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76章 感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76章 感動字體大小: A+
     

    趙凌進了門,目光就沒有離開過傅庭筠。

    他看着她一會兒歡喜,一會兒憂愁;一會兒眉頭緊鎖,一會兒展顏歡笑……七情六慾都在臉上,有種孩童般至誠的純真,讓他看着心裏就歡快起來,想護着她的就心就盛了。

    “到是什麼事?”他的聲音越發的柔和了幾分,“不管是什麼事,兩人商量着辦,總比一個人憋在心裏好。你說是不是?”

    是!

    只是這話她怎麼說得出口。

    難道讓她去問他,他是不是真心的待她?

    他會不會向她父母去提親?

    要是父親給他臉色看,他能不能爲了她多多包涵?

    如果有一天她的身份被揭穿,他會不會寧願不要前程仕途也要護着她的周全?

    她不敢想,更不敢問。

    眼眶突然溼潤起來。

    她不能在他面前掉眼淚。

    他要他的真心維護,不要他的同情憐憫。

    傅庭筠使勁地眨了眨眼睛,把那些水氣湮沒在了身體裏。

    “今天從窗戶裏看見街上有對夫妻模樣的人在吵架,”她徐徐地道,“我想到從前的事,有些傷心而已。”

    是嗎?

    趙凌有些懷疑。可看見傅庭筠神色中帶着幾分悽婉,又有些不確定起來。

    但他心胸寬廣,想着自己既然已經決定一心一意待她好,她此時縱然不願意說,他只要留心,未必不會發現。也不去追究這些細枝末節,笑着和她說起今天去見陌毅的事,希望她能高興點:“……那個林遲。我懷疑他就是那天晚上襲擊我的人。有時候酒桌上也可以看出人品,我瞧着他倒是個豪爽的性子,只是不知道他在神駑營裏任什麼職務?”

    傅庭筠也強忍着收起傷心,慢慢平息心情,和他說着閒話:“既然陌毅能叫了他來,想必和他私交不錯。你又看着他是個豪爽的性子,不如裝做不知道好了。”

    “那是自然。”趙凌笑着點頭,“別說我們現在是一根繩上的蚱蜢,就算是那不相干的,他那天吃了大虧都不曾來惹我。我就更不會去惹他了。”又道,“看樣子陌毅和穎川侯的私交很好,聽說我想讓他幫着請穎川侯出來吃頓飯,想也沒想就替穎川侯答應了,那陶牧和林遲都是一副理所當然的事。我們以後只怕要求陌毅的地方還多着。”

    傅庭筠想到在城隍廟裏第一次見到陌毅時的情景。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當時只想着這是哪裏來的惡漢,誰曾想他卻是個遊擊將軍,可見人不可以貌取之。”

    兩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着話,卻有種難得的溫馨寧靜。雖然一個覺得天色已晚,應該回去了,一個覺得天氣有些冷。上牀去纔好,但都不願意提及道別的事。

    外傳來四更的鼓聲。

    馬上就要天亮了。

    趙凌一驚。忙站了起來:“那我先回房了。”心裏暗暗後悔,天氣這樣冷。自己怎麼突然那麼多的話,“你快上牀偎着吧!”又怕她着了涼,“等會讓鄭三娘幫你熬碗薑湯喝。”

    明天,不是,今天他還要去見穎川侯,說不定中午還要大喝一場,這樣熬了夜又去應酬,最傷身體,都怪自己,聽起這些外面的事來就沒完了,也不看看時辰。聲音裏就透着幾分急切:“你也快去眯一會吧!”知道這頓酒別想着偷巧,索性道,“記得等會喝酒的時候先吃兩口菜掂掂底。”

    趙凌見她眼角眉梢都是關心,叨叨嘮嘮的像個送丈夫遠行的妻子,心裏不知道有多歡喜,“嗯”了一聲,眼底含笑地望了她片刻,才轉身離去。

    傅庭筠靜默地站門口,看見他走到了房門口,看見他回頭朝自己揮手示意她快點進屋去,看見他因爲她沒有聽他的話行事還站在門口而不悅地皺着眉頭,看見他無奈地微笑搖頭嘆氣,推門進了客房,看見他不放心地出來查看,見她還沒有回屋,冷着臉,氣勢洶洶地朝她走過來……

    她微微地笑,猛地轉身,“啪”地將他關在了門外,靠着房門捂了嘴笑,臉上卻溼漉漉冰涼的一片。

    趙凌的事進行的很順利,他每天早出晚歸,應酬不斷,阿森年紀小,加上楊玉成、金元寶他們是要跟着他去莊浪衛的,有些人也要認識識識,身邊只帶着他們,阿森每天晚上聽了牆跟就跑來給傅庭筠報信。

    “……穎川侯雖然沒有和爺一起出去吃飯,但爺去總兵府的時候,侯爺的貼身侍衛親自在門口等着,把爺一路領到了侯爺的司房,侯爺讓人叫了總兵府的知事去見他,親自吩咐知事帶侯爺去文書那裏備報。出來的時候遇到副總兵劉大人,劉大人還留下腳步問爺是誰?還稱讚爺少年英雄,讓爺以後好好爲朝廷效力。”

    “……爺今天在喜沁樓宴請劉副總兵,分守肅州的彭大人和分守西寧的胡大人也都來了,他們輪灌爺的酒,爺只喝了四、五杯,就裝着不勝酒力的樣子讓我們給扶回來了。”

    “……陌將軍的朋友林大人在喜沁樓給爺接風,還帶了七、八個同僚來,爺把他們都給喝趴下了。”

    聽得多了,傅庭筠不禁擔心起來。問阿森:“爺什麼時候去莊浪衛?”也可少些酒宴。

    “不知道!”阿森搖着頭,烏黑的大眼睛骨碌碌地轉,“要不,我去幫姑娘問問吧?”

    正說着,趙凌來了。

    “爺今天怎麼沒有應酬?”阿森立刻殷勤地跑了過去。

    趙凌摸了摸他的頭:“總不能天天酒林肉池的吧?”眼睛卻看着傅庭筠,好像是說給她聽的。

    有莫名的情緒就像那泉眼下的泉水,咕嚕嚕地冒了出來,可她已決定不再去想這件事,強壓着心底異樣的情緒,笑着去給趙凌沏了茶。

    趙凌喝着茶,神色間露出幾分猶豫來。

    他殺伐決斷,不知道遇到了什麼難事?

    這麼一想,傅庭筠心裏軟下來,主動道:“九爺有什麼事?直管說來就是。”

    趙凌聞言想了想,道:“我這幾天就啓程去莊浪衛,我想,你不如留在張掖……”

    傅庭筠愕然。

    趙凌忙道:“這邊熱鬧繁華些,又有陌毅幫着照應……”

    傅庭筠聽着就誤會了。

    當初她之所以跟着來張掖,就是爲了做“人質”,如今到了張掖,自然應該住在陌毅隨時可以看見的地方。

    “九爺放心。”她柔聲道,“我會好好待的張掖,門戶緊閉,讓那陌毅找不到半點差錯的。”

    怎麼答非所問啊!

    趙凌片刻的茫然之後才醒悟過來。

    他不由汗顏。

    可見這謊話說不得。

    如今如何收場好?

    要是讓她誤會自己是個賣妻求榮之人……他想想都覺得背脊發涼。

    “不是你想的那樣,”他急急地道,“我和陌毅現在的關係不錯,何況我已經到了莊浪衛,他沒有什麼惡意……”話未說完,就知道自己說錯了話,“沒有惡意”,豈不是說,從前是“有惡意”的,爲了他的前程,所以他才讓她跟着來這裏的?“是我的意思,”他焦急地解釋道,“你這大半年都跟着我四處奔波,得將養些日子才行。張掖是西北要塞,想吃什麼,穿什麼,這裏都買得着……”

    誰也不願意讓別人看見自己不堪的一面。

    對於趙凌來說,她跟着來了莊浪衛,算得上對十六爺、陌毅等人的一種臣服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傅庭筠笑道,“九爺不用擔心我,安安心心的去莊浪衛就是了。我身邊有鄭三倆口子照應,不會有什麼事的。就是有什麼事,莊浪衛離這也不遠,我讓人帶個信,你快馬加鞭,七、八天的工夫也就到了。”

    女人就是這麼口是心非。

    明明心裏介意的不得了,偏偏要做出一副寬宏大度的樣子出來。

    傅庭筠那端莊中帶着幾分疏離的笑容,體貼中帶着幾分客氣的話語,讓趙凌急得想吐血。把他心底的話都給逼了出來:“我在莊浪衛不過是個小小的總旗,你跟了我去,上有千戶的妻妾,下有同僚的家眷,你到時候陪了這個的笑臉還要陪那個的笑臉……不如和陌毅比鄰而居,陌毅雖比我官職高,他屋裏的那個卻是妾室,她說話好聽,你就和她多說兩句,她要是說話不好聽,你只管關了門做你喜歡的事……”

    是怕她受委屈嗎?

    傅庭筠明明已經決定要心如死水,可柔情卻不受控制地如春水般漫延開來,讓她無法呼吸,讓她無法說話。

    她想起那個那綠衣百戶。

    趙凌最終也不過是請陌毅派了貼身的侍衛將那人送了回去……還有分守莊浪衛的參將王義,一直都沒有出來在他宴請的名單中,可見事情並不如阿森想的那樣順利。

    她不能幫他什麼,至少,她可以做到不給他添亂,安安靜靜地待在那裏,讓他能安心地去和外面的那些人周旋。

    “好!”她溫順地道,“我聽九爺的,留在張掖。”

    話突然被傅庭筠打斷,他不禁朝她望去。

    四目相對,傅庭筠目光柔和的像那皎潔的月光,讓趙凌語塞,半晌纔回過神來。

    他都說了些什麼胡七八糟的。

    可看傅庭筠的樣子,好像很喜歡聽似的……而且一下子就改變了態度和立場。

    趙凌隱隱覺得自己好像窺見了什麼似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