着,呂老爺過來了:“聽說九爺留宿在宮裏,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回來?”

    “應該會吧?”傅庭筠也不敢肯定。

    呂老爺猶豫了片刻,道:“實際上跟您說也是一樣——婚禮已經過去了,我也要回西安府了……”

    傅庭筠愕然:“你怎麼想到回西安府?上次不是說把呂太太接到京都來的嗎?”

    “那是和阿森幾個開玩笑呢!”呂老爺笑道,“你們在陝西的產業還要我幫着打點才行。”

    “你且安心,等九爺回來了再計較。”傅庭筠送走了呂老爺,到第四天才等到趙凌回來。

    聽說呂老爺要走,他想了想,道:“這樣也好。等我老了,將來致仕了,落葉歸根,總是要回去的。有你幫我們看着西安府的產業,我們也安心些。”

    呂老爺聽着一陣激動,連聲保證道:“九爺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打理您的產業的。”

    因趙凌每隔十天才有一天的休沐,他又堅持要親自送呂老爺,呂老爺定下了八月二十日啓程。

    傅庭筠爲此專門讓鄭三買了五匹上好的妝花,兩雙時興的鞋子送去了呂老爺的屋裏,算是給呂太太帶的禮物。

    她此舉提醒了呂老爺,他急匆匆地給家裏的朋友鄰居買着禮物,又要傅庭筠給些建議,兩人忙了一陣子,終於等到了趙凌的休沐。

    今天看到評論區裏有姊妹留言說進度太慢了,還提到了之前寫的兩本書。我今天特意去看看……我也正努力地想擺脫寫《庶女》時述事方法,可能不太成功~~~~(_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