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50章 相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50章 相勸字體大小: A+
     

    “等會就要走了,”傅庭筠將包袱遞給阿森,“一路上承蒙九爺照顧,無以回報,我給九爺做了件冬衣,還望九爺不要推辭。 ”然後對阿森笑了笑,“你的我來不及做了,等過兩、三天我做好了,讓人從楊柳巷帶過來。”

    夏日的早晨,空氣中還殘留着些許夜間的涼意,讓一到白晝就如同置身火爐的人倍感清爽,不由得深深吸口氣,想感受一下那久違的清涼。

    因爲要離開趙凌,阿森有些悶悶不樂,接過包袱“嗯”了一聲。

    趙凌靜靜地站在那裏,腦子裏有些亂糟糟的。

    怎麼想到給他做冬衣?

    這離冬天還遠着呢。

    從前母親在世的時候也這樣。

    夏天的時候做冬衣,秋天的時間做春衫……櫃子裏永遠都有嶄新的衣裳等着他去穿。

    那種安寧的溫馨,他已經很多年都沒有感受到了。

    趙凌望着傅庭筠,烏黑的眸子越發顯得深邃幽遠。

    傅庭筠心中一顫,尷尬地垂下了眼瞼。

    他的目光那樣清冷,彷彿又回到了從前。

    是因爲她給他趕製了件冬衣的緣故嗎?

    她心中苦澀難言。

    是啊,她和他非親非故的,憑什麼給他做冬衣!

    那是做妻子的事。

    他心裏一定很鄙視她又不好說出來……

    她覺得自己的眼淚都快落下來。

    又狠狠地眨着眼睛,把那些水氣鎖在眼眶裏。

    他怎樣想,與她何干?

    他救她於危難之中,義薄雲天。她敬重他如父兄,蕩蕩坦坦,憑什麼要這樣畏首畏尾的!

    事無不可對人言!

    這麼一想,頓覺得身心暢快,挺直了脊背,藏在心裏的話蠢蠢欲動,再也忍不住。

    “九爺,我還有幾句話想跟您說!”她擡頭望着他,清澈的目光澄淨無暇,再也沒有了剛纔的迷茫。

    不知道爲何。趙凌突然覺得有點失落。

    “什麼事?”他的聲音柔和到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的地步,“傅姑娘只管講來。”

    “我前兩天問過鄭三了,”傅庭筠笑容坦然而從容,溫和中透着些許的矜貴,再映襯着那豔麗的面容。儀態萬方,如那盛開的牡丹,粗衫布衣也難擋其繁盛。這是一個趙凌不熟悉的傅家九小姐,“聽他說,馮家是靠販鹽起家,是陝西乃至整個西北都屈指可數的大商賈。我不知道九爺和馮家有什麼恩怨。九爺既然得了十六爺的那張帖子,不如想法子好好利用一番。說不定這也是九爺的一份機緣。”

    “哦?”趙凌望着她,目光灼灼,好像要把她看個清楚明白般。

    傅庭筠自恃心中磊落,任他打量。

    “如今陝西大亂,更不要說慶陽、鞏昌二府,隴西又隸屬慶陽,只怕魚鱗冊、黃冊早已遺失,就算沒有遺失,也恐難完整。”她緩緩道來,溫婉中帶着胸有成竹的鎮定。“九爺行走江湖,身邊又有這些兄弟,總有一天要榮歸故里。不如趁着這機會去投軍。謀個出身。以九爺的身手、謀略,不出三、五年。縱然做不了千戶百戶,這總旗、小旗總不在話下。到時候使些銀兩,轉了民藉,從此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豈不逍遙快活?何必要和那馮家一般見識,鬥個你死我活的,白白浪費了這樣的好光景。”說完,略一沉思,又道,“九爺對我的大恩大德,我今生都難以回報。我手裏還有些細軟,是母親之物,正好留了防身,至於兩千兩銀票,我一介女流,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留在手裏也無用。不如九爺拿去,雖然不多,但到了軍營,好歹也能應酬應酬同僚,打點打點上鋒,”她說着,想到九爺用出去的那些黃魚,她從衣袖的夾縫裏掏出那兩千兩銀票遞給趙凌,“還請九爺收下。”

    趙凌低頭。

    美玉般白皙的圓潤指間,是幾張蓋着鮮紅大印的白紙。

    他心裏亂成一團麻。

    她送他銀票!

    還告訴他趁着現在局勢混亂,重新謀一戶藉,利用十六爺的名帖混到軍營裏謀個一官半職,洗白身家……

    他趙凌是誰?馮家都要拿他無可奈何,避其鋒纓,他還缺了那兩千兩銀子?還做千戶、百戶了?軍職世襲,百年下來,錯綜複雜,豈是那樣容易就能謀得一官半職的。何況軍藉由兵部管制,民藉由戶部管制,沒有封疆大吏出面,想軍藉轉民藉,比登天還難!

    處處是漏洞,處處是不通庶務的想當然。

    可那些反駁的話趙凌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來。

    她本是閨中弱質,一片好心,他又怎能和她斤斤計較!

    這麼一想,那些有他眼裏有些可笑的話突然間變得不那麼可笑了。

    傅庭筠見他的目光落在她手裏的銀票上,心念已轉了好幾轉。

    只要是個男人都不會接受女子的贈與,何況是九爺這樣看似平和實則骨子裏都透着孤傲的男子。

    “九爺!”她略一想就有了計量,“這銀票您一定要收下。”她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沉重無助,“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一個孤單女子,別人不知道則罷,如若讓人知道我身上有兩千兩銀票,只會引起心懷不軌之人的覬覦,性命堪憂。還不如暫時借與九爺,以後有機會,九爺幫我置辦些田畝放租,我也好有個倚仗。”

    趙凌微微地笑。

    她是怕傷了他的尊嚴吧?

    他的尊嚴從來都是靠武力、謀略得來的,別人或想出十倍的力氣把他打倒,或看着他就害怕,還不曾有人像她般,把他當成了易碎的瓷器,小心翼翼。他承了她的情,還怕他心中不快。

    想到這裏,什麼東西如泉水般的漫過了他的心田。

    他不由接過銀票,對自己道:就當是讓她安心吧!

    “好!到時候我我給你置辦田畝,讓你有私房銀子傍身。”趙凌微笑着望着傅庭筠。

    傅庭筠長長地透了口氣,如一塊大石頭落了地般輕鬆起來。

    “那我們就說定了。”她抿了嘴笑,笑容明豔,透着幾分他熟悉的狡黠,讓他心情舒暢,“我走了。九爺要是閒着無事,不妨到楊柳巷來坐坐。”她客氣地道,然後像想起什麼似的,神色一正,“九爺。民不與官鬥。陌管事那裏,您要小心點。”

    趙凌點頭,直到傅庭筠被鄭三夫妻和阿森簇擁着的身影消失在小院裏。他才慢慢地回了廂房。

    過了廣仁寺,就是楊柳巷了。

    一踏入楊柳巷,廣仁寺的喧囂闐鬧就被擋在了外面,只有隱隱的聲音傳來。更襯托着這楊柳巷安寧靜謐。

    趙凌的宅子位於楊柳巷的中間,只有兩進。紅漆小門。進去有個天井,左右各有株合抱粗的老槐樹,坐北朝南三間正房,左右各有兩間廂房,後面又是個天井,搭了個葡萄架子,下面置着石桌石墩,也是三間正房,左右各兩間廂房,房後還有幾步地方。種了幾根竹子,推窗可見。

    傅庭筠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裏。

    趙凌的“親戚”姓呂,看上去和藹可親。對她的到來十分高興,呂太太甚至親自幫鄭三娘收拾房間。熱情中帶着三分小心翼翼的殷勤。

    傅庭筠就看了一眼正坐在旁邊大口吃着點心的阿森:“這個‘呂姨母’是九爺什麼人?”

    九爺既然把傅姑娘安排在這裏,自然當她自家人一般。

    阿森放下手中的點心,見呂太太抱着臨春和正在幫傅庭筠鋪涼簟的鄭三娘說着話,堂屋裏沒有其他人,這才悄聲道:“是九爺救的,幫九爺在這裏看房子。對外只說是親戚,房契也在呂老爺的名下。”

    傅庭筠驚駭。

    她知道趙凌這“親戚”來的有些蹊蹺,還以爲是用銀子買通了哪戶人家幫着做戲,沒想到是他實實在在養着這裏的人。

    這可不是件簡單的事。

    花了這麼多的精力,難道這裏是他的老巢?

    傅庭筠想着,不由顧目四盼。

    陳設很簡單,和所有這等住二進宅院的人家沒有什麼兩樣,只有屋裏清一色的黑漆傢俱,整潔大方,隱隱透着幾分富貴之氣。

    阿森有些得意:“玉成哥他們都知道爺在外面另有宅子,卻不知道在哪裏。只有我跟過來過兩次,那也是三年前的事了。”

    三年前……趙凌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

    傅庭筠驚訝地道:“那九爺有多大的歲數?”

    “九爺比我大十二歲。”阿森與有榮焉,“我們都屬鼠。”

    也就是說,今年二十一歲。

    他安排這些的時候才十八歲。

    傅庭筠再次露出驚訝的表情。

    阿森看着就更得意了:“這宅子,是五年前就買下的。”

    五年前,他那個時候十六歲……

    當時只比她現在大一歲。

    傅庭筠汗顏。

    那邊呂太太抱着臨春滿臉笑容地走了過來:“小姐,您想吃什麼,我讓老曹上街買去!”

    老曹,就是那個守門的老蒼頭。

    “不用,不用。”雖然是假的,可也不能因爲她的隨意讓別人起疑心……念頭閃過,她想到了陌毅。

    他既然是十六爺的人,說的是奉命照顧他們,實際上是在看管他們,她要搬到“親戚”家住,他沒有理由不調查一番……即便如此,他還是放任她住到了“親戚”家……是因爲他沒有查出這宅子的異樣呢?還是就算查出來了也有把握能看得住他們呢?

    她想着,心裏“砰砰”亂跳起來。

    有把握看住他們,先就得日夜派人把這宅子看管起來……趙凌說,他可能不是十六爺的人,那他是誰?哪裏找來的人手看管這宅子呢?

    這可不是一兩個人就能成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