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88章 打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88章 打架字體大小: A+
     

    望着王夫人遠去的背影,傅庭筠暗暗舒了口氣。

    這樣一來,她和馮氏兄弟的矛盾就是私人恩怨那麼簡單了。劉副總兵縱然想包庇這個寵妾,也要有所顧慮,至少,可以約束一下馮氏,給她一個喘息的機會。

    她轉身回了王夫人給她安排的住處。

    那是個兩間的退步。鄭氏夫妻及阿森住在了南頭,她住在北頭。進屋的時候,鄭三娘正在給收拾東西。

    “姑娘,您回來了!”她給傅庭筠沏了杯茶奉上,低聲笑道,“我聽別人說,我聽別人說,總兵下面是副總兵,副總兵下面就是參將了,沒想到王夫人住的地方這麼窄小!”

    自從趙凌入了軍藉,大家對軍營的那些官職官銜衛所都非常的關注,也知道了不少這類的事。

    “小點聲,在別人家,小心隔壁有耳。”傅庭筠瞪了鄭三娘一眼,道,“所以更要感激王夫人能收留我們!”

    她第一次來的時候,看見王家不過住着三間正房加一個兩間的退步,也很驚訝。還好王參將去了西寧,要不然,她也不好意思來投靠。

    鄭三娘連連點頭。

    王夫人的貼身媽媽帶着個丫鬟送來了洗漱用具:“傅姑娘,您將就些。”

    “有勞媽媽了!”傅庭筠客氣地向王夫人的貼身媽媽道謝,因爲他們的到來,這位媽媽只得把自己和兩個丫鬟住的地方讓了出來。

    “不用客氣,不用客氣。”因爲那次路過傅庭筠家,鄭三還主動向她打招呼,這位媽媽對傅庭筠等人很有好感,“你們缺什麼就跟我說一聲,就當在自己家裏一樣。”

    傅庭筠再次道謝。王夫人貼身的媽媽帶着丫鬟退了下去。

    有人在門外探頭探腦。

    傅庭筠朝門外望去,看見一張紅撲撲像蘋果似的小臉。

    竟然是王家的二小姐。

    傅庭筠笑着朝着她招手。

    她立刻笑眯眯地跑了進來:“傅姐姐,傅姐姐。您怎麼剛走,又來了?”問得十分天真。

    傅庭筠忍俊不禁:“我家裏有點事,所以暫時在你們家住幾天。可以嗎?”

    “好啊。好啊!”她十分高興,睜着圓溜溜的大眼睛問傅庭筠。“那您能不能幫我繡個帕子?”

    傅庭筠一愣。

    王家二小姐苦惱地道:“再過幾個月就是我外祖母的生辰了,娘讓我給外祖母繡個帕子,姐姐給外祖母繡個荷包,可我已經繡了好幾個帕子,都沒有繡好……”

    傅庭筠莞爾:“千里送鵝毛,禮輕人意重。

    你繡得好不好不要緊,要緊的是你親手繡的。是你的心思。”王家二小姐聽她話裏的意思,是拒絕了她,不由黯然。誰知道傅庭筠話鋒一轉,道:“要不,我告訴陪着你繡?”

    王家二小姐眼睛一亮:“好啊,好啊!”

    家裏只有一個媽媽兩丫鬟,平時有很多事要做。

    傅庭筠笑着打開剛纔王夫人貼身媽媽送來的點心匣子遞給王家二小姐:“來,吃糖。”

    王家二小姐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兒,拿了白霜霜的冬瓜條:“傅姑娘,這個甜。最好吃了!”

    “那你就多吃點!”傅庭筠說着,有人在外面叩門:“傅姐姐,我妹妹在這裏嗎?”

    王家二小姐一聽,滿臉的懊惱。高聲道:“我在這呢!姐姐。”

    王家大小姐走了進來,她曲膝給傅庭筠行禮:“傅姐姐,打擾了。”然後拉了妹妹的手,“傅姐姐剛到,東西都沒有收拾好,你就跑來搗亂,快隨我回去。等傅姐姐收拾好了,母親自然會安排我們來給傅姐姐行禮。哪有像你這樣的,冒冒然就跑來,也不管人家方便不方便。”很有姐姐的氣勢。

    “不要緊,我也沒什麼事!”傅庭筠忙替王家二小姐解圍。

    王家二小姐就感激地看了傅庭筠一眼。

    王家大小姐就拉着妹妹告辭了。

    出了門,還可以聽見王家大小姐的抱怨:“你就不能安靜點!母親說了,傅姑娘是大家出身,你這樣,會被她笑話的,知道不知道……”

    傅庭筠不由抿了嘴笑,梳洗了一備,又喝了杯熱茶,心緒慢慢平靜下來,想着王夫人此行的目的。

    www tt kan Сo

    不知道那位劉副總兵會是怎樣一副嘴臉?

    但願這是馮氏編出來騙她的。

    傳出魯指揮使被穎川侯藏匿這樣話來,不知道這其中有沒有西平侯什麼事呢?

    傅庭筠心裏琢磨着,王夫人回來了。

    她直接就到了傅庭筠落腳的退步。

    鄭三娘上了茶,忙抱着臨春迴避到了屋外。

    王夫人和傅庭筠就坐在炕上說話。

    “還真就給你料對了。”她的臉色有些難看,“我把這件事跟劉大人一說,劉大人一口否定,說這都是謠傳,還說,馮氏肯定也是聽別人說的。女人家都喜歡家長裏短的,何況是像馮氏那樣沒有讀什麼書的人,讓我不必和她一般見識。然後逼着問我,是誰告訴我這件事的。我怕給你惹麻煩,就沒有提你的名字。不過,以我的推斷,這件事十之**都是那馮氏信口開河的。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如果不是穎川侯,劉大人就升了甘肅總兵了。因此劉大人一直有些不甘於穎川侯之下,他西平侯聯手,想把穎川侯給架空,可穎川侯也不是吃素的,幾番交鋒,劉大人和西平侯不僅沒有討到什麼好,反而被穎川侯給架空了。他們沒有辦法,只求着穎川侯給屢戰屢勝,得了皇上的青睞調回京都去……”

    傅庭筠錯愕地望着王夫人。

    真沒有想到……官做到了穎川侯這樣,也可以笑傲同僚了吧!

    她思索着,聽見王夫人分析這件事:“所以說,如果穎川侯真的把戰敗了的魯指揮使給藏了起來,誰都可能知道,穎川侯是絕對不會讓劉大人他們知道的。”

    傅庭筠的心又活了過來。

    “這麼說來。趙總旗……多半都沒什麼事!”她喃喃地道,眼角眉梢都掛着藏也藏不住的喜悅。

    有時候希望越大,失望就會越大。

    趙凌的職位太低。就是有什麼事,一時半會總兵府也不可能知道。

    王夫人萬一……到時候傅庭筠受不了這個打擊,委婉地道:“你也彆着急。魏石過幾天就應該回來了。到時候不就什麼都清楚了。”

    趙凌在魯指揮使手下當差,有了魯指揮使的消息。就有了趙凌的消息……傅庭筠一直是這麼想的,聞言不由頜首。

    王夫人起身告辭:“我也回屋去梳洗梳洗,等會我們一起用晚膳。”

    傅庭筠送王夫人出門,迎面碰到王夫人貼身的媽媽。

    她腳步匆忙,表情似笑非笑,顯得有些奇怪。

    王夫人忙道:“出了什麼事?”

    那媽媽就看了傅庭筠一眼。

    王夫人看那媽媽的表情不像是有什麼噩耗的樣子,也就不怕傅庭筠知道。道:“這裏沒有什麼外人,你直管說就是了。”

    那位媽媽就“撲哧”一下笑出聲來:“夫人,劉大人那裏,打起來了!”

    王夫人和傅庭筠一時都沒有明白過來。

    那位媽媽就笑得更厲害了:“不知道爲什麼,馮姨娘剛從外面回來,劉大人就把馮姨娘叫到內室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罵得性起,還把馮姨娘給踹了一腳,馮姨娘哭着跑到廂房抱了兒子就要去跳河,劉大人追出來。一直追到了二堂,馮姨娘就坐在二堂的門檻上哭了起來,還道‘要不是老孃給你生了個兒子,你們劉家哪有繼承香火的人。老孃盡心盡力地服侍你,你竟然爲了一個外人罵我,我也不活了’……看熱鬧的人裏三層外三層的,總兵府的人一多半都在那裏呢!”

    王夫人和傅庭筠駭然,隱約猜着這件事與馮氏說穎川侯私藏魯指揮使有關。王夫人不免有些不安,傅庭筠卻道:“我們既沒有添油加醋,又沒有捏造事實,坦坦蕩蕩,她就是來問我,我也是這樣回答她。”

    王夫人聽了不由朗笑:“看來,還是我迂腐了!”一時間釋懷。

    和王夫人、王家的兩位小姐用了晚膳後,傅庭筠讓鄭三他們進來給王夫人行禮。

    鄭三夫妻王夫人曾經見過,只有阿森面生得很,加上阿森眉目清秀,眉宇間透着幾分活潑,看着就帶着團歡喜的勁兒,十分討人喜歡,阿森給她行禮的時候,她就特別的注意,問傅庭筠:“這是……”

    傅庭筠想到那天傷心趙凌沒有個祭祀他的人,略一思忖,道:“這是趙總旗的義弟。父母雙亡,從小跟着趙總旗長大的。叫趙森。”

    鄭三夫妻和阿森都很驚訝,又怕傅庭筠這麼說是有用意的,都垂了眼簾,掩飾着心中異樣的情緒。

    王夫人是做母親的,見阿森這樣乖巧,心裏不免有些憐憫。給鄭三夫人的打賞是兩個五分的銀錁子,給趙森的卻是把樟木劍:“這是我從福建帶過來的,孩子小的時候可以用來習劍,孩子大了,放在箱子裏,可以驅蟲。”

    傅庭筠謝了又謝。

    王夫人和傅庭筠說起她小時候在福建的事來。

    王家二小姐就朝着阿森招手。

    阿森想着傅庭筠說他是九爺的義弟,他就不能丟了九爺的臉,正襟危坐,用眼神拒絕着王家二小姐。

    王家二小姐看着有趣,就一直盯着他。

    阿森何曾被小姑娘這樣盯過,漸漸的坐不穩了,臉上浮起一片紅雲。

    一旁的王家大小姐就掩了嘴無聲地笑。

    阿森的臉越來越紅,越來越紅。

    最後四小時……粉紅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