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60章 銀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60章 銀子字體大小: A+
     

    傅庭筠很好奇,可她畢竟是客居,有些事,呂太太就是再尊敬她,她也不會問,笑着送呂太太出了房門,坐在牀上在冬衣的邊角上加針,這樣一來,衣服顯得挺括些?

    一個邊角還沒有縫完,呂太太折了回來,雙手還抱着個藍色的粗布袋子。?

    她的表情有些奇怪,道:“傅姑娘,九爺吩咐,這二百兩銀子放到您屋裏。”說着,把布袋子放在了她的面前解開。?

    雪白的銀子讓人眼前一亮。?

    “放我這裏?”傅庭筠不解地望着她。?

    呂太太道:“九爺是這麼吩咐的。”多的,她也不知道。?

    傅庭筠叫了鄭三娘進來,把銀子收到櫃子裏,吩咐她:“等九爺回來,你進來稟一聲。”?

    鄭三娘笑着應“是”。?

    呂太太看着笑道:“小姐也應該添兩個箱籠纔好。”又道,“要不,我讓我們家裏的幫着買一對來?”?

    傅庭筠也想添兩個箱籠,免得衣裳都這樣堆放在牀角。?

    可她手裏哪有錢啊!?

    難道趙凌給她這些銀子就是讓她零用的??

    要不然,她既不用管楊柳巷的開銷,又不用管趙凌的收益,趙凌把銀子放在她這裏做什麼??

    她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又怕萬一錯了惹人笑話,就有些心不在焉:“到時候再說吧!”?

    呂太太自然不好幫她拿主意,又見她正做着針線,笑着和她說了幾句閒話就起身告辭了。?

    傅庭筠一直心緒不寧地等着趙凌,偏偏趙凌用過晚膳纔回來。聽說傅庭筠找他,換了件衣服就過來了。?

    “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傅庭筠轉身給他沏了杯茶,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語氣中透着一絲抱怨?

    趙凌出門的時候原準備交待一聲的,見傅庭筠還沒有起牀,想着她這些日子跟着他辛苦奔波,只怕沒睡過一個安穩覺,忙吩咐呂太太他們別吵了她,讓她睡到自己醒來。回來後見呂老爺他們早上就把銀子兌了出來,知道她心裏困惑,說不定還擔心了整整一天。暗暗責怪自己沒給她留個口信,哪裏還會去細細思量她用什麼口吻和他說話。?

    “借劍給我的人叫唐岱山,原是蒲城的鹽商,私下也開了幾口鹽井。後來馮家搭上了戶部侍郎殷仲元做起官鹽買賣來,又控制了陝西的私鹽。把唐岱山逼得幾乎走投無路。我當時剛做私鹽買賣,也不是很懂,唐岱山指點了我幾次。見我很快就站穩了腳跟,就和我合夥做了幾次買賣,彼此間也有些交情。”趙凌避重就輕地解釋道,“我去還劍。本想宴請他一頓略表謝意,誰知道他卻一心想讓我和他進京去找門路。任我怎麼回絕他也不死心,磨磨嘰嘰的,又在十三山用了晚膳纔回來。”他說着,苦笑起來,“我就怕他還不死心,明天又登門拜訪。?

    傅庭筠一聽就對這個唐岱山不喜歡。?

    趙凌說了不去,他還一直勉強,總覺得這這個唐岱山待人不夠真誠磊落。?

    她道:“楊柳巷不是你早年買的宅子嗎?據說連楊公子和金公子都不知道在哪裏,那唐岱山是怎麼知道的?”?

    “原來是不知道的。”趙凌道,“我現在住在這裏。唐岱山自然就知道了。”?

    傅庭筠聽着眉頭微蹙:“那他知不知道你要去都司衙門當差的事?”?

    “應該不知道。”趙凌道,“他以爲是馮家請了人來對付我。”?

    “還是謹慎點的好,”傅庭筠道。“他消息這麼靈通,你一搬了地方他就知道了。你去都司衙門的事,他未必不知道。”想着販私鹽可是重罪。要是趙凌已經進了都司衙門,打狗還得看主人,大家看在十六爺的面子上,也許裝着不知道算了。可如今還沒有進都司衙門,這個時候被捅了出來,十六爺畢竟是個藩王,上不了明面,都司衙門爲了清譽,未必會買十六爺的賬,趙凌的前程可能就全完了。只是這個話卻不好對趙凌明說,又委婉地道:“你去都司衙門,大家多高興啊!呂太太還準備這兩天去廣仁寺還願了。京都山高路迢,這眼看着要立秋了,越往後去天氣越冷,你何必跟着他去京都,讓大家都跟着擔心!”?

    那你擔不擔心??

    趙凌心裏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來,要不是他一向謹慎,差點就脫口而出。?

    他不由冷汗連連。?

    過幾天他就要去都司衙門備報了,陝西都司二十幾個衛所,他上次和吳昕見面後,一起在十三山用的午膳,聽吳昕那口吻,都司衙門人滿爲患,就是兵部推薦來的人也多是先到各衛所去,再慢慢找機會調任,剛來就留在了都司衙門的可能性不大。還有華陰那邊,這幾天也應該有消息過來了,傅夫人知道解老爺一家遇難,對女兒肯定也有安排……他畢竟是個不相干的人,何況他以後前途未卜……?

    想到這些,他不由情緒有些低落。?

    端起茶盅來喝了一口,只覺得這穀雨過後的龍井又苦又澀。?

    傅庭筠見他低頭不語,心中不安。?

    莫非這個唐岱山許了什麼好處給趙凌??

    想想又覺得不可能。?

    趙凌重情守信,既然答應了去軍營,就是不喜歡,也會去的。?

    可他又爲什麼不吱聲呢??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蹊蹺?

    傅庭筠暗暗思量。?

    他既然不說,那就只能以後慢慢再打聽了。?

    倒是昨天晚上,只顧着和他說東道西的,卻忘了問他到底願不願意去都司衙門了……如今又出了唐岱山這件事,得想辦法提醒他兩句纔是。?

    她想了想,笑道:“九爺就怎麼想到販私鹽呢?我聽人說,這行雖然收益大。可風險也大,人很辛苦的。”?

    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來??

    是因爲唐岱山的出現嗎??

    趙凌再也沒有了剛纔和傅庭筠說話時的悠閒心情:“這樣錢賺得多,賺得快。”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

    看在傅庭筠眼中,就變成了不以爲然。?

    她不由氣結。?

    不是過不下去了,只是因爲“賺得多,賺得快”……?

    她深深地吸着氣,不住地告誡自己“千萬別發火,他可能是跟馮老四、唐岱山那些人相處久了,對販私鹽的事也就不以爲意了”,心情這才慢慢平靜下來。笑着問他:“九爺要是沒有販私鹽,準備做什麼?”?

    趙凌顯然沒想到她會問這個,有些驚訝。?

    “準備做什麼啊?”他想了想,道,“我還從來沒想過!”?

    怎麼會沒有想過??

    那他去江南做什麼??

    或者。他不想告訴她??

    傅庭筠氣得半死,可看着他一副淡然的樣子,覺得再問下去他也不會說什麼。頗有些無奈地道:“九爺不是要去軍營嗎?不如趁機會好好想想。孔子說。三十而立。到時候再做打算也不遲。”?

    “你這主意不錯。”趙凌笑道,“我正好趁這機會好好想想!”只是笑容顯得很勉強。?

    他這是怎麼了??

    進門的時候還好好的,耐心溫和地向她解釋唐岱山的事,怎麼轉眼間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傅庭筠不明所以。又猜不出來他的心思,只得暫時把這些情緒放下。笑着問他:“早上呂太太拿了二百兩銀子進來,不知道九爺有什麼打算?”?

    趙凌聽着精神振作了一些,道:“我今天早上先去了大興善寺,和那裏的一位知客說好了,隨時可以幫解老爺一家做法事。你不如選個日子,我到時候送你過去。”又道,“你手裏的銀子都在我手裏,如今到處結賬都要現銀,寶慶銀樓要滿兩千兩面額的銀票纔開始兌換,我覺得你的銀票還是暫時別動的好。你知道我這些日子想置辦點產業。正好要用銀子,就在寶慶樓兌些銀子,先讓呂掌櫃給你送了二百兩進來。到時候去大興善寺做法事的時候也好捐功德錢。丟香火錢。平時你要買些什麼喜歡的小東西也可以讓鄭三娘去幫着買!”?

    沒想到他一直惦記着這事……?

    傅庭筠很是意外,更多的是感激。?

    她低聲向他道謝。眼角都有些溼潤起來。?

    “有什麼好謝的!”趙凌道,“本來早就應該幫你把這件事辦妥的,因爲陌毅在身邊,我怕引起來什麼誤會,就把這件事給耽擱下來了。”然後問她,“你想什麼時候去?”?

    傅庭筠讓鄭三娘拿了本黃曆來,定了明天的日子。?

    “那好!”趙凌起身告辭,“我明天一大早就派玉成去大興善寺跟他們說一聲。”?

    傅庭筠想着去大興善寺還要準備一番,沒有多留,送趙凌出門,第二天坐着僱來的馬車去了大興善寺。?

    ※※※※※?

    大興善寺是陝西最古老的禪院,建寺已有五百多年。殿宇巍峨,院落衆多。或者是因爲災年的緣故,來拜佛的人特別的多,肩摩踵接,人聲雜沓,像趕廟會似的。?

    傅庭筠隨着趙凌到大雄寶殿拜了菩薩,然後沿着寬闊的青石甬道一直朝後走,過了藥王殿,香客才漸漸少了起來。?

    他們朝西穿過一道長廊,進了個松柏青翠的院落裏,坐北朝南五間的正房,一明兩暗,左右是廂房,中間是廳堂,正中香案上供着個三尺來高的菩薩。知客和尚把他們迎到廳堂給菩薩上了香,到一旁的廂房歇下,廳堂那邊請來的七七四十九位和尚開始搖杵鈸鼓,口誦經懺做法事。?

    傅庭筠坐在廂房裏,聽着一陣陣梵音傳過來,一會兒想起小時候舅舅舅抱着她摘花的溫馨,一會兒想起三表哥那年帶着她到舅舅家田莊上去釣魚時的歡快,一會兒想着大堂侄滿月時穿着大紅色氅衣時的粉裝玉砌……眼淚忍不住簌簌落下。?

    陪着她的鄭三娘不停地勸慰,傅庭筠還是傷心了半天。?

    待中午小沙彌端了齋飯來,她這才發現趙凌站在院旁樹冠如蓋的松樹下。?

    他背手而立,身姿如鬆,表情淡漠地望着大雄寶殿的方向,好像有滿腹心事無人訴說般,顯得孤單而寂寞。?

    傅庭筠心中就莫名生出淡淡的傷感來。?

    她三步並做兩步走了過去:“不是說要和呂老爺去看鋪面的嗎?出了什麼事?”又想到已是正午,道,“小沙彌端了些齋飯過來,我瞧着還挺爽口的,九爺不如和我們一起用些吧?”?

    趙凌轉過頭來,定定地望着她,見她眉宇間焦灼漸盛,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來,他不由失笑。?

    “沒什麼事,”他望着她的目光溫和而輕柔,“就是想站在這裏靜一靜。”?

    人有的時候會希望獨處。?

    傅庭筠沒有生疑,鬆了口氣。?

    “你去吃飯吧,我先走了!”他轉身離去。?

    “那你的午膳?”傅庭筠沒想到他說走就走,在他背後喊道。?

    “玉成還在外面等着我,”趙凌笑着朝她揮了揮手,“你不用管我。”像卸下了身上的重負,舉手投足間說不出的飛揚灑脫。?

    傅庭筠靜靜地望着他離去,不由笑了起來。?

    ※?

    這個是第三稿,改動有點大……~~~~(_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