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9章 挫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9章 挫折字體大小: A+
     

    府裏來信……大太太說……過幾天就回來……讓您小心謹慎……

    這是什麼意思呢?

    信是誰寫的?大伯母要陳媽媽幹什麼?誰要回來?爲什麼特別叮嚀陳媽媽小心謹慎?

    傅庭筠在屋裏來來回回地走着,焦急、煩燥,還有隱隱的憤怒。

    兩個丫鬟可憐巴巴地望着她:“九小姐,我們怎麼辦?”

    傅庭筠停下腳步。

    事情拖得越久,就會對她越不利。

    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她望着寒煙,毅然地道:“你今天中午就走。”

    “啊!”寒煙和綠萼都驚訝地張着嘴。

    傅庭筠點頭,低聲道:“這次綠萼陪樊媽媽她們在廳堂裏說話。要是有人問起寒煙,你就說被我叫到了內室,不知道在幹什麼。”

    “萬一陳媽媽像上次那樣要進來看看呢?”綠萼看了寒煙一眼,擔心地問。

    “我會出面應付的。”傅庭筠眉宇間透着破釜沉舟的勇氣。

    陳媽媽把她們盯得這樣緊,寒煙不見了,想瞞過陳媽媽是不可能的。一旦被陳媽媽發現了,勢必翻臉。反正是要翻臉的,喉嚨的不適,這些天苦心的策劃,陳媽媽知不知道都無所謂了。而且事情鬧得越大,陳媽媽做爲主事之人就越不能輕易脫身,正好爲寒煙爭取些時間。

    只要能見到母親,事情就會有轉機。

    綠萼重重“嗯”了一聲。

    傅庭筠又囑咐寒煙:“狗都在院子裏……從東廂房的窗戶爬出去……萬一被發現,就丟幾個包子喂狗。我曾聽乳孃講過,鄉下人就是這樣對待惡狗的……那樹我爬過,很結實,伸到了圍牆外,你帶幾條汗巾,到時候系在樹梢上,順着汗巾爬下去,就能出碧雲庵了……出了碧雲庵,就是條驛道,不時有馬車路過……不要吝嗇銀子,趕緊回城……我這邊,最少也能拖上一個時辰……我乳孃有個乾姊妹,在外院做粗使婆子,姓米,也曾受過我的恩賜……你不要直接回府,先找米婆子問問家裏的情況,實在不行,就讓她想辦法給我母親帶個口訊。母親自會想辦法接你進內院的……我再寫封問候家中長輩的書信,你帶在身上,要是萬一……”她沉聲道,“有書信爲證,免得被冤枉是逃婢!”

    寒煙有點意外。

    九小姐考慮很真周詳,特別是還寫了封信讓她帶在身邊。

    她微微有些感動:“小姐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見到五太太的。”

    傅庭筠頜首。

    綠萼去了廚房,讓廚房午膳的時候上一碟素菜包子。

    寒煙找了幾條結實的汗巾結成了一長繩。

    傅庭筠寫完信後用塊素色的帕子把所有的銀子都包了起來,大約在五、六兩的樣子,又從鏡奩裏找了一對銀手鐲,一副銀耳環,一起給了寒煙:“萬一銀子不夠,這些鐲子、耳環也能派上用場。”

    寒煙仔細地收好了,大家沉默地用了午膳。

    飯後,樊媽媽幾個如往常一樣藉口要吹穿堂風,坐在廳堂裏說閒話。綠萼端了茶水過去,很自然地坐到了她們中間。傅庭筠則和寒煙退到了內室。傅庭筠幫寒煙從東廂房的窗櫺翻了出去,然後掩了窗戶,靜靜地坐在牀上,等陳媽媽來。

    那天,傅庭筠一直等到酉時,陳媽媽才姍姍來遲。

    她身後,還跟着一瘸一拐,衣衫凌亂,神色委靡的寒煙。

    傅庭筠神色大變,面孔瞬間變得煞白。

    “九小姐,”陳媽媽面沉如水,眉宇間有不掩飾的怒氣,“您可有什麼話跟我說?”

    “成王敗寇!”有什麼好說的。

    傅庭筠緩緩地站了起來,目帶冷峭地看了陳媽媽一眼,問寒煙:“傷着哪裏了?要不要緊?”

    聲音有些嘶啞,卻滿是關切。

    陳媽媽還以爲她情緒激變,所以聲音有些變化,並沒有放在心上。

    寒煙卻眼淚奪眶而出:“小姐,奴婢沒用。”

    “沒事!”傅庭筠安慰她,“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然後打量着她,“到底傷着哪裏了?可別忍着不說,要是留下什麼後遺症可就糟了。”

    寒煙搖了搖頭,低聲哭泣起來。

    傅庭筠吩咐綠萼:“讓樊媽媽打些水來幫寒煙梳洗梳洗,再去跟果慧師傅說一聲,就說寒煙受了傷,請她過來看看。”

    果慧師傅懂些醫術,夏天會制了六花湯,冬天會做繁木丹都會送去傅家。傅家的下人夏天中暑就會向主母討些六花湯吃,冬天受了風寒發熱,會用些繁木丹。

    呆若木雞的綠萼慌慌張張地“哦”了一聲,瞥了陳媽媽一眼,怯生生地拉了拉同樣傻站在那裏的樊媽媽:“您,您幫我們打點水來吧!”

    樊媽媽面露猶豫,朝陳媽媽望去。

    傅庭筠看着冷冷地“哼”了一聲,強勢地道:“你用不着看陳媽媽,她再大,也是我們傅家的僕婦。除非我們傅家要敗了,要不然,這上下尊卑總是要守的。”然後看着陳媽媽,“陳媽媽,我說的這話可有道理?”

    陳媽媽沒有做聲,細視着她的眼睛。

    傅庭筠坦然地與她對視。

    沉默讓氣氛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樊媽媽等人都不安地換了換站姿。

    傅庭筠的目光越見銳利。

    陳媽媽眼神微黯,垂下了眼瞼,嘴角泛起一絲苦澀的笑容,慢慢曲膝,行了個福禮,低聲說了句“九小姐,您好自爲知”,轉身離開。

    樊媽媽忙喚人去打水。

    綠萼長鬆口氣,朝果慧師傅住的院子跑去。

    傅庭筠頹然。

    寒煙已跪在了她的面前。

    “九小姐,都是奴婢壞了您的大事。”她淚如雨下,“我下山的時候摔了跤,結果崴了腳,好不容易下了山,等了半天才等到一輛馬車……結果耽擱了時間,剛走出棲霞山就被陳媽媽攔住了……”

    “我們都盡力了。”傅庭筠攜了她,“先把身體養好再說。天無絕人之路,我再想想別的法子。”

    寒煙沮喪地“嗯”了一聲。

    樊媽媽等人打了水進來,隨後果慧師傅也趕了過來。

    寒煙崴了腳,還有些皮外傷,果慧師傅用井水給寒煙敷了敷,留了幾塊膏藥:“貼上幾劑就好了。”多的一句也沒有問。

    此時天色已暗,靜月堂的屋檐下掛起了紅彤彤的燈籠。

    綠萼送了果慧師傅,過來服侍傅庭筠用晚膳。

    傅庭筠哪裏吃的下。心裏卻想着,這個時候,大家只怕都在看她的笑話,她更要鎮定從容不亂分毫纔是。

    她勉強自己喝了一碗粥,吃了些鹹菜,然後去看了寒煙,問了問她的病情,這纔回屋。

    怎麼辦?

    事情敗落,以後陳媽媽對她看守會更嚴了。

    家裏到底是什麼意思?

    讓她一直住在碧雲庵,就是陳媽媽帶信回去說可能會遇到流民滋擾也沒有讓她回去的打算……

    念頭一閃而過,傅庭筠屏住了呼吸。

    他們並不怕她遇到危險……

    不,不,不!

    她出生的那一年,春天來的特別的晚,直到三月中旬,風吹到臉上纔沒有了寒意。

    祖母屋裏養着株姑母從南京送來的壽禮紫玉蘭結滿了花苗,就是不開花。

    它第一次開花,就從京都傳來了父親高中會元的消息,後來嫡長曾孫誕生,祖母久病痊癒,大伯父、父親升遷,都在花期。祖母一直把它當成祥瑞。

    祖母不免嘀咕:“是不是得罪了花神?”心裏卻暗忖,難道是元壽到了?

    不僅派了黎媽媽親自照料那株紫玉蘭,還到九仙觀求了黃表符咒,還請了果慧師太去做道場。

    紫玉蘭依舊不開花。

    祖母人漸漸消沉下去。

    過了端午,已經不能起牀了。

    花卻一夜之間全開了。

    花姿如蓮,大小似盞,紫瓣紅焰,芳香四溢,比往年豔麗三分,濃烈三分。

    祖母大喜。

    小丫鬟進來稟道:“五太太添了位小姐!”

    那天是五月十八。

    姊妹裏,她排行第九。

    天道以九制。

    “難道它是在等九丫頭降生。”祖母在心裏思量。

    從此待她與其他姊妹都不一樣。

    還有母親。

    生了四男四女,只長大了長兄庭筀和她。

    長兄比她大十二歲。

    母親常摟着她道:“庭筠是娘貼心的小棉襖!”

    她一定是胡思亂想,一定是胡思亂想……

    可這念頭一起,怎麼也按不下去了。

    俞、傅兩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家,沒有個正當的理由,根本不可能退親。

    傅家想把她嫁給左俊傑,就得和俞家退親。

    傅家總不能跟俞家說,我們家的九小姐與人有私情吧?也不能說,我們家的九小姐有惡疾吧?

    左俊傑拿她的褻衣出來協迫傅家的人,已經是不顧顏面了,這種情況下,傅家投鼠忌器,哪裏還敢和左俊傑叫板。否則事情鬧大了,傅家怎麼向俞家交待?傅家和俞家的面子又往哪裏擱?特別是俞家,門第顯赫,受了這樣的羞辱,豈會善罷甘休。到時候結親不成反成仇家,這樣後果,傅家付不起。

    想到這裏,傅庭筠口乾舌燥,滿頭是汗。

    如果她是傅家的主事,會怎麼辦?

    如果她是祖母,會怎麼辦?

    如果她是母親,會怎麼辦?

    如果她是大伯母,會怎麼辦?

    如果她是大伯父,又會怎麼辦?

    傅庭筠越想越心驚,越想越害怕。

    糊着高麗紙的窗櫺雪白雪白,屋檐下的紅燈籠給它染上一層彤色。

    有道黑影一閃而過,窗戶無聲地打開又關上。

    我要加快進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