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9章 受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9章 受傷字體大小: A+
     

    四周一片寂靜,只有火把燃燒時發出來的“噼裏啪啦”聲,越發襯得四下裏如死般的沉寂。

    “難怪不把我放在眼裏,果然有幾分真本事。”馮四爺冷笑,“不過,小夥子,成功不僅僅是靠拳頭的。”他說着,疾身後退,“給我格殺勿論!”

    他帶着勁力靠近,馬匹受驚,一陣嘶鳴。

    “誰能取得趙九的項上人頭,”馮四爺的聲音在夜空中嗡嗡地傳來,“賞銀五萬。”

    傅庭筠手腳冰冷。

    五萬兩銀子……號稱渭南首富的舅舅,家資也不過五萬兩,這還要算上房產、鋪子、田畝。這樣一份大賞,試問又有幾個人能不動心呢?

    院子裏煩躁不安的馬嘶聲,兵刃相擊時刺耳的鏘鏘之聲,男子搏鬥時粗壯激昂的吼叫聲,嘈雜喧闐地一齊朝她襲來,讓她感覺到既陌生又害怕。

    傅庭筠不禁雙手合十,喃喃地祈禱着:“信女傅庭筠,求菩薩保佑趙九爺平安無事……”心裏卻不停地告訴自己,趙九爺一定會沒事的,他那麼厲害,從華陰到渭南,從渭南到臨潼,那麼多的苦難他都帶着他們一起闖了過來,這次也一定會沒事的。

    祈禱聲由惶恐無助漸漸變得舒緩而平靜。

    外面的喧譁也慢慢平息下來。

    偶爾能聽到幾聲馬匹的哀鳴和男子痛苦的呻/吟。

    已經分出勝負了嗎?

    傅庭筠的心高高地提了起來。

    她支着耳朵傾聽。

    有男子陰惻惻地笑:“趙九,你看我手上的兔崽子是誰?”

    是那個馮四爺的聲音。

    他們一共只有三個人,她在這裏……那,那另外一個人就是阿森了!

    傅庭筠慌了神,扒着水缸的那個缺口就想往外望,偏偏那缺口太低,她再怎麼彎腰也不行。

    她憂心如搗。

    那個馮四爺到底把阿森怎樣了?

    趙九爺投鼠忌器,會不會反勝爲敗?

    “我原本準備放你一條生路的,”耳邊傳來趙九爺冷淡卻透着幾分酷厲的聲音,“現在看來,不必了!”

    傅庭筠從來沒有聽到過趙九爺用這種口吻說話,不由打了個寒顫。

    “哈哈哈!”馮四爺卻像聽到了什麼令人捧腹的笑話般狂傲地大笑起來,“你把我得力的手下都殺了,再放我一條生路?”他聲音含恨,“縱/橫西北的馮四爺手下沒有了可用之人,那還是馮四爺嗎?你以爲我是三歲的小孩?”語氣中難掩末路的悲愴,“趙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四爺,您和他囉嗦什麼!”有漢子大聲地道,“我們先殺了這小兔崽子,然後再殺出一條血路。馮三爺還在臨潼城呢!只要我們進了城,他趙九就是有三頭六臂也只能乾瞪眼了!”

    一直沒有做聲的趙九爺冷嗤:“馮三爺?他不是一直想取代馮四爺成爲馮家的家主嗎?什麼時候馮三爺和馮四爺握手言歡了?或者西北路上的傳聞都是假的?”

    院子裏的各種聲音驟然而止,天地間一片死寂,就連躲在水缸裏的傅庭筠都感覺到了那種凝重。

    “你叫大虎吧?”趙九爺的聲音再次淡淡地響起來,“你知不知道你們四爺爲什麼要和我囉嗦?因爲他想和我談條件,想用我這小廝的命換他的命。你就不要在一旁搗亂了。你們四爺如若能逃出去,再用馮家家主的位置和馮三爺交換,馮三爺看在從兄弟的份上,想必不會拒絕,到時候總能保住一條命。可要是死在這裏,那就什麼機會也沒有了!”

    傅庭筠雖然不知道事情的原尾,卻忍不住暗暗爲趙九爺喝彩。

    馮四爺既然和馮三爺有這樣的罅隙,馮四爺和馮三爺的手下肯定勢同水火。而馮四爺做爲家主都無法壓制住馮三爺,可見這個馮三爺也不是盞省油的燈。現在是生死關頭,馮四爺的人一心要護着馮四爺逃跑,自然異常兇悍勇猛,趙九爺卻挑撥馮四爺與手下的關係,說馮四爺要是逃回去了,就會用家主的位置對馮三爺搖尾乞憐,和馮四爺是從兄弟的馮三爺出於血緣關係可能會留馮四爺一命,暗示做爲馮四爺手下的他們卻未必就能逃脫馮三爺的清算,她們肯定沒有心思拼死護馮四爺逃竄了,這樣就能達到瓦解他們氣勢的目的。

    果然,她立刻聽到有人低聲的議論。

    “趙九一向奸詐狡猾,”馮四爺大聲道,“你們休要上了他的當!”語氣卻沒有了剛纔的決絕。

    沒有人迴應他的話。

    “好,我先殺了這個小兔崽子……”馮四爺咬牙切齒地道。

    傅庭筠“哎呀”一聲,情不自禁地想站起來,頭卻“嘭”地一聲撞在水缸上,痛得耳中“嗡嗡”作響。

    外邊又傳來馮四爺的怒吼:“趙九,你這卑鄙小人……”像有風灌進馮四爺的口中,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聲音一滯,然後傅庭筠就聽到了趙九爺的一聲輕嘯和阿森淒厲的尖叫:“九爺!”

    傅庭筠心中一痛,再也顧不得什麼,使出全身的力氣去搬那水缸。

    反正趙九爺死了,她也活不成了。不如趁着趙九爺還有口氣讓他親自殺了她,免得到時候被這些人發現求死不能反而受辱的好。

    “九爺饒命……”外面傳來嘎然而止的哀號,聽在傅庭筠的耳朵裏,卻如那天籟之音。

    她覺得自己好像又重新活了過來似的,心開始砰砰砰地跳,身上也有了力氣。

    既然趙九爺還能掌握住場面,她也不能成爲他的負擔纔是。

    傅庭筠靜靜地貓在水缸裏,聽着外面漸漸安靜下來,偶爾傳來一兩聲哀嚎,卻像是毫無還手之力般。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敲了敲水缸:“傅姑娘!”

    是趙九爺的聲音!

    “我在!”她驚喜地道。

    水缸被掀起來。

    天已微熹。

    他氣定神閒地站在那裏凝視着她,偉岸淵渟如山嶽,讓她不安的心立刻沉靜下來。

    “九爺!”貓在水缸裏的時間太長,她大口呼吸着空氣,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口鼻間全是讓人作嘔的血腥味,眼角瞥見了具沒有頭顱的屍體。

    傅庭筠忍不住壓下腰吐起來。

    趙九爺嘆口氣:“阿森受了傷,我們快收拾收拾離開這裏。”

    傅庭筠一聽,只覺得心裏翻滾的濁氣好像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

    她忙直起腰來:“阿森在哪裏?”掏出帕子擦着嘴角。

    趙九爺眼底露出些許的笑意,指了指停放在門口的小推車。

    阿森一動不動地躺在上面。

    傅庭筠飛奔過去。

    “阿森,阿森!”她拉着他的手柔聲地喊他,“你要不要喝點水……我還藏着個雞蛋……”

    阿森的半邊臉被打得腫了起來,眼眶是青的,面頰是紫的,嘴脣也是紅腫的,她都快認不出他來了。

    “阿森!”傅庭筠眼淚簌簌地落了下來。

    阿森睜開眼睛,眨巴了好幾下,表情有點茫然,過了片刻才露出恍然的表情,好像纔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似的。

    他咧了嘴笑,扯動了傷口,皺着眉頭,但還是含糊地說道:“姑娘,他們打我,我都沒有做聲!”口齒有些不清楚。

    “嗯嗯嗯!”傅庭筠連連點頭,掛着淚珠的臉上露出個燦爛的笑容,“要不是阿森,九爺肯定打不過那個馮四爺。”

    阿森搖頭:“不是,是我連累了九爺……”

    傅庭筠想到自己從樹上摔下來的時候頭一動就暈,忙道:“你別動,先閉着眼睛休息一會。”然後想起那幫人那麼兇殘,肯定不會只打了阿森的臉,“你還有哪裏受了傷?我……”欲言又止。

    她能怎樣?

    沒有藥,那個馮三爺還在臨潼,趙九爺和馮家有仇,勢單力薄的,又不能去臨潼看大夫……想到這裏,她不由低下了頭。

    “阿森受的都是皮外傷。”身後響起趙九爺淡淡的聲音,“你們不是灌了淡鹽水的嗎?用淡鹽水給他洗洗就行了。我們現在得趕快離開這裏——黑燈瞎火的,我也不知道他們來了多少人,也不知道有沒有人逃脫,免得被馮三爺的人堵在了這裏。”

    傅庭筠驚訝地望着趙九爺:“您不是說馮三爺和馮四爺不和嗎?”她這才發現,趙九爺身上的衣衫沾滿了血跡,染得衣裳早看不清楚本來的顏色了。

    她胸中濁氣又是一涌。

    傅庭筠強忍着纔沒有吐。

    “再不和,也是一家人。”趙九爺道,“該做的樣子總還是要做做的。”

    傅庭筠“哦”了一聲,道:“您還是去換身衣裳吧……都,都是血。”

    趙九爺沒有做聲,從包袱裏找了件黑色的短褐進了廂房。

    傅庭筠這才發現院子裏橫七豎八到處是屍體……就是夢中的修羅場也沒這麼血腥,不,她從來沒有夢到過修羅場。

    她遍體生寒,瑟瑟發抖,心裏知道應該快點收拾東西離開這裏,可就是全身發軟,動彈不得。

    趙九爺走了出來:“怎麼還不收拾東西。”神色漸漸冷凝,把換下來的血衣丟在了院子裏,默默地把東西搬到了小堆車上。

    “坐上來吧!”他的聲音呆板平靜,就像她在碧雲庵初遇見他的時候,“我們快走!”

    不知道爲什麼,傅庭筠覺得心裏很難受。

    他明明會笑,爲什麼總是給她臉色看。

    她咬了咬脣,擡頭直視着他的眼睛:“我知道,要是九爺不殺他們,他們就會殺了我們。我,我只是不習慣……”眼眶突然間就溼潤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