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24章 誰偷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24章 誰偷的字體大小: A+
     

    傅庭筠想到陳媽媽等人灌她藥時寒煙和綠萼的悄無聲息。

    她們倆人是最後服侍她的人,也是瞭解內幕的人之一,既她都要“病逝”了,陳媽媽等人又怎麼會放過寒煙和綠萼呢?

    她之前雖然擔心兩人的處境,可想到趙凌因爲母親的遭遇,特別反感那些欺凌孤幼之事,如若陳媽媽等人要害寒煙和綠萼,趙凌當時看見了,肯定會援手相助。抱着這絲僥倖,她選擇了掩耳盜耳,可現在……恐怕趙凌去的時候,寒煙和綠萼早被陳媽媽害死了,所以他看見她被灌藥的時候纔會那樣憤怒,以至於殺了陳媽媽等人。

    因此果慧、果智兩位師傅纔會安然無恙,知道她被人救走了之後家裏的人才會那樣的慌張,對於陳媽媽等人的死,傅家只能說是碧雲庵被流民搶劫,否則,死了這麼多人,官衙是要介入的……

    趙凌,趙凌……要不是他,她早就只是一縷冤魂了!

    傅庭筠在心裏輕輕地喊着他的名字。

    他不告訴她,也是怕她傷心吧!

    不管是什麼時候,他都是先顧着她的。

    傅庭筠不禁落下淚來

    寒煙也好,綠萼也好,甚至是死去的折柳和剪草,不過是因爲服侍她,就落得這樣一個下場。她們是何其的冤枉!

    想到這裏,傅庭筠不由咬牙切齒。

    都是左俊傑!

    要不是他,柳折他們怎麼會死?要不是他,寒煙和綠萼怎麼會被害?

    她問微雨:“是誰幫你收拾我的箱籠?”

    微雨伏了下去,額頭抵在冰冷的青磚上,身子瑟瑟如秋風中即將凋落的枯葉。

    她哽咽:“是大奶奶屋裏的墨香!”

    “你說什麼?”傅庭筠聞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堂嫂屋裏的墨香,原是她屋裏的小丫鬟,不僅長的漂亮,而且識書寫字頗有天賦,別人花上一天的工夫才能背下一段佛經,她不過一個時辰就背熟了。大堂嫂因常年要抄佛經。特意向母親討了她去,還給她取了墨香這個名字。她剛進府的時候。不過八、九歲,是由微雨帶的,兩人親如姊妹一般。墨香後來又做得手好詩,在傅家漸漸得了些文名,府裏的僕婦逢年過節、婚喪嫁娶都喜歡請她寫喜聯或是輓聯。她漸漸有些倨傲,等閒人等從不搭理,傅庭筠雖然不喜她的性格,但見她在微雨面前卻始終如一。念着她這份真性情,有一次六嬸嬸訓斥她的時候,傅庭筠還曾幫她勸解六嬸嬸。

    仔細想想。她的確有機會到自己屋裏偷東西!

    傅庭筠立刻變得咄咄逼人起來:“你怎麼知道是她?既然如此,你當時爲何不說?你知不知道,你這樣顧着她一個人,卻是害了這麼多的人!”

    “我當時不知道,”微雨哭起來。“我當時真的不知道。我和她雖情同手足,可我也不是那是非不分的人,何況出了這樣的大事,弄不好小姐屋裏服侍的都要死,我就是有心護着她。可也不能睛睜睜地看着和我一個屋裏住了好幾年的折柳、剪草她們被冤枉甚至是丟性命啊!”她泣不成聲,“我想着她是大奶奶身邊的人。左俊傑又是大奶奶的兄弟,我回了華陰甚至不敢去找她。是後來和依桐姐姐說起,依桐姐姐說她自縊身亡了,死的時候已經有五個月的身孕,我這纔想起來……有段日子她不知道跟誰在學畫畫,每天高高興興的,我給大奶奶繡的那幅觀音像就是她畫的,她囑咐我,讓我千萬別說出去,還說,家裏的姊妹因爲她會做兩詩首就對她滿心忌妒,要是知道她跟着他學畫畫,還不要把她給恨死。我追問她是誰,她怎麼也不肯說。當時四房的八少爺總是圍着她轉,我以爲是八少爺,還告誡她,四太太精明能幹,八少爺性情軟弱,她要是有這心思,趁早讓八少爺過了明面,要不然,等四太太發現,八少爺肯定不會護着她,而且她在孀居的大奶奶身邊服侍,只怕大太太、大奶奶也不會饒過她。她聽了只撇嘴,很是不屑地說,八少爺也就哄哄那些不識字的小丫鬟,想告訴學着古人要她紅袖添香,先把《千家詩》背利索了再說。

    “我知道她喜歡那些有學問的,聽她這麼一說,放下心來,準備過些日子再好好問問她。可後來,先是有小姐的及笄禮,後有俞家來信說過夏天的時候派人來商定婚期,我們轉得團團忙,我暫時也顧不上她……現在想起來,那人肯定是左俊傑

    。除了他,沒有誰能隨意進出大奶奶的屋子。

    “而且墨香平時來我們屋裏不過是坐坐就走,只有事發前的那幾天,她連着兩次來看我的時候都是在黃昏,我和折柳正忙着將小姐涼曬的衣裳、被褥收進箱籠。有一次小姐的貼身衣物收了沒來得及疊,就放在牀上,她一邊和我們說話,一邊幫着疊衣服。還有一次,放你貼身衣裳的箱籠我明明記得關上的,轉身卻發現又打開了,我只當是忙糊塗了,沒有放在心上……她女紅不好,卻會畫畫,分明就是她動了手腳!”

    雨微的表情有些呆滯。

    “再就是依桐姐姐那兒,以爲我已經死了,想爲小姐、爲姊妹們洗清冤情,曾悄悄打聽過左俊傑,不僅發現墨香的死是被大奶奶給壓下去的,就是左俊傑逃走,也是大奶奶通的風報的信,因爲這個,如今大太太對大奶奶很是不滿,不僅藉口天害人禍,把大奶奶身邊的人全都換了,還讓大奶奶搬到了後花園的汀香館住,讓大奶奶沒事不要隨意在家裏走動,免得驚嚇了家裏的小姐、少爺們。”

    雨微說完,“砰砰砰”地給傅庭筠磕着頭:“小姐,我知道,這些全是我的錯,我就是死一千遍,死一萬遍,也不足以彌補我犯下錯。可我要是死了,小姐的事就更說不清楚了。我要活着,要去京都找到老爺,找夫人。把這件事告訴他們。到時候就是老爺夫人不說,我也會去跟折柳她們做伴。求她們原諒……”她擡起頭來,潔白的額頭一片殷紅,“可我沒有戶籍沒有路引,只好在驛站周圍的徘徊,看有沒有好心的人願意買我爲奴。帶我去京都。可大半年過去了,偶爾遇到幾個好心的,或無力帶我去京都,打發我些碎銀子讓我另謀生路。或是仔細地盤問我的來歷我露了馬腳,可大多數,卻是覬覦我的美色。我是罪孽深重。只要能讓我見到老爺、夫人,我還有什麼怕的,可我怕我就是如了他們的意,也不被他們哄騙,成爲是第二個墨香罷了……小姐。”錦衣怒馬,她不敢問傅庭筠的遭遇,額頭的鮮血爬過她的面頰,“我們去京都吧?我把這些都告訴老爺和夫人,老爺和夫人知道您是冤枉的。一定會爲您做主的。那左俊傑既然誣陷我們,他不仁。我們爲什麼還要義,我們也可以誣陷他啊……”她的表情猙獰,“我就是死,也要咬那左俊傑兩口!”

    “好,我們去京都!”傅庭筠站了起來,表情冰冷,下頜微揚,整個人彷彿突然間變得肅穆莊重起來,隱隱有種令人不敢忽視的威嚴。

    這樣陌生的傅庭筠,讓微雨心頭一顫。

    馬車輕快地走在通往京都的驛道上,傅庭筠面沉如水,閉目靠着大迎枕,心念萬千。

    雨微乖巧地抱着已經睡着了的臨春坐在車門口,低聲答着鄭三孃的話,偶爾擡頭帶着幾分怯意地瞥一眼傅庭筠,顯得有些拘泥。

    鄭三娘看着就掩了嘴幾聲地笑:“你不是說你從前曾經服侍過我們家姑娘嗎?那你應該知道,我們家姑娘是很好的人,你不用怕。像我這樣和無姑娘無親無故的人,姑娘都賞了口飯吃,更何況你這樣孤身一個逃荒逃到這裏的!”說完,安慰般地拍了拍她的手,“你且安下心來,好生生地服侍我們姑娘,我們姑娘不會虧待你的。”

    既然編了個理由重新相認,雨微就恪守着先來後道的規矩,在鄭三娘面前畢恭畢敬地應“是”,垂下了眼簾,掩飾住眼底的那一抹苦澀

    曾經何時,她已是九小姐身邊的一個陌生人?

    她輕輕地拍了拍懷裏的臨春。

    小姐現在……應該也算不錯吧?

    能住在驛道,有護衛護送,決定帶她去京都,叫了那位看上去很穩沉的呂老爺來,呂老爺一聽說她和小姐是舊故,立刻露出和藹的笑容,第二天一大早,不僅拿了銀子和那個簡護衛請了牙人去官府裏去辦妥了賣身契,還給她穿了幾件過冬的衣裳,給了她幾兩碎銀子,也和鄭三娘一樣,只叮囑她要好生生地照顧小姐。

    想到這些,她又擡頭打量了傅庭筠一眼,目光卻和坐在傅庭筠身邊那個叫阿森的小少爺看她的好奇目光對了個正着。

    阿森面色一紅,忙側過臉去,又立刻望了過來,而且眼睛睜得大大的,不甘示弱地又瞪了回來。

    微雨不由抿了嘴笑。

    旋即微微一愣。

    她已經多久沒有笑過了?

    有多少沒有這樣輕鬆的心情了?

    感覺到視線有些模糊,傅庭筠忙從衣袖裏掏出帕子擦了擦眼角。

    鄭三娘滿心狐疑。

    按理說,這個微雨不過是從前服侍姑娘的人罷了,可看她掏帕子那輕柔敏捷的動作,卻像個大家閨秀似的。

    難道她也是個落難的人?

    鄭三娘不由生出幾分憐惜來。

    這該死的天災,把好生生的人家都給毀了。

    想到這些日子雨微說她靠撿到驛站丟棄的吃食活命,她憐惜地道:“路途遙遠,姑娘歇了,你也閉閉眼睛吧。”說着,輕手輕腳地去抱臨春。

    雨微身體虛弱,抱着結實的臨春的確很是吃力。

    她把臨春交給了鄭三娘,感激地朝着鄭三娘笑了笑。

    一直閉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的傅庭筠突然睜開了眼睛,淡淡地吩咐鄭三娘:“等等到了下一個驛站,你去跟呂老爺說一聲,給她請個大夫來雨微瞧瞧。”

    姊妹們,兄弟們,謝謝大家送到我那麼多的糉子!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