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33章 匕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33章 匕首字體大小: A+
     

    進來的是一羣匪氣十足的大漢,高舉的松香木火把將大殿內照得通明,那些漢子眉宇間的戾氣一覽無遺。

    看見殿堂內有人,那羣人很是意外。

    看見進來的是這樣一羣人,殿內除了那個滿臉橫肉的漢子視而不見般往火裏添着柴外,傅庭筠等人也很是意外。

    一時間大殿裏靜悄悄的,只聞被那羣人挾持的兩個年輕女子的掙扎哭泣,她們的掙扎露出裏面穿着的桃紅色、蔥綠色的褻衣,讓夏日的夜晚在靜謐中透着幾分詭異。

    “哈哈哈!”有人狂笑,“沒想到竟然有人敢佔我們的地方!”聲音冷冷的,帶着殺氣。

    傅庭筠忙循聲望去。

    是個三十來歲的漢子,國字臉,穿了件敞了胸的短褐,露出滿是傷疤的胸膛,站在衆人的前面,一邊說着,一邊扭頭朝身後望去。

    身後的那些人聽了立刻跟着鬨堂大笑起來,好像傅庭筠等人做了件十分愚蠢之事般。

    西北角那羣人中看似掌櫃的男子笑着走了過去,笑容和氣地朝着國字臉拱了拱手:“這位大哥,我們是行商之人,路過這裏的錯過了宿頭,實在不知道此處是您的寶地,”說着,只聽見“噌”的一聲,那男子突然從腰間抽出了一把軟劍,也沒看見他的手動,軟劍卻一連抖出六朵劍花,然後“錚”的一聲輕響,變得筆直,在火把的照亮下如秋霜般寒氣四溢,“失禮之處,還請海涵!”他說着,劍尖指地,“撲撲撲”地在青石鋪成的地上劃出一道深可見泥的印記,然後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一個錢袋朝國字臉扔去,“這些就當是我給諸位兄弟賠不是,這是請兄弟們喝碗水酒的。還請這位大俠收容我們一夜,天一亮我們就走。”

    傅庭筠心中大震。

    阿森說那個身材魁梧的是練家子,沒想到這個掌櫃模樣說話和氣的也是個練家子。她雖然不懂武術,可能讓把軟劍變成鐵桿般在地上劃那麼深的一道印子,身手肯定是很高超。

    那國字臉顯然也看出來了,他沒有接錢袋子,而是凝視着眼前不遠處的那道印子,表情顯得有些陰晴不定。

    旁邊一個漢子走了出來。

    他大約二十出頭,長得人高馬大,憨實而粗壯,身材與西北角的那個身材魁梧的男子有得一比,只是前者看上去很粗鄙,後者看上去很豪邁,一個像屠夫,一個像俠客。

    他把錢袋揀了起來,打開看了一眼,面上露出幾分歡喜。

    “大哥!”他高聲喊了國字臉一聲,然後壓低了聲音道,“白花花的正宗官銀,有一百兩。”

    殿堂不大,衆人聽了個一清二楚。

    國字臉目光有些遊離,他身後的人卻炸開了鍋。

    有的低聲道:“大哥,我們不如做了他們,銀子一樣是我們的!”

    有的低聲道:“大哥,一百兩太少了,怎麼也得兩、三百兩!”

    還有的道:“大哥,反正我們歇在後面的廂房,不如就把這大殿借給這些客商住一晚上。”

    傅庭筠心中大亂。

    那人先是用軟劍劃了一道深深的印子,算是露了手硬的,現在又送上一百兩紋銀,軟硬兼施,那羣人多半會放過他們。這樣一來,殿中其他人就爲難了——要是學着這人拿銀兩賄賂,卻沒有這人的身手;要是不學着這人拿銀兩賄賂,那些人憑什麼要放過她……

    她不由朝西南角那個滿臉橫肉的漢子望去。

    那漢子正端着鐵鍋往地上的一隻大海碗裏倒着什麼東西,肉香四益。一副與己無關的模樣。

    傅庭筠心中一黯。

    看樣子,這漢子也有自保的能力!

    念頭一閃而過,就聽國字臉大喝道:“都給我閉嘴!”

    他身後的嘈雜聲戛然而止。

    “看在你們還懂些規矩的份上,我就網開一面。”國字臉道,“不過,你們要再加二百兩銀子才行!”語氣帶着幾分心虛,還帶着幾分試探的味道。

    “多謝,多謝!”掌櫃模樣的男子露出又是驚喜又是感激的笑容,忙吩咐了那個身材魁梧的漢子一句,身材魁梧的漢子從小推車裏拿出個紅漆匣子,又從懷裏掏出個錢袋子遞給了掌櫃模樣的男子,掌櫃模樣的男子打開錢袋看了看,又對那個眉目清秀的男子說了幾句,那個眉目清秀的男子猶豫了一會,也掏出個錢袋子遞給了掌櫃模樣的男子,掌櫃模樣的男子打開錢袋子看了看,將兩個錢袋子裏的錢都放到那個紅漆匣子裏,然後笑吟吟地遞給國字臉:“這是餘下的二百兩。”

    傅庭筠心沉到了谷底。

    掌櫃模樣的男子這樣做作一番,讓別人以爲他們身上都沒有了錢,國字臉那羣人就會對他們少了些許的貪婪之心,他們相對而言也就安全了很多。

    憨實粗壯的男子接過了錢袋子仔細數了數。

    雪白的銀子在火把的映照下閃爍着幽冷的清華。

    傅庭筠心中一動。

    只有官銀纔會有這樣好的成色!

    他們自稱是行商之人,身上怎麼都帶的是官銀?

    要知道,官銀主要用來做軍餉、官薪、宮用或是賑災,一般人得了要重新再鑄纔敢再用……而且他們一帶就是三百兩!

    “大哥!”憨實粗壯的男子打斷了傅庭筠的胡思亂想,“整整二百兩。”

    國字臉點了點頭,露出滿意表情,神態間又恢復了剛纔大笑時的張狂。

    傅庭筠不由心抱僥倖。

    希望這國字臉看在得了三百兩銀子的份上放過他們這些小魚小蝦,或是看在那掌櫃模樣男子一身好武藝的份上不想節外生枝而對他們視若無睹……

    她輕手輕腳地朝身後躺着的趙九爺挪去,盼着能緊縮成一團,讓那羣人看不上眼纔好!

    可惜,她的願望落空了。

    有個五短身材的男子猛地跑到了他們這邊,把小推車使勁地往旁邊一推,大聲叫嚷着:“你們又是些什麼東西?”一副狐假虎威的樣子。

    小推車翻在了一旁,涼簟、碗、筷子等什物落了一地。

    傅庭筠鬆了口氣。

    還好她剛纔看着情況不對把金銀細軟都藏在了九爺的草蓆下。

    她忙道:“大俠饒命!我們是從平涼逃荒到這裏的。誤闖了大俠的寶地,還請大俠大發悲慈,收留我們一夜。”說着,從大殿的角落裏拿出裝了吃食水囊的包袱,“這些東西還請大俠收下,這是我們全部的家當了。”

    傅庭筠雖然儘量壓着嗓子說話,但還是難掩其清脆悅耳。

    殿堂裏的人聽着一愣,都朝傅庭筠望過來。

    只有那個滿臉橫肉的漢子,幾不可見地搖了搖頭,然後端起碗來呼哧呼哧地吃着東西,在大殿裏顯然那麼響亮,卻沒有一個人去管他。

    五短身材的男子已面露興奮,一邊雀躍着道:“大哥,這裏有個女的!”一邊跑過去掀她的頭巾。

    傅庭筠突然直起腰來,手裏揚起一道雪光朝那男子揮去。

    那男子“哎呀”一聲慘叫着捂住了手,鮮血立刻從指間涌出。

    衆人這才瞧見傅庭筠手中握着把匕首。

    火光下,那匕首閃爍着奇異又絢麗的花紋,有種咄咄逼人的妖豔之美。

    大殿上一片死寂。

    滿臉橫肉的漢子目露驚豔,那個氣質灑脫的男子則上前幾步,卻被那個掌櫃模樣的人擋在了身後。

    “臭/婊/子,你竟然敢暗算我!”五短身材的男子高聲怒吼着,揚腳就朝傅庭筠的心窩踢去。

    那氣質灑脫的男子“哎呀”一聲握緊了拳頭,就連那滿臉橫肉的男子也放下了手中的碗。

    傅庭筠臉色白得如風雨中的玉蘭花,她雙手緊握着匕首,咬牙朝那男子捅去。

    腳結結實實地揣在了傅庭筠的胸口,可傅庭筠的匕首也插進了那男子的小腿,而且順着傅庭筠朝後仰倒,匕首順勢而下,剝下了他小腿上的肉。

    男子抱着腿大聲痛呼:“大哥,大哥!”

    大家都驚呆了,好一會才發現地上還有兩截斷指。

    “大哥,殺了這臭/婊/子!”國字臉身後的人叫囂着,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傅庭筠爬了起來。

    她握着匕首的手直哆嗦,凌亂的青絲垂落在雪白麪孔,豆大的汗珠自額頭落下,一雙大大的杏目灼熱如火,竟比那火把還要明亮幾分,讓她豔麗的容顏平添些許的剛烈,像那盛開的凌霄花,嬌豔傲然。

    國字臉的男子望着乾淨如初雪的匕首,臉色陰暗的如同冬雪前的天空。

    他捏着拳朝傅庭筠走去。

    大殿一下子安靜下來。

    國字臉沉重的腳步聲和指關節發出“叭啪叭啪”聲如擂鼓,一聲聲敲在衆人的心上。

    西北角身材魁梧的男子眉頭一皺,上前幾步,卻被那個氣質十分灑脫的男子拉住了。

    “臭/婊/子,老子不把你騎上千遍萬遍老子就不姓李……”國字臉暴戾地吼叫。

    傅庭筠覺得自己五臟六腹都像移了位似的痛,眼前也是一片疊影重重只能模糊地看見個影子。

    她不成了吧!

    被那個男子那樣地踹了一腳之後……想出奇不意的傷人也不可能了……

    她想到那兩個被挾持的女子……

    舉起像灌了鉛似的手臂,把匕首架在了脖子上。

    她不知道他死後九爺會怎樣?

    都是她連累了他!

    他的恩情她這輩子都不能報答了,只有等來世了……不過,也許到來世她也是那個拖累他的人,他說不定躲都來不及呢?

    想到這裏,她嘴邊綻開一個小小的微笑。

    像開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小花,柔弱卻堅韌。

    編輯通知五月一號上架,五月一號至七號粉紅票翻番,向諸姊妹們預訂粉紅票……o(∩_∩)o~

    ps:今天家裏有客人,來不及加更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