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53章 琴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53章 琴瑟字體大小: A+
     

    傅庭筠連連後退了幾步,口中驚呼:“這怎麼能行?這怎麼能行?”

    又不是動彈不得,哪有女人負在男人背上的道理。?這要是讓人看見了,豈不要笑趙凌懼內,笑她彪悍?

    趙凌不用猜也知道她在想什麼。

    他實在是心痛她。

    偏生又沒有其他什麼好法子。

    趙凌也不說話,上前拉了傅庭筠的胳膊就搭在了自己的肩上,蹲身摟了她的雙膝就把她背到了背上。

    傅庭筠低低一聲驚呼,忙緊緊地摟住了他的脖頸。

    趙凌安慰她:“現在這個是時辰,大家或是早已歸家,或是還在西大街看燈,不會有人看見的!”

    傅庭筠這纔有機會打量四周。

    月光皎潔地照在大街上,周圍靜悄悄的,只有各家門前的大紅燈籠在夏夜的風中搖曳。

    她心中稍定。

    趙凌寬闊的肩膀,結實的後背,沉穩的腳步又讓傅庭筠不由地趴在了他的肩頭。

    她想起小時候,在祖母屋裏玩晚了,母親就會背了她回屋。

    那時候的母親,在她眼裏就如此刻的趙凌一樣,有着寬闊的肩膀、結實的後背、沉穩的腳步,讓她覺得無比的安心與踏實,彷彿只要被負在母親的背上,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她都不會害怕……左俊傑還沒有找到,父親爲什麼不認她,大堂嫂的事還沒有向大伯父討個公道……她還有很多事要做。可此刻,她的心卻覺得無比安寧與堅定。

    只要這個人願意這樣守護着她,不管前面等待她的是什麼,她都不會覺得害怕與艱難。

    傅庭筠想到這裏。不禁柔聲問趙凌:“你累不累?”

    趙凌笑道:“我曾經負重百餘斤一天行軍百餘里。這算什麼?”

    所以他們纔有了今天的榮華富貴嗎?

    傅庭筠心中隱隱生痛,情不自禁地輕輕地吻了一下他脖頸。

    趙凌身子一僵,腳步微頓。

    感受到自己對他的影響,傅庭筠忍不住嘴角輕翹,露出愉悅的表情。

    “九爺,”她閉着眼睛,把臉貼在他的後背上,感覺着他透過衣衫傳來的溫暖。喃喃道,“我們要好好過一輩子。”

    趙凌卻聽得一清二楚。

    他“嗯”了一聲,道:“我們會好好過一輩子的。”語氣是那麼的堅定,不容圜轉。

    耳邊突然響起一聲巨響,靚藍色的夜空中綻放出一大朵奼紫嫣紅的煙花。

    五顏六色,絢麗奪目。

    又如流星劃過長空,紛紛落下。

    然後又有朵煙花在空中炸開。

    映亮了西邊的天穹。

    趙凌和傅庭筠不由佇足仰望。

    不遠處傳來少年懊惱的聲音:“早知道西大街還會再放煙火,就應該等會再回來。”

    有少年應道:“要不,我們再折回去?”

    “還是算了吧!”另有少年道,“等我們過去。那煙火早放完了,不如就站在這裏欣賞欣賞。”

    “可這裏到底不比在西大街,被那雙碾街的樓牌給擋住了。”

    “那我們就去雙碾街看煙火好了……”

    安靜的夜裏,少年們的聲音格外的清晰。

    傅庭筠和趙凌不由面面相覷。

    雙碾街和朝陽門大街相連。是京都的一條主幹道,如果不是那座樓牌,大家根本分不清楚哪邊是雙碾街,哪裏邊朝陽門大街。街道兩邊都是林立的商鋪,此時關了門,連個躲的地方都沒有。

    有團昏黃的燈光出現在了街拐角。

    顯然是那羣少年提着的燈籠。

    傅庭筠忙掙扎着:“你。你快放我下來。”

    他還能被這點小事給難倒不成?

    趙凌一邊回憶着自己平時路過雙碾街時看到過的景象,一邊笑着安撫她:“你好好給我趴着……”眼睛四處打量,已看見不遠處的那道夾巷,聲音裏就更多了幾分自信,“別嚷得太大聲反倒把人給引過來了。”一邊說,一邊快步進了夾巷。

    夾巷是條死巷,黑漆漆的。他們剛躲進去,就看見幾個衣飾華麗的少年由一大羣隨從簇擁着從夾巷前走過。

    傅庭筠不由長長地鬆了口氣:“嚇死我了。”

    趙凌不由哈哈地笑。

    笑容在靜謐的夜裏顯得特別的響亮。

    傅庭筠嚇得忙捂了他的嘴:“你小聲點。要是把人引來了可怎麼辦?”

    不管是爲什麼,這個樣子躲在這裏,總歸不是君子所爲。

    趙凌卻在她的掌心舔了舔。

    傅庭筠嚇一大跳,已有酥酥麻麻的感覺如浪濤般一陣陣地從她的手掌一直漫延到了她的四肢百骸……就像他親吻她的……一樣。

    可怎麼會這樣?

    她忙將手拿開。

    趙凌已輕笑一聲:“知道了。”說着,轉頭望了傅庭筠,“我們回家去。”

    黑暗中,他的眸子閃閃發亮,專注地凝視着她,彷彿這世界上除了她,就再也沒有旁人。

    傅庭筠不由沉溺於這目光中,再也挪不開雙眼。

    回到家裏,趙凌親自去打了盆熱水幫傅庭筠泡腳。

    傅庭筠不肯。

    趙凌沉了臉:“聽話,這可不是講那些虛禮的時候,我看看你腳上起了水泡沒有。”

    傅庭筠只有乖乖地任他把燈移到腳盆邊仔細地檢查着她的雙腳。

    潔白如玉的腳背,青色的脈絡隱隱可見,粉紅色的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

    趙凌就親了一下她的腳背,打趣道:“還好沒留下什麼印子,不然我可要後悔死了!”

    傅庭筠想起他們從華陰逃難出來,路上都是趙凌用小推車推着她……腳上沒有留什麼印子,也是因爲他的功勞吧?

    想當初,四堂姐在家的時候也是十指如蔥。可嫁過去沒幾年。手上就留下了幾道疤痕,五堂姐還曾因爲這個和衆姊妹討論過“貧賤夫妻百事哀”的話。可那時候,他們也不富足啊!可見這日子怎樣,是要靠人過的。

    待趙凌梳洗完上了牀,傅庭筠不由緊緊地抱着趙凌的腰,把身子緊貼着他的後背。

    那種從未表現出來過的依戀讓趙凌不由翻身把她摟在了懷裏,柔聲問她:“怎麼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這些天,他太沒節制。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對不對。

    “沒什麼!”傅庭筠軟軟地應着,把頭埋在了趙凌的懷裏。

    趙凌心裏立刻涌現出無數的柔情,輕輕地吻了吻她的額頭:“那我去吹燈。”

    自從新婚之夜起,趙凌就一直歇在牀外側,有什麼事,也是趙凌起身去做。

    傅庭筠輕輕地“嗯”了一聲,趙凌支起身來吹了燈。

    幔帳裏立刻陷入了黑暗。

    趙凌想到今天起來就鬧騰了傅庭筠一早上,晚上半夜三更才歸,還讓傅庭筠走了那麼長的一段路,雖然溫香軟玉在懷。可還是強壓着心底的欲/望,只是動作輕柔地撫了撫她的青絲,吻了吻她的額頭:“快睡吧!要是覺得累了,我們明天在家休息一天。後天再去潭柘寺也不遲,反正那潭柘寺在那裏又不會跑!”

    傅庭筠覺得他說得有趣,嘻嘻地笑了兩聲,在他懷裏翻來覆去,找了個自己覺得舒服的姿勢,安靜下來。

    趙凌叫苦不迭。

    傅庭筠先是在他懷裏扭來扭去的。然後背對着他,弓着身子,兩人像瓠杓似的緊緊扣在一起,沒有一絲縫隙,傅庭筠那圓潤挺俏的臀部貼在他的那裏,讓他的血液止不住地往下涌。

    趙凌哪裏還睡得着。

    他不由睜大了眼睛,望着帳角不停地想着前幾天肁先生對他說的話:“可惜了穎川侯。一代英豪,卻被家裏那些亂七八糟的事給困住了。”

    肁先生年輕的時候因爲科舉弊案被牽連,永不得錄用,現在雖然聖眷鼎盛,可當年之事牽扯太大,不可能讓他重新下場考取功名,也就不可能入閣拜相了。儘管如此,雖然和肁先生認識不久,趙凌卻對肁先生的謀略、眼光大爲推祟。

    肁先生應該不會無緣無故地說出這番話的吧?

    他想到了武定侯的婚事。

    也不知道皇上打的是什麼主意?

    武定侯請他去喝喜酒是爲了與他結交還是隻爲了人多湊個熱鬧呢?

    雖然說飛鳥盡良弓藏,可要是皇上也是這樣沒有雅量的人,他還是最好儘早做打算吧?

    他這邊腦子裏飛快地轉着,傅庭筠那邊卻感覺到抵着什麼,而且還越來越硬,透着炙熱……

    趙凌是憐惜她太累了嗎?

    她想到這些日子趙凌對這件事的頻率……嘴脣輕咬,眼底閃過一絲氤氳之色。

    趙凌就聽見傅庭筠嚶嚀一聲,好像睡得不安穩似的翻了個身。

    他忙收斂了心思,調整姿勢重新把她抱在了懷裏,這才發現下身硬得作痛。

    趙凌不由苦笑。

    可他的笑容還沒有散去,傅庭筠已依偎過來,不僅如此,好像挪來挪去地鬆了衣襟,那像桃子般飽滿的豐盈只隔了件薄薄的肚兜貼着他的胸膛,修長細膩的大腿也不安份地擱在了他的腰上,幽谷處正好對着他的堅硬……

    趙凌的身子都僵了。

    只要翻身,就可以……可他剛剛纔下定決心,讓他的囡囡好好歇息一個晚上的……

    正在他天人交戰之時,傅庭筠已雙手摟住了他的脖頸,在他耳邊低低地又嚶嚀了一聲,細膩如凝脂般的腳在他的小腿上蹭了蹭。

    “嘭”地一聲,心裏的那團火不可抑制地燒了起來。

    不管了……明天好了,明天讓囡囡好好地歇息一天……

    他在心裏暗暗發誓,身子已自有主張地翻了過去,還在她耳邊叫了一聲“囡囡”。

    傅庭筠懶洋洋地應了聲,圈在他脖頸的手越發地緊了,好像一刻也不願意離開他似的。

    趙凌大喜……

    傅庭筠睜了眼睛,抿着嘴笑。

    家裏來了客人,實在不適合繼續寫下去。我先把這章加更的貼出來,更新會有點晚,還請大家包涵包涵!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