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46章 玉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46章 玉成字體大小: A+
     

    喜升客棧坐落在仁壽街,仁壽街位於西安府東北角,位置偏僻,因這條街上有個仁壽藥鋪而得名。仁壽藥鋪百年前就是陝西最大的藥鋪,每年春秋兩季,仁壽藥鋪運藥材的車隊可以從藥鋪門前一直排到隔壁大街。久而久之,外地的藥商聞名而來,這裏漸漸形成了一處藥材交易地。如今仁壽藥鋪早已是事人非,這條街卻成爲了西北最大的藥材交易地。喜升客棧因位置便利,接待的多是遠道而來的藥商,爲了囤物方便,客棧的院落很多,通常都是房間大,院子小,帶着廚房和賬房,佈置簡單,一切以便於藥材的交易爲要務。

    傅庭筠他們是趁着夜色坐着吊籃進的城,身邊只帶了些要緊的物件,現在進了西安府,又住了下來,這衣物要做,鞋要買,藥要配,鍋碗瓢盆甚至是擀麪杖都要置辦。

    鄭三娘默默揹着傅庭筠要她買的東西,卻被小五攔在院門口:“你這是要去幹什麼呢?人生地不熟的,小心出去了找不到回來的路。再說了,你出去了臨春誰帶啊?不會是放在傅小姐屋裏了吧?”然後熱心地道,“有什麼事你交待我吧!保證給你辦得妥妥當當不耽擱。”

    “怎麼好意思麻煩小五哥。”鄭三娘不安地道,“傅小姐吩咐了,自然我去跑腿了。”

    陌毅突然出現在正房的屋檐下:“你就讓他去吧!免得等會我們還要去找你。”

    鄭三孃的確對西安府不熟,聞言不免有些猶豫。

    小五已朝一旁的賬房去:“你來說,我記下來,保證一樣東西都不少。”

    鄭三娘驚訝地望着小五:“原來小五哥還會記帳!真是了不起。”目光中充滿了敬佩。

    小五笑容有些呆滯。

    鄭三娘道:“那我去跟傅小姐說一聲。要是傅小姐同意了,那就麻煩小五哥幫我跑一趟了。”然後去了傅庭筠那裏。

    傅庭筠正拿着把團扇在給睡着了的臨春打扇。

    “小姐,天氣這麼熱,您還是歇歇吧!”鄭三娘看着奪過了傅庭筠手中的團扇給傅庭筠扇起來,然後把小五的意思說了。

    “也行!”傅庭筠笑道,“要是真走丟了,那可就麻煩了。”

    鄭三娘臉色微紅:“下次讓我讓我當家的去,他曾在西安走過鏢。”

    此時鄭三被陌毅打發去掃後院了。

    “沒事!”傅庭筠道,“你一個婦道人家出去我本來就不放心,既然小五願意幫這忙。再好不過了。”讓鄭三娘把要買的東西背了一遍,又添了幾樣東西,“再給我買一匹潞綢,兩匹藍綢,一匹紅綢。一匹白綢,四匹白絹,四斤上好的棉花。一本《千家詩》,一本《四書註解》,一本《周易》回來。”

    鄭三娘奇道:“這是夏天,小姐買那麼多棉花回來做什麼?”

    “算算日子。也到了做冬衣的時候了。”傅庭筠道,“正好這些日子沒什麼事。不如給九爺、阿森他們做件冬衣。”

    以後,也不知道有沒有再相見的時候,她只能以此表達她對趙凌和阿森的感激之情了。

    這麼一想,傅庭筠心裏就覺得有些失落起來。

    “小姐想得真周到,”鄭三娘聽了咋舌,“這也是小姐家的規矩吧?”

    傅庭筠笑了笑,只道:“快去吧,別讓小五等急了,也小心別把東西落下了。”又道,“添了些東西。我給你的錢恐怕不夠,你只管把要買的東西告訴小五,等小五回來。我再把錢給他也不遲。”

    鄭三娘應聲而去。

    傅庭筠抿了嘴笑。

    想把我們都拘在院子裏,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

    下午。小五滿頭大汗地回到了客棧。

    鄭三、阿森、陳六幾個把些鍋碗瓢盆往廚房裏搬,鄭三娘將買回來的成衣、布和棉花送到傅庭筠的屋裏。

    傅庭筠將其中一匹藍綢,一匹紅綢,兩匹白絹,兩斤棉花賞了鄭三娘:“給你們倆口子做冬衣的。臨春的冬衣,就用阿森的尺頭好了。”

    “小姐!”鄭三娘沒想到還有她和丈夫,感激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傅庭筠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吩咐讓她打了水進來,用香胰子洗了澡和頭,叫了阿森進來給他量了身材,又讓他幫着找了件趙凌的舊衣裳,叮囑他不要告訴趙凌,開始裁衣縫紉。

    阿森十分快活,每日跑到傅庭筠這裏看她的衣服做得怎樣了,還幫着穿針引線,惹得和傅庭筠一起做衣裳的鄭三娘直笑。

    “這是第一次有人給我做衣裳。”阿森有些不以爲然,睜大了眼睛瞪鄭三娘,“我們從前都是在當鋪子裏買。”

    鄭三娘笑容漸斂:“阿森兄弟,是嫂子亂說話。”眼睛有些溼潤,“過些日子我幫你做雙鞋。”

    阿森又高興起來:“九爺的娘就幫九爺做過一雙鞋,九爺捨不得穿,每年六月份的時候都拿出來曬曬。”

    傅庭筠很是意外,低聲道:“那九爺的娘……”

    “早就沒有了。”阿森支肘托腮坐在太師椅上,“是臘月的忌日,臘月初九。臘八節過後的第二天。”

    在全家團圓喝臘八粥的第二天死去……傅庭筠搖了搖頭,不知道爲什麼,覺得這日子不好。

    陌毅使勁地搖着蒲扇,就這樣,豆大的汗珠還是不停地滾落下來。

    “這鬼天氣!”他低聲抱怨着,問陳六,“你敢確定?”

    陳六的回答斬釘截鐵:“我們確定,他們都沒有出去。趙凌每天躺在牀上看書,鄭三沒事就坐在屋檐下給他兒子編揹簍,傅姑娘和鄭三娘廂房裏做衣裳,阿森不是在趙凌身邊服侍就是在傅姑娘那裏玩,小五邀他上街。他都說天氣太熱,興趣怏怏。”

    陌毅聽着嘀咕了一聲:“傅姑娘沒有提還錢給我們的事嗎?”

    “沒有!”陳六神情有些尷尬,“可能傅姑娘在家習慣了到帳上去支東西……”

    陌毅聽着搖扇子的動作更猛了,扇子呼啦啦地直響:“算了,我去想想辦法。”然後嘟呶道,“他媽的,寶慶銀樓少於兩千兩的銀票不兌,幹什麼都要付現銀,這都成什麼世道了。”

    陳六不好迴應。

    陌毅站了起來:“我出去一趟,你在家看好了。別讓他們幾個出去,過幾天陶牧來了,我們就可以鬆口氣了。”

    “陌爺放心,我知道的。”陳六送陌毅出院子門。

    客棧的掌櫃正領着個青年人看院子:“……三兩銀子一天,也只有我們這裏還有兩間院子。您去別家看看,哪家不是人滿爲患。如今在是荒年,來西安府避災的人多着呢!”

    年青人不過二十出頭。身材頎長,劍眉星目,穿了件月白色直裰,中間扎着同色的布帶。看上乾淨利索,精明幹練。加之神色磊落大方,像商行裏已經能當家作主的少東家。

    看見陌毅,他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陽光般的燦爛,讓人頓生好感。

    “這位是?”他問掌櫃。

    掌櫃忙道:“這也是我們客棧的客人。您要是不信,問問這位客人,他找了一天才找到我們這裏。我們這裏偏是偏了點,可偏也有偏的好處……”

    陌毅懶得理會掌櫃,朝着那年青人點了點頭擡腳就準備走。

    那年青人卻滿臉驚愕地望着他的身後:“阿森?”他旋即露出喜驚的表情。越過陌毅,大步朝院子裏去,大聲喊着:“阿森!阿森!”

    陌毅和陳六面面相覷。轉身看見阿森站在傅庭筠廂房外的屋檐下。

    “玉成哥!”他高興地跳着腳,“玉成哥!”跑了過來。

    “哎喲!”那個被阿森喊“玉成哥”的年青人臉上全是笑。“我遠遠瞧見你的背影就覺得像,沒想到真是你啊!”又道:“九爺呢?有沒有和你在一起?我聽說你們那裏遇了災,就一直擔心着,沒想到在西安府遇到了。”

    “在一起,在一起。”阿森連連點頭,“九爺在路上受了點傷,正養着。我帶你去見他。”

    他們臉上洋溢着他鄉遇故知的喜悅一路朝趙凌的住處去。

    掌櫃追了上去:“楊爺,沒想到您在這裏還遇到了熟人。可見我們客棧和您有緣,您不如就在我們這裏住下。閒着的時候還可以和熟人聊聊天,喝喝茶,反正現在西安府只讓出不讓進,您就是再好的貨也運不進來,出了城,說不定還會遇到流民。那些流民,最愛打劫像您這樣有錢的人了……”身影隨着楊玉成消失在了趙凌的廂房。

    那邊立刻傳來一陣歡暢的笑聲。

    陳九望着陌毅。

    陌毅的臉色鐵青:“我記得我們出門的時候,阿森是在傅姑娘屋裏吧?你去給我打聽清楚了,阿森是在這個叫什麼鬼‘玉成’的人進門之前出的廂房?還是在這個玉成喊他之後出的廂房?”

    陳六的臉色也有些難看,恭敬應“是”。

    陌毅揚長而去。

    那邊掌櫃高高興興地作着揖從趙凌廂房裏退了出來:“那我就吩咐人去收拾院子。”

    這位楊爺可真大方,一口氣拿出了九十兩銀子包下了旁邊的院子一個月。

    阿森送掌櫃出門。

    楊玉成已滿臉焦慮地撲到了趙凌身邊:“九爺,您現在感覺怎樣?要不要我請個大夫來給您號號脈?事情怎麼會這樣?”

    “你坐下來說話。”趙凌神色淡定而從容,感染了楊玉成。

    他坐在了牀前的小杌子上。

    鄭三娘停下了手中的活,支着耳朵聽着院子裏的動靜。

    “奇怪了,”她喃喃地道,“這個叫玉成的是什麼人,怎麼阿森聽到他一喊,就像兔子似的竄了出去。”

    姊妹們,今天是7號,粉紅票翻番的最後一天……粉紅票排行榜落到了第四……還有沒有姊妹們有粉紅票的,請支援支援,吱吱在這裏謝謝大家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