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09章 直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09章 直言字體大小: A+
     

    “唐小姐,令尊去世,你隻身帶着兩個婢女兩個管家千里迢迢從西安府到碾伯所,就這份膽量,已稱得上巾幗不讓鬚眉,。你到了碾伯所,沒有把九爺和我看外,心中的擔憂直言相托,想必是個豪爽直快之人;既是如此,我也暫且把那些虛禮都放在一旁,有什麼話就說什麼話,如此有唐突之處,還請唐小姐不要放在心上。”

    唐小姐的心砰砰直跳:“傅姑娘,我認識九爺說起來也有五、六年了,正如您所言,沒有把九爺和您看外,所以才找來的……”

    “如此甚好!”傅庭筠笑着打斷了唐小姐的話,“唐小姐擔心的,無非就是令尊留下的家產不保。”她把什麼謀財害命之類的說法不提,“我看,唐小姐不如招贅吧?”

    “傅姑娘!”唐小姐錯愕地望着傅庭筠。

    傅庭筠點了點頭,正色道,“唐小姐可能沒有讀過我朝律令,。”別說是唐小姐了,就是一般的秀才都沒有機會讀全本朝的律令,“本朝律令,凡招婿,須憑媒妁,明立婚書,開寫養老或出舍年限。止有一子者,不許出贅。如招養老女婿者,仍立同宗應繼者一人承奉祭祀。家產均分。如未立繼身死,從族長依例議立。”

    趙凌已明白傅庭筠的意思,不由眼睛一亮:“不錯,這個法子好!”

    唐小卻心裏是糊塗的,望着趙凌的表情困惑。

    “招婿,立婚書的時候家產怎樣分,子嗣怎樣承奉祭祀等都要白紙黑字寫清楚的。唐小姐的事既然繞不開馮家,不如請了馮家做賃。寫明瞭唐小姐的家產如何處置。”傅庭筠笑道,“比如說,如你因故而亡,孩子又未成年,家中財產如何處置?再比如說,如果你因故而亡,未有子嗣,家中財產又如何處置?有馮家作憑。我想,沒誰敢不依約而行。如若那人只是想得唐小姐的家產,條件苛刻,沾不到絲毫的便宜,自會作罷。如若是真心仰慕唐小姐。就是一文得不到,也會歡天喜地幫唐小姐支撐起門戶。一舉兩得,豈不更好?”

    “這……”唐小姐看着笑盈盈望着她的傅庭筠,又看了一眼目帶讚賞之色望着傅庭筠的趙凌,只覺得心中苦澀無比。

    “以九爺的性情和你們家與九爺的交情,這作憑的事如果九爺出面最好不過。”傅庭筠語氣真摯地道,“可如今九爺是官場上的人,上面千戶、指揮使、都指揮使、總兵……多如繁星。反而不如馮家,一來是九爺和唐老爺的關係不好當着其他人明說,插手宗祠之事有些名不正言不順,二來大家都知道馮家與唐家有番糾葛,馮家出面保你,那就真真是救人於危難,比九爺出面更理直氣壯。若唐小姐覺得我的主意尚可,”她說着。看着趙凌,“我就請九爺幫唐小姐修書一封,”語氣有些遲疑,趙凌卻毫不猶豫地朝着她點頭,傅庭筠看着,就露出個甜甜的笑容,語氣更堅定了。“相信馮家看在九爺的面子上,會慎重對待這件事的。唐小姐,你意下如何?”

    唐小姐望着月光下笑得如曇花盛放般清豔無比的傅庭筠,手裏的帕子揉成了一團。

    難道自己就這樣算了?

    她不甘心,。

    沉默片刻,唐小姐沉聲道:“就怕馮家看我也如那俎上的肉。到時候如肉包子打狗。有去無還!”

    “可除了馮家,我知道的人裏,也沒有其他合適的人選了。”傅庭筠嘆了口氣,“別的我不知道,可我聽我乳孃說過,外面有什麼拆白黨、拍花黨的,爲了百、十兩銀子就能設計出許多的圈套來,一些中了舉人、進士的老爺們有時候都會上當,更何況是其他的人。唐老爺在世的時候,在鄉間雖然名聲不顯,可在西北道上卻是響噹噹的人物,唐家的事,想必很多人專走歪門邪道的人都是知道的,暗地裏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着。就算九爺想辦法把你託付給了穎川侯、王副總兵之流的人物,他們只怕看不清楚這裏面的曲曲彎彎,有心算無心,誰也不敢保持他們不會上當。只有馮家,黑白通吃,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到了他們眼裏,那就等於是魯班門前掄斧頭般自不量力,能震懾住這些撈偏門的人。”

    唐小姐聽了氣得直髮抖,偏偏一句辯解的話都說不出來。

    這個傅氏,分明是在譏諷她出身草莽,所以唐家纔會有今日之難,所以她只能淪落得由馮家出面保她……

    “九爺!”她朝趙凌望去,眼中淚光閃閃,反對之意昭然若揭。

    傅庭筠心中不快。

    唐小姐要是真心商量她,何必至有個風吹草動的就要求救似的望着趙凌。

    想到這裏,她立刻做了個決定,因而不待趙凌有所反應,傅庭筠已道:“唐小姐,我見識淺薄,成與不成,還得唐小姐你自己拿主意。我只是擔心,這件事拖得越久,事情會對唐小姐越是不利。”

    我看你如何危言聳聽!

    唐小姐在心裏冷笑,表面上卻做出副恭順的樣子:“傅姑娘,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隔行如隔山,。唐老爺去世沒多久,給唐小姐留下萬貫家財之事西北道上的人估計都知道了,可那些官宦世家的子弟卻未必知道。”傅庭筠道,“時間長了,難保那些什麼拆白黨、拍花黨的會勾結那些不成氣的世家子弟,合着夥兒算計唐小姐。到時候,只怕是馮家也會退避三舍。要是萬一那些人得逞……只怕那些人家的長輩也會因此看輕了唐小姐,別說是名媒正娶了,就是想落個名份,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何況能與那些草莽之人勾結,想必也不是什麼品行端正之人,未必有娶唐小姐之意……”

    唐小姐聞言大喜過望。

    還以爲這位傅姑娘有什麼好手段,原來不過如此。

    該說的話傅庭筠都幫她說了。她再等下去,就是自己傻、自己笨了。

    “所以佩玲才求九爺、傅姑娘收留。”她站起身來,貝脣咬着紅脣,倔強中帶着三分的羞澀,跪在了趙凌和傅庭筠的面前。

    原來唐小姐的閨名叫佩玲啊!

    傅庭筠端起茶盅,慢慢地呷了一口。

    繞來繞去,終於讓這位唐小姐“直抒胸懷”。

    唐小姐的幫,趙凌肯定是要幫的。而她又不可能一直待在碾伯所直到唐小姐的事塵埃落定。與其浪費時間和唐小姐糾紛不清,還不如一是一,二是二的說清楚。也免得唐小姐再做好出什麼到城隍廟裏爲她祈福之類的事來。她可不想到時候被人指着說是“妒婦”。

    剩下的,就看趙凌的了。

    沒有趙凌的親口拒絕,唐小姐肯定不會死心的!

    她也朝趙凌望去,。

    趙凌頗有些感概。

    唐小姐對他的心意他不是不知道。只是那時候他一心想回江南,沒準備成家。後來唐小姐一直表現的落落大方,他以爲這件事就此揭過,對唐小姐的爽快很是欣賞,待唐小姐也多了幾分尊敬。沒想到他已向她言明自己已有了未婚的妻子,她竟然寧願……

    難道正如庭筠所言,唐小姐是爲了唐老爺留下來的千萬家資?

    不過,想想也有理解。

    如果這些家資是他家幾代人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他定然也不願意輕意放棄。

    “唐小姐請起!”趙凌嘆道,“你的事我會想辦法的,你實在不必如此委屈自己。”

    傅庭筠感覺到趙凌對唐小姐的憐憫之意,頗有些意外。

    唐小姐自然也感覺到了:“九爺,我不覺得委屈,家父生前就曾幾次想將唐家之事託付給您,妾身不過是遵照家父的遺願罷了。還請九爺……”更露骨的話,她也說不出來。

    傅庭筠雖然知道趙凌不會失信於她。可心裏還是有些酸溜溜的,一雙大眼睛似笑非笑地斜睨着趙凌。

    趙凌見她一副看熱鬧的模樣,佯怒着瞪了她一眼,朝她揚了揚下頜,示意她快將唐小姐扶起來,口中卻溫和地道:“唐小姐應該知道我的性子,如此落井下石之事我趙凌是無論如此也做不出來的。唐小姐放心。你的事我定會盡心盡力,唐小姐實在不必如此,反顯得我趙凌貪得無厭,持恩圖報。”

    怎麼會這樣?

    唐小姐眼中閃過一絲茫然。

    她已低聲下氣到了如此的地步,他卻依舊不爲所動,。難道他真的就是鐵石心腸。對自己一絲一縷的同情之心也沒有?

    剛纔趙凌說過的話,臉上的表情如一幅幅的畫,一個接着一個的浮現在她的腦海裏。

    糟糕!

    她猛然一驚。

    中了傅氏的圈套了。

    傅氏口口聲聲說她是爲了家中的萬貫家財……難怪趙凌覺得如果收了她就是貪得無厭、持恩圖報了!

    唐小姐額頭沁出密密的冷汗。

    “九爺,您聽我說。”她伸手想接趙凌的衣袖,卻被傅庭筠一把抓住了胳膊:“唐小姐,有什麼話,你站起來說也是一樣。我們年紀相仿,頗此間說話應該沒有什麼顧忌纔是。你這樣,反把我們看外。”

    說什麼不看外,實際上卻處處把她當成外人來收拾……

    唐小姐氣得心角生痛,擡肘就想把傅庭筠給甩出去,眼角卻瞥見了趙凌。

    他被眼前這個口蜜腹劍的女子矇蔽,若她真的傷了傅庭筠,他只怕會心不悅吧?

    想到這些,唐小姐又硬生生地把那口氣給嚥了下去。

    今天比昨天更新時候提早了一個小時……我正在加油中,許各位兄弟姊妹投幾張粉紅票支持一下吧!

    ps:更新推遲幾個小時!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