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37章 臨春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37章 臨春鎮字體大小: A+
     

    謝謝姊妹們,粉紅票暫時排到了月度第三!

    因爲五月一日至七日粉紅票翻番,每40張粉紅票加一更,今晚開始加更,還請姊妹們多多支持!

    他們走進臨春鎮的時候,天空泛着魚肚白。

    青石板鋪就的大街兩旁雜亂無章地睡滿了逃難的人,有的人身下還墊着牀破草蓆,有的就這樣和衣睡在青石板上,有的甚至連件衣裳都沒有,光着膀子只穿條牛鼻褲,個個蓬頭垢面,露出黑漆漆的手腳。聽到動靜,有人擡頭看一眼又繼續翻身睡覺,有人坐起身表情木然地望着他們從身邊走過。旁邊有小孩子被驚醒,“哇”地一聲大哭起來,在這寧靜的仲夏清晨顯得特別的洪亮。孩子的母親立刻抱起孩子輕聲地哄着,孩子的哭聲卻越來越大,母親解了衣襟給孩子餵奶。孩子使勁地吸着乾癟癟的乳/房,沒幾下就丟了乳頭放聲大哭起來。身邊的男子暴戾地跳了起來:“哭哭哭,你再哭,老子把你換肉吃!”母親的臉唰地一下煞白,緊緊地把孩子的頭按在懷裏,好像這樣,孩子的哭聲就能小一點似的。然後哆哆嗦嗦地站起身走到了街角人少處,一邊使勁地把乳/頭往孩子嘴裏塞,一邊不停地喃喃自語:“別哭了,別哭了,小心你爹爹把你換肉吃!”

    傅庭筠難過地低下了頭。

    阿森安慰她:“要是他想易子而食早就換了,不會等到離西安府只有兩天的路程時纔打這主意。”

    走在他們旁邊的是陌毅的一個手下,陌毅介紹說叫“小五”,是商行裏的一個小夥計。

    他聽到阿森的話欲言又止。

    阿森看着冷冷一笑。挑釁道:“莫非我說得不對?”

    昨天晚上,不,應該說是今天早上寅時左右,阿森在回程的路上遠遠就聞到了股淡淡的血腥味,他想到昏迷不醒的趙九爺和手無縛雞之力的傅庭筠,心裏惴惴不安起來,拔腿就往城隍廟裏趕。結果離城隍廟越近,血腥味就越濃,待進了大殿,只看見滿殿的屍體。他當時就嚇傻了……要不是傅庭筠及時喊住了他,他就要撲到那堆屍體裏去扒人了。

    知道陌毅是趙九爺的救命恩人之一,他跪下去就給陌毅磕了九個響頭,抱着趙九爺的腿就哭了起來:“都怪我……要是我早點回來就好了!”

    趙九爺笑着摸了摸他的頭:“你早點回來幹什麼?給人當靶子使啊!”語氣很溫和。

    他越發的內疚,低了頭。喃喃地道:“我一出城隍廟就感覺好像有人跟着我似的,我就在這附近轉了好幾圈,好不容易把人給甩了。回城的時候,那人好像又跟上來了似的。我氣憤不過,就在鎮外的柳樹林裏設了個圈套,逗他玩了半天……”阿森說着。擡頭眼巴巴地望了趙九爺,很認真地檢討。“九爺,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回來就好!”趙九爺不以爲意地笑了笑,一副並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的樣子,然後對陌毅道,“那就麻煩陌管事了,我們現在就往臨春去吧!”

    陌毅長相兇悍,那時的表情顯得有些生硬,但大家都沒有往心裏去,收拾好東西,陌毅扶着趙九爺上了小推車。大家出了城隍廟,傅庭筠等人這才發現陌毅身邊還有兩個“小夥計”。兩個小夥計都相貌平常,屬於走在人羣裏就找不着了的類型。一個二十出頭。叫陳六,一個十五、六歲。叫小五。兩個都穿着短褐,只是陳六身上乾乾淨淨,小五身上灰撲撲的,身上還帶着股子大糞臭,很不好聞。阿森一看見小五兩眼就直了,正要說什麼,趙六爺已吩咐阿森:“天快亮了,要是碰到了官衙的人,我們可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還是快點到臨春鎮爲好!”

    陌毅也是這個意思。

    一行人急匆匆地趕路。

    路上,阿森小聲地對傅庭筠道:“跟蹤我的那個人,就被我騙着掉進了我挖的土坑裏——我在土坑裏拉了堆屎。”

    傅庭筠不由目瞪口呆:“你,你……”

    阿森卻有些得意:“誰讓他跟着我。我請他吃頓好的!”

    傅庭筠強忍着纔沒有笑出聲,但心裏也有些懷疑起來。

    但她最相信趙九爺。

    這麼明顯的事,既然趙九爺都不問,自然有不問的道理。

    “我們等會再說。”傅庭筠小聲囑咐阿森,“有陌毅他們在場呢!”

    阿森點頭,卻對小五總有那麼一點看着不爽,從城隍廟到臨春鎮,他不是挑小五點這,就是挑小五點那。小五表情的很大度,一副不和阿森一般見識的樣子,惹得阿森更是惱火。

    這次又雞蛋裏挑骨頭,爲難小五。

    這次小五卻沒有從前幾次那樣一笑了之,但也沒有和阿森逞口舌之強,而是正色地對傅庭筠道:“大家都以爲到了西安府就好了,實際上,西安府還不如這臨春鎮呢!臨春鎮好歹還有個睡覺的地方,西安府半個月前就封了城門,只許出不許進,官府每日派人巡邏,城牆五十丈之類不許有人歇息,違者一律亂棒打死。餓死打死的不計其數,城南的九里溝都快成亂墳崗了。”

    阿森和阿五斗嘴:“西安府是陝西首府,難道就沒有人出來設粥棚?”半信半疑。

    阿五冷哼:“官府不出面,誰敢私自設粥棚?”

    傅庭筠皺着眉頭:“董大人難道就不管管?”

    “董大人?”阿五頗不以爲然,“他如今只想着怎樣巴結上司禮監秉筆太監洪度,怎麼安置好在西安府避難的簡王爺,皇上責怪起來好有人幫着說話,能推諉責任,哪裏還有心思管陝西百姓是死是活!”

    傅庭筠和阿森想着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均沉默不語。

    有兩個十來歲的小男孩突然從一旁竄了出來:“大爺,大姐!我們都三天三夜沒有吃東西了,求求您們行行好,賞口糧食吃吧!”一雙眼睛十分的靈活。

    推着小推車的陳六有些猶豫地看了走在旁邊的陌毅一眼,陌毅輕輕地搖了搖頭。

    “哄”地一聲,不知道從哪裏跑過來了七、八個孩子,都衣衫襤褸,骨瘦如柴,七嘴八舌地嚷着“大爺、大姐,行行好”把他們圍在了中間伸手向他們討要。有的索性把手伸進了小推車。

    “都給我滾!”陌毅如響雷般地大喝一聲,抓起其中一個孩子就甩到了青石板鋪成的路面上。

    一時間整條街都安靜下來,大家望着陌毅,眼神都有些畏懼。

    “還不給老子滾走!”陌毅又是一聲大喝,孩子們像被震醒般。七手八腳地擡着被甩到地上的孩子跑了。

    因爲有了這件事,他們很順利地佔了間無主的鋪子。

    趙九爺在陌毅和陳六的幫助下歇在了樓上的內室,傅庭筠住在隔壁的耳房。

    “還煩請陌管事和陳六、阿五歇在樓下。”趙九爺不無歉意地道。“我這邊有女眷……”

    陌毅倒很乾脆:“那你有什麼事就叫我吧!”

    “多謝了!”趙九爺朝着陌毅抱拳行禮,吩咐傅庭筠打掃房間,叫阿森送陌毅等人下樓。

    待陌毅等人的腳步聲消失在樓梯上,趙九爺對正滿屋找抹布的傅庭筠道:“你歇會。這些事等阿森回來了做!”

    不是讓她打掃房子嗎?

    怎麼又說等阿森回來了做?

    傅庭筠頗有些不解。

    趙九爺臉色蒼白地躺在沒有幔帳的牀上,朝着她笑了笑:“我有話跟你說。”

    難得的溫和。

    人是不是病了就會變得特別的軟弱!

    傅庭筠想着。端了個板凳坐到了牀頭:“你是不是不放心陌毅他們?所以讓他們到樓下去住。”

    樓上還有四、五個房間,樓下是做生意的地方,只有鋪面和一個堆貨的小耳房。

    趙九爺輕輕點了一下頭,阿森折了回來,見傅庭筠坐在牀頭,立刻道:“爺,我去找桶水來!”

    “這件事等會做!”趙九爺道:“你守在門口,有人來了就知會一聲。”又對傅庭筠道,“你把那個十六爺的名帖找出來。”

    阿森應聲守在門前,傅庭筠找了帖子遞給他。因爲屋裏沒有被褥,把包着衣服的包袱墊在了他的背後,想讓他看得更清楚點。又推開窗戶。

    窗外面是片枯死的樹林,遠遠地可以看見藍田縣的驛道。有熱風穿窗而入。

    就這都讓傅庭筠十分感慨:“有好多天都沒有吹到風了。”又道,“這要是風調雨順的年份,不知道景緻有多好呢!”

    趙九爺笑笑沒有做聲,仔細地看着手裏的名帖。

    傅庭筠看着趙九爺。

    他的額頭寬寬的,鼻樑挺直,看上去很聰慧的樣子。嘴脣有點薄,緊抿時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笑時嘴角微翹,眉宇間就透出股磊落豪爽的灑脫來……還是笑的時候好看。

    或許是感覺到了她的目光,或者是看清楚了手裏的名帖,趙九爺突然擡頭,與傅庭筠盯着他的目光碰了個正着。

    趙九爺微微一愣:“怎麼了?”

    這樣看他……倒是一點也不忌諱……他們好像還沒這樣的交情吧……驟然想到她說的“我沒辦法,只好說我們是未婚夫妻”的話……就有些不自在起來,輕輕地咳了一聲。

    傅庭筠耳根發燙。

    真是鬼使神差,看一眼就是了,怎麼盯着他看起來。盯着他看也就罷了,還讓他碰個正着……他要是誤會自己行事隨意可怎麼好……又想到她當着十六爺等人說他們是未婚的夫妻……當時事情緊急,大家不好多說什麼,現在能單獨說話了,還得找個機會解釋一番纔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