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27章 親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27章 親人字體大小: A+
     

    傅庭筠和雨微面面相覷。

    不知道站了多久,大門吱呀一聲打開,那婦人曲膝給傅庭筠行了個禮,笑道:“累小姐久等了,我們家少奶奶請姑娘到廳堂裏奉茶!”然後恭恭敬敬請傅庭筠進去。

    爲什麼是去見嫂嫂而不是母親?

    都說母親臥牀在牀,由嫂嫂主持中饋,家裏來人了,自然是要先去見嫂嫂了!

    傅庭筠告訴自己。

    只要能見面就行了,其他的,可以慢慢地來。

    傅庭筠帶着雨微隨着那婦人進了宅子。

    她此時才理解呂老爺爲什麼說他們在史家衚衕的宅子“四四方方”了。

    這座院子的大門朝東開,院子南北長而東西短,正房五間對門開,到了夏天正對着西曬,又熱又悶的。靠東的第二間做了廳堂,門扇大開,進了院子就可以看見中堂上的山水畫和兩旁黑漆的太師椅,北邊兩間廂房,一間是廚房,一間房門緊閉,好像是僕婦的內室。南邊凸起的一面牆,擋住了正房西頭的兩間房,遊廊大白天裏也是黑漆漆的,還好南牆外不知道是誰家的花園,種了幾株棗樹,樹枝一直伸到了院子裏面,南牆下又養了幾盆石榴,兩盆夾竹桃,讓院子裏平添了些許的生氣。

    這麼的簡陋!甚至比不上她們傅家有體面的管事住的宅子。

    傅庭筠暗暗吃驚,又在心裏琢磨,不是說母親病了嗎,怎麼滿院子不聞藥味?

    她不動聲色地坐在了靠南邊的太師椅上,雨微則沉默地站在了她的身後。

    身後有門扇響動的聲音。

    她一扭頭,看見一個身穿蔥綠色妝花褙子的圓臉女子走了進來。

    這應該是她的嫂嫂吧?

    傅庭筠有些不確定…微笑着站了起來,目光在她身上飛快地睃了一眼。

    女子不過二十五、六歲的年紀,皮膚白淨,身材微腴,頭髮梳成個圓髻,簪了兩朵珠花,耳朵上墜了對赤金柳葉耳環,未語先笑…顯得十分親切。

    領她們進來的婦人笑着引薦:“這是我們少奶奶。”

    傅庭筠眼睛一亮,變得笑容可掬起來,親親熱熱地喊了聲“嫂嫂”。

    她嫂子微微一愣。

    “不敢當姑娘如此客氣。”她一邊暗暗地打量着她,一邊笑道:“姑娘快請坐!聽冬姑說,你是從渭南來的。那是我婆婆的孃家,說起來,我們也不是外人,只是我婆婆身體不適…早已不見外客,姑娘要是有什麼事,跟我說也是一樣!”然後坐到了位於中堂主位的太師椅上,笑盈盈地望着她,語氣雖然客氣,話裏卻透着冷淡疏離…好像她是什麼來京都打秋風的窮親戚似的。

    傅庭筠笑容僵在了臉上,良久才緩過神來,正要開口說話,被傅少奶奶稱做冬姑的婦人端茶過來,她把到了嘴邊的話嚥了下去。

    誰知道那冬姑上了茶卻並沒有退下,而是將茶盤抱在懷裏,站在了傅少奶奶的身後。

    傅庭筠幾不可見地蹙了蹙眉頭,沉聲道:“我有話跟少奶奶說,還請少奶奶遣了身邊服侍的爲好。”

    傅少奶奶卻笑道:“冬姑是我乳孃…有什麼話…姑娘只管說,並不妨事。”

    全然一副防備她的樣子。

    傅庭筠有片刻的茫然。

    事情怎麼會這樣?

    她記憶中的嫂子,會討好地衝着她笑,會耐心地陪着她玩泥巴…還會幫她洗澡,讀好聽的詩給她聽……是什麼,讓一切都變了樣子。

    雨微見傅庭筠有些走神,忙輕輕地戳了戳她的後背。傅庭筠這纔回過神來,她抿了抿嘴,低聲道:“我有要緊事,還是迴避些的好。”

    傅家少奶奶神色微微有些不悅,想了想,朝着冬姑點了點頭,冬姑朝着傅家少奶奶使了“你放心”的神色,輕手輕腳地走了出去,關上了廳堂的門。

    “現在姑娘可以說了吧?”傅家少奶奶的表情有些冷。

    “嫂嫂!”因爲剛纔的插曲,傅庭筠因爲遇到親人的滿腔喜悅不知道爲什麼突然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她的聲音變得冷靜而理智,“我是傅庭筠!”

    傅家少奶奶驟然變色:“你,你說什麼?”急急地站了起來,衣袖掃在手邊的茶盅上,茶盅翻到在桌上,碧綠色的茶葉散在了黑漆萬字不斷頭彭牙的四方桌上,還有傅家少奶奶的衣襬上。“你,你說什麼?”她顧不上這些,身子如篩糠般地發着抖,臉色又青又白地又追問了一聲。

    “嫂嫂……”傅庭筠剛剛喊了一聲,門哐噹一聲被猛地推開,冬姑神色慌張地衝了進來:“少奶奶,怎麼了?”

    “沒事,沒事!”傅家少奶奶滿臉的震驚,憑着直覺拒絕着冬姑,“就是不小心打翻了茶盅,沒你的事了,我和傅小姐還有話說,你先出去吧!”

    冬姑狐疑地望了臉色同樣有些蒼白的傅庭筠,喃喃地應了一聲,恭聲退下。關門的吱呀聲如佛語綸音,讓傅家少奶奶猛地清醒過來。

    她牙齒打着顫兒,厲聲喝道:“你是哪裏來的騙子?竟然敢冒認官親。華陰誰不知道,我家小姑子因病逝世了。你休要在這裏胡說!還不快快離開,否則,等我叫了順天府的衙役來,你是要吃板子的。”又趕她,“你還不快走!”

    傅庭筠想過很多種可能,這種可能也在她的預料之中,她甚至可以理解只見過一面的小姑子突然死而復生,任誰遇到第一反應都會覺得是遇到了騙子。

    既然如此,那嫂嫂爲何要當着冬姑的面下意識地稱她爲“傅小姐”?

    嫂嫂在心裏分明認同了她是傅庭筠,卻依舊拿話嚇唬她,趕她走。

    她又想到她上門自報是渭南來的老鄉時冬姑眼裏的那一抹戒備…………

    傅庭筠她突然間覺得如墜冰窟,身子發寒。

    嫂嫂分明是事先得了叮囑!

    這個叮囑她的人又是誰呢?

    傅庭筠不敢想。

    她有些木然地道:“我和嫂嫂只有一面之緣,嫂嫂自然不認識我。還請嫂嫂讓我見見母親是真是假,見了母親就知道了。”想到嫂嫂不過是做人媳婦的,上有公婆下有夫婿,這個家裏的事未必輪得到她當家作主,又體貼地添了一句:“嫂嫂不必爲難!”

    傅家少奶奶的表情陰晴不定。

    自家小姑子的事,她也曾聽說過。

    與外界傳的不一樣,公公說,小姑子是被流民擄走的。

    同爲女子她還曾暗自爲小姑子傷心過。

    所以傅庭筠剛進來的時候她只是覺得有些眼熟,卻不曾往這上面想,等到傅庭筠報了姓名,她這才恍然大悟。不說別的,就憑着他們兄妹眉宇間五、六分的相似,她就是相信傅庭筠沒有說謊。

    嫁到傅家的媳婦,不管你門第如何,第一件事就是要跟着長輩學傅家的女訓。傅家的規矩她是知道的。何況小姑子出事後公公還特意把她叫去叮囑了一番……

    想到這些,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傅庭筠發間那枚赤金填玉梅花簪子上。

    這是婆婆的東西,她嫁到傅家第二天認親給婆婆奉茶時,婆婆就戴着這梅簪子,簪子裏填的是塊上好的翡翠,碧汪汪的像潭水在流動,連她這樣出身大家的女子看了都豔羨不己,何況傅庭筠是被流民擄走的,她又怎麼把這枚簪子保全下來的呢?

    傅庭筠現在可是身世不明……就算是有世家子愛她的顏色,可又怎能娶她進門。

    她只怕是……

    想到這裏,她不由咬了咬脣,說了聲“你且等等”,轉身就進了一旁的內室,又很快從內室折了回來手裏還拿了個錢袋子。

    “這是二十兩銀子我的私房錢,再多的,我也拿不出來了”傅少奶奶將錢袋子塞給傅庭筠,“你快走吧!要是等公公或是你哥哥回來就糟了。你現在也有自己的日子要過像我,自從出嫁還從來沒有回過孃家,你就當自己是嫁出去的姑娘好了……”她一面語無倫次地說着些安慰她的話,一面把她住外推。

    “嫂嫂!”傅庭筠捏着那錢袋子,心中一暖,“我是冤枉的!我這次來,就是要跟母親和父親說這事,您就讓我見母親一面吧!”說着,又怕傅少奶奶不相信,忙指了一旁淚盈於睫的雨微,“這是我的貼身丫鬟,左俊傑是怎麼陷害我的,她們都查出來了………”

    “傅………”傅少奶奶有些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她好,含含糊糊地喊了一聲,道,“就算是這樣,又能如何?如今你和俞家已經退了親,家裏對外都說你‘病逝,了,你也有了自己的小日子,再追究這些做什麼?再說了,婆婆是真的病了。她不想起你的時候還好,她要是一想起你來,就沒日沒夜地哭個不停,眼睛哭壞了不說,因爲這個,和公公也有了罅隙。你是知道的,公公對婆婆一向尊敬,在京都當差,寧願叫了我們這些做兒子、兒媳的來服侍,也不曾收個人在房裏服侍。如今公公和婆婆也都是年過四旬,正是含飴弄孫的年紀,你這樣揪着不放,只會讓他們更難受。你就當是報答公公和婆婆的養育之恩好了,行行好,消停消停,讓他們過幾天好日子吧!”她說着,含淚拉了傅庭筠的手,“我比你年長十歲,你就聽我一句話吧!有些事,時間長了,也就淡了。

    你就當自己沒有這福氣嫁到俞家去官太太好了。”

    “時間長了,也就淡了!”傅庭筠喃喃地重複傅少奶奶的話,呆呆地站在傅家的廳堂裏,神色微微有些發癡。

    吼聲一聲:“姊妹們,兄弟們,還沒有粉紅票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