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18章 曲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18章 曲折字體大小: A+
     

    穎川侯?

    她成親,與穎川侯何干?

    傅庭筠的腦子一下子清醒過來,她急急地要推開趙凌:“穎川侯到底讓你做什麼?”眼底的朦朧如潮水般褪去,重現清澈與明朗,如皎皎月光般射進趙凌的心田,讓他也一下子清醒過來。

    他身體僵直,片刻後才慢慢變得柔軟。

    緩緩地放開了傅庭筠,強行壓制住心底的蠢蠢欲動,沉聲道:“侯爺讓我聯手魯指揮使牽制新上任的莊浪衛參將呂榮!”

    傅庭筠愕然:“呂榮不是陝西都司調過來的嗎?難道陝西都司的李謹汝與穎川侯不是一路人?那爲什麼陝李謹汝和穎川侯都會給十六爺面子?或者,兩人雖然共尊十六爺,只是在面子上的和氣,私底下卻並不相投?”她猜測到。

    “也有這種可能。”趙凌的神色有些凝重,“只能以後慢慢觀察了。”

    傅庭筠點頭,但還是忍不住安慰他:“不管怎麼說,這對九爺也是件好事——您好穎川侯心目中的分量越重,穎川侯就會越偏向您,這樣一來,就算是哪天馮大虎的事和大通號的事暴露,在您和西平侯之間,穎川侯也要仔細地思量、斟酌一番了。”她想到了葉掌櫃,“要不要跟葉掌櫃說一聲,我聽鄭三說,他身上還帶着傷,這樣急急地趕路,要是支撐不住怎麼辦?”

    “你就放心好了!”趙凌道,“葉掌櫃能在西平侯的追殺下逃生,想必也不是個簡單的人,我又派了三福和幾個精挑細選的軍士給他做護衛,他要是還逃不出西平府的追殺,那他活着回大通號也沒有什麼用。還不如就死在路上,至少大通號看在他以身殉職的份上,會善待他的家裏人。”

    他的話雖然冷酷,但傅庭筠不得不承認他的話有道理。

    她“嗯”了一聲·想到葉掌櫃帶着千人駱隊上路時的躊躇滿志和眼前獨身一人的落魄潦倒,不禁沉默下來。

    葉掌櫃如稚燕投林般的急急歸去,等待他的真就是親人的安慰和朋友的諒解嗎?

    人生的際遇是如此的變幻莫測,前一刻還是歡聲笑語·下一刻卻已是繁華落盡。

    傅庭筠想到自己的遭遇,不由對未來生出敬畏來。

    她低了頭,輕輕地問趙凌:“你,你很想成親嗎?”話一說完,熱氣直往臉上涌······因而傅庭筠沒有看見,趙凌的目光落在她發間那枚雕着並蒂蓮的象牙梳篦的時候,眉宇間閃過一絲凌厲。

    “剛纔都是我的錯!”他表情漸漸變得冷靜理智、淡漠從容·聲音卻溫柔如葉底風,輕輕地吹過傅庭筠的心間,“你放心好了,我怎麼也會等到伯父、伯母點頭!”

    傅庭筠鬆了口氣,可不知爲什麼,心底又有隱隱的失落。好像那個喜歡和他插科打諢、嬉笑調侃的趙凌更讓她覺得親近······

    她微微頷首,眼底閃過一絲悵然。

    趙凌只當是傅庭筠對自己剛纔的孟浪有些失望,心中暗暗焦灼·卻沒有好的辦法,索情把剛纔的一切都拋到腦後,當做沒有發生……他坐到桌前·嘻笑着將盛飯的空飯遞給了傅庭筠道:“給我盛碗飯來吧!”

    傅庭筠訝然,隨即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

    這傢伙,臉皮真是厚!

    她含笑橫了他一眼,轉身給他盛飯,情不自禁地抿了嘴笑,心裏暗暗慶幸,還好趙凌在她面前一向放得下身段,要不然,出了那可的事,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和趙凌相處了。

    想到這裏·蟄伏在她身子深處的那種酥麻感又重新在她心間盪漾……趙凌那如同帶着火焰般灼熱手掌彷彿還在他的背上輕輕摩挲,留戀不已……身子打了個顫兒,手上端着的飯碗好像有千斤重似的,差點滑掉下去……她心神一震,回過神來,有些不敢看趙凌明亮的眼睛。

    外面傳來叩門聲還夾雜着鄭三的喊聲:“三娘·開門!”

    如逃離般,傅庭筠快步朝外走去:“我去看看!”

    雨已經停了,院子裏的青磚被雨水沖洗得乾乾淨淨,屋檐下點着了的大紅燈籠紅彤彤地照在地上,閃爍着五彩的暈光。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

    秋天夜間的涼意如風般吹散了她心中騷動,讓她的心深深沉靜下來。

    傅庭筠問着疾步走進來的鄭三:“怎麼樣?遇到三福了嗎?”

    鄭三揖手,恭敬地道:“老柴和三福已經順利地出了張掖城。”

    傅庭筠聽了放下心來。

    鄭三則關切地道:“九爺沒事吧?”

    “沒什麼事!”趙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悄無聲息地站在了傅庭筠的背後,淡淡地道,“侯爺那裏,我自有主張。”

    語氣念糊。聽在不明所以的人耳朵中,會自主理解成穎川侯爲了葉掌櫃之事懷疑趙凌從中做了手腳,特意讓護衛把趙凌叫去問話,趙凌卻想辦法塞搪過去了我。

    傅庭筠心中暗暗吃驚,但很快明瞭趙凌的用心:與其把實情告訴鄭三,還不哪讓這個誤會一直誤會下去,至少,葉掌櫃聽了會感激涕

    難道他想結交葉掌櫃?

    傅庭筠在心裏暗忖道,沒有戳穿趙凌的用心,反而微笑的站在一旁,靜靜地聽着趙問鄭三話。

    第二天,天空放晴,趙凌用了早膳就去了總兵府,到了晚上掌燈時分纔回來。每天不是打點總兵府的上下官吏,就是和何秀林一起出去交際應酬,反而不急着回碾伯所了。可不管他多晚回來,總會去見過傅庭筠了才歇息,偶爾也帶些像炸鵪鶉這樣比較少見的吃食或是桃木簪子、玻璃珠子手串之類的小玩具送給她。

    傅庭筠表面上不卑不亢地笑着向趙凌道謝,心裏卻喜不自禁,每天要等趙凌回來了纔會歇下。趙凌也不像原來那樣總是催她早點歇息,有時回來的早,還會坐着和傅庭筠說上半天的話。傅庭筠見他每次回來不是說哪家樓酒有什麼好吃的,就是何秀林說哪裏風景好值得一遊,不免有些擔憂:“碾伯所那邊,你不回去能行嗎?”

    “先把穎川侯交待的事辦好了再說!”趙凌不以爲然地道。

    傅庭筠是很信任趙凌的,並不怎麼過問他的公事·聞言不說多說什麼,每天只是關心他的衣裳當熨燙整齊了沒有,手裏的銀子夠用不夠用

    這樣過了幾天,進了九月。傅庭筠開始尋思着怎麼給趙凌過個生日。

    金元寶風塵僕僕地從京都趕了回來。

    傅庭筠喜出望外·連忙將金元寶請進了廳堂。

    “你可見到我家裏的人?”還沒有等金元寶落座,她已迫不及待地追問。

    “沒有!”金元寶藉着穎川侯之名走的驛道,六百里加急,日夜兼程,身體已是強弩之末,他顧不得滿身灰塵,一屁股坐在了太師椅上·“令堂自去了京都之後,深居簡出,我急着趕回來,沒辦法多留,一直沒找到機會拜見令堂。不過,我見到了令堂身邊一個被稱作‘修竹家,的媽媽,我把寫了和報平安的紙條,然後在街上買了塊最常見的藍色帕子把您給我的銀鐲子和紙樣一起包着·趁着修竹家的去廟裏上香的時候丟在了她提香燭的籃子裏,我親眼看見修竹家的打開帕子,神色震驚地四處張望·然後香也不上了,匆匆地趕回了令尊位於四喜衚衕的傅宅。沒多久,又看見修竹家的拿着帕子以附近的打聽是誰家的貨,我原想和修竹家的見個面,誰知道修竹家的身後卻一直輟着個小廝,好幾次我都站在了修竹家的身邊,還沒有開口修竹家的就警戒地望着我……”說到這裏,金元寶無奈地苦笑,“令堂身邊的這位媽媽······辦起事來卻有些矯枉過正了!”

    這是自然。否則,母親身邊最得力的人就是她而非碧波了。

    想到碧波下落不明·恐怕凶多吉少,傅庭筠不由神色一黯,但很快又被母親知道她還活着的喜悅取而代多:“這麼說來,我母親肯定是得到了我的消息了?”她喜形於色地道,旋即又臉色一沉,眉頭微蹙·“你說,有小廝跟在修竹家的身後……這是怎麼一回事?”

    鄭三喜滋滋地端了茶進來。

    金元寶笑着多謝,端起茶盅喝起茶來。

    傅庭筠心中“咯噔”一下。

    金元寶心思縝密,自從西安府得知母親去了京都之後,她念念不忘的就是母親,怕母親因爲她的不知所蹤而心懷愧疚,甚至是思念成疾,別人不知道,金元寶不可能不知道。他不是急着回答她的話,而是慢條斯理地喝着茶······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的話他不知道如何回答纔算是妥貼。

    她的臉色瞬間蒼白:“是不是,是不是我家裏出了什麼事?”說着,她想到金元寶那句“一直沒有找到機會拜會令堂”的話,母親是內宅婦人,肯定是輕易見不着的,可他可以去拜見父親甚至是哥哥啊!父親是朝廷命官,金元寶就算是不敢去拜會,可哥哥只是一介生員,難道他也不敢見!

    不對,這件事不對勁。

    шшш тtκan ¢O

    金元寶曾經在穎川侯身邊當過差,他不可以因爲膽怯而不敢去拜會父親。

    她的手指緊緊地絞在了一塊。

    金元寶好像有點不敢看她的似的,垂下了眼瞼,半晌才擡頭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我總覺得氣氛怪怪的,我甚至沒有敢去拜會令尊和令兄……”

    說來慚愧,上個月大家給我投了1349張粉紅票,我因爲這樣那樣的原因,加更的章節一直拖到了現在,在這裏向大家說聲抱歉。然後,粉紅票雖然沒有達到1360張,但都是大家給我的鼓勵,我想,還是加更到1360好了······on一no~·……謝謝大家一直以來對我的支持和包容,總算是把五月份的“債”還清了。

    還請大家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有粉紅票的投粉紅票,沒有粉紅票的支持正版訂閱,讓我更有相心地寫下去。

    謝謝大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