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78章 鄰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78章 鄰居字體大小: A+
     

    戚太太住在傅庭筠的隔壁,丈夫在總兵府庫房做吏目,雖然不入流,卻是個肥缺。或許如此,戚太太長得白白胖胖,如尊笑口常開的彌勒佛似的。

    她進門就笑眯眯地拉了傅庭筠的手:“讓你費心了,還特意給我們送了年節禮去。”說着,朝傅庭筠眨了眨眼睛,“前兩天有人給我們家大人送了筐胡蘿蔔,我拿了些過來,你嚐嚐鮮。”

    傅庭筠強忍着纔沒有笑出來。

    想必這胡蘿蔔又是什麼人孝敬給戚吏目的。

    她一邊道着謝,一邊請戚太太到廳堂裏坐下。

    鄭三娘奉了茶。

    戚太太喝了一口,立刻瞪大了眼睛:“哎喲,這可是上好的碧螺春,一斤怕得十幾兩銀子吧?”

    這是上次在永靖的時候買的。

    傅庭筠含蓄地道:“戚太太覺得好喝就成了。”

    “好喝,好喝!”戚太太一雙小眼睛骨碌碌直轉。

    傅庭筠會意,立刻吩咐鄭三娘:“把這茶葉給戚太太包上一斤。”

    “不敢當,不敢當。”戚太太連聲推辭,傅庭筠但笑不語。

    說起來,有些事得感謝這位戚太太。

    趙凌走了沒幾天,戚太太就提了幾盒點心登門拜訪。

    她先是眯着雙小眼睛前前後後把宅子打量了一番,然後像今天一樣,拉了傅庭筠的手在廳堂裏說話:“聽說你們家是從京都來的?”

    傅庭筠微微一愣。

    哪有這樣直言不諱問人家事的?

    她雖然心中不悅,但還是客氣地道:“不是,我是平涼縣人。”

    戚太太面露失望之色,道:“那穎川侯爲何親自讓知事領了趙爺去備報啊?”

    傅庭筠突然明白過來。

    原來人家是來探他們底的。

    話問得這樣直接。可見是欺負她年紀小,不懂事。

    只是不知道她是奉了戚吏目之命而來呢?還只是因爲喜歡聽人祕辛、道人是非呢?

    想到這些,她不由心中一凜。

    戚氏夫妻如果只是好奇那還好說,如果戚吏目也是奉他人之命前來打探呢?

    她腦子飛快地轉着。

    祖母曾告訴她,看事情的時候,既要看見壞的,也要看見好的。既然有人想聽他們的事,那她不如“據實以告”好了。

    想到這裏,她心裏生出幾分促狹之心來。

    “我們家有親戚在京都,”傅庭筠故作含糊地道。“所以穎川侯才讓知事領了九爺去備報的。”

    她的父母在京都,這也不算扯謊吧?

    “真的?”戚太太精神一振:“那你們家親戚在做什麼?”

    傅庭筠道:“有的外放做過知府,有的在翰林院裏做過侍講,要看戚太太具體問的是誰了?”

    戚太太聽着眼睛都亮了起來,道:“那你怎麼跟着來了張掖?我聽說。你們可是未婚夫妻。你這樣跟着過來,你們家裏的人難道就不管?怎麼不先定了個名份再說?”

    傅庭筠臊得滿臉通紅,卻不能不答。否則。明天這謠言就會滿天飛了。而且對十六爺的那番說辭又不能用在這裏,她只好現編:“我們家遇到了流民,九爺又急着到總兵府備報,只好把我帶了過來。等過些日子。會送我去京都的。”

    戚太太看着她鬢角的小白花,恍然大悟。

    傅庭筠卻在心裏暗忖。

    不能讓你到我家裏來瞧了個遍。我卻對你一無所知。那有這麼好的事!

    “戚太太,您是哪裏人士啊?”她目光清亮地望着戚太太,“我看您肌膚雪白,細若凝脂,不像是張掖人啊?”

    把個戚太太說得心花怒放,不過一盞茶的工夫,傅庭筠就把戚太太是分守鎮番的陳大人的遠房表妹,因爲得了胡參將的保薦,戚吏目才能在庫房當差的事打聽了個一清二楚。

    因爲兩人相談甚歡,戚太太簡直要把傅庭筠引爲知己。沒什麼事就來家裏串門。

    偶爾遇到傅庭筠在教阿森讀書,傅庭筠會讓戚太太等一會,出來後。她會面帶歉意地道:“功課講了一半,不好半途而廢。讓戚太太久候了。”

    戚太太神色異樣:“姑娘原來還會識字斷文!”

    傅庭筠謙遜地道:“也就是講講《千家詩》,其他的,可就力不從心了。”

    戚太太再看她,就多了幾分忌憚。

    傅庭筠這才鬆了口氣。讓鄭三出去打聽,看有沒有人在議論他們家的事?都議論些什麼?

    鄭三笑着回來。

    “外面的人都在說,我們家在朝廷裏有人,九爺到莊浪衛去,不過是爲了累了軍功好升遷罷了。還說,我們家典這宅子一分錢都沒有花,是那個西寧衛僉事爲了巴結九爺白送的。說姑娘出身大家,不僅端莊貞靜,女紅針黹樣樣精通,而且還擅長詩棋書畫,八股文章。”

    傅庭筠聽得冷汗直冒,領教了謠言的威力。

    戚太太的一盞茶還沒有喝完,鄭三孃的茶葉已經送到了。戚太太不再推辭,笑盈盈地接過茶葉,閒聊了幾句,戚太太起身告辭。

    傅庭筠把戚太太送到了門口。

    有馬車從門口飛馳而過,雪水濺到了戚太太的裙子上。

    戚太太氣得發抖,立刻指了馬車道:“哪裏不長眼的小子,趕着去奔喪啊!”

    快過年了,這句話說得刻薄了些。

    車簾立馬撩了起來,露出張宜嗔宜怒的俏麗臉龐:“是誰呢?滿嘴的雜碎!”

    幾個人就打了個照面。

    然後俱是一愣。

    馬車裏坐的是陌毅小妾魯氏的貼身婢女雪梅。

    在戚太太拜訪了傅庭筠不久,魯氏曾上門拜訪,當時貼身服侍的,就是這位雪梅。

    她當時一雙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傅庭筠看。看得傅庭筠莫名其妙,印象非常的深刻。

    “原來是傅姑娘。”雪梅由個跟車的婆子扶着下了馬車,曲膝朝着傅庭筠福了福,“不知道是姑娘在這裏,剛纔多有冒犯,還請姑娘不要放在心上。”口氣、身段都很軟,卻看也沒看戚太太一眼。

    戚太太氣得臉色發青。

    雪梅只是笑着和傅庭筠寒暄:“剛纔出門的時候姨太太還說起姑娘送的年糕,潔白如霜,不粘不膩,十分的好吃。還讓我看着姑娘哪天得閒。也教我做了,什麼時候嘴饞了,就做一些。”

    傅庭筠的年節禮裏,有十斤年糕。

    可這年糕是在街上買的,並不是她做的。

    只是此刻這個架勢。實在是不宜實話實說。

    她含含糊糊地應了一聲,雪梅只說是快到春節了,尋思着她忙。改日再來拜訪,然後揚長而去。

    戚太太氣得全身的肥肉直抖,半晌才咬着牙不齒地“呸”了一聲,狠狠地道:“什麼姨太太。不過是在張掖請了兩桌酒,能不能進陌家的門。那還得看陌夫人點不點頭,看陌家的老太太開不開恩。別到時候一腳踏空了,連個名份都爭不到。”

    這種事傅庭筠還是第一次聽到,她暗暗有些吃驚,更不想論人長短,笑着問戚太太要不要緊?要不要到她屋裏換條裙子再回去?

    戚太太的臉色這纔好了一點,向傅庭筠道了謝,回了自己家。

    傅庭筠搖着頭進了屋。

    王義的夫人派人送了帖子過來。

    “初五我們家夫人請春客。”王夫人貼身的媽媽傅庭筠還是第一次見到,之前她派人給王家送了年節禮,王家依禮還了禮。“請姑娘務必去熱鬧熱鬧。”

    傅庭筠收了帖子:“多謝你們家夫人。只是我有孝在身,還請夫人原諒。等除了服,我親自去向夫人道謝。”

    王夫人貼身的媽媽沒有勉強。笑着說了些“是我們家夫人疏忽”之類的話,起身告退。

    傅庭筠吩咐鄭三娘送她出去。

    鄭三娘本就是聰明伶俐的人。鄭三又見過世面的,加上傅庭筠細心的教導,一些日常的禮節她很快就學會了。

    她陪着王夫人貼身的媽媽出了廳堂就從衣袖裏掏出個荷包笑盈盈地遞給了王夫人的貼身媽媽:“媽媽辛苦了,這是給媽媽喝茶的!”

    王夫人的貼身媽媽笑着道謝,大大方方地接了過去,坐着馬車離開了后街。

    傅庭筠很快把這件事拋到了腦後,和鄭三娘他們一起祭了社神,清掃庭院,因爲不知道趙凌家裏的情況,她又是女子,不好安排祭祖的事,把從廟裏求來的諸天神像掛在了中堂,買了個仿青銅的三足鼎,一籃子兒臂粗的香燭回來,準備着大年三十好拜神,又買了十二個大紅燈籠掛在了大門和屋檐下。

    阿森歡天喜地跑了進來:“姑娘,姑娘,九爺回來了!”

    “真的!”傅庭筠喜出望外,丟下貼了一半的窗花就跑了出去。

    有人牽着馬走了進來。

    高高的個子,挺拔的身姿,穩健的步伐……傅庭筠突然有點害怕,腳步越來越慢,停在了院子中央。

    清亮的眸子定定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我回來了!”他輕輕地道,笑意就從眼底溢出,染亮了他的臉龐。

    傅庭筠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趙凌。

    他穿着件玄色的漳絨袍子,外面罩着件寶藍色棉氅衣,腳上是黑色的牛皮靴子,手上拎着馬鞭,面色紅潤,神采飛揚,像個打獵歸來的貴公子,哪裏還有從前的一絲影子。

    傅庭筠突然間眼睛發澀,鼻子發酸。

    這混蛋,她在家裏日夜爲他擔心,他倒好,吃得好,穿得好,一句輕飄飄的“我回來了”,就要把那些讓她擔驚受怕的日子都抹殺了……

    她不由緊緊地咬了咬脣角,淡淡地說了句“九爺回來了”,然後吩咐阿森,“快給爺把馬牽到馬棚裏去!”

    聲音冷靜又理智。

    趙凌面露困惑,呆立當場。

    抱歉,抱歉,晚了……⊙﹏⊙b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