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49章 離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49章 離別字體大小: A+
     

    傅庭筠沏好了茶,轉身看見趙凌的目光落在那幅她畫的水墨畫上。

    她的畫一向沒什麼靈氣,五堂姐曾笑她:“也就能畫畫花樣子。”

    見趙凌盯着她的畫看,傅庭筠連耳朵都燒紅了。

    “牆上脫落了一塊……”她喃喃地解釋,“又不是在家裏……暫時住的地方……就想了這法子……畫得不好……”恨不得把那畫扯下來,又暗暗自責,用紙糊了也是一樣,何必非要講究美觀畫了幅畫貼上去呢!

    趙凌以爲她是因爲閨閣之作被他看見了所以不安,笑道:“我覺得挺好的!”

    他覺得這畫畫得好?

    她的山水畫是仿前朝山水畫大家夏圭的,這畫雖然只有寥寥幾筆,卻是她最拿手的了。

    “是嗎?”傅庭筠心花怒放。

    趙凌點頭,在一旁的太師椅上坐下:“在牆皮脫落的牆上貼一副自己畫的畫,又省事,又省錢,還很文雅,真的是很難得!”

    傅庭筠的笑容有些僵硬。

    原來,他說的“挺好”,是指她的主意好……而不是指她的畫畫得好!

    趙凌低頭端了茶盅,並沒有發現傅庭筠的異樣。

    茶盅蓋子一掀,有淡雅的花香撲鼻而來。

    他定睛一看,碧綠的茶間有幾朵茉莉花浮動。

    趙凌不由暗暗點頭。

    他們平常的吃穿用度都是小五置辦,不知道是因爲心疼銀子還是陌毅不計較這些,他買回的都是大葉粗茶,也不怪傅家九小姐要加些茉莉花進去掩蓋這茶葉的澀味了。

    果然是個十分會過日子的人!

    他連喝了幾口。

    傅庭筠坐在那裏。神色沮喪,直到趙凌和她說話,她纔打起精神來。

    “你是說,讓我和阿森、鄭三夫妻搬到楊柳巷去住?”她滿臉震驚地望着趙凌,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閃過一絲驚恐。

    趙凌想到她所受的苦楚,心中大爲不忍,解釋的話脫口而出:“楊柳巷是我一處私宅

    。”可話一出口,頓覺得不妥。

    傅家九小姐冰雪聰明,剛烈果敢。還頗有幾分世家女子的傲氣。若不知道他處於險境也就罷了,如若知道,她定不會做出那等苟且偷生之事,他說的越多,反而害她越深。

    趙凌話鋒一轉:“客棧魚龍混雜。你我之間以……未婚夫妻……相稱,知道的人越多,於你的聲譽越不好。不如藉口投親。搬到楊柳巷去。那裏離廣仁寺不過相隔一條街,鬧中取靜,是個很好的地方。你母親若派人來接你,看着也安心些……”

    他這是在責怪她不應該謊稱他們是“未婚夫妻”嗎?

    這件事的確是她做得不妥當。

    只想到怎樣解釋她和他的關係。卻沒有想到他的心情。

    從前只當兩人是萍水相逢,縱然知道他有很多祕密。也覺得無所謂,更談不上仔細思量。現在想來,以他的年紀,說不定早就成了親,縱然沒有成親,也應該訂了親……以前他們身邊是不知道他們底細的陌毅和鄭三夫妻,現在他和同伴見了面,不免要交待自己的來龍去脈,要是讓他的同伴知道他們是以“未婚夫妻”相稱的,再傳到了他的妻子或是未來岳家的耳朵裏。他可就是百口莫辯了

    趙凌的話像擂鼓似的打在她的心上,讓她透不過氣來。

    想來他對妻子和未來的岳家很是尊敬,要不然。也不會前腳和同伴碰了面,後腳就提出來讓她別院另居了。

    傅庭筠又羞又愧。

    他救了她。她卻爲了一己之私害他於不義。

    真正是以怨報德。

    什麼時候,她變成了這樣一個人!

    傅庭筠壓住心中那莫名的心慌,強露出個笑容來:“原是我考慮不周到,讓九爺爲難了。”她努力讓自己看上去大方得體,“阿森就不用跟着我們過去了,您正病着,身邊也要人服侍。您不也說了,鄭三爲人精明能幹,又懂得拳腳功夫,鄭三娘忠厚老實,做事勤勞,有他們在我身邊,萬事都有個倚仗。你就不要擔心了。”

    是啊,他什麼都爲她安排好了,對她仁至義盡,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可爲什麼她心裏就這麼的不舒坦呢?

    不能再想了。

    人都是得寸進尺的。

    越想,她只會越覺得傷心。

    傅庭筠深深地吸了口氣,挺直了脊背,擺出了個自認爲不卑不亢,最爲得體的姿勢:“九爺,我們什麼時候走?”

    趙凌看着傅庭筠紅潤的臉頰一點點變得蒼白,看着她筆直的身姿如風中玉蘭,搖搖欲墜,嗓子彷彿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似的,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肯定誤會他是在趕她走。

    可他猜中了又能怎樣?

    收回剛纔的話?讓她和他一樣陷於危難之中?

    這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就讓她誤會好了。

    趙凌只覺得嘴裏又苦又澀。

    做好事做成他這樣的,這天下恐怕也就他一個人了!

    “明天一早就走,”他不準備去投靠那個什麼吳昕,陌毅和他翻臉是遲早的事,在這裏多呆一刻鐘,她就多一分危險,“你今天晚上就把東西收拾好。我讓阿森送你們過去。”

    “明天一早就走?”傅庭筠的臉色又白了幾分。

    她的衣服還沒有做好呢!

    此時一別,恐無再見之日……

    “能不能過兩、三天再走?”她道,“我東西多,一時也收不完。”聲音隱隱已有請求之意。

    趙凌心志堅強,殺伐決斷,決定了的事就會一心一意地走下去。

    看見傅庭筠原本如石榴般嬌憨的面龐此刻如梨花般煞白,他的心志竟然有片刻的鬆動。

    就算是送她走。陌毅那邊也要有番安排纔是。遲兩、三天走,應該不要緊吧?

    傅庭筠並不知道趙凌此刻的心情,她只有感覺到了趙凌的那一絲躊躇。

    她垂下眼簾:“或者,再多留兩天?”

    這已經是她的極限,再提前,冬衣就只能半途而廢了。

    她聲音輕柔,如飄渺的雲煙,全無底氣。

    趙凌大悸。

    就是城隍廟裏面對凶神惡煞般的匪徒,她也未像此刻這樣軟弱。

    “好!”他道,“那就過兩天啓程。”

    傅庭筠點頭。送走趙凌,晝夜不歇地趕製冬衣。

    鄭三娘不住地勸她:“總得吃飯吧!”

    趙凌到底成了親沒有?

    如果成了親,他的妻子是個怎樣的人呢?

    怎麼會讓他就這樣在四處飄蕩?

    如果沒有成親,他出過門的未婚妻不知道長得怎樣?

    她知不知道他現在的情況?

    她知不知道趙凌是個頂天立地,有着忠肝義膽的奇男子呢?

    她會不會珍惜他呢?

    “我不餓!”傅庭筠搖頭。密密地縫着針腳,只有這樣,她才能暫時忘記那些不時會浮現在她腦海裏的亂七八糟的念頭。“你洗了碗,就幫着收拾東西吧!明天我們要搬到別處去住。”

    “爲什麼?”鄭三娘神色惶惶。

    經歷過了屍橫遍野的大災年,她最渴望的,就是安定了

    “我們來西安府。就是來投靠九爺一個遠房姨母的。”這是趙凌和她商量好的說詞,“阿森曾和陳六來找過一回。沒找到,這次遇到了楊公子和金公子才知道那位姨母搬到什麼地方去了。我和九爺畢竟沒有成親,瓜田李下的,不大好。加上九爺又病着,別人願意收留已是大恩,總不能把病氣也帶過去。九爺的意思,我們搬到親戚家去住,他暫時住在客棧,等病好了,再去找我們。”

    鄭三娘聽着鬆了口氣。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陌毅聽了眉頭直皺:“這樣來來去去的,也太麻煩了。我看。你們不如成親算了!”然後問道,“你岳父應該沒有滿百天吧?”

    趙凌聽着眉頭也皺了起來:“我們兩家雖然稱不上詩書傳世。可也都認得幾個字,這等孝期內着紅的事,我們做不出來。”

    陌毅訕然,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待趙凌走後讓陳六去打聽。

    “那邊是個兩進的小院,住着對五十來歲的老夫妻,”陳六很快打聽清楚了,“原是涼州人,孩子在戰亂中死了,六年前搬到西安府的。靠在長安街上的兩間門面收租過日子。家裏有一個丫鬟一個老蒼頭。”

    看上去毫無破綻,可聽着爲什麼心裏就覺得不安生呢?

    陌毅很是煩躁。

    陳六勸道:“陌爺,那傅姑娘難道還能逃出我們手掌心不成?”

    陌毅下心微安,嘆道:“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這其中有蹊蹺。”

    陳六不以爲然:“陌爺,還從來沒有人能逃脫過神駑營的圍剿!”

    不錯。

    萬箭齊發的震天撼地,大羅神仙也無能爲力。

    陌毅精神振作起來:“那個楊玉成和金元寶有沒有什麼消息?”

    “兩人都把手中的貨物低價脫手了,看樣子,是要離開西安府。”陳六道,“我已派人跟着,只要他們敢走,格殺勿論。”

    陌毅點頭。

    傅庭筠正站在趙凌門前叩門。

    阿森來開的門,看見傅庭筠手裏拿着個包袱,隱隱猜出裏面是什麼,但他沒有想到會這麼快,不禁驚訝地喊了聲“傅姑娘”。

    傅庭筠朝着他笑着點了點頭。

    趙凌走到了門口。

    “這是?”他瞥了一眼傅庭筠手中的包袱,有些訝然地望着傅庭筠。

    不過兩天沒見,她整整瘦了一圈,原來烏黑透亮的眸子此刻滿是疲憊,白皙臉龐頂着兩個黑眼圈,好像幾天幾夜沒有睡似的。

    今天單位比較忙,先貼個草稿,等會就改錯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