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82章 開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82章 開戰字體大小: A+
     

    王夫人見傅庭筠臉色發白額冷汗,想着她一個小姑娘家,身邊也沒個能規勸的長輩,心中不免有些不忍,放緩了語氣:“雖說婦人之所貴者,柔也。可也要知禮義,辯是非,不可一味的忍讓求全,反而壞了名聲。我看你是個懂事的孩子,這纔不顧交情淺淡,說這些肺腑之言。你要是是我的話還有道理,不防仔細思量思量;如若覺得我不明內情,言辭過激,不防當做長輩的嘮叨,聽聽也就算了……”

    “不,不,不,”傅庭筠忙道,“夫人字字珠璣,振聾發聵,是我糊塗,做事輕率。”說着,起身朝着王夫人深深地福了一福,“多謝夫人教我,大恩大德,未齒難忘!”態度恭順,語氣誠摯。

    王夫人不由微微頜道,語氣越發的柔和了:“你年紀輕,經歷的事少,不知道‘三人成虎’的厲害,也不怪你。以後行事謹小慎微些就是了。”又道,“我聽說趙旗總的父母也都不在了,你在家裏,須事事立個章程出來才行。要知道,居家乃是長久之計,兒女是否能勤儉耕讀,家道是否能興旺發達,男了在外幫官,能管多少,全靠內政是否整肅。你要時時謙恭省儉,則福澤悠久。方爲長遠之事。”

    傅庭筠那肅然起敬,恭聲應喏,雙手奉茶敬給王夫人。

    王夫人眼底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後交待傅庭筠:“戚太太是個喜歡說話的,遠之則怨,近之則厭。你自己好好把握就是。至於魯氏……”她沉吟道,“還是少來往的好。”

    傅庭筠一一應是

    王夫人又說了些管家的事。

    平心而論。王夫人所言的還不如傅庭筠在家時所學的,只是在家裏學的都是寫在閨訓裏的字,傅庭筠熟記於心卻未必就能把一些事聯繫到一起,聽了王夫人的話,她再回頭想想,又有一番感覺,對王夫人她心裏就生出幾份感激之情來,如弟子般俯首薛聽。然後又親自下廚,留王夫人吃了飯。一直把王夫人送到了大門口才折了回來。

    從那以後,傅庭筠牢忘王夫的話。戚太太和魯氏來家裏時,她就藉口要給趙凌趕製春裳,請她們在廳堂坐下,手裏的針線卻不丟,說什麼也只是隨聲應和幾句,頗有些心不在焉,戚太太漸覺無趣,來的少了些;魯氏那邊雖然頗有微詞。卻也不能怪傅庭筠要幫趙凌做針線。只能等傅庭筠忙過一陣再說。

    家裏一時安寧下來。

    傅庭筠鬆了口氣,院門緊閉,每天早上除了告訴阿森讀書寫字。就是幫趙凌做春衫。

    眨眼的功夫,到了三月中旬,鄭三提議在院子裏種兩棵樹,傅庭筠也覺得好,樹剛剛種下沒幾天,烏雲壓境,狂風像打着旋的陀螺般的刮過張掖,連羊畜都捲到了半空中,甚至還有人家丟失了孩子,城裏哭聲震天。

    好在傅庭筠這邊的屋舍大多都很牢固,隔壁又有經驗豐富的家人大叫嚷着什麼“全都躲進屋裏”、“把馬牽到屋時”、“快關上門”之類的話,鄭三在外忙的多,腦子活,跟着別人收拾東西,除了那兩棵樹和臨春忘在院子裏的竹馬,倒也沒有其他的損失。

    臨春找不到竹馬了,哇哇大哭。

    正在收拾凌亂的院子的鄭三輕輕拍了一下他的小腦袋:“能活着就不錯了,還哭!”

    臨春很是委屈,抱了阿森的大腿不放。

    大家哈哈的笑起來,沖淡了對龍捲風的恐懼。

    王夫人很快派了人過來看,見傅庭筠這邊已收拾停當了,那位王夫人的貼身的媽媽不住地讚揚傅庭筠治家有方,讓傅庭筠很不好意思,不住地道:“多虧了鄭三兩口子機敏。”

    那位媽媽不以爲然,笑道:“那也是姑娘平日裏內政嚴謹。”

    傅庭筠只得又謙虛了一陣子,因那位媽媽還要趕回去回稟王夫人,她也沒有多留,讓鄭三娘賞了幾分碎銀子,送了出去。

    過了幾個月,竟然有個穿着紅色胖襖的三旬軍士。

    “我是莊浪衛分管屯田的趙鳴,因和趙旗總同姓,頗此像兄弟一樣。”他笑道,“趙兄弟聽說張掖颳了黑風,這次我來總兵府備報頓田之事,趙兄弟特意託了我來看看家裏怎樣?”

    他眉宇間透着幾分世故,精明地打量着廳堂的陳設。

    鄭三娘從內宅出來,笑着給趙鳴行禮,傳傅庭筠的話:“趙管事辛苦了,還請轉告我們家爺,家裏的一切安好,不用惦記

    。”又道,“我們家爺不在家,姑娘又是一介女流,只有委屈趙管事獨自一人到偏房喝杯薄酒以示謝意了!”

    “不用了,不用了!”趙鳴忙笑道,“我還有事在身,不便久留。哪天趙兄弟回來了,我再來叨唸一番也不遲啊!”極力要走。

    這種情況也不好多留,說了些客氣話,鄭三提着早已準備好的風雞風鴨等土儀送趙鳴出了門。

    第二天早上,魯氏過來,打發了雪梅和鄭三娘,和傅庭筠說着悄悄話:“昨天我哥哥來張掖了,聽他說,蒙人進犯,歸德所、鎮海堡、伏羌堡均已失守。侯爺已命分守西寧衛的胡參將、分守莊浪衛的王參將趕往西寧衛,莊浪衛十之八九也要派兵增援,”她說着,臉上露出擔憂之色來,“又要打仗了!”

    傅庭筠聽着嚇了一大跳:“真的嗎?”怎麼昨天那位叫趙鳴的屯田管事來一句都沒有提,她想到鎮海堡和伏羌堡都是西寧衛所的轄地,抱着一絲僥倖,遲疑道:“離西寧衛最近的不是碾伯所嗎?要增援,也應該是碾伯所先去增援吧?”

    “你不知道,”魯氏說這話的時候,臉上流露出與有榮焉的驕傲。“那碾伯所的千戶吳英乃是個無能之輩,全靠着他戰死在嘉峪關的哥哥才做了千戶的。論打仗,他不行。只能調了我哥哥去增援。”

    也就是說,趙凌也有機會上戰場了!

    傅庭筠又驚又喜。驚戰場太危險,想想就替趙凌擔心。喜的歷來軍功爲第一,要是趙凌有機會上戰場,說不定能立下軍功,到時候就可以升遷,他們也可以早點離開軍營了。

    “所有的人都會去西寧衛嗎?”她問魯氏。

    魯氏笑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可以跟我哥哥說說。讓趙總旗跟着去西寧衛!”她說着,目光閃爍地望着傅庭筠。

    能跟着去西寧衛。就意味着能打仗,能打仗,就意味着能升遷!

    她是個很會察顏觀色的人,要不然,陌毅也不會想在祖母的誕辰帶她回去,也不會爲了她而置傅庭筠於不顧。傅庭筠對好怕冷淡,她早已察覺,只是一直沒有什麼機會告誡一下傅庭筠而已。

    傅庭筠頗不以爲然。

    與其求她。還不如求陌毅。

    想必陌毅會很想知道趙凌的本事到底如何吧?

    說不定。陌毅早已經跟魯成打過招呼了!

    “多謝魯姨娘了。”傅庭筠道,“這件事,我想還是得趙爺決定。我不好幫他拿主意。”

    魯氏有些目瞪口呆。

    這些年有穎川侯鎮守甘肅總兵府,不管是蒙人、韃子還是吐番,都曾在他手下吃過大虧,對他很是忌憚,偶爾有兵進犯,那也是餓得慌沒辦法了,只要總兵府出兵,那些人多半會聞風而散,就是抵抗,也顯得畏畏縮縮的

    。因而各衛所聽說有人進犯,常會搶着去增援,好掙軍功。

    傅姑娘應該不知道,所以纔會生出這樣的念頭來吧!

    魯氏忙向傅庭筠解釋了一番,

    傅庭筠不改初衷。

    魯氏有些意外,眉頭皺起又很快舒展開來。

    “也是。”她笑道,“都怪我,關心則亂。想必趙旗總早有了打算。”然後問說起城中刮黑風的事,“穎川侯過兩天會親自到大佛寺爲死去的百姓做道場,我也準備爲將軍去祈福,傅姑娘,趙旗總說不定會去西寧,你不如和我一起去吧!”

    傅庭筠自然婉言謝絕。

    魯氏失望的走了。

    傅庭筠立刻寫了封信讓鄭三送到莊浪衛去:“……這消息只怕還沒有傳來,九爺早得了信,也好早做打算。”她說着,語氣一頓,又道,“九爺是去是留,你也討個準信給我。”

    心裏卻隱隱覺得,趙凌肯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

    大佛寺,的確得去一趟纔好。

    鄭三卻面露難色:“九爺走時曾反覆叮囑,讓我一步不離地守着姑娘。”

    他要是走了,家裏小的小,弱的弱,怎能放心?

    “我們住在總兵府後街,”傅庭筠知道他的擔心,“你就放心好了。”然後舉例,“你看戚太太家,連個看門的都沒有,不也好好的!”

    鄭三猶豫再三,最後還是拗不過傅庭筠,去莊浪衛。

    傅庭筠僱輛車,和鄭三娘去了大佛寺。

    大佛寺又叫臥佛寺,建寺已有300多年,主殿一尊釋迦牟尼涅磐像,身長十餘丈,大佛的一根中指就能平躺一個人,氣勢極其雄偉,是傅庭筠從未見過。

    她卻無心欣賞。

    擠在熙熙攘攘的人羣中,她虔誠地跪在團蒲上,喃喃向菩薩禱告着,求菩薩保佑趙凌平安康健,萬事順遂。

    那一刻,她心中有淡淡的後悔。

    刀槍無眼,要是萬一……也許,她真不該推波助瀾,讓趙凌入了軍藉。

    關於更新的時候和姊妹們、兄弟們說說o(n_n)o~我每個星期天要去看女兒,如果加更,星期天和星期一時間上有些來不及,還請看書的姊妹們、兄弟們注意一下,星期天和星期一一般都是單更。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