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19章 路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19章 路途字體大小: A+
     

    暮野四合,天色漸漸暗下來,遠遠的,看見村落的輪廓。

    趙九爺停下來,抓起搭在把手上的汗巾擦了擦汗,吩咐阿森:“你去看看!”

    “好!”阿森歡快地應着,一溜煙朝村落跑去。

    趙九爺從一旁拿出個水囊遞給傅庭筠:“喝口水!”

    太陽雖已西隱,但白天的灼熱還殘留在地上,熱氣騰騰,蒸得人汗流浹背,何況她裹得嚴嚴實實的,嗓子眼早就冒煙了,只是看着趙九爺和阿森都埋頭趕路,不好做聲而已。

    傅庭筠道謝,接過水囊連喝了幾口。

    乾涸的喉嚨有了水的滋潤,人都精神了不少。

    她舒服地透了口氣,笑着把水囊遞給趙九爺,正想說聲“您也喝點”,突然意識到男女有別,忙把話噎了下去,訕訕然想把伸出去的手縮回來,趙九爺的目光剛好望過來,兩人碰了個正着。

    傅庭筠臉漲得通紅。

    畏畏縮縮的,真是小家子氣!

    可這不是別的事,她就是想大方也大方不起來啊!

    她有些沮喪。

    趙九爺顯然沒有多想,道:“現在世道很亂,你別看着現在四處無人,說不定我們拿出個饅頭就會引來一羣人哄搶,還是小心點的好。你暫且忍一忍,等我們找到歇腳的地方,你就能解開頭巾,扇扇風了。”

    原來是誤會她嫌熱……

    傅庭筠聞言心中一鬆。

    還好有這個誤會,要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九爺放心,”她恭順地道,“我省得!”

    趙九爺“嗯”了一聲,不再說話,目光望向了遠處的村落。

    四周安靜沉寂,沒有一點聲響,傅庭筠甚至能聽到自己細細的呼吸聲。

    總不能就這樣互不說話吧!

    趙九爺好歹是她的救命恩人。

    傅庭筠想着,絞盡腦汁地找話題。

    “九爺,我們還有多久能到渭南?”

    “還有十來天!”趙九爺凝視着村落,聲音淡淡的,顯得有些心不在焉,“中秋節之前肯定會把你送到的。”

    她又不是爲了趕回去舅舅家過中秋節!

    傅庭筠抿了抿嘴角。

    不過,他既然提到了中秋節,她少不得要客套客套:“不知道九爺喜歡吃什麼餡的月餅,到時候我讓舅母多做些,九爺也可以和阿森嚐嚐。”

    他早約了八月十五和同伴在西安府碰面,肯定不會答應留在渭南過節,而且也未必願意她知曉這件事,她只好裝做不知道,提出做些月餅送他算是答謝了。

    趙九爺回頭看着她:“你不必和我客氣,我把你送到你舅舅家就走!”

    “你!”傅庭筠氣得發抖。

    這個人,好話歹話都聽不出來,簡直是……簡直是個棒槌!

    索性扭過頭去,一邊喝水,一邊等着阿森的消息。

    趙九爺能感覺到傅庭筠情緒上的變化。

    傅家一向標榜“家風清白,閨閣嚴謹”,她詐死之事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要不然,她也不會委婉地打聽他怎麼過中秋節了?現在他明明白白地告訴她不想和她有什麼瓜葛,她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他很是不解。

    兩人之間又陷入了沉默。

    遠遠的,田埂上出現個跳動的小小身影。

    傅庭筠不由坐直了身子,伸長脖子眺望。

    身影越來越近,是滿頭大汗的阿森。

    傅庭筠心中一喜。

    “爺,”阿森用衣袖擦着額頭,“村子裏沒活人。”

    趙九爺點了點頭,對傅庭筠道:“我們今天就歇在村子裏了。”

    傅庭筠“哦”了一聲,見那田埂只夠一個人走,下了推車。

    趙九爺沒有阻止,囑咐阿森:“你在前面帶路!”

    阿森高興地應“是”,那股子精神勁讓人聽着心情都跟着歡喜起來。

    傅庭筠不禁露出笑容,跟着阿森上了田埂。

    趙九爺推着獨輪推車走在後面。

    阿森不時地回頭,“姑娘您小心點,這裏有條溝”,“姑娘您看着,這裏有點窄”,生怕她摔着了。

    田裏幹得只剩下一層黃土,兩旁的小溝也沒有水,傅庭筠倒不怎麼擔心,一路笑應着和阿森進了村。

    那村子有十幾二十戶人家,一字排砌着屋子。村頭是幾間稻草房,低矮窄小,很是破舊,或者是沒有住人,有屋子已經坍塌了,因爲天色太晚,黑漆漆看不清楚裏面的陳設,倒是有股子讓人作嘔的惡臭飄出來。

    傅庭筠掩了鼻子。

    身後傳來趙九爺的催促:“快走!”

    她坐了這幾個時辰的車都覺得累了,何況是推車的人?想必他早就希望能歇會了!

    傅庭筠急步朝前,進了村子。

    阿森在前面指:“姑娘,我們今天歇那裏——那是村子裏最齊整的屋子。”

    傅庭筠順着望去,是個粉牆灰瓦的三間房子,看上去莊重氣派。

    “這房子的確很齊整!”她笑着。

    突然竄出了幾條狗,齜牙咧嘴地低聲咆哮着把他們圍住。

    傅庭筠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往趙九爺身後躲。

    阿森卻很是興奮:“爺,是狗!”說着,身影如閃電般朝其中一條狗撲過去,狗也毫不示弱地跳起來朝阿森撲過來。

    傅庭筠一聲驚呼。

    “回來!”趙九爺的聲音清冷而冷峻地響起來。

    阿森的身子硬生生停了下來,側身,狗撲了個空。

    趙九爺已從包袱堆裏抽出根齊眉棍朝阿森丟了過去:“直接打死完事,不要管這些狗。”

    阿森伸手接過比他人還高的齊眉棍,沒有絲毫的猶豫,順勢就打了下去,那狗剛剛跳起又落下,發出一聲短暫而尖細的嗚咽聲,一動不動地趴在了地上。

    傅庭筠驚訝地望着阿森。

    他不過八、九歲,竟然有這樣的身手……而且動作乾淨利落,毫不遲疑,隱隱透着幾分冷酷無情……這哪裏像個還在總角的孩子?

    她突然間覺得這個面目清秀,不管什麼時候都歡天喜地的孩子是那麼的陌生。

    傅庭筠朝趙九爺望去。

    黑暗中,他靜默如山。

    狗嗚咽着四處逃竄。

    阿森追過去,手起棍落,狗發出悲愴的嗚鳴。

    她養了只白色的京巴狗,烏溜溜的大眼睛溫潤如玉,她繡花、寫字的時候就蹲在她腳邊,只要她一擡頭,就會衝着她討好的叫喚,跑過去舔她鞋子,不知道有多可愛……

    傅庭筠只覺得心裏隱隱作痛。

    不忍地閉上了眼睛。

    撲撲的拍打聲夾着幾聲哀鳴過後,周圍又恢復了寧靜。

    趙九爺淡淡地說了聲“走吧”,然後推着小車進了屋子。

    傅庭筠也不朝旁邊看,低頭跟着進了屋。

    阿森不知道什麼時候趕了過來,從懷裏掏出火摺子,屋子裏亮起桔色的光。

    傅庭筠打量着四周。

    堂屋正中的神龕空空如也,除了大件的香案,屋子裏什麼陳設也沒有。看得出來,屋主走的時候很從容。

    趙九爺腳步未停,徑直朝後面去。

    後面是個天井,牆角不知種的什麼花樹,已經枯死,樹下有口井。

    阿森跑去搖井上的軲轆。

    “沒水!”很失望。

    趙九爺好像覺得他很傻似的,看也沒看他一眼,把小推車放到一旁,推開了旁邊的廂房門。

    阿森忙舉着火摺子跑進了過去。

    “你今晚就睡這裏!”趙九爺在廂房裏道。

    傅庭筠走了進去。

    廂房裏只有一個土炕,落了層厚厚的灰。

    阿森撅着屁股在屋子裏到處找。

    趙九爺皺了眉:“你在幹什麼?”

    “我看能不能找盞油燈,”他笑嘻嘻地望着傅庭筠,“那樣姑娘就可以看清楚了!”

    趙九爺一言不發地奪過了阿森手中的火摺子,然後插窗櫺的格子上。

    阿森摸着頭笑。

    燈光下,那笑容靦腆又羞赧。

    傅庭筠卻心中發涼,再也感受不到那種歡愉共鳴了。

    阿森折了花樹枝條掃着廂房裏的灰。

    趙九爺招呼傅庭筠去了天井:“你把頭巾摘了透口氣吧!”

    傅庭筠低低應了一聲,默默地解了頭巾。

    雖然有一絲風,她並沒有因此而覺得特別涼快。

    灰藍色的天空中只有幾顆星星在閃爍。

    趙九爺看着嘆了口氣,道:“我到處看看!”然後在屋子裏轉了一圈。

    阿森已收拾好了廂房,把小推車推進了廂房,然後從小推車裏找出罈罈罐罐:“爺,我去給姑娘熬藥了!”

    趙九爺“嗯”了一聲,坐在了炕頭:“再往前走,就是華陰城了。官府派了衙役在城門口設防,逃難的人估計都聚集在了城外。我們繞道而行。如果能找到這樣的村子,還能給你熬碗藥,要是找不到,就只能斷藥了。”說着,從小推車裏摸出個雞蛋,“先墊墊肚子。”

    望着他手心的雞蛋,傅庭筠心情複雜。

    他能這樣周全地照顧她,也能毫不留情地打死那幾條狗……又想到兩人初次見面……他能把她掐個半死,也能冒險救她,護送她尋親……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她困惑地望着他。

    他只是扯了扯嘴角:“快吃吧!過幾天想吃也沒有了。”

    “我不想吃!”看着他一副若無其事的淡定模樣,傅庭筠心裏不知怎地就冒出股火來,她坐到了炕尾,“我還不餓!”

    趙九爺挑了挑眉,把雞蛋放在了炕上。

    傅庭筠正襟危坐,看也不看那雞蛋一眼。

    火摺子噼裏啪啦地結着火花,阿森小心翼翼地端了藥進來:“姑娘,您快喝吧!”又叨嘮着,“還好那些樹都枯死了,要不然,連柴火都沒有。”看着炕上的雞蛋,他眼睛一亮,“姑娘,您怎麼沒吃?”吞了口口水。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