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11章 甜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11章 甜蜜字體大小: A+
     

    樂都城外的蘇木河喧囂嘈雜,到處都是放河燈的人。朗朗星空下,燈光璀璨,又有一彎圓月倒映在水中,如銀河直落九州,把蘇木河裝扮的華美的令人窒息。

    脫下了官服,換上了寶藍色素面杭綢直裰的趙凌哪裏還有半點早上領着碾伯所祭拜衆神時的威嚴,他嘴角含笑地望着身邊穿着藕粉色紗衫,靚藍色紗裙的傅庭筠,眉宇間一片歡愉:“你剛纔對着河燈悄悄地許了什麼願?”

    “既然是悄悄許願,怎麼能夠隨隨便便就說出來。”傅庭筠抿了嘴笑,神色間慧黠灑脫,綰成纂兒的青絲簪了兩串金黃色的桂花,行動間暗香浮動,引得路人紛紛側目。

    趙凌看着,心中隱隱生出幾分驕傲。

    這樣一個冰雪聰明又性情活潑的女子,竟然是他的未婚妻。

    他們以後會生兒育女,衍綿子嗣,白頭偕老。

    “我知道,”他忍不住促狹地道,“你定是求菩薩保佑你能覓得個如意郎君……”

    “又開始胡說八道。”傅庭筠嬌嗔着打斷了他的話,“我是求菩薩保佑你平安順遂,萬事如意,能早一點回到江南,修整伯父伯母的墳塋……”話說到最後,神色間平添了幾分黯淡。

    趙凌頓時覺得心滿意足,從前所受的苦難此時都得到了報償,心中一片柔情蜜意,不想讓傅庭筠有片刻的傷心。

    “真的嗎?”他逗着她開心,“你難道就沒有保佑菩薩明年開春,我們能順利的去京都……”

    傅庭筠的臉瞬間通紅。

    她還真的這樣求菩薩了。

    不僅如此,她還求菩薩能保佑他們能順利成親。

    望着趙凌隱約含着幾分戲謔的眸子,她又羞又窘:“再也不和你說話了!”轉身就往人羣中去。

    趙凌微微一愣,旋即明白過來,心中升起股君心似我心的歡喜,哪裏還顧得上什麼,急急地追了過去。

    河邊擺着很多賣小食花燈、字畫扇面,簪釧鐲釵,瓷皿錫器的小攤,傅庭筠的腳步漸漸慢了下來,停在一個買花燈的攤子上,指了個兔子燈問道:“店家,這個賣幾文錢?”眼角的餘光卻朝身後瞥去,只見來來往往的人羣,卻沒有看見趙凌。

    難道他沒有追上來?

    傅庭筠心頭驟然間酸酸的,心頭涌起無限的委屈。

    這混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他說東道西的就沒事,她和他鬧騰一下就生氣了……耳邊卻突然傳來趙凌的聲音:“店家,這個花燈我們買了。”

    她有種失而復得的驚喜,急忙轉身循聲望去,跌入一雙比夜空中星星還要明亮的眸子中。

    傅庭筠目不轉睛地望着他,心是柔軟的厲害……愣愣看着他拿出錢袋來付帳,愣愣地看着他接過店家手中的花燈,愣愣地看着他將花燈塞到她的手中,愣愣地看着他牽起自己的手。

    “走吧!”趙凌眉宇含笑,把她拉出了熙熙攘攘的人羣。

    傅庭筠這才反應過來。

    她不好意思地甩開了趙凌的手:“我,我要去放河燈。”

    “好!”趙凌笑放開她的手,眉宇間一片縱容寵溺。

    那兔子燈本是掛在樹上的……傅庭筠不由羞紅了臉。

    旁邊有人吆喝:“搓魚兒,又香又爽口的搓魚兒。”

    傅庭筠心頭一鬆,像找到下臺的臺階般,立刻走了過去:“我,我肚子餓了!”

    趙凌依舊溫和地跟在她身後。

    “好!”坐在了她身邊,笑着朝攤主叫了兩碗搓魚兒。

    傅庭筠側過臉去。

    到處是喧囂的人羣,到處是點點的河燈。

    她不禁朝趙凌望去。

    趙凌正望着她。

    微微彎起的嘴角如一抹淡淡的月色,讓她心裏莫名就變得寧靜起來。

    “我們,我們再也不要吵架了,好不好?”傅庭筠認真地望着趙凌。

    趙凌卻緩緩地搖了搖頭:“那怎麼可能?”

    傅庭筠的心立刻沉到了谷底。

    趙凌慢悠悠地回了一句:“不過你放心,我會讓着你的。”

    傅庭筠的心立刻如花綻放。

    她暗暗驚訝自己的變化……然後撲哧一聲笑出來。

    “你這混蛋!”她喃聲嘟呶,在桌下悄悄地掐了一下趙凌。

    趙凌齜牙咧嘴,又做出副不敢聲張的樣子。

    惹得傅庭筠忙掩嘴偷笑。

    趙凌心裏快活至極,覺得只要能讓她高興,寧願她多掐自己兩下都好。

    年過半百的攤主也笑。

    他是附近的村民,農閒時出來擺攤補貼一下家用,選的也不是繁華熱鬧之地,因而只有傅庭筠和趙凌這一桌客人。他並不認識趙凌,見趙凌氣宇不凡,只當趙凌住在鎮上的富家子弟,將兩大海碗搓魚兒端上的時候,朝着趙凌伸了伸大拇指,讚道:“少年人,不簡單。我和我屋裏的過了二十年才明白切莫和婦人辯是非,你小小年紀已經深知其中三味,不錯,不錯。”

    趙凌乾脆賴皮到底,朝着老漢拱手:“過獎,過獎。”

    傅庭筠被他調侃,狠不得有個地洞鑽下去,臉上燒得火熱,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低了頭吃東西,頭也不敢擡一下。

    空氣中洋溢着喜樂的氣氛。

    傅庭筠想到從前過盂蘭盆節的,只能和姊妹們在後花園淺淺的小溪裏放幾盞自做的荷燈,哪裏有可能像今天這出來遊玩一番?對未來就突然充滿了無限的向望。

    有人匆匆地喊着趙凌:“大人,大人!”

    趙凌擡頭,看見了行色匆匆的趙鳴。

    他眉頭微蹙:“出了什麼事?”

    趙鳴風塵僕僕,手裏還拎着馬鞭。

    他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朝着老漢喝道:“給我來一碗!”

    老漢卻是認識趙鳴的,立刻猜出了趙凌的身份,神色一變,戰戰兢兢地連聲應是,剛纔的歡喜氣氛消失怠盡。

    趙凌的眉頭又蹙了蹙。

    樂都離永靖有三、四天的路程,他不到六天就打了轉,趙鳴還以爲趙凌是懷疑他沒有把唐小姐送到地頭,忙道:“我是四在前和唐小姐在永靖分的手,後來聽到了一件事,就急急的趕了回來。”

    是什麼事讓趙凌連夜趕路?

    傅庭筠好奇地擡起頭來。

    燈光照在她無瑕的玉容上,嬌豔無比,讓正要說話的趙鳴語氣一滯,半晌無語。

    趙凌看着心中不悅,輕輕地咳了一聲。

    趙鳴立刻低下頭去,喃喃地道:“我聽從京都來的商隊說,秦王病逝,西安府已滿目素縞,聖旨不日就會傳到我們行都司了。”

    皇上春秋延綿,前面的幾個兒子都沒能活過父親,就是皇太子,也於四年前病逝,如今在世的只有九皇子莊王和十一皇子秦王。如今秦王病逝,皇上心中肯定悲痛萬分。

    趙凌忙道:“秦王是什麼時候病逝的?皇上下旨停婚嫁娶多少日?”聲音有些緊繃。

    趙鳴只當他是關心朝政,道:“是五月二十二日病逝的,皇上下聖,停婚嫁娶六十日。”

    趙凌神色微鬆。

    傅庭筠卻低下頭去。

    這傢伙,定是怕皇上像皇太子駕崩時那樣,下旨停婚嫁娶一年。

    趙鳴在那裏感慨:“自從太子駕崩,秦王和莊王爭了這麼多年,秦王到底爭不過命,最後竟然病死了……皇上應該會下旨封莊王爲太子吧?”他說着,低聲地問趙凌,“趙大人,我聽人說,我們穎川侯和莊王是連襟,您說,我們穎川侯會不會做中軍府的都督或是禁衛軍的統領啊?”

    “這些朝廷上的事,我們怎麼知道?”趙凌笑着,笑容卻顯得有些恍惚,“不過,太后娘娘殯天的時候也不過停婚嫁娶二十七天,可見皇上心裏,還是痛惜秦王的。”

    趙鳴有些不以爲然:“痛惜有什麼用?現在活着的可是莊王!”

    趙凌沒有做聲。

    賣搓魚兒的老漢顫顫巍巍地將一海碗比趙凌份量更足的搓魚兒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趙鳴的面前。

    聖旨過了兩天才傳到碾伯所,或許是天高皇帝遠的緣故,百姓們不過議論了一番就風平波靜,依舊各自過各自的,只有碾伯所的衙門掛了白布以示祭拜。

    傅庭筠收拾東西準備回張掖。

    那些百戶、總旗的妻子紛紛前來送行,僅程儀就收了不下一千兩銀子。

    傅庭筠小聲嘀咕:“難怪別人說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我以後再也不來碾伯所了。”

    “那我回張掖。”趙凌小聲地說着,捏了捏她的手。

    這幾天趙凌雖然依舊住在司房,可衙門後堂只住着傅庭筠,兩個婦人又是很有眼色的人,每天晚上,他們就在院子裏乘涼,從小時候被乳孃嚇唬說吃了西瓜子就會在肚子里長出西瓜來一直說到是李成畫好還是許道寧的畫好。兩人越說越投機,這才發現彼此都不喜歡吃香菇,從小都練過衛夫人的書法,家裏都曾珍藏過馬麟的扇畫,過百歲時的長命鎖都是金鑲玉的……此時分別在即,都覺得留戀不己。

    趙凌一直把她送出鎮外十里,纔在傅庭筠不停的勸說下停勒住了馬繮,一直到傅庭筠的馬車看見不見蹤影,這纔打馬轉回碾伯所。

    傅庭筠走了七、八天回到了張掖。

    她把從碾伯所帶來的一些土儀分送到穎川侯、王夫人、戚太太等人手裏,已是七月下旬,又開始準備中秋節的節禮,等過了八月初十才真正的消停下來,在家裏做月餅,磨粉子,準備着過中秋節。

    王夫人來拜訪她。

    我要加快進度……握拳……今天的更新有點晚……抱頭溜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