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43章 有人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43章 有人來字體大小: A+
     

    太陽一升起來,天邊就捲起一片火雲,陽光帶着灼熱的明亮,照得到處都白晃晃的。

    趙凌背後墊着個包袱靠在牀頭,看着傅庭筠昨天不知道從哪裏淘來的一本《千家言》,傅庭筠則坐在外間的大圓桌旁,翻着本《四書註解》,陌毅在後院練拳,不時傳來幾聲雄壯的呼喝,更襯托四周的寧靜。

    取什麼名字好呢?

    剛、毅、木、訥,近仁。

    在這裏面取一個字做爲名字……那孩子出身貧寒,這幾個字太過端凝,不太合適。

    君子泰而不驕,小人驕而不泰……泰,有平安之意。大難之後,唯求安泰。這個名字不錯!

    傅庭筠思忖着,總覺得有道目光帶着幾分探究的味道似有似無的落在自己身上,可她一擡頭,那目光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屋裏只有她和趙凌……

    她朝趙凌望去。

    趙凌正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裏看書。

    消瘦的面容沉靜安寧,好像照在庭院的月光,有着不動如山的從容舒緩。

    傅庭筠有些汗顏。

    應該不是他吧?

    看他那樣子,也不像是偷窺的人!

    何況他有什麼理由需要偷窺自己呢?

    傅庭筠低下頭。

    想到昨天晚上自己說出來的那些話……再不能隨性而爲,要三思而行。不然還會鬧出笑話的。

    那種探究的目光又立刻尾隨而至。

    傅庭筠皺了皺眉,再次擡頭。

    屋子裏靜悄悄的,只有趙凌翻書時發出來的窸窣聲。

    傅庭筠有片刻的怔愣。

    “怎麼了?”趙凌突然望過來,目光清朗。如皎皎月華,溫和明亮。

    傅庭筠不由自責。

    剛纔自己懷疑他……

    “我感覺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看,”傅庭筠嘟呶道,“可又沒發現什麼……”

    “這樣啊!”趙凌面無表情地放下書,眉宇好像染上了一層冷峻,“我起牀看看。”他慢慢地道,聲音比平常更遲緩,支着身子就要下牀。

    “或者是我疑神疑鬼的,你知道,昨天晚上那個小鬼頭又來偷東西吃了!”傅庭筠忙阻止他。“再說了,樓下還有陌毅呢!”

    如果真有什麼人進來了,連陌毅都攔不住,受了傷的趙凌就更不是對手了。憑感覺,那目光對自己並沒有什麼惡意。何必橫生枝節……趙凌有時候脾氣也很不好。

    不過。這種話對不能對趙凌說,免得傷了他的自尊。

    趙凌“哦”了一聲,沒有堅持。

    傅庭筠鬆了口氣。

    倒了杯涼白開給他:“你看了這麼長時間的書了。要不要歇一會?”

    趙凌喝了水,把碗遞給傅庭筠:“也好!我躺一會吧!”

    傅庭筠服侍他躺下。

    他問她:“你在想什麼呢?想的那麼出神。”

    很出神嗎?

    傅庭筠自問。

    她自己卻沒這感覺。

    “九爺還記不記得那個鄭三娘,”她把書合上放在了趙凌的枕頭旁,“就是我給了她兩個饅頭的婦人。”她坐在了牀頭的板凳上,“昨天下午。她抱着孩子又來了,說是她當家的說,讓我給孩子取個名字,好讓孩子一生都記得是誰救了他的性命……”她囉囉嗦嗦地說着前因後果,“……我翻了半天的書,也沒有找到個合適的名字。”她有些苦惱地皺了皺眉頭,“你覺得叫鄭泰怎樣?”

    名字可是要跟人一生的,在這件事上,她很是猶豫不決。

    趙凌思考了一會,道:“泰。不太好。泰有平安的意思,但它在《周易》裏又有‘小往大來’之意,我看。還是換個字好。”他沉吟道,“……不如叫臨春如何?”他說着。目光落在傅庭筠身上,“危難過後,大家不過求個平安順遂罷了。你是在臨春鎮救下這孩子的,春是四季之首,有生機盎然之意。我看,叫這個名字最好了!”

    他還知道《周易》……

    傅庭筠更看不透趙凌了。

    趙凌見她一雙黑白分明的妙目好奇地望着他,略一猶豫,道:“我小的時候,家母對我期望很大,三歲就啓了蒙。後來家道中落,無力供讀……不過是每樣略知點皮毛罷了!”

    傅庭筠想起他曾說從小跟着母親學寫字。

    “令堂定是位穎慧絕倫之人!”

    趙凌臉上的柔和漸漸斂去,眼角眉梢都有了些許的凜冽,半晌沒有做聲。

    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

    傅庭筠覺得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

    “臨春這個名字不錯!”她笑着岔開話題,想讓氣氛重新活躍起來,“臨春,臨春,春天來臨之意,我們也是在這個鎮子上重獲生機,這個名字好!”

    趙凌聽了朝着她笑了笑,如冰雪消融,眉宇間又有了幾分溫和。

    傅庭筠鬆了口氣。

    有人“噔噔噔”地上樓。

    陌毅的聲音在樓梯間響起:“趙老弟!趙老弟!”

    傅庭筠起身去開了門。

    陌毅手裏提着昨天傅庭筠用來揉麪的一個兩尺見方的案板,手裏還拿着幾塊碎木頭。

    “這鬼天氣,熱得人嗓子眼冒煙。”他大步走了進來,把案板放在了桌子上,“我做了副象棋,我們來下象棋吧!”

    碎木頭上用木炭寫着“炮”、“卒”之類的字。

    趙凌笑着起身:“要不,我到樓下陪陌兄殺兩盤吧?”

    陌毅知道他這是怕樓下空虛,有人進來把廚房的吃食偷了。

    “你放心,”陌毅大笑,笑聲裏充滿了得意,“自有人幫我們看門。”不待趙凌細問,已道,“我許來偷東西吃的那小鬼每天十個饅頭。他立刻就答應幫我們看門了。”

    “十個饅頭?”昨天的晚飯,今天的早飯都是傅庭筠做的,她不由道,“陌管事哪來的饅頭?”

    “等會你做啊!”陌毅睜大了眼睛,“這下廚的事不就是你們婦人的事嗎?”

    雖然是這樣,可陌毅這樣一副天經地義的樣子,不知道爲什麼,傅庭筠心裏隱隱有些不快。

    趙凌看在眼裏,笑道:“既然如此,想必陌兄也不會吝嗇再多給兩個饅頭吧?”

    陌毅微訝。

    趙凌道:“你還記得那個抱孩子的婦人吧?不如僱了她來做飯好了!”

    陌毅先是一愣。然後面帶戲謔地望着傅庭筠大笑,笑得傅庭筠那叫個惱羞成怒,連趙凌都怨上了,連瞪了趙凌好幾眼。

    趙凌扭過頭去,只當沒看見。

    卻“咦”了一聲。指了窗外:“陌兄你看!”

    陌毅一聽,一個箭步就飆到了窗前,手搭在了趙凌的肩膀上:“一共有二十幾個人。有老有少,還有四個婦人和兩個孩子……”他說着,一躍下樓跳到了街上,“我去看看。很快就回來!”他朝着趙凌喊道,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頭。

    傅庭筠快步走了過去。看見驛道上走過來一羣人,遠遠的,不過皮影大小,哪裏分辨得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這個陌毅,倒有幾分眼力。”陌毅的話還回落在傅庭筠的耳邊,她表情有些訕訕然。

    趙凌輕輕地“嗯”了一聲,凝望着驛道的方向,神色顯得很凝重。

    傅庭筠不敢多說,靜靜地站在一旁。

    沒有發現趙凌期間飛快地瞥了她一眼。

    很快。陌毅就折了回來:“沒事,沒事,從九里溝來的。說是那邊好像有人染上了時疫。他們一個村的人結伴往南走,準備往湖廣去。路過臨春鎮。”又招呼趙凌,“來,來,來,我們下棋!”

    那幫人並沒有如陌毅所說的只在臨春鎮落個腳,而是住了下來。不僅如此,還仗着人多勢衆有幾個擅於打架的漢子佔了街頭的三個鋪面。

    鄭三娘把這件事告訴傅庭筠的時候,很是擔心:“那家後院有口井還能舀出水來,鎮上吃水全靠那口井了,到時候肯定還有架打。”

    傅庭筠不擔心這個。

    有陌毅在,這件事應該不難解決。

    她擔心鄭三:“你沒有跟他說嗎?你來給我們做飯,每天可以得兩個饅頭,讓他別吃那個什麼白土了。”

    “說了!”鄭三娘子羞愧地低下了頭,“他說,你們這樣有本事,不過是臨時在臨春鎮落腳,等你們一走,我們又要斷炊了。這些饅頭要攢起來給我和臨春吃。”

    鄭三娘很喜歡趙凌給孩子取的這個名字,常常抱着孩子“臨春”、“臨春”地喊,還說,鄭三也覺得這名好,明白易懂。

    正說着話,陌毅走了進來。

    看見鄭三娘抱着孩子在竈門口燒火,傅庭筠用帕子包着頭髮在竈上烙餅,臉色一沉:“要是這婦人不會做飯,你再找一個。兩個饅頭,我就不信沒有人願意來。”

    鄭三娘本來看着他就害怕,他再這麼說,嚇得臉都白了,全身打着哆嗦半天都站不起來。

    “這竈上的事,陌管事就別管了。”傅庭筠給了她一個充滿自信的眼神,示意她不必驚慌,望着陌毅道,“陌管事只管告訴我你們今天想吃什麼就行了!”

    大家的規矩,家務事都由主持中饋的女人說了算。

    陌毅頓時語塞,嘴角翕翕了好一會,最後還是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小姐好厲害!”鄭三娘這才透過氣來,滿臉崇拜地望着傅庭筠。

    看樣子,這個陌毅的出身也不會太低!

    傅庭筠思忖着,趁着服侍趙凌喝藥的時候提醒趙凌。

    趙凌“嗯”了一聲,並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而是道:“你說,那個鄭三從前是鏢師?那你讓鄭三娘問問鄭三,願不願接樁買賣。”

    姊妹們,繼續求粉紅票……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