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10章 從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10章 從前字體大小: A+
     

    傅庭筠不知道唐小姐手臂突然變得硬僵又慢慢變得柔軟意味着什麼,趙凌卻看得分明,。

    他眼底閃一絲凌厲,示意傅庭筠站在他的身後,沉聲道:“唐小姐,恕趙某人人微言輕,除了能幫你請人出面幫着調解唐家與馮家的糾葛之外,就幫不上其他什麼忙了。天色不早了,唐小姐也早點歇了吧!快到盂蘭盆節了,想必唐小姐也要爲唐老爺祭拜一番,碾伯所是個小地方,沒有什麼出名的古剎,我就不留唐小姐。不知道唐小姐是回西安府還是回蒲城老家?若是我請的人願意出面做中間人,到時候我也好去給唐小姐回個音。”

    唐小姐剎那間面如素縞。

    “九爺……”她喃喃地望着趙凌,滿臉的震驚,好像有些不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一般。

    趙凌的神色卻越發的冷峻了:“唐小姐,明天一早我和傅姑娘要去置辦些祭品,盂蘭盆節的時候也好祭拜我父母,到時候趙鳴趙僉事會護送唐小姐出陝西都司,我就不去送唐小姐了,請唐小姐一路保重。我們後會有期!”

    唐小姐一言不發,靜靜地佇立在那裏良久,轉身離去。

    院子裏一片靜默。

    傅庭筠上前輕輕地拉了趙凌衣袖。

    趙凌朝着她笑了笑,笑容卻顯得有些蕭瑟。

    “我次第一次見到唐小姐的時候,是和唐老爺一起做了筆私鹽生意——唐小姐管着唐家的帳房,和我結算那筆生意的贏利。後來唐老爺幾次提出將唐小姐許配給我,都被我委婉拒絕了,唐老爺覺得失了顏面。想和我拆夥,。我當時剛剛起步,沒有了唐老爺的支持,生意會很艱難。還是唐小姐出面,以‘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爲由,說服了唐老爺,我和唐家的生意才得以繼續。”他搖了搖頭,“真沒有想到。最終卻是這樣一個局面。”

    “天下無不散筵席,”傅庭筠安慰他,“大不了我們以後用其他的辦法還了唐小姐這份人情就是了。”

    “算了!”趙凌年紀雖輕,卻不知道見過多少悲歡離合,總覺聚散自有緣分。感嘆一番,也就放下了,“有些事,別人幫不上忙。要她自己想通才行。”說到這裏,他想到剛纔唐小姐對傅庭筠流露出來的敵意,柔聲道,“有沒有嚇着你?”

    “沒有!”傅庭筠笑道,想了想。坦言道,“不過唐小姐這樣喜歡你,叫我心裏酸溜溜的,你要好好補償補償我才行。”

    趙凌愣住。

    傅庭筠已將手邊的茶盅遞給他:“那就罰你給我倒杯茶好了!”

    趙凌恍然。

    傅庭筠以這種方式在向他表示不滿呢!

    他頓時滿心的羞愧:“全是我的錯。”竟然倒了杯茶,恭恭敬敬地遞給了傅庭筠。

    傅庭筠沒想到趙凌一改之前潑皮突然間變得唯唯諾諾起來,接過茶盅,不禁撲哧笑了起來。

    趙凌不以爲然,坐下來用牙籤叉了塊西瓜遞給傅庭筠。一語雙關地道:“西瓜甜!”又恢復了幾分無賴的模樣。

    傅庭筠笑個不停。

    趙凌見她高興起來,心頭一輕,眉宇間就透出些許的柔情。

    “囡囡,多謝你。”他感慨道,“今天要不是你,唐小姐的事恐怕不會這麼快就塵埃落定,。”

    自趙凌見到唐小姐時就已向唐小姐明言他有未婚妻子,唐小姐表現的很大方爽朗。還笑言要和傅庭筠做個手帕之交,直到不久前,他還以爲唐小姐不過是爲了保全唐家的財產……看來,還是自己大意了。

    傅庭筠卻另有困惑。

    趙凌並不是優柔寡斷的人,可對唐小姐。卻有種超乎尋常的忍耐。

    她突然想到他們初次見面,趙凌提到傅家貞節牌樓時那略帶不屑的口吻。

    傅庭筠就柔聲喊了聲“九爺”,道:“伯母,是怎麼去世的?”

    趙凌神色一僵,過了片刻才慢慢鬆懈下來。

    “我家原籍涿州,後來天下大亂,逃難至江南,在淞江定居下來,”他緩緩地道,“在淞江做茶葉、綢緞、瓷器生意,經歷幾代,漸成淞江屈指可數的富賈。家祖雖是趙氏旁枝,卻精通庶務,家境寬裕。家父從小聰慧,平熙十七年,應禮部試,中式第十六名貢士,殿試二甲,朝考入選,欽點翰林院庶吉士。平熙二十二年,奉特旨補授山西朔平府知府。時值朔府大旱,家父上任後開始修整水利。平熙二十五年,家父積勞成疾,死於任上。母親帶着年幼我的扶棺回鄉。父親是獨子,此時祖父已病逝,家中諸事多虧家父乳兄周升打點。趙氏有人欺我們孤兒寡母,覬覦我家財產,勸母親改嫁不成,誣陷家母與周升有染。家母不堪受辱,臘月初九自自綾於趙氏祠堂門外。”

    傅庭筠駭然。

    她以爲這些都是那詞話裏的故事,沒想到生活中竟然有如此歹毒的人。

    也難怪他特別同情那些雖然落難卻十分堅強的女子。

    這其中好像也有她。

    傅庭筠有些啼笑皆非,很想問問他爲什麼會選了自己,可轉念一想,既他選了自己,可見自己也有過人之外,再去糾結這些,莫免有些妄自菲薄,。

    不過,趙凌的父親是平熙十七年的進士,如果父親知道了,肯定會對趙凌有個好印象的。

    她想到趙凌對自己的出身諱莫如深,聽到他口口聲聲趙氏趙氏的,又擔心他不願意提及家裏的事。就試探着問他:“你恨趙家?”

    “開始我挺恨的。”趙凌笑道:“後來經歷的多了,有時就會想,如果當初我不從趙家跑出來,留在趙家,說不定現在只是個除了吃喝玩樂什麼也不懂的廢物。所以說,禍兮福所依。福兮禍所至。一飲一啄,都是天定。”

    傅庭筠心痛,輕輕地握了他的手:“那時候你幾歲?”

    “七歲!”趙凌笑着,反握了傅庭筠的手,“那時候不懂事,想着從前跟着父親在朔平的時候,快活似神仙,就想回到朔平去。找兒時的玩伴玩。”

    傅庭筠由着他,關切地道:“那又怎麼去了涼州販馬?”

    “流浪的時候遇到了我師傅。他老人家是個道士,有時候會幫人做法事混口飯吃。師傅他老人家見我識字,正好他老人家身邊就缺個焚紙搖鈴的道僮,就逼着我給他做了道僮。後來他見我學東西很快。就開始斷斷續續的教我些拳腳工夫。到了我八歲的時候,就正式拜了師。他就帶着我到了漳縣的天一觀。我十三歲的時候,師傅過世了。我就想回江南去,偏偏身上沒有錢,聽說販馬賺錢,我就去了涼州。”

    章縣和隴西縣同屬鞏昌府,相鄰。

    傅庭筠不禁又驚又喜:“那我還說蒙對了?你竟然在章縣生活了四、五年。”

    趙凌也笑:“所以我說,你說我是隴西縣人,。也對。”

    兩人相視而笑,只覺得月色都柔和了幾分。

    傅庭筠就問趙凌:“你販私鹽,是不是爲了聚集財力,然後打回江南老家,爲伯母平冤昭雪?”

    趙凌點頭:“還要把我母親的屍骨和父親合葬。父親的墳塋,也要好好整理整理了!”

    傅庭筠聽着心中有些內疚,卻嘟呶着道:“反正我不會道歉的——要是你回了江南,我。我怎麼能和你在一起!”

    這樣的真誠直白,透着股嬌憨,讓趙凌心都軟了。

    “爹和娘知道我給他們找了個好媳婦,想必也不會責怪我沒有早點趕回去!”他調侃着她。

    她瞪大了眼睛橫了他一眼:“又開始胡說八道了。”

    趙凌大笑,只覺得快活似神仙。

    翌日,傅庭筠和趙凌買了祭品回來,唐小姐已經由趙鳴護送着離開了樂都。

    唐小姐一句話也沒有留下。

    趙凌不以爲然。和下屬商議着盂蘭盆節的祭祀,每天早出晚歸。

    有太太過來看望傅庭筠,奇怪地問她:“怎麼沒有看見唐小姐?”

    “她奉了父親遺命請九爺幫她主持分家的事,”傅庭筠笑道,“九爺不方便出面。給唐小姐另請了得高望重之人,唐小姐趕着回家了。”

    那位太太“哦”了一聲,問傅庭筠過盂蘭盆節的事:“也不知道今天辦不辦?如果辦,在哪個寺廟?”

    “這些我也不知道,。”傅庭筠想到戚太太,和這些官太太說話就留意了幾分。

    那位太太有些失望,坐了一會,就起身告辭了。

    等趙凌回來,她把這件事告訴趙凌。

    趙凌笑道:“禪院和道觀都想承辦祭祀之事,多半是來向你打聽官府的動向,看到時候把這件事交給誰辦?”

    “真是複雜啊!”傅庭筠笑着搖頭。

    漸漸的,沒有人再提起唐小姐。

    唐小姐的身影像夏日清晨的露珠,很快消失不見。

    到了盂蘭盆節的那一天,趙凌和傅庭筠一起去了城隍廟,傅庭筠發現廟裏既有和尚也有道士,和尚正殿念着《大藏經》,道士們在門口唸着《太上三官經》,大家各自爲陣,相安無事。

    傅庭筠張口結舌。

    趙凌卻在她耳邊低聲道:“反正多請幾位菩薩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傅庭筠強忍着纔沒有笑出聲來。

    待趙凌主持完了盂蘭盆會的祭祀,傅庭筠被那些官太太們簇擁着去了後殿喝茶、歇息,待用過午膳,衆人一起去逛了廟會,傍晚,回城隍廟吃過齋飯後,有些人打道回府,有些人則到城外的蘇河去放花燈。

    謝謝姊妹們幫我捉蟲蟲,因爲發稿很匆忙,大多數時候貼的是草稿,但我一緩過來就會盡快改錯字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