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72章 借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72章 借勢字體大小: A+
     

    傅庭筠問趙凌:“山西大通號是幹什麼的?”

    “他們是做南北貿易的,”趙凌沉吟道,“是寶慶樓最大的股東。”他頗有些感嘆地道,“我原以爲他們只是和關東做藥材、毛皮生意,沒想到他們還組商隊和大食人做生意。”

    傅庭筠覺得這些和她的關係都不大,她更關心什麼時候才能把趙凌的皮襖做好。

    出了永昌衛,下起了鵝毛大雪。

    雪花飄飄灑灑的,不過兩盞茶的工夫,四野已是白茫茫一片。

    他們在山丹衛東樂驛旁邊的客棧避雪,下了馬車卻看見留着八字鬍的葉老爺一個人背手站在客棧門口,表情嚴肅地望着天空的飄雪,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見趙凌,他微微有些驚訝,但還是客氣地朝着趙凌點了點頭。

    趙凌也頗爲意外,點了點頭,和葉老爺擦肩而過,進了客棧。

    楊玉成不禁回頭瞥了葉老爺的身影一眼。

    金元寶道:“要不,我們今天就在這裏歇一晚吧?雪太大了,要是走不到下一個驛站就麻煩了。”

    趙凌點頭。

    金元寶向掌櫃要了幾間客房。

    剛剛安頓下來,外面一陣喧譁。

    鄭三娘給傅庭筠鋪好了牀,幫鄭三收拾客房去了。傅庭筠埋頭給皮襖鑲邊——邊鑲好了,皮襖也就可以穿了。

    喧譁聲卻越來越大,不一會,朝傅庭筠他們住的地方來。

    “沒有?沒有也給老子騰兩間出來!”一個粗魯的聲音大嚷大叫着,“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掌櫃連聲告罪。

    有人捶打着隔壁的房門。

    隔壁住的是趙凌。

    傅庭筠不由擔心起來,丟下針線去開門。

    可她的手剛觸到門閂,只聽得旁邊客房的門“吱呀”一聲,外面就響起了趙凌的聲音:“是哪位?”

    想到外面都是男子,傅庭筠把門開了道縫朝外望。

    只見七、八個漢子簇擁着個神色跋扈、穿綠色潞綢袍子的男子擠在走道上,掌櫃陪着笑臉,不住地朝他們作着揖。

    跟在穿綠色潞綢袍男子身後的漢子中有人嚷道:“我們是甘肅總兵府的。有公幹路過此地,你給我們把房騰出來。”

    傅庭筠眉頭直蹙。

    既然是甘肅總兵府的,又是公幹,爲何放着旁邊免費的驛站不住而非要住這要錢的客棧?

    “原來是甘肅總兵府的,”趙凌淡淡地笑,“我正好要去甘肅總兵府報備,說起來,我們也算是一家人了。不知道兄弟在哪裏高就?日後有機會我們一起出來喝杯水酒。”

    他面容冷峻,下頜微揚,帶着幾分居高臨下的傲慢望着那個穿綠色潞綢袍子的男子,一副沒把甘肅總兵府放在眼裏的味道,倒讓那幫人面面相覷,半晌沒有做聲。

    “這位兄弟,”那穿綠色潞綢袍子的男子語氣裏就帶了些許小心翼翼的試探,“不知道你任何職?到時候兄弟也好找你去討杯水酒吃。”他目光遊離地笑着。

    “哦!”趙凌淡淡地道,“我去莊浪衛任總旗……”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那幫人已哈哈大笑起來,笑容裏滿是張狂。那個穿綠色潞綢袍子的男子更是叫囂着:“小小一個總旗,就想和我喝酒,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老子可是永昌衛的百戶……”

    一下子說漏了嘴。

    趙凌做出不屑的樣子瞥了那個穿綠色潞綢袍子的男子一眼,有些不耐煩地打斷了那個男子的話,叫着“三福”和“石柱”:“給我打,打到他閉嘴爲止。”

    打個官爺!

    三福和石柱哪有這底氣,又不敢違背趙凌的話,一邊心虛地望着趙凌,一邊捋了袖子朝那羣人走去。

    趙凌好像對三福和石柱的態度很是不滿,大喝了一聲:“你們怕什麼?出了事找陌毅就是了!”又道,“他既敢把我弄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就得給我收拾爛攤子!”

    三福和石柱一時沒有明白趙凌的意思,傅庭筠卻明白過來。

    他這是要借勢啊!

    心裏不由暗暗贊他聰明。

    那穿綠色潞綢袍子的男子臉上目光開始有些閃爍起來。

    陌毅的來頭整個甘肅總兵府都是知道的。他出身名門,又能征善戰,除了穎川侯,誰的面子也不買。對方既然是陌毅弄來的,不是親就是故……他的聲音不由低了下去:“請問您是陌將軍的?”

    趙凌看也沒看那男子一眼,“啪”地關了門。

    傅庭筠不由抿了嘴笑。

    三福和石柱此刻也反應過來,雖然揮着拳頭就衝了過去,卻也有分寸,動作並不是那麼的快。

    開客棧的講究和氣生財,掌櫃忙擋在了兩幫人的中間,朝着這邊作完了揖又朝着那邊作揖:“大家都是自己人,自己人,何必爲些小事傷了和氣……”

    那綠色潞綢袍子的男子趁機給自己找了個臺階:“算了,看在陌將軍的份上,我也不和你們生傷了。”火氣自然就發泄到了掌櫃的頭上,“你他媽的快給我騰幾間房出來,要不然,我把這客棧都給你拆了。”

    掌櫃權衡再三,只得去找葉老爺商量。

    葉老爺什麼也沒有說,笑着騰了幾間客房出來。

    聽着外面的動靜,楊玉成不免感嘆:“我還以爲只有那些小商賈纔會如此,沒想到生意做到大通號這樣的,遇到這等不入流的也得陪着笑臉。”又道,“還是有官身的好啊!”

    趙凌笑笑沒有做聲。

    阿森在那裏探頭探腦的。

    “幹什麼呢?”金元寶笑着把他的腦袋拍了一下。

    阿森嘟了嘴,摸着腦袋委屈地道:“是傅姑娘讓我來看看爺在幹什麼……”

    金元寶就笑着看了趙凌一眼,道:“傅姑娘有什麼事找爺?”

    “好像是皮襖快要做好了。”阿森道,“傅姑娘想送過來……”

    “我去看看!”趙凌聞言站了起來,“你們去廚房看看有什麼吃的,今天雪大,估計還會有人來投店,免得去晚了沒什麼吃的了!”

    金元寶應了一聲。

    楊玉成看着趙凌出了門,朝着金元寶“喂”了一聲,道:“你有沒有覺得九爺……”他有點不知道怎麼形容好,語氣頓了頓才道,“去傅小姐那裏,去得挺頻繁的?”

    “沒覺得!”金元寶一副想也沒想的樣子道,“傅小姐一介女流,跟着我們辛苦奔波,怎麼也得多問兩聲吧?你也想的太多了。”

    楊玉成總覺得心裏不對勁,又覺得金元寶說的也有道理,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乾笑了幾聲。

    皮襖剛剛做好,傅庭筠還在收拾針頭線腦,她沒有想到趙凌會過來,放下手中的活,把皮襖遞給了趙凌:“九爺試試合適不合適?要是有哪裏不合身的,跟我說一聲,我再改改。”

    趙凌“嗯”了一聲,回屋換了皮襖過來給傅庭筠瞧。

    或者是將養了些日子,相比她初次見到他的時候,他不僅氣色好了很多,而且身材也健壯了些。青色素羅皮襖穿在身姿筆挺的趙凌身上,竟然有種沉穩高雅的風儀。

    “怎麼樣?”他問傅庭筠。

    “哦!”傅庭筠忙收斂了情緒,仔細地打量着皮襖,“大小挺合適的,你動一動,看有沒有哪裏不舒服的。”

    趙凌一邊伸展着手臂,一邊道:“我身上這件棉袍也是你做的,我穿着就挺好。”言下之意是這件也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傅庭筠也沒有發現什麼不好的地方,不由鬆了口氣。

    總算沒有白忙。

    wωω▪тTkan▪¢ ○

    她心裏涌起股淡淡的喜悅,笑道:“今天變了天,九爺就穿這件皮襖吧!”

    趙凌點頭,坐到了旁邊的太師椅上。

    傅庭筠很自然地去奉了杯熱茶,說起剛纔的事來:“……你這樣,要是陌毅知道了,會不會扯你的後腿啊?”

    雖然知道趙凌的方法巧妙,可她從小受的教育卻是低調務實,心裏無論如何還是有些擔心。

    這一片全是衛所,這件事應該很快會被傳出去。要是陌毅到時候和他們撒清關係,那趙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她前些日子剛剛向鄭三打聽清楚。

    朝庭定製,每十人爲一小旗,每五小旗爲一總旗,每兩總旗爲一百戶,每十百戶爲一千戶,每五千戶爲一衛。

    趙凌現只是個總旗。

    “你別擔心,我有分寸的。”趙凌喝了口茶,笑着把魯成和陌毅的關係告訴了她,“我這樣,也是希望通過那個百戶把我的事傳到魯成的耳朵裏。如果陌毅對魯成據實以告,試想以魯成的爲人,連陌毅都會巴結,更何況是十六爺的人!如果陌毅對魯成有所隱瞞,那更好,魯成看在陌毅的份上,一定會對我們多加照顧。”又道,“要是陌毅想和我撇清關係,就讓他撒清好了。我這樣突然被都司派到這裏,想必有很多人都想知道我的底細,到時候我要是照直說了。”他說着,朝着傅庭筠眨了一下眼睛,突然間流露出孩子般的稚氣“只怕陌毅會更頭痛。說不定還會主動跳出來承認我是他的親戚呢!”

    傅庭筠的心突然就漏跳了般的一滯。

    她的臉微微有些發燙。

    突然想到阿森有時候也會這樣眨着眼睛。

    原來,阿森是跟着趙凌學的啊!

    她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

    如破雲而出的太陽,如清晨滿天的朝霞,屋子裏突然都顯得亮敞了起來。

    趙凌只覺得心裏暖暖的。

    要是時光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該多好啊!

    他望着傅庭筠,希望她在他的面前,能夠永遠這樣的快活,這樣的明亮……

    我要加油……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