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17章 激/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17章 激/情字體大小: A+
     

    “這麼說來,全是我們自己嚇自己,草木皆兵?”傅庭′′着,忍不住笑出聲來。

    趙凌訕訕然地笑:“主要是事情太湊巧了,由不得我們不往這上面想!”

    傅庭筠笑着點頭,把盛了雞湯的青花瓷海碗往趙凌面前推了推:“快點喝了,冷了就不好喝了!”

    趙凌“嗯”了一聲,低頭喝湯。

    傅庭筠想到剛纔的事,撲哧一聲又笑起來。

    趙凌看着,頗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誰會想到穎川侯特意把他找去,根本不是爲了大通號的事,而是要揭他的老底呢?

    不僅直截了當地問他可是西北道上那個販私鹽的趙九,還說起傅庭筠,懷疑她是華陰傅家病逝的九小姐。還好陝西去年大旱引起民亂,到處亂糟糟的,很多縣府的魚鱗冊和黃冊都被毀壞,他的師傅當年是爲了避開仇家才帶着他來的西北,行蹤很是小心,他又從未向其他人提及過,穎川侯只查到了他曾經販過私鹽,其他的,一概不知。而對於傅庭筠的來歷,也只是猜測,沒有佐證……要不然,他對對手只知道一鱗半爪的,而對手卻對他的經歷過往一清二楚,他如同沒有穿衣服似的站在那裏任由衣冠整齊的穎川侯審視,那種不知道應該如何防備對手的滋味實在是不好受!

    想到這裏,他神色微凜。

    一直笑盈盈望着趙凌的傅庭筠看着卻心中一動。

    無緣無故的,穎川侯爲何把他叫去說這些。

    趙凌在自己面前一向是報喜不報憂的,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內情不成?

    她想了想,突然道:“九爺,穎川侯難道是想重用您不成?”

    趙凌聞言差點被雞湯嗆着。

    他放下湯碗,忙道:“你怎麼這麼想?”

    傅庭筠道:“我幫着大伯母管家的時候,若是想重用誰或是想收拾誰,就會把這個人的事查的清清楚楚…免得用錯了人或是惹上了惹不起的人,不僅沒把人收拾了反而讓自己下不了臺,失了威信。想必那穎川侯也是一樣。他是行都司的指揮使,位高權重,尋常人等怎會放他的法眼,就是提拔你做了碾伯所的千戶,也不過是看在你爲魯指揮掙了軍功、救了魯指揮使的身家性命卻能毫不張揚,謙遜謹慎,他想用你樹個榜樣…讓別人知道,只要是臣服他之人,自有番榮華富貴、繡錦前程,要說他把您看得多重,時日尚短,我看未必。人人都猜馮大虎是你殺的…你販私鹽的事穎川侯都查了出來,若是有心,馮大虎的事一樣查得出來。可他找你去,卻只說你販私鹽的事,不提你殺馮大虎之事,可見對你做了些什麼不太在意,在意的是你的底細,在意你到底是誰的人,不是要重用你還是要怎地?”然後又道,“穎川侯亮了底牌,就不可能安然無恙地放你回來…你跟我說實話,穎川侯到底要你幹什麼?要是太危險了…怎麼也要商量個計策纔是。三個臭皮匹,還能頂個諸葛亮,你可別事事都悶在心裏不做聲!”

    趙凌感覺自己的額頭好像有冷汗沁出來似的,不由得乾笑了兩聲,半是感嘆半是調侃地道:“我們家囡囡真是越來越厲害了,看來以後有什麼是怎麼也瞞不過我們家囡囡的了!”

    “你少在那裏給我貧嘴!”傅庭筠被他那聲“囡囡”喊得臉紅,嗔怒道,“我有姓有名…你再這樣亂喊,我就真的不跟你說話了!”

    趙凌聽了眼底閃過一絲狡黠:“那我喊你什麼好?庭筠?喊名字不大好吧?荃蕙?好像是你家裏人喊的……”他說着…眼神一亮,“要不,我喊你阿筠好了?在我們老家,都喜歡喊女孩子阿什麼阿什麼的,”他越說越高興,“就這樣決定了,當着外面的人,我就喊你阿筠好了!”又嬉皮笑臉地道,“阿筠,你說好不好?”

    傅庭筠見他在自己面前插科打諢,矢口不提正事,心中更是困惑。

    趙凌卻是神色一正,道:“世間女子,蕙心蘭質的多,堅貞節烈的卻少。阿筠,這名字好!”

    傅庭筠愣住,與他四目相對,他目光深深,在昏黃的燈光之下,透着綿綿的情意,讓她心中一滯,千言萬語凝在胸中,一句也說不出來。

    屋子裏陷入一片沉寂。

    傅庭筠臉色發燙。

    他是在讚揚她嗎?

    心中又涌起絲絲的甜蜜。

    突然覺得自己這樣拘泥於一個名字未必也太嬌縱了些。然後想到他說自己越來越厲害的話……莫非他不喜歡?

    六叔常年有外遊歷,家裏的人都說是六嬸嬸太厲害了,把六叔給逼走的!

    她有些不安起來,側過臉去,輕聲問趙凌:“太厲害了,是不是不妤?”

    “別人怎樣,我不知道。”趙凌端容道,“我卻喜歡阿筠的厲害呢!”

    傅庭筠驚訝地擡頭,看見趙凌臉上一逝而過的傷痛。

    她不由愕然。

    趙凌看着就笑了笑:“我曾經跟你說過,我母親被人誣陷與管家有染……”

    傅庭筠聽了只覺得心痛,覺得仔細去想這件事都是對趙凌母親的一種羞辱,更不要說是去追問些什麼。此刻聽他提起,生怕趙凌想多了心中不快,急急地點了點頭:“你跟我說過。”

    “有時候我想,其實我母親可以不死的。”趙凌說着,表情晦澀不明,顯得有些怪異,“他們叫了我舅舅來捉姦,據說發現我母親的時候,我母親昏迷不醒地和周管理赤身裸體地躺在牀上,還是被我舅舅一盆涼水澆醒的。母親醒後,只是哭着求舅舅給她做主,周管事指在發誓沒做這等事,還要把當天所有當值的人都叫來對質,他們說我母親是朝廷命婦,以後我還要讀書入仕、娶妻生子的,如果事情宣揚出去,趙家不過是被人指指點點,我身世有暇,能不能參加科舉都成問題,這件事分明是周管事欺凌主母,只要把周管事處置了,事情也就完結了。還提出讓母親把家中的產業交給他們打理,直到我弱冠爲止。我舅舅不同意,他們便說我舅舅是要圖謀我家的家財。母親見他們一直圍繞着家中產業打轉,覺得只要把財產交了去了,他們也就不會再來找我們家的麻煩了。然後帶着我大歸舅舅家,督促我讀書寫字,以後中了舉人、進士,千金散盡還復來………眼睜睜地看着周管事被人架走了……周管事被杖斃了………結果是事情更加不清楚了……他們趁機請了知府鄒子祥來……證據確鑿,鄒大人知道家父是進士,不願意過堂,讓趙傢俬了……母親知道上了當,就在趙家的祠堂自綾了………是希望能借着衆人之口譴責趙家的不是,卻不曾想人死如燈滅,連那些受過家父家母恩惠的人怕直言得罪了趙家而沒有好日子過,更何況那些看熱鬧的人……阿筠,”他的聲音變得苦澀起來,“這麼多年了,有時候我想起來,總會問自己,如果我母親厲害一些,是不是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是不是這麼多年了,有時候他想起來,對母親的懦弱心中還存有一絲的怨懟呢?

    傅庭筠情不自禁地握住了趙凌緊緊攥成拳頭的手:“九爺後悔嗎?跟道長師傅習武,九爺後悔嗎?販私鹽,讓西北道上跺跺腳就震三震的馮家退避三舍,九爺後悔嗎?跑到碧雲庵去偷東西吃,”她說着,撲哧地笑,“卻被個厚臉皮的小丫鬟給纏上了,後悔嗎?”她大大的杏眼斜睨着他,嫵媚得如那五月的好風光,嬌縱地追問着他,“快說,後悔不後悔?”

    趙凌怦然心動,目光灼灼地望着她,那些被他小心翼翼藏在心底的激情如火山般擋不住地噴薄欲出,他猝然起身,手腕用勁,傅庭筠趄趄趔趔地就跌到了他的懷裏。

    “不後悔!”他緊緊地抱着傅庭筠,貼着那玉般晶瑩的面孔低低地道,“一輩子都不後悔!”

    如鼓般清晰堅定的心跳,如火般灼熱的懷抱,還他貼着她的面頰,不同於她的吹彈欲破,有些粗糙,帶着酥麻的刺刺感,讓她心慌意亂,身子發軟………任由他的手臂越箍越緊,任由他的手掌在她曲線優美背上來回摩挲………酥酥麻麻地輕顫着,彷彿就要化成一灘水不,再無站立之力…………這樣陌生的情緒,讓她不由害怕起來。

    “趙凌!”她慌亂地喊着他的名字,胡亂地推搡着他,手軟綿綿沒有勸氣。

    趙凌呼吸急促,那又香又柔的身子在他的懷裏彷彿化成了水,卻讓他口乾舌燥,血脈賁張,身體開始悄然的變化………那樣的美妙-,又那樣的痛苦…………如同站在一道天壑前,進一步是天堂,退一步是地獄……他卻不敢進,更捨不得退……正是不知所措的時候,他聽到了傅庭筠略帶着哽咽的聲音。

    如一瓢冷水澆在身上,他一個激靈,慌張地放開了她。

    “阿筠………”他愧疚地喊着她的名字,映入眼簾的卻是一雙因染上了情慾而變得朦朦朧朧的眸子。

    “嘭”地一聲,剛剛強壓下的火苗肆無忌憚地在他身體裏橫衝直撞,如一頭勒不住的野馬,讓他心神失守,喃喃地問她,“阿筠,讓穎川侯做主,我們成親好不好?”

    寫得很艱難,更新晚了很多,還請大家涼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