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79章 過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79章 過年字體大小: A+
     

    “西安府那邊的產業暫時還沒有什麼收益,寶慶樓的銀票最好是留着應急的時候用。九爺帶了兩千兩銀子過來,加上我這裏的,合起來有三千五百四十二兩六錢。我們剛剛落定,什麼東西都得買,家裏一個月大約要七、八兩銀子的嚼用……年節禮,我就自作主張幫你打點了。穎川侯那裏按着二百兩銀子置辦的東西,劉副總兵那裏,五十兩;分守莊浪衛的王大人,六十兩;分守西寧的胡大人、分守肅州的彭大人、分守鎮番的陳大人,各二十兩,陌毅那裏,四十兩;戚吏目等幾家認識的鄰居,每家三百文……”

    屋子裏安寧寂靜,傅庭筠的聲音如小珠大珠落玉盤般清脆悅耳,趙凌卻頭皮發麻。

    她見到他的瞬間眼底那毫不掩飾的喜悅之情他看得一清二楚,可轉眼間,她就變得剋制、禮貌,而且……疏離。

    他當時非常的驚愕,但不過心念一轉就釋然了。

    當着那麼多的人,她聽他回來的消息能小跑着出來見他,她對他的心意如何,已不言而喻,他怎能再苛求其他。

    想到這些,他腦海裏就浮現出她嬌美的容顏因爲看見他如繁花綻般豔麗無雙時的情景,滿心的歡喜就擋也擋不住地漫過心田,目光就再片刻也不想離開她

    他坐在廳堂的太師椅上,看着她腳步輕盈地走到門口,笑着接過鄭三娘送來的裝有熱水的提壺……她白皙的手指提着黑漆漆的提樑,瑩潤細膩,如上好的羊脂玉,讓他忍不住想握在手裏摩挲一番,是玉更光潔,還是她的手更光潔……熱氣騰騰的水落在透白的茶盅裏。她微微向後挪了半步,好像是害怕被水燙着似的……他想起她曾經說過經常爲祖母沏茶的話……也不知道有沒有誇大其詞……他笑容更深。

    她已端起茶盅放到了大紅色描金海棠的茶盤裏,雙手捧盤。微笑着向她走來。

    綠色的是茶,蔥白的是手,紅彤彤的是茶盤。鮮豔明麗,如春天的顏色。讓人流留,讓他不由自主地笑着起身接過茶盅……然後她客氣地微笑,坐在了他身邊的太師椅上,沒有問他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沒有問他吃過飯了沒有,沒有問他這些日子都在做些什麼……而輕言細語地和他算起家裏的嚼用來。

    那種就事論事,客氣中帶着冷漠的模樣兒。就算是再粗心的人也能感覺到她的異樣,何況一向觀察入微的趙凌。

    問題到底出在哪裏了呢?

    他當時打斷了她的話,道:“這些都是小事,你做主就是了!”

    只是話音未落,傅庭筠的臉色就又冷了幾分,不悅的之情溢於言表:“九爺費了那麼大的筋,不是爲了有朝一日能脫穎而出,擺脫受制於人的困境嗎?莫非,月餘不見,九爺改變了主意?竟然連給上司送年節禮的事也變成了小事!”她那略帶譏諷的口吻竟然讓他一時語塞。

    她乘機和他說起年節禮的事來:“……一直等到臘月二十。九爺那邊還是沒有什麼動靜。我想着原來在家時的時候,過了小年再送年節禮,就有些不成敬意了。就讓鄭三拿着你的名帖去各府請了個安……”

    這件事他早有準備,可望着傅庭筠彷彿有着層薄霜的臉龐。想到她全心爲他操持的心意,他突然間失去了和盤托出的勇氣。

    “是我疏忽了。”認錯的話就這樣像沒有經過腦子似的脫口而出。

    他頓時大爲尷尬

    雖然已經下決心會對她好,可也不能這樣不問對錯吧?有些該說的話還是應該說說的。

    擡眼卻看見她神色微霽,聲音裏也多了一絲暖意。

    他立刻放棄了剛纔的決定。

    男子漢大丈夫,何必和一個女子計較這些口舌之快。既然她如此在意在這件事,自己就當是哄她開心好了,也不必總是拘泥對錯之類讓人肅然的事而破壞彼此間的氣氛。

    傅庭筠見趙凌爽快地認了錯,心裏縱然滿是惱怒,也不好把人逼到牆角去沒有一絲轉圜的餘地,不由的放鬆了口氣,道:“魯大人那裏,你可曾去過了?”又想到他臨走時把家當都交給了自己……或許,他以爲把錢都交給了她,她自然會幫着他打點這一切,所以纔沒有管……心裏的怒氣一下子就消了大半,聲音也變得柔和起來,對他說了句“你等會”,轉身進了內室。

    趙凌不明所以,等了大約半盞茶的工夫,傅庭筠折了回來,將個寶藍色織着纏繞花寶相紋的錢袋子放到了他的手邊:“這裏有二百五十兩銀子。其中二百兩你拿去給魯大人買東西,我讓鄭三快馬加鞭地送去莊浪衛,只說是你一早吩咐家裏的人了,因爲路途遙遠,天氣不好,耽擱了。想必魯指揮使也不會太過責怪。除下的,你過年的時候應酬。既回來了,陌毅那邊是要走走的……”

    等等,她難道以爲自己會在張掖過年不成?

    趙凌隱約覺得有點頭痛,多年來養成的殺伐決斷卻讓他明白,這件事越拖,後果就越嚴重。但他又不想讓傅庭筠再次不愉,略一思考,他笑道:“我這次回來,就是陪着魯指揮使來給穎川侯送年節禮的。他的那份,正好送到客棧去,也免得鄭三往莊浪衛跑一趟。”

    傅庭筠驚訝地望着趙凌。

    難怪他一個人回來的,原來不是回來過年的,而是陪着上司送禮的!

    能陪着上司來送禮,趙凌和魯成應該相處的不錯吧!

    她悄悄地鬆了口氣。

    趙凌硬着頭皮點了點,笑道:“我馬上就要回客棧,下午還要陪着魯指揮使去見穎川侯

    。”

    傅庭筠突然覺得心裏空蕩蕩的,心中的怒火化成了一股青煙,早嫋嫋不見蹤影,心思全放在了那句“馬上就要回客棧”的話,忙道:“你用過午膳了沒有?有沒有約好什麼時候回客棧?”想到剛纔她有意冷落他和他嘮嘮叨叨地說了半天費話。心裏很是後悔,又急急地問他,“有沒有耽擱你的正事?”

    趙凌看着她那關切的表情。嘴角高高地翹成了個愉快的弧度。

    “不要緊。”他向她解釋,“魯指揮使一到客棧就讓我回家看看,我瞧着那樣子。只怕是要見什麼事要避着我,說不定中午還會一起用膳。我只要在他和穎川穎約定見面的申初回到客棧就行了。”

    傅庭筠放心下來。想到剛纔他說的“魯指揮使一到客棧就讓我回家看看”的話,知道他還沒有用午膳,扭頭朝着長案上的記時的沙漏看了一眼,見此時纔剛過午初,心情又鬆懈了幾分,道:“那九爺就好好在家裏歇個腳吧!”想着正房西間的炕是冷的,等炕燒熱。他也該走了,商量他,“我讓鄭三娘把阿森屋裏收拾收拾?”

    從前的經歷讓他練成了那裏倒下都能很快睡着,對這些倒不講究,笑道:“行啊!以前又不是沒睡過。”

    也是!

    傅庭筠叫了阿森服侍趙凌去梳洗,吩咐鄭三立刻上街去照着給穎川侯的節年禮再買一份回來:“……也不全一樣。記得把那琉璃杯換成玉杯,如果沒有玉的,換成金的也行;黃楊木的鎮紙換成筆架。”喊了鄭三娘,“九爺用了午膳就走,趕緊做午飯。”想着趙凌既然不回過年。那些置辦的年貨留着也沒什麼意義了,又吩咐鄭三娘,“把戚太太送的胡蘿蔔拿出來燒了羊肉,再把幹黃花菜泡出來清炒一盤……”一時覺得有很多事要囑咐。索性道:“算了,還是我下廚吧!”

    整個屋子裏的人都動了起來,熱鬧闐喧迎而撲來,卻讓人覺得溫馨而踏實。

    趙凌洗了臉,換了身乾淨的衣裳的衣裳躺在溫暖的炕上,阿森立刻湊了過去:“爺,您給我講講軍營的事吧?”滿臉的渴求,“等再過幾年,您也是把我弄到衛所裏去吧!”

    “等你能拿得動刀了再說。”趙凌笑着親暱地拍了一下他的腦袋,想起在廚房的傅庭冼聞,問他“傅姑娘這些日子在家都幹了些什麼?”

    “也沒幹什麼

    !”阿森有些無聊地道,“天天呆在家裏,不是做針線就是教我讀書,偶爾隔壁的戚太太會來串串門。您走後,我只上過兩次街,都是姑娘讓鄭三哥去置辦年貨,鄭三哥要人在車上幫着看着。”

    這小子,從小跟着他野慣了,不過月餘就受不了了。

    “你要聽傅姑娘的,知道嗎?”趙凌正色地叮囑阿森,“我們以後,要過正常的日子,傅姑娘教你的那些東西,就是正常孩子該學的,你要跟着好好學。”

    阿森最聽趙凌的,雖然不解,但還是連連點頭。

    趙凌卻有些發起呆來。

    有了傅家的這位九小姐,他的日子也會慢慢正常起來吧!

    每日爲柴米油鹽奔波,爲出人投地謀劃……汲汲營營,有時候,未必不是種幸福。

    他哂然一笑。

    有男子的聲音在大門口喊:“有人嗎?”

    趙凌坐起身來。

    阿森忙跑去開門。

    不一會兒,陌毅隨着阿森撩簾而入。

    “你這傢伙,回來了也不吭個聲!”他笑着朝趙凌的肩膀輕輕地捶了一下,看似粗魯的動作裏透着親暱,“要不是遇見了魯成,我還不知道呢!”

    魯成的族妹,當初由魯成做主,做了陌毅的妾室。

    他既來給穎川侯送年節禮,又怎麼會忘記陌毅呢?

    趙凌笑着請他坐下:“這幾天衛所的人都往總兵府跑,怕你沒空。既然來了,一起在這裏用午膳吧?”

    “行啊!”陌毅豪爽地道,“說實在的,我一直想嚐嚐你們家那位的手藝如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