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40章 爭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40章 爭吵字體大小: A+
     

    “誰生來就相互認識?”趙凌道,“傅大人也未免太拘泥這些細枝末節了!我來拜訪傅大人,傅大人不就認識我了!”他微微地笑,笑容溫和中帶着些許的灑脫,有着世家公子般的恣意瀟灑,可不知道爲什麼,傅庭筠總覺得他話中有話,笑容裏也帶着種說不出來的譏刺味道。

    “傅大人,今日沐休,想必隔壁的幾位大人都會趁着這機會去西大街賣古玩的鋪子逛逛,”沒等傅五老爺開口,他又道,“我們這樣站在門口說話,不知道會不會擋了幾位大人的轎子?要不,我們進屋再說?”

    傅五老爺略一猶豫,轉身進了院子。

    傅庭筀見了,神色有些慌張地跟父親進了院子。

    傅庭筠看了不由暗暗嘀咕。

    不是說跟着什麼德高望重的老翰林在讀書嗎?怎麼連基本的待客禮儀都沒學好!

    心裏想着,眼睛朝趙凌望去。

    趙凌倒是神色平靜,朝着她使了個眼色,示意她跟着他,然後瀟瀟灑灑地走了進去。

    雨微想了想,細心地關上了大門。

    傅五老爺站在院子中間,神色冷漠地望着趙凌,傅庭筀站在父親身後,神色略顯緊張。

    “你有什麼話,就在這裏話吧!”傅五老爺冷淡地道。一副說完了快走人的模樣。

    怎麼能這樣?就是普通的鄰居來訪,也不帶這樣欺負人的。

    “父親!”傅庭筠怒氣攻心,上前幾步,想和父親理論一番,卻被趙凌一把拉住。

    “有事說事,發脾氣有什麼用。”他低聲地說着傅庭筠。

    傅庭筠知道趙凌說的有道理,可她就是氣不過。忍了又忍。這才退到了趙凌的身後。

    而傅氏父子的目光卻不約而同地落在了傅庭筠被趙凌緊緊抓住的胳膊上,又像被什麼刺了眼似的,很快地移開。

    就聽見正屋的竹簾“哐當”地打在門框上。

    院子裏的人都循聲望去。看見傅少奶奶一邊放着捲起來的衣袖,一邊神色焦慮地從廳堂走了出來——顯然是聽到了動靜出來看情況的。

    發現大家都看着她,她微微一愣。

    看見是她。傅五老爺面無表情地回過頭來。

    傅庭筀則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傅少奶奶不由瑟縮着朝後退了幾步,背靠在了廳堂的門簾子上。

    傅庭筠垂下了眼簾。

    嫂嫂夾在中間爲難。她不想把嫂嫂扯進來,只有裝作沒看見的樣子。

    趙凌微笑道:“傅大人,法理不外人情,從前種種,只當是昨天黃花,頗此深究無益。只是傅夫人一直牽掛着傅小姐,爲了傅小姐的安危。還曾託我護送傅小姐去渭南。傅小姐也一直惦記着傅夫人,幾經周折才找到京都。還請傅大人憐惜她們母女情深,行個方便,讓傅小姐見傅夫人一面!”

    傅五老爺沒有做聲,面無表情地盯着趙凌。

    趙凌微微躬身,態度恭謙,卻也毫無怯意,任由他打量着。

    院子裏一片死寂,只聽見雨微等人細細的呼吸聲。

    良久,傅五老爺才淡淡地開了口:“趙大人。你既然口口聲聲‘傅小姐’、‘傅夫人’的,這應當說是我們傅家的家務事吧?就是皇上來了,也斷然沒有插手宗族之事的。莫非趙大人覺得自己有從龍之功,又是新晉的權貴。就可以不顧朝廷禮法管我們傅家的家務事?”他說着,目光犀利地盯着趙凌,“我勸趙大人還是跟着翰林院的老先生們讀讀書,學些待人事處的禮儀,免得丟了皇上的臉!”

    傅庭筠聽着氣得胸口發悶,雙手緊握成了拳。

    她是他的女兒,他可以羞辱她。可他既然把趙凌當外人,憑什麼端着架子羞辱趙凌?

    傅庭筠正想開口申辯,卻聽見趙凌不卑不亢地笑道:“還真給傅大人說中了——我自幼失怙,沒怎麼讀書,僥倖得了皇上的青睞,這才做了羽林衛左衛指揮使的職位,的確該跟着翰林院的那些老先生多讀些書,學些宗法禮儀纔是。”又道,“我聽說傅大人曾在任翰林院任學士,想必也是學腹五車,若是有機會,還指傅大人指教一二。至於說插手傅家的事務,”他語氣一正,笑道,“傅大人,大門緊閉,我們有什麼話就直說了。”他不能提自己和傅庭筠的關係,不然,僅“私相授受”這一條,傅老爺就可以把傅庭筠再整治一次,只能含糊兩人的關係,“傅小姐知道傅夫人的身體不好,那些不高興的事,肯定是不會和傅夫人說的,不過是女兒想見見一直爲自己擔心的母親罷了。你要是覺得傅小姐有什麼做得不對的,您儘管吩咐就是,我想傅小姐一定會謹囑您的教誨的。”

    他語氣真誠,態度謙遜,待傅五老爺全然一副晚輩對長輩的尊敬模樣,就是傅少奶奶看了,也不由得暗中點頭。

    傅五老爺卻臉色發白。

    “好,好,好!”他氣極而笑,“我今天總算是開了眼界。早聽說那些武將都是些只知道動拳頭,不知道禮儀廉恥之輩,可我沒想到能無恥到這種地步,竟然理直氣壯地跑到我家裏來,滿口胡言地叫囂……”

    傅庭筠淚珠兒在眼眶裏打着轉兒。

    不行,不能再讓趙凌爲她出頭了。

    他們之間的關係畢竟名不正言不順,父親只要抓住這一點,趙凌說的再有道理,父親都能把它一筆抹了,趙凌說的再對,父親也能揪着他的身份不放。

    她早就應該知道,父親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她見到母親的,哪怕是趙凌出面也不會答應。她又何苦讓趙凌白白地受辱。

    “父親!”傅庭筠使勁地把趙凌往自己身後拽,“您用不着這樣歪曲事實,趙大人剛纔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他是受了母親之託,您要是不相信,儘管去問母親好了。何必在這裏污辱人呢?要不是趙大人。女兒早就死了。您不就是怕我見母親嗎?好,我不見就是了!左俊傑的事,我自會找大伯父討個公道。”她說着。淚珠兒滾滾而下,“撲”地一聲就朝南牆廂房的方向跪了下去,“母親生我養我一回。我不僅沒有在她老人家面前盡孝,還惹得她老人家爲我提心吊膽。牽腸掛肚,以後,我恐怕也不能在她老人家面前承歡……”她說到這裏,傷心的泣不成聲,半晌才哽咽道,“娘,我給您老人家磕頭了。”說罷,“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娘,您老人家保重身體,女兒不孝,您就當我病死在了碧雲庵……”

    她白玉般的額頭又紅又腫。

    趙凌看着心裏直哆嗦。

    逃難的時候他都沒讓她傷過一個指頭,現在反而讓她受這樣的委屈。

    他朝傅五老爺望去。

    傅五老爺眼中只有冷屑。

    他朝傅庭筀望去。

    傅庭筀臉上只有厭煩。

    他朝傅少奶奶望去。

    傅少奶奶掩面而泣,卻不敢動彈半步。

    他朝着躲在廂房、樹後的小廝、丫鬟望去。

    靜悄悄,沒有一點聲響。

    趙凌臉上閃過一絲厲色。

    他撩了袍子,神色莊重而肅穆地跪在了傅庭筠的身邊。

    “傅夫人!”他的聲音平緩。卻帶着奇怪的張力,好像就響在衆人的耳邊似的,“我是趙凌。您託我送令愛到渭南投親,不曾想解老爺全家遇難。無奈之下。我和令愛只好去西安府投親。途中遇到匪徒,多虧令愛救我性命,到西安府之後,又是令愛指點我投奔明主。我愛慕令愛臨危不懼,智勇雙全,想與令愛結爲百年之好。令愛卻要稟明瞭父母,求父母做主。只是我父母雙亡,沒有能爲我做主的長輩。今日特向傅夫人提親,求傅夫人將愛女嫁與我……”

    “無恥之尤,無恥之尤!”他的話還沒有說話,傅五老爺已大聲喝道,“你給閉嘴,別污了我的院子……”

    趙凌不爲所動,繼續道:“我定會與令愛榮辱與共,禍福同當,不離不棄……”

    傅五老爺揚手就是一巴掌朝趙凌扇去。

    趙凌卻不躲不閃,就那樣捱了傅五老爺一巴掌。

    傅庭筠一下子撲到了趙凌的身上。

    他身手高超,穎川侯甚至因此而推薦他給皇上做好貼身的侍衛,如果想躲,父親怎麼可能打得到他。他分明是把父親當成了長輩,所以心甘情願地挨父親這一巴掌。

    她的趙凌,他瞞着她去了湖廣,她都捨不得抱怨他一下,竟然因爲她,被父親一巴掌打在了臉上!

    不是打在了身上,而是打在了臉上!

    他是堂堂七尺男兒,就是被像穎川侯、陌毅那樣的人算計的時候也沒有卑躬屈膝過,卻被她父親打在了臉上。

    “父親,您太過份了,太過份了……”傅庭筠朝着父親大吼,再也沒有比這一刻更後悔,後悔踏進了這個院子,後悔把趙凌送到父親面前讓父親羞辱,“我們走,我們走……”她去拉趙凌,“我們回家……我們回家……”眼淚像雨似的,沒有盡頭的落下來。

    就聽見“吱呀”一聲,靠南牆最裏面的那間廂房突然打開,修竹家的紅着眼睛走了出來:“老爺,夫人說,要見趙大人和九小姐!”

    “母親!”傅庭筠喃喃地望着大門後黑漆漆的廂房,呆立當場。

    修竹家的含淚朝着傅庭筠點頭,彷彿在告訴她,這是真的,你母親真的要見你們。

    傅庭筠又驚又喜,扭頭朝趙凌望去,擡眼卻看見趙凌被父親扇紅的面頰,她目光一寒,道:“你在這裏等我,我去見過母親,我們就回家!”

    “我和你一起去!”趙凌含笑望着她“伯母要見我們倆人。”

    他的聲音柔而舒暢,如同春日暖暖的陽光。

    傅庭筠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

    耳邊卻傳來父親冰冷如霜的聲音:“修竹家的,你膽子真大,連我的話也敢違抗!子節,去,叫人把我給這賤/婢捆了。”

    姊妹們,兄弟們,求粉紅票……O(n_n)O~

    PS:明天因爲有點事要出趟門,只有一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