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42章 訥於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42章 訥於言字體大小: A+
     

    黃燦燦的烙餅,撒着綠油油的蔥花,看着就讓人食指大動。

    陌毅望了一眼正慢悠悠喝着蛋皮湯的趙凌,又望了一眼烙餅,不由嚥了口口水。

    他們有三個人,卻只剩下這一張烙餅了……

    趙凌看在眼裏,放下碗,慢條斯理地道:“陌兄不必客氣,既然覺得好吃,只管吃了就是。你我之間,講究這些就沒意思了——我們往後的日子全依仗陌兄張羅了,陌兄莫非還要和我細細地算帳不成?”他說着,笑起來,目光中帶着些許的戲謔,“我可是準備白吃白喝的,就算陌兄想和我算帳,我也是不接招的!”

    陌毅微微一愣,隨後大笑起來。

    他笑聲爽朗,神色豪邁,竟然隱隱透着剛健威武之氣,與平時的沉默陰鬱截然不同,像變了個人似的。

    傅庭筠暗暗吃驚。

    難道這纔是陌毅的真面目?

    шωш ◆тt kān ◆¢○

    看他這樣子,哪有半點兒位居人下的管事模樣,反而像個睥睨天下的大將軍似的。

    趙凌卻不動聲色,不緊不慢地喝了口蛋皮湯。

    “兄弟,是我矯情了。”陌毅說着,拿起烙餅就咬了一大口,然後感慨道,“弟妹這餅烙的,比得上‘十三山’的大師傅了,我連舌頭都要吞進去了。”

    十三山是西安府最大的酒樓之一,以擅長做麪食、小點而聞名,到了西安府的人,都會帶兩盒十三山的點心回去做禮品。

    聽到陌毅稱呼傅庭筠爲“弟妹”,趙凌神色微窘,飛快地瞥了傅庭筠一眼。見她正彎腰擦洗着竈臺,好像並沒有注意到兩人在說什麼似的,心中微定,笑道:“陌兄擡愛了,她也就這點手藝能拿得上臺面了。”

    “有這一樣足矣,”陌毅聞言再次大笑,“以後趙兄弟有口福了!”

    趙凌微微地笑,眼底閃過一絲窘迫。

    陌毅不以爲意。

    畢竟是年輕人,又是未婚的夫妻,臉皮子薄。

    傅庭筠卻暗暗腹誹。

    誰說我只會這一樣了。我會的東西多着呢,不過是你孤陋寡聞不知道罷了!

    雖然如此,但想到趙凌好歹還承認了自己竈上的功夫上得了檯面,心裏又有些高興。

    可惜食材有限,不然做點傅傢俬房的麪醬讓他們沾着吃;或者是包了豬肉、乾貝、香菇的餡。味道也很好……

    她把清洗竈臺的髒水潑到後院。

    有人在院牆後面張望。

    傅庭筠定睛一看,竟然是抱着孩子的鄭三娘。

    鄭三娘看見傅庭筠,露出喜悅的笑容。

    傅庭筠去開了後門。

    空氣中瀰漫的蔥油香讓鄭三娘聞着露出幾分陶醉的表情。使勁地嚥了幾口口水,這才笑吟吟地道:“小姐,我把您的贈飯之恩告訴了我當家的。我當家的聽說了十分感激,說他本應親自來磕頭道謝。只是男女有別,讓我和孩子代他給小姐磕幾個頭。”說着。就跪下了下去。

    傅庭筠覺得自己不過是做了件順手之事,實在是當不起鄭家的人這樣三番五次地道謝,好說歹說,鄭三娘還是磕了九個頭。

    “小姐,我當家的說了,”她笑着起身,眼角眉梢都露出幾分輕鬆,好像完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似的,“請小姐給我們小兒取個名字,我們家小兒長大了。也能時刻記着小姐的大恩。”

    “取名字?”傅庭筠愕然,“不,不。不,這麼重要的事。怎麼能交給我呢!要不,我給孩子取個乳名吧?”

    乳名是家裏的人取,這名字卻多是到了啓蒙的年紀請了當地有名望的讀書人或是族裏的長輩來取。

    “我當家的說了,請您給取大名。”鄭三娘笑道,“他是初一生的,又是家裏的長子長孫,乳名叫元元。”

    傅庭筠汗顏。

    陌毅出現在後門口:“是誰在院子裏?”聲音裏透着些許的警惕,聽口氣,是怕她出事。

    “一個認識的人。”傅庭筠說着,朝鄭三娘使眼色,道,“我先進屋了,有什麼事,我們下次再說。”

    鄭三娘只當陌毅是她家裏人。陌毅進鎮的兇狠她親眼所見,以爲傅庭筠贈食之事是揹着陌毅而爲,怕給她惹了麻煩,慌慌張張地行了個禮,抱着孩子往外跑。

    傅庭筠在陌毅的眼皮子底下送吃食給別人,怎麼可能瞞得過他。

    他覺得這是婦人之仁,頗不以爲然。

    不明白鄭三娘爲何見了他就跑,他低聲嘀咕幾句,轉身進了屋,對趙凌道:“別擔心,是個抱着孩子的婦人。”又道,“弟妹這心腸,也太軟了點。小心被人騙了。”

    “與其以後被別人騙,不如現在學着怎樣看人。”趙凌悠悠地說着,往陌毅的海碗裏倒了碗清水,“陌兄,請。”

    陌毅端起來一飲而盡。

    不知道的,還以爲是酒。

    他也感嘆道:“要是有酒就好了!”說着,神色一振,道,“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囑咐陳六,讓他帶些雞鴨魚肉來,到時候,讓弟妹給我們整桌好的,我們兄弟好好聚聚。”

    趙凌委婉地道:“她平日在家裏很少做這些事,也不知道這雞鴨魚肉做得如何,但願能讓陌兄滿意就好。”

    陌毅一怔。

    剛纔還說傅姑娘的竈上手藝拿得出手,轉眼的工夫,又說不知道傅姑娘的雞鴨魚肉做得如何……他心念一轉,大笑起來。

    可見這句話的落腳是前面那句“她平日在家裏很少做這些事”。

    “趙兄,這還沒過門了,你就心痛肝痛的,這要是過了門,你豈不是個妻奴?”他打趣趙凌,“你也太護着傅姑娘了。我告訴你,這女人。都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傅庭筠進來的時候,正好聽到陌毅說話,不由得臉一紅。

    這誤會可大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澄清。

    誰知道接下來陌毅竟然說起什麼“女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話來,淡淡的羞澀立刻被滔滔的憤怒席捲一空。

    有這樣挑唆人的嗎?

    難怪那些沒讀書的粗鄙之人常有打老婆的,都是像陌毅這種人教的。

    這個陌毅,不是可交之人。

    面上卻不顯露,面帶淺笑地走了進去。

    趙凌看到她,想到那句“沒過門”。只覺得尷尬極了,忙咳嗽了一聲。

    陌毅聽了暗暗笑翻了肚皮。

    被困在這鬼地方,真是無趣極了,不找點事打發打發日子,他都要瘋了。

    還好有這對未婚夫妻……

    卻不知道把傅庭筠給得罪完了。

    晚上。傅庭筠倒水給趙凌洗漱。

    趙凌低聲代陌毅向她道歉:“傅姑娘,陌毅的話你別放在心上。軍營裏的人都這樣,喜歡開玩笑……等過些日子。我們自會分道揚鑣了……”

    傅庭筠忿忿然地打斷了他的話:“他還想吃我做的雞鴨魚肉,哼,等着瞧好了,看我怎麼收拾他!”

    趙凌望着她氣鼓鼓的樣子。只覺得周遭的空氣都活潑了幾分。

    他悶聲地笑,望着她的目光如窗外皎潔的月光般清朗。

    傅庭筠煩躁的心突然就安靜下來。

    “這怎麼能怪九爺?”她低下頭。月光透過沒有窗紙的窗櫺照進來,把窗櫺的格子也印在了地上,在無聲的夏夜,有種永恆的寧謐與安祥,“說起來,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胡說八道,陌管事又怎麼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不,不,不。”看着她垂着頭,聲音裏透着幾分不安。趙凌忙道,“當時你也是爲了救我,要說錯。全是我的錯……”錯在哪裏,卻一時找不到理由。頓時語塞。

    一時間,屋子裏如那清冷的月光般寂靜無聲。

    月光下,他眉宇間的焦灼傅庭筠看得一清二楚。

    她不由“撲哧”一聲笑,打破了屋子裏的沉默:“明明是陌毅的錯,卻由着我們兩人互相道歉,這也太便宜陌毅了!”

    清冷的月光中,她巧笑嫣然,嬌豔中帶着三分的俏皮,讓他的心猝然一滯,竟然帶了幾分的慌亂:“是啊,是啊!”訕然地笑。

    傅庭筠見了只覺得後悔。

    這樣羞赧之事,偏生從她嘴裏說出來就這樣的輕巧,也難怪趙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她十分窘迫,低頭就朝外走:“那我先走了!時候不早了,九爺洗漱了也早點歇了吧!”

    神色有些落寞。

    趙凌看着心中一急,喊了聲“傅姑娘”。

    傅庭筠回頭,不明所以地望着他,睜大的杏眸清澈如泉,好像映着他的影子,讓原本就沒有想好應該說什麼的趙凌腦子裏更是亂糟糟的,胡亂地找了句話:“要是你不想做飯,我來跟陌毅說。”話還沒有說完,已深覺得不妥,好像她曾向他抱怨過這些事似的,實際上,這一路行來,不管遇到什麼事,她從來不曾露出半點的不耐。他有些急切地解釋,“我的意思是說,阿森不在的這幾天,我們隨便吃吃就算了,你不用花那麼大力氣烙餅……”

    說起這個,傅庭筠就有些鬱悶:“我知道……那陌毅也太能吃了……我烙了十張餅,她一個人就吃了八張,還不夠,讓我又烙了十張……我原本準備讓陌毅自己頭痛去的……”她說着,嘆了口氣,“我們都可以隨便吃點什麼,可你還帶着傷,總不能也隨便吃點什麼吧!”

    趙凌想到她逼着陌毅出去找雞蛋:“烙餅肯定是要加雞蛋的,不加雞蛋,這餅怎麼烙啊!”

    結果三個雞蛋,其中兩個被她給他做了蛋皮湯……

    他心底突然有種陌生的情緒,像水,一陣陣盪漾開去,下一刻,好像就要漫過他的心房,讓他倍感惶然,訥然不語。

    屋子裏安靜下來。

    傅庭筠得不到迴應,不免奇怪,仔細一想,面紅如霞。

    她怎麼就說出“我們都可以隨便吃點什麼,可你還帶着傷,總不能也隨便吃點什麼吧”這樣透着親暱的話來,難怪趙凌不知道怎麼回答好。

    “君子敏於行而訥於言”,她在心裏不停地告誡自己,“說得多,錯得多……再也不能犯同樣的錯誤了。”

    昨天回來的太晚了,困得不行,還好是週末,早上爬起來寫……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