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67章 決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67章 決定字體大小: A+
     

    翌日,天剛破曉,楊柳巷宅子裏就熱鬧起來。

    呂太太和蘆葦在廚房裏烙餅、蒸饅頭,準備今天的早膳和路上的乾糧,畢竟是災年,出了西安府,還不知道什麼地方能賣到吃食。

    呂老爺指揮着三福和石柱將早準備好的箱籠擡出來,大家說說笑笑的,有的拎包袱,有的抱被褥,有的捧器皿,來來回回地穿梭在廳堂和各自的廂房之間,收拾着行囊。

    外面又有老蒼頭進來稟道:“馬販子來了!”

    他們還沒有資格讓都司衙門開具勘合,也就不能享受住驛站、使用驛站車馬的待遇,怎麼去張掖,就得自己想辦法。金元寶昨天一早就讓那個趕車的馬二幫着相幾匹馬,買回一輛大車來。

    聽到稟報,他丟下手上的活,叫了懂馬的三福:“你和我去看看。別讓人以劣充好給涮了。不然可得走着去張掖了。”

    “那哪能。”三福笑着和金元寶出了門,“別的我不敢說,這看牲口的功夫,可是九爺親自教的,我要是都走了眼,這虧吃的也不算冤枉。”

    楊玉成聽了哈哈大笑。可剛笑了兩聲,就抱着腦袋一屁股坐到了太師椅上,喊着“阿森”:“給我到廚房裏要點醋來。”又嘀咕道,“他媽的,這酒可真是烈。”

    阿森應聲而去。

    呂老爺呵呵地笑。

    楊玉成身體不舒服,火氣也大,看着滿屋的東西,不禁嚷道:“怎麼不見鄭三那傢伙?我們下午就走了,他好歹也要出來露個面,幫個忙!”

    呂老爺也覺得有些奇怪,但還是本着息事寧人的想法道:“或者有什麼事耽擱了也說不定。”

    兩人正說着,趙凌穿了件紮了腰帶的丁香色直裰,乾淨利落地走了出來,吩咐楊玉成:“你這就去趟寶慶銀樓,兌兩千兩銀子出來,傅姑娘有事要用!”

    “啊!”楊玉成張大了嘴巴,看了一眼滿屋的東西,困擾地道,“現在就去?”

    趙凌點了點頭:“現在就去。”然後對呂老爺道:“等會你隨着傅姑娘一起出趟門,看看傅姑娘有什麼吩咐,都買了些什麼東西……”他沉吟道,“如果只是幾十兩銀子的物件,就隨她高興好了,要是上百兩上千兩的,你幫着看看真假。再就是……傅姑娘如果是去廟裏,你找個人來給我報個信!”

    昨天晚上傅庭筠倒高高興興地走了,他卻翻來覆去大半夜沒有睡着,想來想去,就擔心她是被大興善寺主持打動,準備九月初一法會的時候捐功德錢。

    呂老爺嚇了一大跳:“出了什麼事?”

    趙凌顧着傅庭筠的面子,含含糊糊沒有多說。

    楊玉成聽說呂老爺一早也要跟着傅庭筠出門,指了廳堂的東西,猶豫道:“那這怎麼辦?”

    “回來再收拾。”趙凌不以爲然地道,“先把傅姑娘的事辦了。我們早一個時辰晚一個時辰走關係都不大。”

    楊玉成叫上石柱,耷拉着腦袋出了門。

    趙凌這才把呂老爺叫到一旁叮囑了一番。

    呂老爺連連點頭:“爺,您放心,我知道了。”

    然後一路上跟着傅庭筠,誰知道傅庭筠帶着鄭三娘,一路上只是買些棉衣皮襖,連件首飾都沒有添,花了不到二百兩銀子,逛了不到一個時辰。

    “您不再買點別的?”呂老爺狐疑地問。

    “沒什麼要買的了。”傅庭筠笑着上了馬車,“我們快點回去吧!”並沒有說去其他什麼地方。

    呂老爺心中滿是困惑,走到楊柳巷口,碰到了一大早就不見了蹤影的鄭三。

    他正趕着輛黑漆齊頭的馬車。

    “這是……”呂老爺疑惑地指着馬車。

    鄭三笑道:“傅姑娘吩咐買的。”

    說話間,已驚動了正由金元寶陪着在門口打量車馬是否已經準備妥當的趙凌。他快步走了過來,遠遠地就高聲問道:“怎麼了?”

    鄭三恭敬地答道:“傅姑娘說,我們也要去張掖。一大早就讓我去買了輛馬車回來。”

    消息得的這樣突然,趙凌目瞪口呆,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金元寶和呂老爺更是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一時間,楊柳巷裏只有馬兒的響亮鼻聲、馬蹄不安地刨着青石板發出的“得得”聲,更映襯着楊柳巷的靜謐。

    馬車上的傅庭筠透過車簾望着趙凌有些呆滯的表情,不知道爲什麼,心裏就冒出股得意來,更想讓趙凌覺得詫異。

    她由鄭三娘扶着,不緊不慢地下了馬車。

    趙凌這才轉過彎來。

    心中不由得又驚又喜。

    驚的是傅庭筠不聲不響的,竟然瞞着他把遠行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喜的是自己並非一廂情願,傅庭筠竟然選擇了跟他去張掖……可轉念間,這種驚喜就變成了惱怒。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個怎樣的決定?知不知道她將來會面臨着怎樣的處境?誰也不商量,就自作主張地決定去張掖!

    卻忘了他纔是那個始作俑者。

    他臉色難看,語氣生硬地請傅庭筠到一邊說話。

    但凡是個有血性的男子,都不可能容忍自己的未婚妻去當人質,何況是趙凌。

    傅庭筠早就知道,一旦他知道了她的決定,絕對不會同意她跟着去張掖的,這也是爲什麼她要瞞着趙凌的原因。

    如今事情說穿了,趙凌肯定是要和她私下談談的。

    她沒有拒絕,默默地跟着他進了書房。

    “你留在西安府,這件事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她的腳剛踏進書房,趙凌就丟下這句擲地有聲的話,“我會讓人給京都送信。最多不過兩個月,那邊就會有消息過來了。”

    他面色冷峻,甚至帶着些許讓人膽寒的酷厲,讓人一看就知道他的決心和堅持。

    傅庭筠卻不以爲然。

    他從前曾要把她掐死,她還不是好好地活了下來。而且知道她沒地方可去,煩得要死,還不是沒有把她丟下;遇到馮老四的時候,把她藏在水缸裏;在城隍廟,人都燒迷糊了,還把她護在身後……他只是樣子嚇人而已。

    “你和楊公子、金公子在書房說的話,我都聽見了。”既然到了這個份上,也不用藏着掖着了,她開誠佈公地道,“陌毅爲什麼要問起我?還不是因爲我說你和我是‘未婚夫妻’。”她雖然告訴自己這是正事,不是什麼兒女情長,用不着羞怯,可還是忍不住面頰飛起一朵紅雲,“如果不是我胡說八道,事情又怎麼會變成這樣呢?”她慢慢地道,“事情既然由我而起,就得由我來承擔。”聲音裏有着不容改變的堅定。

    “要說承擔,也應該由我來承擔。”趙凌臉色更差了。當時要不是爲了救他,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現在出了紕漏,他一個男人,什麼時候輪到她一介女流去承擔了,“這件事你不用管,好好待在楊柳巷就是了。”他的態度比她更堅決,轉身就走,一副用不着再說的模樣。

    她就知道會這樣!

    傅庭筠望着他的背影,慢悠悠地道:“那我就自己去!”

    趙凌轉身,神色凜冽地瞪着她,鬢角冒着青筋。

    傅庭筠面帶微笑,挺直了脊背,昂着頭從他身邊走過。

    堅決的態度已不言而喻。

    趙凌只覺得頭痛欲裂。

    知道他如果想通過這種冷冽的神色讓傅庭筠退縮已是不可能了。

    “傅姑娘!”他喊她,“這件事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聲音裏也隱隱透着一絲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無可奈何。

    背對着她的傅庭筠卻嘴角高翹。

    你不是生氣嗎?

    你不是板臉給我看嗎?

    除了這個,你還能把我怎樣?

    她的心情簡直可以稱得上是愉悅。

    “我的確想的很簡單。”傅庭筠轉過來身,篤定地望着趙凌,“不過,我覺得,有些複雜的事最好用簡單的辦法來解決更有效果。”就像這次,她如果和趙凌商量,別說去張掖了,就是那兩千兩銀子都別想拿到手,更不要說想按着自己的心願行事了。現在她手裏有錢有人,更踏實了,“如果九爺覺得我會耽擱大家的行程,不如分頭行事——你們先走,我由鄭三護着,隨後就到。”

    趙凌突然明白傅庭筠爲什麼要向他要銀子了。

    這是她的盤纏,也是她以後到張掖的日常用度。

    人是他找的,錢是他給的,這算不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趙凌在心裏嘀咕着,面色卻更冷厲了。

    “胡鬧!”他低聲喝斥,“張掖離這裏有多遠你知道嗎?”他只是質問,並不需要她回答,“西安府到張掖有二千四百四十六裏,要經過四十三個驛站,行程一百一十天……”

    “是有點遠!”傅庭筠打斷了趙凌的話,皺着眉,一副很是苦惱的樣子,“難怪你不放心。”她說着,眼底閃過一絲狡黠,“不過,如果我派人給陌毅送封信,你說,他會不會派人來接我?”

    後院傳來傅庭筠歡快而清脆的聲音:“這個就不用帶了,張掖肯定有賣的。把這個帶上,路上閒着無聊的時候可以看看。還有這個,據說那裏的風沙很大……”

    前廳,大家望着臉色鐵青地站在堂廳屋檐下的趙凌,神色間平添了幾分小心翼翼,輕手輕腳地收拾着箱籠,生怕發出來的響動惹惱了前面的這個人,越發顯得後院傅庭筠的聲音婉轉動聽。

    趙凌突然撫額而笑。

    罷了,罷了。

    她一個女孩子都不怕,他堂堂男子漢,難道還怕了不成?

    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以後不管遇到了怎樣的艱難險阻,從容面對就是了。

    辦法總歸是比困難多的。

    他不敢認真地去追究,這到底是無奈的妥協,還是在爲自己心底那隱而未除的執念找藉口。

    因爲是寫感情戲,所以寫得很慢。

    PS:然後查了資料,北京到西安,明朝的時候需要一個月,到張掖,需要一百一十天……昏倒!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