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53章 奔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53章 奔走字體大小: A+
     

    傅庭筠等了兩天都沒有消息,心中很是焦慮。

    呂太太每天早上過來陪她說會閒話,到了下午,會拎了呂老爺從廣仁寺買來的點心給她吃,對她照顧有加,親生的姨母也不過如此。

    傅庭筠不免有些奇怪,試探呂太太:“我要麻煩您的日子還長着,您這樣客氣,倒顯得見外了。”

    “不見外,不見外。”呂太太面如滿月,笑眯眯地望着傅庭筠,滿臉的慈愛,“九爺說了,您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萬事都由您拿主意。要是您喜歡這裏,待過兩年,我們再給您尋門好親事,是招贅還是出嫁,也都由着您。”又道,“反正我們老倆口已是日薄西山,這點家當還不是要留給您的,您也別擔心出嫁沒嫁妝。”

    傅庭筠身心俱震。

    趙凌,什麼都爲她想好了!

    伏在牀上,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涌,打溼了碧綠的涼簟。

    他把她當什麼人了?

    住着他的宅子,拿着他的血汗錢去嫁人?還招贅?虧他想得出來。

    不過是怕傅家的人不接受她,她沒有個去處而已,西安府多的是尼姑庵、上清觀,到時候大不了絞了頭髮去伴了青燈古佛。

    心裏又是一陣怨。

    事事都幫別人想得周到,怎麼就不顧自己?

    他一個人住在客棧裏,也不知道現在怎樣了?

    阿森那邊一點動靜也沒有,難道楊玉成和金元寶都照着趙凌的吩咐散了同伴出了城?

    七想八想的,六神不安。

    阿森帶着楊玉成回來了。

    傅庭筠喜出望外。

    這麼說來,這楊玉成也是個忠肝義膽之人了!

    她換了件衣裳去了廳堂。

    和那天風流倜儻的貴公子不同。今天的楊玉成穿了短褐,身上不知道塗了什麼,皮膚呈蜜色,像碼頭上賣苦力的挑夫。

    他看傅庭筠的目光隱隱帶着幾分警惕。

    傅庭筠不由暗暗皺眉。

    現在是同舟共濟的時候,楊玉成不信任她,兩人又怎能齊心合力?

    臉上就透出幾分冷竣。

    阿森看着心中暗暗焦急,生怕他們一言不合一拍兩散,先是神色緊張地拉了拉楊玉成的衣袖,低聲道:“玉成哥,傅姑娘真的很厲害。我們的事她都猜出來的。她是真心想幫九爺的。”然後目帶懇求地望着傅庭筠:“傅姑娘,玉成哥說,九爺決定了的事,誰也不能改變。他怕您冒然行事,反而壞了九爺的大事。”

    那楊玉成的原話恐怕不是這樣吧?

    他多半覺得她是個養在深閨裏的無知婦人。什麼也不知道,借了趙凌的名義指使阿森把他找來不說,還自以爲是地出主意讓他去救人吧?

    可就這樣。他還是來了。可見他對趙凌不僅忠心而且還很尊敬!

    傅庭筠這麼一想,表情不由和緩起來,擡手示意他在下首的太師椅上坐下,喊了阿森斟茶。

    阿森擔心他們吵起來。猶豫了片刻才轉身。

    而楊玉成則毫不客氣地坐在了太師椅上,朝着傅庭筠拱了拱手。道:“傅小姐,聽阿森說,您有妙計可以救九爺,我急急趕來,還請傅小姐指教?”話裏藏針,客氣裏帶着幾分漫不經心。

    他是煩傅庭筠多事。要不是她,金元寶也不會被派去華陰送信了。金元寶如果不去華陰,他也就有個能商量的人了,對救九爺的事,就更有把握了。

    這女子。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傅庭筠反而冷靜下來。

    他們之前不過是打了個照面,說話還是第一次。楊玉成既是趙凌的左膀右臂,想來也是有幾分本事的人。讓他突然就相信她這樣一個女流之輩,未免也太想當然了些。

    如今最要緊的是要說服這個楊玉成相信他。

    傅庭筠微微地笑,神色更溫和了:“看楊公子這身打扮,想來是想暗中助九爺成事了?”

    楊玉成以爲她會問趙凌的現狀,沒想到她卻說起不相干的事來。微微一愣,點頭道:“不錯!”

    傅庭筠又道:“不知道金公子哪裏去了?和楊公子可有聯繫?”

    楊玉成臉上閃過一絲慍色。

    他當時勸金元寶和他留在西安府,金元寶卻執意要去華陰,還說出“這是九爺的意思,我從來不曾違背九爺,這次也一樣”這樣的話來。

    想到這些,他心中就有氣。

    金元寶奉命行事,他不能怨金元寶;這是九爺的吩咐,他更不能怨九爺。

    這氣自然又衝着傅庭筠去了。

    “元寶兄去了華陰。”他冷冷地望着傅庭筠,“傅姑娘不知道嗎?”忍不住露出幾分譏諷。

    傅庭筠卻像沒有聽到似的,她微微頜首,若有所思地道:“這個時候,金公子不留下來和楊公子一起想辦法幫九爺脫困,卻去了華陰……”

    楊玉成聞言氣得雙手握成了拳。

    卻聽着傅庭筠繼續道:“看來,金公子是個多謀善慮之人了!”

    楊玉成再一次愣住。

    金元寶的主意的確很多!

    傅庭筠徐徐地道:“想必他早就看出來九爺不可能脫困,楊公子又打定了主意要和九爺共進退,他只好去華陰。一來完成九爺的遺願,二來,”她說着,聲音漸低,帶着幾分悲泣,“二來你們都去了,也有個收屍的人……”

    她的話如雷擊,震得楊玉成腦子“嗡嗡”直響。

    是啊,他和元寶情同手足,兩人不知道一起經過了多少腥風血雨,元寶從不曾退縮,並不是個貪生怕死之人,又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棄九爺而去?

    他想到兄弟間有什麼事都是元寶出主意。

    或者,真如傅家這位九小姐所言,金元寶是看出九爺不可能死裏逃生。所以纔去的華陰?

    楊玉成望着傅庭筠,神色漸肅。

    傅庭筠鬆了口氣。

    她並不知道金元寶到底有什麼打算,但她想到趙凌派金元寶去打聽陌毅的底細,而金元寶竟然不負趙凌所託,真的就把個甘肅總兵旗下游擊將軍的底細摸了個一清二楚,可見此人十分善於刺探和分析,她纔有此一說。希望能出奇不勝,引起楊玉成的注意,掌握先機,爲她接下來的話做個鋪墊。

    看這樣子。她猜對了。

    “我從前看戲的時候,最佩服那能些威武不能曲,富貴不能移的御史大夫。”傅庭筠話鋒一轉,面露敬仰之色,“總覺得他們‘浩氣還太虛。丹心照千古’,名留青史,配享忠祠。是人間最榮耀不過的事了。”她說着,目光一黯,“可有一天,家父卻說。文諫死,不過是些無能小人爲求清名。以一己之私陷君王於不義的卑鄙行徑而已。”

    楊玉成訝然。

    不知道傅庭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那時年紀小,正在讀《史記》,覺得父親言過其實,和父親爭辯。”她神色凝重,徐徐地道,“當時具體說了些什麼,我現在已經記得不十分清楚了,可父親把我問到詞窮的那句話,卻如烙在我心裏般,我到如今還記憶深刻。”她說着。朝楊玉成望去,?“父親問我,大臣名流青史。配享忠祠了,那君王又該當如何呢?”

    傅庭筠目光灼灼如焰。直直地盯着楊玉成的眼睛,彷彿在問他,如果是你,你應該怎樣回答呢?

    那團火好像從她的眼睛裏燒到了他的喉嚨裏,楊玉成只覺得口乾舌燥,半晌說不出話來。

    “我想問楊公子,若九爺得你相助脫困,又應該如何呢?”

    傅庭筠聲音鏗鏘有力,如黃呂大鐘般響在他的耳邊。

    九爺如果脫困,又應該如何呢?

    對方是他們還沒有摸清楚底細的藩王,牽扯出了穎川侯,廣東總兵,鹿邑陌氏……這些人身後都是真正的豪門世家,那些所謂的江湖巨擘和他們相比,如繭火與皓月,隨便拎出來一個,翻手就能把他們打落到塵埃裏。

    九爺有傷在身,就算能逃脫了陌毅的捕殺,以後呢?會不會引出穎川侯,甚至是那位不知名的藩王呢?

    她是在說他吧!

    影射他如御史,爲了成全自己的忠義而陷趙凌性命於不顧。

    一個女子,竟然有這樣的見識。

    難怪九爺對她另眼相看,困難之時都不忘把她安置好。

    楊玉成肅然端容,神色間哪裏還有半點不敬。

    “傅姑娘,您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他收起怠慢之心,言詞恭謙,認真地道,“可九爺決定的事,從無更改。我曾受九爺大恩,明知是飛蛾撲火,卻也不得不爲。如若傅姑娘有什麼主意可令九爺脫險,我定當俯首聽命,任傅姑娘調遣。”話說到最後,斬釘截鐵,神色堅毅,既沒有了貴公子的風度翩翩,也沒有了挑腳伕的沉默忍讓,有的,是雄壯豪邁,錚錚鐵骨。

    傅庭筠不由在心裏暗歎。

    趙凌身邊有這樣的兄弟,縱死亦無憾了。

    她問楊玉成:“你身邊還有幾個人?”

    “只有兩個人。”楊玉成遲疑道,“一個叫三福,一個叫石柱。他們都跟了九爺很多年,武技上曾得到過九爺的指點,等閒三、五個大漢也別想近身。他們知道九爺的事,非要留下來不可。”又道,“那陌毅不是普通人,人多了反而礙事,不過,如果傅小姐需要人手,陝西大半的閒幫如今都在西安府落腳,我可以出錢僱一些。畢竟是民與官鬥,他們跑跑腿還可以,有些事卻無論如此也不能讓他們知道。”

    傅庭筠莞爾:“這樣說來,你和三福、石柱都抱了必死之心了?”

    “那是當然。”楊玉成神色飛揚,豪氣沖天,沒有一點怯意,“縱然不能救九爺,也要讓那陌毅吃個大虧。我們可不是軟柿子,他想怎麼捏就怎麼捏。”

    “那好!”傅庭筠被他感染,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既然死都不怕,還有何懼?我有件事,請楊公子去辦!”

    難道大家非要到五十萬字纔開始跳坑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