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49章 新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49章 新婚字體大小: A+
     

    蔻兒應聲,蹬蹬蹬地跑了。

    鄭三娘抿了嘴笑,又走到院子裏支了耳朵聽,見正房靜悄悄沒有聲響,咧了嘴,無聲地笑着轉身進了柴房,捉了只老母雞殺了,燉在了竈上。

    不一會,雨微回來。見正房大門緊閉,雪梅蹲在地上摘菜,正要和她打聲招呼,誰知道聽到動靜的雪梅卻擡頭喊了雨微:“姐姐,三娘說,九爺和太太爲了婚事操了心,好不容易能睡個懶覺,讓我們別吵着九爺和太太。”

    九爺和太太還沒有醒嗎?

    雨微差點就脫口而出,就看見手拿菜刀的鄭三娘出現在廚房的門口,問她:“雨微,本司衚衕孫家那邊都收拾妥當了?”

    “都收拾妥當了!”雨微說着,鄭三娘朝她招手,“來,我今天包了三鮮餃子,你來給我搭把手。”

    雨微望了望正房緊閉的門扇,又望了望態度堅決的鄭三娘,最後還是去了廚房。

    內室的傅庭筠不由長長地透了口氣。

    她從小受的是“黎明即起”的庭訓,這樣睡到日上三竿,不免有偷懶的嫌疑。雖說她上無長輩,可畢竟是嫁進來的第一天,心中不免有些發虛。

    全身又酸又痛的。

    她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這個趙凌,只知道地蠻來!

    念頭一閃而過,她臉上立刻滾燙滾燙的。

    也怪她。聽着他聲音嘶啞地在她耳邊喊着“囡囡”,感覺他因爲她而情迷意亂,她的心裏就軟軟的,不僅不忍拂了他的意思。甚至身體的種種不適都變得微不足道起來……任他一味地恣意放縱。到了最後。她竟然只要看到他那心滿意足的面孔,身子就變得奇怪起來……彷彿只要那樣緊緊地貼着他,她就覺得十分的歡快。

    想到這裏,她不由羞赧地翻了個身。

    六嬸嬸曾說過,這種事男人覺得快活,對女人卻多半會覺得痛苦。

    她剛開始的時候是有點痛,可後來,她的神思好像都有點恍惚了……腦海裏全是趙凌那饜足的表情。哪裏還記得其他?

    傅庭筠只覺得臉更燙了。

    有男子好聞的氣息撲面而來,低沉中略帶着些許嘶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醒了?”溫熱溼軟的舌細細地舔着她的肩頭:“還痛不痛?”

    正是那牙印的位置。

    傅庭筠卻想到昨天晚上那讓人面紅耳赤的喘息和糾纏……她羞澀難當,不禁磕磕巴巴地道:“不,不痛!”

    趙凌望着她如朝霞般紅彤彤的臉龐,卻是不信。

    眼底閃過一絲愧疚之色,輕輕地撫了那牙印:“囡囡,我再也不會如此了。”

    傅庭筠一愣,扭了頭,朝他手指輕撫的地方望去,看見了一圈牙印。

    他。他是在說這印子嗎?

    她還以爲……

    傅庭筠臉上發燒。

    隨即又納悶兒,他怎麼時候咬了她一口?

    她記得他第一次的時候有點不管不顧,後來她略一感到不舒服,他就親她。親得她暈頭轉向的……難道就是那個時候咬了她一口?

    不過,好像也沒有怎麼感覺到痛。

    傅庭筠擡瞼,看見趙凌臉上閃過一絲懊悔。

    “沒事,沒事。”她忙安慰他,“我一點都不痛,真的。是我的皮膚不好,有時候磕着碰着哪裏了,不留個印子則罷,若是留了印子,總是不太容易消的……”

    趙凌想到逃難的時候,那麼苦她都沒有說過一句抱怨的話。

    她是在寬慰他吧?

    他心裏平添幾分內疚,緊緊地抱了她。頭窩在了她的肩頭:“囡囡……”卻不知道該怎麼去表達自己的歉意。

    傅庭筠感覺到他的不安,覺得他這樣也太小題大做了。她又不是琉璃做的,哪就那麼的嬌貴……何況她能感受得到,昨天晚上他雖然看上去很鎮定,可實際上卻慌手慌腳的,好像從來不曾經歷過這種事……又怎麼能怪他弄傷了自己。

    她就溫柔地摟了摟他,低聲道:“我們快起來吧?這都要吃中午飯了。”又打趣道,“你不餓,我可餓了。”

    再說這些的確沒什麼意思。以後自己好好待她就是。

    趙凌不由微微地笑了起來。

    他默默地在心裏感謝菩薩,讓自己遇到了她……他們是如此的心意相通!

    趙凌“嗯”了一聲,坐了起來,拿了丟在一旁的小衣:“我幫你穿!”

    “不,不用了。”傅庭筠臉紅得能滴出血來,一把奪過小衣,拽着被角起身,躲在被子裏窸窸窣窣地穿着衣裳。

    趙凌眸欣賞着她含羞帶嬌的嫵媚,卻發現她神色微微一僵。

    “怎麼了?”他立刻撲了過去,“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沒,沒有!”傅庭筠躲開他的目光,羞得幾乎擡不起頭來。

    兩腿間黏糊糊流出許多水來……前兩次,都是他幫她清洗的……快天亮的時候,她累得迷迷糊糊,偏生他還要折騰,她只得隨了他……後來就睡着了……其他的事,自然也就顧不上了。

    “你去幫我叫了珍珠進來。”她小聲地道,“讓她服侍我梳洗。”

    趙凌聽着眼睛一亮,殷勤地道:“我來幫你!”

    傅庭筠想到他幫自己清冼時直勾勾看着她的灼熱眼神,雙眸中閃過羞澀之色,低聲說了句“不要”,用被子裹了身子。

    她就是因爲沒能拒絕他的嬉皮笑臉才讓他得逞的,說的是幫她清洗,結果沒等她身上的水珠兒擦乾,他就抱着自己滾到了牀上……

    如今已經天亮了,這次她無論如此也不能答應。

    趙凌想到那令自己神魂顛倒的白嫩身子,不免有些失望,卻也知道。要是真的幫她清洗。自己能不能忍得住還得兩說。儘管如此,他還是猶豫了片刻才下定決心,披了小衣下了牀:“我去幫你叫珍珠。”

    傅庭筠這才鬆了口氣。

    梳洗完畢,傅庭筠特意梳了個牡丹髻,戴了南珠鬢花,插了赤金鑲羊脂玉事事如意簪,戴了對小小的赤金丁香耳環。

    服侍她穿衣的珍珠情不自禁地道:“太太,您可真漂亮。”

    今天可是她成親的第一天。應該打扮得喜慶點纔是。

    傅庭筠笑了笑,穿了大紅遍地金的夾衫,去了廳堂。

    卻沒有看見趙凌的影子。

    她正奇怪着,蔻兒笑嘻嘻地走了進來。

    “太太,”她給傅庭筠行了禮,“陌大人醒了,九爺去看陌大人了。說中午會和陌大人在南廳堂吃飯,讓您別等他。”

    傅庭筠點頭。

    蔻兒進了內室,和珍珠一起收拾房間。

    傅庭筠閒着無事,去了廚房。

    鄭三娘、雨微和雪梅都在。

    “太太快坐下。”鄭三娘和傅庭筠說着話。切着醬蘿蔔絲的手卻一刻也不停,“我燉了人蔘枸杞老母雞湯,太太先喝一碗。”示意着雪梅去盛湯。

    雨微正在竈門口幫着燒火,聞言丟下了木柴。擦了擦手,把廚房裏的小方桌收拾出來。

    傅庭筠就和她說起本司衚衕的事來,知道呂老爺一早過去幫着把事情都處理好了,她點頭,道:“等會你備了四色禮盒再過去一趟,就說是我吩咐的。多謝孫氏母女幫了我們的大忙,告訴她們,等過了一個月,我再親自去登門拜謝。”

    雨微應聲。

    雪梅已端着人蔘枸杞老母雞湯過來。

    傅庭筠喝了一口,覺得非常的鮮美,吩咐她:“九爺和陌大人在南廳房,你也送些過去吧!”

    鄭三娘聽了插言道:“等會九爺要在南廳堂招待陌大人。到時候再端過去也不遲。”

    原來是給自己開小竈啊!

    傅庭筠沒有在意,喝了湯,和雨微去庫房清點東西。

    雪梅就問鄭三娘:“爲什麼不給九爺和陌大人喝啊?”

    鄭三娘瞪了她一眼:“太太是逃過難的人,現在要好好將養身子,這樣才能生個健健康康的少爺。”又道,“以後你眼睛放亮一點,看到又肥又大的老母雞就買回來!”

    雪梅似懂非懂地“哦”了一聲。

    那邊傅庭筠望着那些擺放整齊的嫁妝,滿意地頷首,對雨微笑道:“可見那位李夫人也是個十分惠淑之人。”

    雨微笑道:“那是自然。要不肁先生也不會請了李夫人當這邊的全福人了。”

    傅庭筠想了想,道:“你等會兒再備兩份四色禮盒,除了陳家大少奶奶那裏,李夫人那裏也要走一趟。”

    雨微笑着應喏。

    吃過午飯,傅庭筠讓珍珠去吩咐鄭三給雨微備車,珍珠卻回來告訴她:“鄭三爺送陌大人回府了。”

    難道還要僱轎子或是馬車讓雨微去送禮不成?

    那樣也顯得趙家家底太薄了些。

    傅庭筠正尋思着,趙凌走了進來。

    “陌毅就住在我們家附近的二條衚衕,鄭三最多半個時辰就回。”

    傅庭筠放下心來。

    趙凌就和她商量:“要不,我們明天去趟四喜衚衕?”

    三天回門。

    既然她不是傅家的女兒了,但趙凌依舊尊敬傅家的人。

    傅庭筠雖然很想讓母親知道她嫁得很好,但想到父親打在趙凌臉上的那一巴掌,她還是搖了搖頭:“讓雨微去一趟就行了。”

    趙凌卻正色地道:“阿筠,你要是不怕我衝撞了令尊和令兄,我們就回去一趟。我想,岳母一定很擔心你。”

    他稱父親和哥哥爲“令尊”和“令兄”,卻稱母親爲“岳母”。

    傅庭筠想到父親和哥哥當時的那副畏縮樣,剎那間心底一寬。

    是啊,有什麼好怕的!

    要不是顧忌着自己,父親那一巴掌能打到趙凌的臉上嗎?

    只要自己立場堅定,趙凌還有什麼可顧忌的。

    “好,我們回去看母親。”她揚眉嬌笑,“不過,你可不準像軟腳蝦似的。”

    “你放心好了!”趙凌笑道,“只要你不怪我就行啊!”

    姊妹們,那個“肁”字同“趙”音,的確非常的生僻,是龍套帖裏的一位姊妹提供的……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