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51章 佯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51章 佯裝字體大小: A+
     

    一時間,傅庭筠如坐鍼氈。

    她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趙凌,問阿森:“你什麼時候回去?幫我給九爺帶個口信。”

    阿森的情緒一下子又低落起來:“九爺說,讓我暫時別回去,陪着您住在這裏。”

    傅庭筠有些意外:“那他身邊誰服侍啊?”話剛說出口,心裏“咯噔”一下。

    趙凌,一個人在喜升客棧。

    和監視他的陌毅在一起。

    就連能幫他跑腿的阿森都被他打發到楊柳巷來了。

    還有楊玉成,在他們住的院子旁邊租了個院子……

    他,他要幹什麼?

    傅庭筠想想就覺得背脊發涼。

    她匆匆走出廳堂,高聲喊着:“鄭三!鄭三!”

    聲音高亢而尖銳。

    鄭三從東邊的夾道匆匆走了過來:“小姐!”

    她沒等他行禮,已急聲道:“你悄悄去看看,楊玉成和金元寶都在幹些什麼?”

    鄭三愕然,但很快恢復了平靜,什麼也沒有問,應聲而去。

    阿森趕了出來:“姑娘,傅姑娘,出了什麼事?”

    傅庭筠也不知道,她心裏隱隱覺得不安。

    想仔細問問阿森他來的時候趙凌都是怎麼說的,可看見阿森那緊張的表情,她突然間意識到,這裏老的老,小的小,不是外人就是僕婦,她反而成了唯一能拿主意的人。

    不能慌,更不能亂,她要是慌亂起來,阿森他們就更加不知所措了。

    傅庭筠告誡着自己。很快鎮定下來。

    “能有什麼事?”她笑望着阿森,“我就是在想,我們都在這裏了,九爺怎麼辦?讓鄭三去看看楊公子在幹什麼?要是他不忙,請他多去看看九爺,免得九爺一個人住在那裏無聊。”

    阿森的目光閃爍不定,卻緊抿着嘴脣,什麼也沒有說。

    傅庭筠心中生疑,不顯山不露水,笑着和阿森進了屋。

    梳洗一番。由呂太太陪着用了午膳,知道鄭三還沒有回來,她進屋去歇午覺。

    人是躺下了,腦子裏卻走馬燈似的轉個不停。

    人家說狡兔三窟。趙凌在江湖上行走,雖然不能和狡兔比。可世事無常,以他的聰明,這後招總要留兩手。

    楊柳巷是他經營了五年的地方。不僅養着兩個人,還置辦了鋪子,儘量地讓這個地方看上去沒有破綻,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血和精力。要說這裏不是他的後路,她怎麼也不相信。

    可如今。他卻把她安置在了這裏……阿森從小跟着他長大,名義上是主僕,實際上視若家人……可她卻和他非親非故……

    想到這些,她翻了個身。

    之前不知道,還以爲他是要避嫌,一味地把他往壞裏想,現在看來,卻是她冤枉了他。

    他卻一句解釋的話也沒有。

    要是她沒有心血來潮的隨口問阿森,他是不是準備一輩子都瞞着她?

    傅庭筠想到她離開喜升客棧時他孤單的身影,深邃幽遠的目光。心裏一痛,眼眶溼溼的。

    他總是這樣,什麼也不說。卻事事都替她考慮到了。

    不過比她大六歲而已。

    那樣的沉穩、內斂。

    這麼一想,她心裏像有什麼東西涌了出來。熱呼呼的,讓她兩頰發燒。

    外面傳來臨春“咯咯”的笑聲,還有鄭三娘帶着笑意的喝斥聲:“別鬧了,小心把小姐吵醒了——小姐已經兩天兩夜沒有閤眼了。”

    她有這麼長時間沒有睡覺了嗎?

    可怎麼一點睡意也沒有!

    傅庭筠想了想,起身推開窗戶朝外望。

    阿森不知道從哪裏捉了條毛毛蟲,一會兒放到臨春的小胳膊上,一會兒放到臨春的小腿上,臨春甩又甩不掉,捉又捉不着,兩個小傢伙玩得不亦樂乎,把個鄭三娘弄得哭笑不得。

    “阿森!”傅庭筠向他招手。

    阿森和鄭三娘都跑了過來

    “你帶着臨春下去歇了吧!”傅庭筠交待鄭三娘,然後對阿森道:“我有話問你!”

    她面頰發紅,一雙眼睛忽閃忽閃的,豔麗中帶着三分嬌羞,像那含苞欲放的牡丹花,看得阿森眼睛發直,半晌纔回過神來,跑進了廳堂:“什麼事?”

    “坐下來說話!”傅庭筠指了指身邊的椅子,遞了杯茶給他,“我有件事問你。”語氣裏透着幾分猶豫。

    阿森心中有事,看着不免先露三分怯:“什麼,什麼事?有些事我知道,有些事我也不知道。”

    傅庭筠心中也有事,這樣漏洞百出的話也沒有放在心上。而是咬着紅脣低頭尋思了半晌才帶着幾分小心地道:“你跟了九爺這麼多年,連楊柳巷這樣的地方都知道。你可見過九爺的家裏人?”

    “沒見過!”阿森想也沒想地道。

    回答的這樣快,可見心中有鬼。

    傅庭筠根本不相信,冷冷地道:“你也不用和我打馬虎眼,我知道,九爺是販私鹽的。”

    阿森大驚失色,一屁股從椅子上滑落下來,驚恐地指着傅庭筠:“你,你怎知道的?”

    原來真的是販私鹽的!

    她應該害怕纔是,怎麼心裏反而覺得一下子踏實了呢!

    傅庭筠在心裏嘀咕着,臉上的表情卻更是冷峻:“這一路走來,九爺除了在東安村和臨春的城隍廟裏曾大開殺戒,其他的時候對搶劫我們的流民都不過是打昏而已。可見九爺並不是個恃強凌弱的人,他又怎麼會和馮老四結下了生死之仇了?除了利益之爭,我想不出還有其他的可能。”說到這裏,她佯裝出副凌厲的樣子地盯着阿森,“你們定是不服馮家的管制和馮家搶生意,甚至還把主意打到了馮家的頭上。搶了馮家的鹽,所以馮老四不顧家主的身份親自出馬追殺九爺。”然後語氣一變,慢悠悠地道,“陝西只有臨潼和蒲田有井鹽,蒲田離華陰不過百里的路程。你們應該是搶了馮家蒲田井鹽的鹽,然後繞道華陰去西安府。卻不曾想有大批難民涌了過來,吃的喝的都被搶光了,你們又不敢進入華陰城,空有銀子買不到吃的,就把主意打到了碧雲庵的頭上……”

    阿森跳了起來。哧溜一聲跑到了桌子後面,滿臉震驚地望着傅庭筠。

    “你怕什麼怕?”傅庭筠把臉一沉,喝道,“過來坐好了,我有正經事和你說。”

    “什麼。什麼事?”阿森像老鼠遇見了貓似地,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傅庭筠,磨磨蹭蹭的。腿上像灌着鉛,半天也挪不開步子。

    傅庭筠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勉強才能繼續板着臉。

    “那個陌毅不過是十六爺的一個管事,不僅能夠好吃好喝的供着我們。還能把我們弄進城,就是九爺。只怕也不過如此吧?”她質問阿森,“可見他也是個有本事的人,卻臣服了那個十六爺,十六爺的身份,只怕就更不簡單了。”

    阿森一直就懷疑趙凌讓他待在楊柳巷的目的,現在聽傅庭筠這麼一說,想着傅庭筠那麼聰明,他們什麼也沒有跟她說,她卻能把他們的事猜個八九不離十,她這麼說陌毅。肯定是有原因,而且還與九爺有關係。

    他不由點頭,道:“陌毅是穎川侯孟樞手下的一個遊擊將軍。他是鹿邑陌氏的子弟,有個族叔叫陌尚。現在是廣東總兵。”

    這下輪到傅庭筠大驚失色了:“你是聽誰說的?”

    她雖然不知道孟樞和陌尚是什麼人,卻知道甘肅總兵和廣東總兵都是手握重兵的大將軍。

    “元寶哥說的。”阿森喃喃地道,“是爺讓他去打聽的。”

    好像有什麼在她海腦裏一閃而過,她感覺很重要,想要抓住它,它卻不翼而飛。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傅庭筠無暇顧及之前找阿森來的目的,臉色蒼白地在屋子裏打起轉來。

    阿森看着心驚肉跳:“傅姑娘,您,您猜到了些什麼?”

    陌毅、十六爺、穎川侯、陌尚、趙凌……像散一地的珠子,她努力地想把他們串起來,卻始終找不到那根線,哪裏還顧得上阿森。

    阿森心急如焚,坐在那裏嘟呶着:“我真的沒有見過九爺的家裏人……九爺說,他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家裏沒有人了,所以纔到西北來找生路的……”好像只有這樣,才能排除心中的焦慮似的。

    傅庭筠被他的只語片言吸引。

    她停下腳步,喃喃地道:“那,那他沒有成親嗎?”臉已經紅得能滴出血來,又欲蓋彌彰地道,“你們出來有些日子了吧?現在鬧饑荒,世道又那麼壞,我們被陌毅他們看管着,動彈不得,怎麼也要給九爺家裏報個平安或是送些銀子去過日子吧?”

    阿森覺得傅庭筠的話有些奇怪,可仔細一想,又覺得她的擔心有道理。

    “沒有,九爺沒有成親。”他搖了搖頭,“道上好多人都想和九爺結親,可九爺說了,他一天過着這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一天就不能成親。”

    如看見春天的花開,聽到夏天的蟲鳴,傅庭筠只覺得天高雲舒,世間如此的美好。

    愉悅的笑容止不住從她臉上綻放開來。

    九爺現在不是很危險嗎?

    傅姑娘爲什麼這麼高興?

    阿森奇怪地望着傅庭筠:“你笑什麼?”

    “我什麼時候笑了?”傅庭筠自己並不覺得。

    “不信你自己回屋照照看。”阿森眼睛睜得大大的。

    傅庭筠一愣,跑回了內室。

    紅漆描金的鏡奩上鑲着巴掌大的一塊銅鏡,映着張笑得堪比夏花燦爛的臉。

    在評論區看到了很多老朋友……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