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41章 尊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41章 尊嚴字體大小: A+
     

    “老爺,!”修竹家的望着傅五老爺,滿臉震驚。

    她是給夫人傳話,代表的是夫人,老爺怎麼能當着未來的女婿、兒子、媳婦、女兒和下人的面這樣打夫人的臉,。

    傅庭筀也猶豫了一下。

    可看見父親一個凜冽的眼神瞥過來,他立刻應“是”,叫了小廝去捆修竹家的。

    傅庭筠大聲指責着傅五老爺:“父親,您眼中還有沒有母親?”。

    傅五老爺冷笑:“要不是你,我怎麼會潑了你母親的面子。”

    背靠在廳堂竹簾子上流着眼淚的傅少奶奶默默地看着小廝從她身邊跑過,卻不敢吱應一聲。

    傅庭筠氣憤不已。

    小廝們已七手八腳地抓住了修竹家的。

    傅庭筠提了裙子衝了過去:“我要去見母親!”卻被傅五老爺拽住了胳膊:“我說過,這是我的家,輪不到你們在這裏囂張。”他手使勁一甩,傅庭筠一個趄趔,要不是趙凌扶着,就跌倒在地。

    修竹家的掙扎着:“你們快放開我,我是奉了夫人之命行事!”

    傅庭筠怒視着父親,要上前去幫修竹家的,卻被趙凌拉住。

    她回頭,卻看見趙凌下頷緊繃,眼中慍色翻滾,表情非常之凌厲。

    這樣的趙凌,是她沒有看見過的。

    傅庭筠有些驚訝。

    趙凌已扶了她:“走,我們去見令堂。”

    “嗯!”傅庭筠情不自禁地跟着他的腳步往前走。

    傅五老爺卻上前一步,攔在了通往傅夫人廂房路上,。

    他目光冰冷,下頷微揚,神情倨傲地望着趙凌,眉宇間隱隱透着幾分不屑。

    趙凌冷笑,放開傅庭筠。上前幾步,突然拔了腰刀……

    “你,你要幹什麼?”傅五老爺失聲驚呼。面色瞬間如死灰。

    趙凌幾不可察地帶着些許的嘲諷挑了挑嘴角,雪亮的大刀劃過長空,帶着徹骨的寒氣。朝傅五老爺砍去……

    “啊!”傅五老爺抱頭而竄……

    “老爺!”

    “公公!”

    “九爺!”

    “趙凌!”

    院子裏各種喊聲此起彼伏,亂成一團。

    傅五老爺撞在身後被趙凌嚇得只知道癡呆地站在那裏。傻傻地望着趙凌的傅庭筀在身上,一個仰八叉,倒在了地上。

    泛着秋水般寒光的大刀隨即而至,“錚”地一聲,刀尖挨着傅五老爺的腳尖釘在了青石磚裏,紅綢纏身的刀柄在空中顫動不止,發出輕微的嗚咽聲。

    院子裏落針可聞。

    “趙凌。”傅庭筠面色如雪的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趙凌的胳膊,“你,你沒事吧?”

    他應該氣壞了……

    “我沒事。”趙凌輕輕地朝着傅庭筠搖了搖頭,目光冷峻地落在了傅五老爺的身上,神色毅然地道,“走,我們去見伯母,。”

    傅庭筠點頭,目光不禁順着趙凌的目光落在了傅五老爺身上。

    就看見自己的父親在趙凌的目光中面露驚恐之色,瑟瑟發抖地朝後挪了挪。

    這就是剛纔那個意氣風發打了趙凌一耳光的父親嗎?

    這就是那個每次見到自己都不屑地大聲喝斥自己的父親嗎?

    這就是那個風儀俊朗的父親嗎?

    傅庭筠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她求證似地朝兄長傅庭筀望去。

    傅庭筀目光閃爍。不敢與她對視。

    這就是那個大聲訓斥她有辱門楣的哥哥嗎?

    傅庭筠失望之極。

    她昂首從父親面前走過。

    兄長傅庭筀臉色青白地連連後退,直到脊背挺在了大紅色的落地柱上,退無可退,這才停下腳步。

    傅少奶奶羞愧地低下了頭。

    她目不斜視地朝前走。

    遊廊裏那些抓着修家的小廝們放開了修竹。紛紛屏氣凝神地貼牆而站,生怕她注意到他們的存在。

    重獲自由的修竹家的含淚迎了上來,曲膝給她行禮:“九小姐!”語氣微頓,恭敬地稱了趙凌一聲“趙大人”。

    趙凌給了她長輩忠僕應有的待遇,朝着她微笑着點了點頭,在廂房外站定,抱拳行禮,朗聲道:“傅夫人,晚輩趙凌,和令愛奉命來見,。”

    “你,你們進來吧!”屋子裏傳來一個虛弱無力的女聲。

    是母親!

    傅庭筠激地望了眼趙凌,和趙凌恭聲應“是”,進了屋子。

    大白天的,屋子還是很黑,一腳踏進去,她有片刻的盲然,過了一會,她纔看清楚屋裏的景象。

    大熱天的,糊了高麗紙的窗櫺緊閉,空氣中瀰漫着紫檀香的味道,屋裏子更顯悶熱。

    靠牆的架子牀掛着白色的夏布帳子,此時帳子半掩,一個骨瘦伶仃的婦人擁着牀月白色的杭綢薄被倚在藤黃色的杭綢迎枕上,幽暗的室內,她一雙大大的杏眼渾濁無神,像脫去了光華的珍珠,如美人遲暮般讓人唏噓。

    趙凌暗暗吃驚。

    想當初,傅夫人面如滿月,目如秋水……

    傅庭筠已跪在了母親的牀前。

    “母親!”她握着母親放在薄被上瘦得滿是青筋的手,淚流滿面,“您,您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傻孩子,”傅夫人有氣無力地露出個淡淡的微笑,“我病了,自然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她好像不願意談這個話題,吩咐修竹家的,“把燈點上吧!”然後望向了站在門口的趙凌,“你是趙凌吧?走過來,讓我看看!”

    趙凌應喏,神色謙和地走了過來。

    屋內一片昏黃,修竹家的點了燈。

    傅庭筠看得更清楚了。

    母親的鬢角,青筋暴露,。

    她不禁又喊了聲“母親”,語氣顯得憂心忡忡的。

    傅夫人衝着女兒笑了笑。

    修竹家的將燈移到了牀前的小几上。

    柔和的燈光照在傅夫人的臉上,讓她的表情平添了些許的靜謐,多了幾分溫和。

    她仔細地端祥着趙凌。

    眼前的男子已不是她記憶中落魄模樣。他表情平和。目光堅毅,身材高大勻稱,眉宇間透着強大的自信。讓他還很年輕的面龐帶着幾分威嚴,變得出類拔萃起來。

    她的目光不由地朝女兒望去。

    女兒妙目含淚,神色顯得有些黯淡。可那雪白的肌膚,紅潤的嘴脣。卻讓她嫵媚得如同那五月的好風光,和趙凌一個持重,一個嬌美,珠聯璧合,如一對玉人。

    傅夫人不由笑了起來。

    想當初,她最擔心的是趙凌和見財起意,不曾想。女兒因爲他,纔有了今天。

    她對趙凌道:“修竹家的把你的事都告訴了我,我一直在等你!”

    傅庭筠和趙凌俱是一愣,但隨即,趙凌心中一陣狂喜,忍不住露出欣喜的笑容來,和傅庭筠並肩跪在了傅夫人的牀前。

    傅夫人爲什麼要等他?自然是因爲傅庭筠了。

    傅庭筠是被家庭拋棄的人,沒有宗祠沒有家人,他是否會愛護傅庭筠?他是否願意爲這段緣份負責?就看他有沒有膽量來傅家求親,就看他有沒有膽量承認這段情,。現在。他陪着傅庭筠走進來,已經通過了傅夫人的考驗,也就是說,傅夫人允諾了他和傅庭筠的婚事。

    “夫人!”趙真誠地道。“請您相信我,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荃蕙的,和她不離不棄。而且我已經求了皇上請太皇太后給我們賜婚。我不會讓荃蕙受委屈的。”

    傅庭筠也明白過來。

    她瞥了一眼趙凌,羞得滿臉通紅。

    傅夫人笑容漸斂,正色地看着趙凌眼睛道:“我有個女兒,小字荃蕙,雖然頑劣,卻心地善良,想許你爲妻,你可願意?”

    “願意!”趙凌一副生怕傅夫人反悔的樣子,急急地大聲道,“我願意!”

    真是……

    傅庭筠臉像火燒,低着頭,不敢擡起來。

    傅夫人欣慰地笑,喊了修竹家的服侍筆墨,然後吩咐傅庭筠:“你扶我坐起來。”又道,“把桌上的小木板拿過來。”

    傅庭筠不知何意,亦不敢多問,扶了母親,去拿了小木板。

    修竹家的端了筆墨紙硯過來。

    傅夫人在小木板上鋪了宣紙,讓傅庭筠磨墨,顫顫巍巍地醮了墨,吃力地在宣紙上寫着字。

    傅庭筠驚愕地望着母親。

    傅夫人但笑不語。

    半晌,寫好了字,顫抖地遞給趙凌:“這是我女兒的生庚八字,現在交給你。”

    趙凌給傅夫人磕了個頭,雙手接過,然後低聲告了聲罪,拿起傅夫人用過的筆,在傅庭筠的生庚八字下面寫上了自己的生庚八字,遞給了傅夫人,。

    傅夫人接過來仔細地看了一眼,露出滿意的微笑,然後把紙重新遞給了趙凌:“收好了。這就是憑證。”

    “是!”趙凌恭敬地應道,傅庭筠已是滿眼淚珠。

    “母親!”她依偎在了母親的身邊。

    “好孩子!”傅夫人溫柔地摸着女兒的手,“我知道你受了委屈,我也知道你自小就倔強,不弄個明白,是不會罷休的。可我也想問你一句,你大難不死,已有良緣,這樣不依不饒地追查下去,值得嗎?”

    母親也反對她追查真相嗎?

    她瞪大了雙眼,驚駭地望着母親。

    傅夫人默默地望着女兒,等待着她的回答。

    燈芯噼裏啪啦的爆着燈花,搖拽的燈光映在衆人的臉上,光怪陸離讓人看不清楚。

    傅庭筠額頭沁出密密的汗。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低聲地道:“母親,每個人都希望知道自己是誰,從哪裏來,爲什麼會到這裏……我也一樣……有一天,我也會做母親……如果我的孩子問我,我外祖父是誰?我外祖母是怎樣的人?我有舅舅嗎?我想堂堂正正地回答他們,而不是用一個謊言去掩飾另一個謊言……我想有,母親的尊嚴!”

    嗯,錯字等我回來改吧!

    雖然沒有加更,但還是吆喝一下粉紅票……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