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56章 不上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56章 不上當字體大小: A+
     

    夜深人靜,皓月當空。

    西安府的大多數人都進入了夢鄉,只有城西那幾條大紅燈籠高高掛着的街道,依舊是鶯歌燕舞,熱鬧喧闐,越發襯托出這古城夜晚的安靜沉寂。

    喜升客棧的屋頂上突然冒出十幾個黑影,他們身輕如燕,蒙着臉,揹着弩箭,很快分散在了小院的各處。

    清冷的月光下,箭頭閃爍着雪亮的光芒,靜靜地散發着令人膽寒的殺意。

    一個身高八尺的昂揚漢子走到了院子中央,沉聲喝道:“趙凌,速速出來受死!”

    他的聲音雖然低沉,卻如泰山壓頂般砸在院子裏,殺氣凜然,連躲在屋裏的陌毅都感覺到了:“這人是誰?”

    “侯爺的貼身侍衛林遲。”

    陌毅愕然:“那個號稱西北第一的林遲?”

    陶牧點頭。

    陌毅“哦”了一聲,悄無聲息地走到了窗戶前,推開一道細細的縫朝外望去:“高手相搏,不見識一番就太可惜了。”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吱呀一聲門響,趙凌提着劍走出門來。

    月光下,他面不改色,沉凝如山。

    林遲騰空而起,健壯的身體輕盈如柳絮,圓月彎刀閃電般帶着尖嘯之聲劃過長空朝趙凌頭頂劈去。

    “叮噹”一聲,趙凌看似不慌不忙地舉起劍,卻不早不晚地恰好擋住了劈向他的圓月彎刀,林遲像被什麼東西擊中似的,彈落在一丈外,連連後退好幾步才站穩了身子。

    “好身手!”陶牧動容,走到了陌毅身邊。

    陌毅冷笑:“再好的身手有什麼用。只要把他引到院子時。他就別想逃脫。”

    說話間,兩人已過了七、八招,叮叮噹噹的聲音不絕於耳,清脆如金石相擊,悅耳而動聲,可站在窗邊的陌毅和陶牧卻覺得有股重力朝兩人壓來,讓他們的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果真是高手相搏。”陶牧兩眼一亮。

    只見那林遲的刀鋒如九天飛仙般飄逸空靈,趙凌的人卻淵渟嶽峙如千年的古剎,不管林遲的攻擊如何飄忽,趙凌只是隨意地揮劍。林遲卻如被打落凡塵般狼狽地落地。

    孰高孰低,已不言而喻。

    “這樣下去不行!”陶牧低聲道,“別說把趙凌逼到院子裏了,林遲能支持多久恐怕都成問題。”他說着,問陌毅。“你不是說趙凌受了內傷嗎?誰把的脈?”

    “曲雲翔。”陌毅目不轉睛地盯着窗外。

    十六爺身邊的絕頂高手,擅長醫藥。

    陶牧不再懷疑,皺着眉頭沉思了半晌。道:“趙凌的事,只怕我們要重新商議商議!”

    陌毅聽出他言下之意,不由回頭:“什麼?”滿臉的詫異。

    “我們錯估了趙凌。”陶牧神色非常的冷峻,“如今之計或是你我出面幫趙凌共同對付林遲。做番戲給趙凌看;或是幫着林遲,趁其不備偷襲趙凌。今晚務必把他擊斃。”

    陌毅有片刻的猶豫。

    那趙凌,真的有這麼難以對付嗎?

    外面突然傳來“嗖嗖嗖”密如驟雨般的射箭之聲。

    兩人面色一變。

    不管他們怎麼想,今天只能有一個結果了。

    趙凌走到了院子中央,神駑營的人出手了。

    陌毅和陶牧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朝外望去。

    皎潔的月色下,箭光如流星,劍光如白練。

    流星劃過夜幕朝裹着趙凌的白練撞去,發出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音,卻都隕落在了趙凌的腳邊。

    林遲身姿筆直地站在屋檐下,可一對若性命的圓月彎刀卻無力地垂落在手邊。

    陌毅和陶牧齊齊變色,一個轉身拿了九環大刀。一個從腰間抽出條軟鞭,朝門口飛奔而去。

    只聽見趙凌發出一聲鳳鳴般的清嘯,安靜的仁壽街陡然發出一陣鏗鏗鏘鏘響亮的銅鑼聲。還夾着個鴨公般嘶澀的叫聲:“快來人啊,有人打劫喜升客棧!快來人啊!有人打劫喜升客棧!”

    兩人不約而同地停下了腳步。面面相覷。

    仁壽街上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還夾雜着毫不客氣的粗暴喝斥:“半夜三更,是誰在那裏鬼叫?”

    鴨公嗓子聲音嘶澀卻清晰無比的四下傳開:“官爺,官爺,喜升客棧有賊持刀搶劫。”

    持刀,就不是賊而是大盜了。

    “在哪裏?在哪裏?”街上全是緊張的喊聲。

    陶牧無奈地苦笑:“希望林遲還有力氣從這裏出去!”

    “幫趙凌嗎?”陌毅遲疑着,還有些不甘。

    陶牧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已拉開房門:“趙兄,出了什麼事?”

    林遲立刻明白過來,朝着躲在暗影中的駑手做了個手勢,一齊如潮水般退得乾乾淨淨。

    趙凌收劍,並沒有追,而是腳尖輕挑,寒光一閃,一支斷箭尖嘯着釘在了大門上,顫抖着發出一聲嗡鳴,如絕世寶劍出匣。

    跟在陶牧身後的陌毅神色大變,心中一凜,頓了頓才道:“趙兄,出了什麼事?”

    趙凌身姿如鬆,聞言緩緩地轉過頭來,面色平和,一雙烏黑的眼睛清亮如天邊的晨星。

    “這位是?”他望着陶牧,微微地笑,笑容中甚至帶着幾分親切溫和,可在周身堆積的斷箭掩映之下,陶牧卻莫名地感到股刺骨的寒氣,讓他手足有些發麻。

    他笑着上前,抱拳行禮:“在下陶牧,乃陌管事的兄弟……”

    盤問,畫押,直到天色大亮,趙凌、陌毅、陶牧三人才從衙門裏走出來。

    趙凌朝着陌毅、陶牧拱手行禮:“兩位兄長不知有何打算?如果不嫌棄,我做東,一起用早膳如何?”

    兩人回禮,正要說話。被放出來的客棧掌櫃追了上來,

    “陌爺,陌爺,”他如喪考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您到底惹的是些什麼人?怎麼會是軍中用的駑箭?”說着,拉了陌毅,“您一定要爲我在我們東家面前做個證,這與我無關啊!我只是個開客棧的……”無論如何也不放陌毅走。

    院子是陌毅出面包下的,他自然要找陌毅了。

    陌毅額頭冒着青筋,爭執聲早引來了人羣關注。衆目睽睽之下,他怎能發作!

    趙凌笑着上前:“陌兄,看來只有改日再請你了。天色不早,我還要趕往陝西都司去拜見知事吳昕吳大人。”說着,歉意地朝陶牧微微點頭。轉身離去。

    陶牧撫額。

    陌毅不由大罵一聲“他媽的”。

    掌櫃聞聲變色:“陌爺,我敬您是我的貴客,您怎麼這樣污辱我……”

    聽着背後亂糟糟的吵鬧聲。趙凌只覺得像卸下了一直重重地背在身上的殼般,從來沒有過的輕鬆。

    如果不是傅家九小姐胡鬧,鼓動了玉成和三福他們住進了喜升客棧,他會不會重新考慮這件事呢?

    恐怕不會吧!

    一直以來。他念念不忘的就是回江南,回到那個總是籠罩着朦朦煙雨。連呼吸也帶着股潮溼味道的江南……從來沒有想過要退一步。

    傅家九小姐卻無意間觸到了他的軟脅。

    江南固然重要,卻比不上這些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比不上被他親手帶大的阿森。

    他不得不重新考慮這件事。

    投靠十六爺,風險極大,可也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甘肅總兵、陝西都司都指揮使、廣東總兵……十六爺手裏還有哪幾張牌呢?

    關係如此錯綜複雜,卻未必不是他的機會。

    如果成功,回不回江南,都不重要了。

    趙凌停下腳步,站在人羣中微微地笑。笑容帶着一絲他不知道的寵愛。

    他不同意,就讓玉成死皮賴臉地纏着他。再不行,就想辦法偷了名帖逼着他去見吳昕……把事情想得這樣簡單,像孩子的兒戲。這樣的主意,恐怕也只有傅家九小姐這樣初生牛犢不怕虎的人才敢想吧!

    傅庭筠如花般嬌豔的面龐突然浮現在他的腦海裏。

    此時她應該得到了消息吧!

    不知道會怎麼高興呢?

    突然間。他很想見到她,想看看她的笑顏。

    不知道她是會露出得逞後的得意?還是會佯裝不知般卻揹着他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

    趙凌很是期待。

    旁邊有人高聲喊他:“這位公子,您到底買還是不買?”

    趙凌循聲望去。

    挑着水果擔子的壯漢不滿地瞪着他:“您買還是不買,也說句話,這樣像門板似的站在我面前,把我的生意都擋了!”

    梨子黃燦燦的,蘋果紅彤彤的,西瓜翠綠可愛。

    還有兩天就是中秋節,這是她第一次離家,沒有和家人在一起過中秋節吧!

    想到這裏,他鬼使神差地指了籃筐裏的西瓜:“多少銅板一個?”

    賣水果的壯漢翻着白眼:“多少銅板?您以爲這是風調雨順的年景。這可是荒年。三兩銀子一個!”

    趙凌提着西瓜叩開楊柳巷宅院的大門,呂老爺、呂太太、楊玉成、阿森、鄭三都興奮地圍了上來。

    “九爺,您沒事吧?”

    “阿彌陀佛,您可總算是平安回來了!”

    “九爺,您都沒有看見,那陌毅的臉都綠了!”

    七嘴八舌地說着話。

    他的目光卻落在遠遠地站在正屋屋檐下的傅庭筠身上。

    她穿着件月白色的淞江布右衽短衫,靚藍色粗布裙子,烏黑的頭髮隨意地綰了個纂,簪了兩朵小小的茉莉花,和街上那些走過的少女沒有什麼兩樣,卻如珠玉在側,讓他不能移開眼睛。

    傅庭筠睜大了眼睛望着他:“九爺,你有沒有哪裏不舒服?”說着,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見他沒有什麼異樣,又道“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楊公子說,你一早就會去都司衙門去拜見吳大人,你去了沒有見着人嗎?”

    明亮的目光,讓趙凌渾身不自在,他提了提手中的西瓜:“哦,遇到買西瓜的,十分難得,就買了幾個回來過中秋節。我這就去都司衙門……”

    不擅長寫打鬥的場面……~~~~(_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