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6章 李家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6章 李家凹字體大小: A+
     

    一條黃魚一桶的洗澡水,!

    如果沒有這一路的經歷,傅庭筠或許會覺得這是件頂風雅的事,定會舒舒服服地泡個澡,然後換件乾淨舒適的衣裳,再美美地睡一覺……可現在,當她知道水能救人性命的時候,就再也沒辦法等閒視之,若無其事地用它來洗澡了。

    阿森比傅庭筠經歷的更多。

    他坐在木桶旁邊,愣愣地望着傅庭筠,猶豫地道:“真的用它來洗澡啊?”

    當然不能用它來洗澡!

    傅庭筠想了想,道:“要不,我們把水灌進水囊裏貯存起來,帶在路上飲用?”

    “好啊!”阿森聞言高興地跳了起來,“不過,生水不能就這樣直接灌到水囊裏,要把它燒開。要不然,我們路上走那麼多天,水不流動,會壞的,喝了要生病的。”

    這個道理傅庭筠也是懂的,只是沒有想這麼多。

    她臉色微紅。

    難怪祖母常說“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可見她要用心的地方還多着呢!

    兩人在屋裏轉了一圈,找到了設在廂房後面套間裏的廚房,竈旁邊堆着些許的稻草和碎木頭。

    阿森告訴傅庭筠怎麼用稻草捆了木頭做柴火,怎麼用火鉗架了柴火燒火,。

    傅庭筠直笑:“你不會以爲我連飯也不會做吧?”

    阿森不以爲然:“那你捆把柴我看看?”

    傅庭筠還真沒有做過這個。

    她學上竈的時候,自有媳婦、婆子生火,洗菜,她只不過負責做菜。

    阿森頗爲鄙視地教她:“稻草是用來把火引到木頭上的,捆多了,浪費,捆少了,火引不到木頭上……誰做飯是一個人在竈裏遞柴火一個人在竈上炒菜的?都是把柴丟進竈裏就忙着鍋裏,算着時間竈裏的火快要熄了,丟了鍋裏再忙着竈裏的……火燒起來的時候,開始火勢小,中間的時候火勢大,最後火勢又變小了……第一把柴鍋是冷的,火勢大的時候也不過是第二把柴的小火,等鍋熱了,第二把火的小火比第一把火的大火還要熱……火燒得旺了,菜就要糊了,火燒不起來,菜就熟不了……燒菜還好說,總能將就着吃下去。要是做飯,底下的飯糊了,可上面的飯還沒有熟,夾生的,吃了是要肚子痛的。”

    傅庭筠聽得頭都大了:“我只是要燒水,火大火小沒關係吧?”

    阿森瞪着她:“你知道我們這裏的稻草和木頭能捆幾把柴火嗎?你知道燒一鍋水要幾把柴火嗎?隨隨便便就往竈裏扔,沒等我們把水燒開,柴火沒了……到時候怎麼辦?”

    傅庭筠覺得阿森爲了顯示他對燒火很在行而誇大了事實,笑道:“燒一鍋水就足夠把我們的水囊都灌滿的吧?”

    阿森哼哼地道:“反正,不能浪費。”

    傅庭筠抿了嘴笑:“好,我聽阿森的!”

    阿森嘴角噙笑,頗有些得意。

    傅庭筠忍了半天才沒有笑出聲來,。

    兩個人就坐在竈門口的小竹凳上捆柴火。

    傅庭筠問他:“九爺怎麼有那麼多小黃魚?”

    阿森很不滿她懷疑趙九爺:“攢的唄!”

    攢的?要是人人都能輕易地攢幾條小黃魚,誰還要租別人的田地耕種?

    “怎麼攢的?”傅庭筠笑着問他,“告訴我,我也攢一些!”

    阿森看她一眼:“銅板換銀子,銀子換金,攢下來的唄!”然後不耐煩地道,“我們快點把柴火捆好,等會還要做飯呢?”

    這孩子的口風真緊!

    傅庭筠既失望又欣慰。

    有人走了進來:“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兩人擡頭,看見趙九爺提着個布袋子站在廚房門口。

    阿森跑了過去,邀功似的道:“您用小黃魚買的水我們都捨不得用,想把它燒開了灌到水囊裏,帶到路上喝!”說着,接過趙九爺手裏的布袋子,“爺,這是什麼?”

    趙九爺沒有理會阿森,而是凝視站在竈門口的傅庭筠,目光深沉,在光線有些暗淡的廚房裏,顯得有些高深莫測。

    不知道爲什麼,傅庭筠想起兩人在碧雲庵的廚房裏……也是這樣,四下無人,光線暗淡……他的目光深邃沉寧……

    她有些不安起來。

    他可是趙九爺!

    又不真的是她家的下人,。

    當着李家凹的人說要帶她去西安府投親的時候,他的樣子那麼難看。

    剛纔她只顧着高興,沒有仔細想過,現在回憶起來,他肯定是迫不得已了。

    現在沒有外人在場,不知道他會不會反悔?會不會發脾氣?會不會以爲她像個牛皮糖似的,粘上就甩不掉了?

    沉默中,傅庭筠垂下眼瞼。

    就聽見阿森大叫:“麪粉、雞蛋、豆腐、冬瓜……爺,您從哪裏弄來的這些東西?”嚕咕嚕咕吞口水的聲音都聽得見。

    傅庭筠忙擡頭望去。

    真的噯!

    布袋子被打開,幾個雞蛋被阿森小心翼翼地放在竈臺上。

    四桶水就去了四條小黃魚……

    她脫口道:“這得花多少銀子啊?”

    臉立刻火辣辣地熱。

    從前說到錢都要用“阿堵物”來代替,現在倒好,看見什麼東西開口就問多少錢……可見她變了很多……可心底隱隱又有個念頭,要不是因爲她的緣故,趙九爺肯定不用又是買水又是買面買菜的……她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可是連雙鞋都沒穿的……又不是沒錢……可見趙九爺是很節儉的人……他這樣花錢,她是真的很心疼……

    趙九爺抿了嘴,眼底有笑意,分明是強忍着纔沒有笑出聲來:“錢不就是用來花的!”

    傅庭筠不喜歡這種論調。

    她十六叔公就是這樣,有一分錢花一分錢,年輕的時候能賺,只覺得日子過得快意灑脫,待年紀大了,沒有積蓄,由奢入儉又難,死的時候還是公中給買的棺材,。

    她不由低聲嘟呶道:“要是人還活着,銀子卻沒有了,該怎麼辦?”

    趙九爺不由愕然,隨即大笑起來。

    他眉目舒展,目光璀璨,竟然是她從沒見過的暢快。

    傅庭筠瞪大了眼睛。

    “路上帶的水我自有安排。”他笑道,“我們明天黃昏就離開李家凹,你快去收拾收拾,阿森,你做飯!”

    阿森興高采烈地應“好”,把趙九爺帶回來的東西一件件地往外拿。

    趙九爺已對傅庭筠道:“你不是身上癢嗎?快去梳洗梳洗。”又安慰她,“到了西安府就好了!”

    他怎麼知道自己身上癢?

    一路這麼捂着,傅庭筠硬是生生捂出身痱子來。

    她不想讓他認爲她很嬌氣,只在無人的時候撓撓,沒想到他還是看出來了。

    心裏莫名涌出幾分感動,趙九爺轉身出了門:“我要和七爺去見李家凹的族長,馬上就回來!”

    因爲有了趙九爺的這番話,傅庭筠到底沒能抵禦住洗澡的誘惑,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覺得人像卸了幾斤負重似的,全身都輕鬆了不少。然後找了方白色的帕子撕成條綁了頭髮,算是給舅舅、舅母一家戴孝了。

    出來的時候阿森正在炸豆腐,。

    看見他要在腳下墊塊石頭手裏的鍋鏟才能伸到鍋裏去,傅庭筠連忙過去幫忙。

    阿森趕她走:“爺說了,讓我做飯。”

    “你幫我燒火。”傅庭筠奪過他手裏的鍋鏟,雖然不怎麼熟練,動作卻很優美流暢地翻着豆腐。

    阿森不得不承認她比他做的好,乖乖地坐在竈門口幫着燒火。

    很快傅庭筠就做出了兩個菜,問阿森:“九爺是喜歡吃擀麪,還是喜歡吃餅?”

    “元寶哥做什麼爺就吃什麼!”阿森想了想,“不過做餅的時候吃得多一些。”

    看趙九爺那個樣子也不是挑剔的人。

    傅庭筠開始和麪,對阿森道:“你也好好洗洗吧!據說從這裏到西安府還有七、八天的路程呢!”

    因爲想到這水一條小黃魚一桶,她有些心虛,用了兩桶水,留了兩桶。

    阿森有些扭捏地道:“還是留給爺用吧!”

    “我們留一桶給爺好了!”傅庭筠極力地鼓動他。

    這樣,這水也不算是她一個人享受了。

    大家都有份,她心裏也覺得踏實點。

    阿森身上臭哄哄的,又架不住傅庭筠的勸,磨蹭了半天,最後和傅庭筠合力擡了桶水去了廂房,在那裏洗了個澡。

    待他出來的時候,傅庭筠已經烙好了餅,在做雞蛋冬瓜湯。

    “九爺還沒有回來嗎?”他頂着溼漉漉的頭髮問道,。

    “還沒呢!”傅庭筠擦了擦額頭的汗,“還早,我們再等等。要是等會再不回來,你去看看!”

    阿森自然沒有異議,問她:“姑娘換下來的衣裳呢?我先去洗衣裳去!”

    傅庭筠冷汗直流。

    她換下來的衣裳裏面還有她貼身穿的……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她想到水已經用了三桶,忙道,“再說,也沒水了!”

    阿森嘻嘻笑道:“我留了半桶水。”

    “還是阿森能幹!”傅庭筠誇他,讓阿森幫忙把做好的吃食端到堂屋的方桌上。

    趙九爺回來了。

    傅庭筠忙迎上去:“李家凹的族長沒有說什麼吧?”

    七爺收留他們,畢竟是沒有經過族長同意的。

    “沒有,”趙九爺隨意地道,“就是問了問我們的情況。”

    傅庭筠鬆了口氣,讓阿森打水給趙九爺洗手吃飯。

    趙九爺把手浸到水裏,卻想着剛纔李家凹族長的話:“……把你們家小姐送到了西安府,你也算是完成了故主所託。她一個女子,總歸是要嫁人的,你不妨考慮到我們李家凹來落戶……”

    有件事向月下楓葉舞道歉!

    昨天給你加精華的時候不慎點了刪除……然後就悲劇了……非常的抱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