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25章 京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25章 京都字體大小: A+
     

    京都乃乃天子腳下,京畿之地,外七門,內九門,地廣人阜,物華天寶,。傅庭筠等人還沒有看見京都的城牆,只見挑着擔子的老漢,嘻嘻哈哈帶着花枝招展的歌妓遊玩的紈絝子弟,風塵僕僕,人吼馬嘶的商隊,趾高氣揚、頤指氣使的官吏……絡繹於途,就已能感受到京都的繁華景勝。

    鄭三娘不禁感嘆:“難怪我們村的陳二每次提起他曾到過京都,下巴就要翹上天了,不說別的,就這人人精神抖擻的樣子,我也隨着姑娘走了不少地方,就不曾見過。”

    雨微聽她說的有趣,撲哧想笑,可一想到死去的折柳,又把那一點笑意嚥了下去,倒是阿森,和鄭三娘嬉笑慣了的,接嘴道:“九爺說要在京都置宅子,那我們以後豈不是可以常常來京都住些日子?”

    “那怎麼能行?”鄭三娘笑道,“來趟京都要走三、四個月呢?一來一回就去了大半年,還剩下小半年,能幹些什麼啊!”她說着,朝着笑坐一旁看着她們說話的傅庭筠道,“姑娘,您說是不是?”

    傅庭筠笑了笑,沒有做聲,扭了頭朝車窗外看。

    那通往京都的驛道有兩三丈寬,兩旁植着柳樹,長長的柳條吐着新綠垂在路邊,路上行也多脫了冬衣換上了夾衫,已是一派春意融融的景象。

    她不由輕輕地嘆了口氣。

    他們八月中旬從張掖出發,在保定府過的春節,過了元宵節才啓程,到京都已是二月頭。每到天氣晴和,路上來來往往都是踏青的人。

    不知道趙凌怎樣了?

    還在保定府的時候她託人給他送了封信去。

    他說開了春把手頭的事交待一番就啓程來京都的,也不知道啓程了沒有?

    她原想的很簡單,見到了母親,向母親報個平安,請母親看在趙凌救了她的份上,讓母親在父親面前替趙凌說項,同意把她嫁給趙凌,。

    可自從聽了雨微的話。她心裏就有些不確定了。

    連依桐和雨微兩個丫鬟用心都能查出來的事,可家裏最後還是選擇讓她“病逝”,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內情?

    想到父親還曾爲此回去一趟,但事態還是朝着不能收拾的方向發展,她心裏就隱約不安。離京都越近。她的情緒就越緊張,話也就越少,各種亂七八糟的念頭越多。

    如果趙凌在她身邊就好了!

    不管是什麼事,有趙凌在她身邊,她的膽子就會大起來。

    想到這裏,她叫了隨車的鄭三:“我們離京都城還有多遠?”

    鄭三走鏢曾來過兩趟,比起傅庭筠等人從未來過的,自然就成了嚮導。

    “還有不到二十里地就到了。”鄭三笑道。“晌午定能到達阜成門。”

    在通州驛站的時候,呂老爺就代表傅庭筠和簡護衛說好了,進了城,簡護衛等人幫着找間客棧安頓他們就成了。至於找房子,會親戚這樣的小事,就不勞煩輔國公府的諸位管事了。只求到時候去輔國公府問安的時候簡護衛幫着引見引見,房子買好了,請輔國公府的管事給順天府的打個招呼。早點把過戶文書蓋印。

    這一路上呂老爺也好,鄭三也好,對穎川侯身邊的這些護衛雖然沒有露出諂媚之色,但也不動聲色地極力結交,和簡護衛等人相處的很好,這些護衛雖然沒有把傅庭筠等人放在眼裏,但也心生好感。聽呂老爺這麼一說,。不免要客氣幾句,後來見呂老爺對於進京的事安排的都有條有理的,再想到傅庭筠等人要是進了輔公國府,只怕連個體面的管事都見不着,更不要說住進去了。他們另尋住處也好,遂不再勸說,交待了些“有事來找我”之類的話,把這件事定了下來。

    傅庭筠點了點頭,重新依了大迎枕坐下,想着她們都還穿着厚重的冬衣,吩咐鄭三娘:“我們初來乍動,世人多是先敬衣裳後敬人,鄭三要去輔國公府送謝禮,我要去看親戚,等會到了客棧,你讓鄭三陪你出去轉轉,找間好一點的成衣鋪子,給大家挑幾件料子好一點的衣裳……”說話間,眼角無間瞥過雨微,看見她一張黯然失色的臉,傅庭筠不禁語氣微頓。

    能和雨微重逢,能知道心中的一些迷團,傅庭筠覺得已是上天的厚愛。可雨微顯然不這麼想。

    這些日子不管傅庭筠說什麼,雨微總是會流露出深深的愧疚和懺悔之意,把從前的過錯算到她的身上。

    心病還要心藥醫。

    既然她總覺得對不起自己,不如讓她多做些事,這樣她也可以少想,時間長了,再慢慢開導她也不遲。

    傅庭筠微微嘆了口氣,道:“雨微也跟着鄭三娘一起去吧!到時候給鄭三娘拿個主意。”

    “我!”雨微錯愕地望着傅庭筠。

    她原是傅庭筠屋裏的丫鬟,傅庭筠使喚她是應該。可這些日子傅庭筠一路上給她請問藥,鄭三娘也對她客客氣氣的,她心裏沒底,很是忐忑。聽了傅庭筠的話,她不由喜出望外。

    傅庭筠願意用她了,是不是已經原諒她的過錯呢?

    雨微旋即露出驚喜的表情:“我和三娘一起去,我去!我知道挑些什麼衣服的……”

    鄭三娘看着雨微那高興的樣子,不由笑起來,道:“不急,不急,我們先在客棧住下再說,。”

    雨微赧然。

    傅庭筠看着,嘴角微翹。

    馬車裏的氣氛變得歡快起來。

    阿森問傅庭筠:“姑娘,我們住在哪裏?”

    今天呂老爺先他們一步啓程,就是要在他們到達京都之前把住的客棧安排好。

    “我也不太清楚。”傅庭筠笑道,“不過,輔國公府就住在離阜成門不遠的西安門大街上,我們可能就在附近找個客棧。這樣一來,有什麼事也好請輔國公府的管事們幫忙。”

    “那我能不能到輔國公府的門前看看?”阿森眨着圓溜溜的大眼睛,“我還從來沒有看見過國公府呢?”

    “可以啊!”傅庭筠覺得多看多讀,會多些見識,心胸也會寬廣一些,“京都稀罕的東西多着,等我們安頓好了,我讓鄭三帶我們出去逛逛。”

    “好啊!”阿森歡呼。摸着臨春的頭,臨春見了,就學着阿森的樣子歡呼,去摸阿森的頭。

    大家被逗得笑個不停。

    馬車到了阜成門前。

    傅庭筠感覺到馬車放慢了速度,簡護衛等人一改之前的彪悍。好像多了份謹慎,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呂老爺就在阜成門前等,看見他們的馬車,立刻笑着跑了過來:“我在西安門大街的高升客棧訂了幾間房,還安排了幾桌席面,我們用了午膳,簡護衛再回輔國公府覆命也不遲!”

    簡護衛想了想,笑着應了,。

    遠遠。有人大聲的吆喝。

    他們不由循聲望去。

    一大羣護送兩輛裝飾奢華的馬車朝他們這邊急馳過來,路邊的行人紛紛迴避。

    簡護衛神色微變,忙道:“快讓一讓,那是騰驥衛左衛指揮使柳弧家的馬車。”

    趕車的也是穎川侯的人,還沒有等簡護衛剛一開口,他已將馬車趕到路邊停下,那些護衛也都勒馬停了下來,等簡護衛的話音落下。騰驥衛左衛指揮使柳弧家的馬車已從他們身邊飛馳而過。

    呂老爺不由瞠目:“這位柳指揮使是誰啊?”

    簡護衛苦笑,低聲道:“是禮監秉筆太監洪度的乾兒子。”

    太監的乾兒子,逼得輔國公府家的護衛迴避?

    呂老爺張口結笑。

    簡護衛卻不願多說,笑道:“你說的那個高升客棧在哪裏呢?這都過了晌午,我們趕了大半天的路,都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呂老爺是做過掌櫃的人,這察顏觀色不在話下。立刻聞言知雅。也不提那柳指揮使的事,忙道:“簡護衛隨我來……就在輔國公府不遠處的一條衚衕裏,客棧雖然有點小,但勝在乾乾淨淨,那老闆還做着一手好飯菜……”邊說邊從阜成門街拐進了西安門大街。

    那客棧正如呂老爺說的有些小。不過三進,但收拾得乾乾淨淨,推開傅庭筠住的廂房門,正對着一方葡萄架,不過未到抽條的時候,只留枯藤纏在竹子搭成的架子上。

    傅庭筠站在窗前,想着呂老爺的話,。

    “您什麼時候去拜訪親戚?我也好備些禮品。”

    “先把衣飾之類的置辦齊了再說。”她回答呂老爺,“要去的時候我會提前跟你說的。”

    呂老爺匆匆去前廳應酬簡護衛了,她卻在這裏發着呆。

    已經到了京都,母親還病着,她應該第一時間去見母親纔是,爲何卻心中猶豫不決呢?

    傅庭筠深深地吸了口氣。

    晚上,她讓雨微值夜,問她:“你能想辦打摸清楚我爹爹去衙門的時辰嗎?”

    有些事,她不方便交給鄭三或是呂老爺辦。

    傅庭筠直覺地想避開父親。

    雨微沒有猶豫:“姑娘給我找件粗布衣裳,我看街上很多賣小吃的,裝着賣小吃的去打聽打聽!”

    傅庭筠點了點頭,當着鄭三等人的面只說要讓雨微出門買點體己的小物件,給了雨微二十兩銀子,雨微每天早出晚歸的,呂老爺和鄭三則採辦東西到輔國公府道謝,找了牙人看宅子。

    爲了方便大家閱讀,我解釋一騰驥衛的職務,一把手是都指揮使,然後下面有左衛、右衛、前衛、後衛、中衛,這五衛的一把手是指揮使,也是相差一個字,但前者是後者的領導。

    ps:雁九發了新書《天官》,今天才發現,有興趣的朋友不如也去瞧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