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7章 有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7章 有賊字體大小: A+
     

    傅庭筠也頭痛。但她很快想到自己箱籠裏還有件月白色斜紋立領棉紗衫,吩咐寒煙:“……拿出來幫我換了。”又道,“等會我裝做給劉媽媽臉色看不開口說話就是了,難道她還能強迫我不成?到時候你們見機行事就行了。”

    兩人齊齊鬆了口氣,忙去找了那件棉紗衫,轉身看見換下來的粗布衣裙,急趕急地塞進了一旁的悶戶櫥,這纔去開了門。

    窗戶緊閉,屋子裏很悶熱。黑漆架子牀掛着厚實的月白色棉紗帳子。屋子中央放着個人高的松木澡盆,洗澡水濺在周圍的青磚上,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水洇。

    見屋子裏沒有什麼異樣,劉媽媽福了福,神色淡然:“天氣這麼熱,九小姐怎麼沒去堂屋乘涼?那裏好歹還有些穿堂風!”

    傅庭筠坐在牀邊,綠萼在給她擦頭髮。聞言擡頭看了劉媽媽一眼,猛地拽過綠萼手中的帕子,自己擦起來頭來。

    綠萼窘然地望着劉媽媽,有些手腳無措。

    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還好寒煙倒了茶過來:“媽媽請用茶!”

    劉媽媽道謝接了茶,問傅庭筠睡得好不好,這幾天天氣熱,要不要送些消暑丹來。

    傅庭筠一言不發。

    寒煙在一旁陪着笑。

    劉媽媽只當傅庭筠是在和她生氣,不以爲意,喝了半盅茶就告辭了。

    三人的神色都鬆懈下來。

    傅庭筠忙道:“快去開了窗,熱死人了!”

    綠萼應聲而去。

    沒有一絲風,天氣依舊讓人汗流浹背。

    寒煙則找了把蒲扇,坐在一牀頭的小杌子上給她扇風。

    兩人正要說話,東南邊傳來一陣陣的喧囂聲。

    庵堂是不允許喧譁的,何況碧雲庵還是家廟,並不對外接待香客。

    傅庭筠先是面露訝色,然後像想起什麼似的,神色微變,仔細聆聽。

    寒煙看得清楚,把蒲扇遞給了綠萼,起身道:“九小姐,我去看看吧!”

    傅庭筠猶豫片刻,點了點頭。

    寒煙快步出了內室。

    過了大約半柱香的工夫,她滿頭大汗地折了回來:“九小姐,有人把廚房的吃食都偷了。不僅如此,連裝米的米缸都搬走了。”

    傅庭筠沒有做聲,邊綠萼已迫不及待地道:“這就奇怪了。碧雲庵只吃早午兩頓,有小尼姑餓得不行了去廚房偷些東西吃也說得過去,怎麼連裝米的米缸都搬走了?難道還能生火做飯不成?”

    “就是!”寒煙也覺得這件事太過蹊蹺,道,“果智師傅說,庵堂裏戒規森嚴,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那些飯菜原是留給我們的,現在東西被偷了,晚膳恐怕要遲些了。”

    “不是說米缸都被搬走了嗎?還有米下鍋嗎?”

    “那不過是廚房裏用來做飯的,還有米倉呢!”

    傅庭筠見兩人越扯越遠,輕輕地咳了一聲,問:“有沒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

    “沒有!”寒煙搖頭,道,“不過,果智師傅說了,肯定是有人特意搗亂。”

    傅庭筠微微一愣:“這話怎麼說?”

    “果智師傅說,要是小尼姑偷東西吃,不過是少個饅頭或是少個麥餅罷了,怎麼會把廚房裏的東西都偷走?那也吃不完啊!還有米缸,有五、六十斤,得兩、三個人擡,怎麼就這樣不見了蹤影了。”然後安慰她,“果智師傅說了,碧雲庵裏裏外外只這二、三十人,大大小小不過七、八畝地,就算是一寸一寸地找,有個四、五天工夫也能把偷東西的人找到,除非她能把那米缸也吃了!”

    她的話音剛落,陳媽媽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九小姐,奴婢有事稟告!”

    傅庭筠看了寒煙一眼,寒煙會意,去開了門。

    “九小姐!”劉媽媽面色沉重地給她行了禮,“果慧師傅懷疑寺裏有陌生人闖了進來,讓我們小心謹慎,這幾天不要出院子,她會派人牽幾條狗過來幫着看門,等會九小姐見了,不要驚慌。”

    傅庭筠睜大了眼睛,滿臉錯愕。

    寒煙看了她一眼,知道她不能開口說話,問:“陳媽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陳媽媽顯得有些心煩意亂的,也沒有在意寒煙這樣插嘴很不規矩,道:“慶陽、鞏昌大旱,商州和同州涌入大批災民,我們華陰城外也曾見過。他們見着吃的就搶,我們還是小心的好。”她還想說什麼,樊媽媽匆匆忙忙走了進來,草草地給傅庭筠行了個禮,神色焦慮地道:“陳媽媽,果慧師傅請您過去說話。”

    陳媽媽“嗯”了一聲,交待了傅庭筠幾句“九小姐沒事就在屋裏看看書”之類的話,急急忙忙和樊媽媽走了。

    屋子裏一片死寂。

    寒煙望着傅庭筠的脖子,欲言又止。

    綠萼則神神叨叨地:“九小姐,我們不會有事吧?怎麼可能是流民?我們這裏離慶陽、鞏昌有好幾百裏地呢?”

    寒煙細心又聰慧,心裏只怕早就有了定論,不如坦誠相待地說明白,以後用得着她的地方還多着。

    Www▲ тTk án▲ ¢ ○

    傅庭筠在心裏嘆了口氣,吩咐綠萼:“你跟過去看看,有什麼事快回來稟我一聲。”

    綠萼“噯”一聲,小跑着去了劉媽媽那裏。

    傅庭筠指了牀邊的小杌子:“坐!”

    寒煙有些不安地半坐在了小杌子上。

    傅庭筠低聲把怎樣在後院遇到個陌生男子,又怎樣被脅迫着帶他去了廚房,又怎樣差點被他掐死的事全講給了寒煙聽。

    寒煙越聽神色越惶恐,面色越蒼白,她一說完,就立刻站了起來:“那我們快去告訴果慧大師吧?”

    “不行!”傅庭筠立刻反對,“要是果慧師傅問起來,我們怎麼解釋去後院的事呢?”

    寒煙呆在那裏。

    “我現在滿身是非,躲還來不及,”她嘶啞的聲音像舊胡琴,透着幾分悲涼,“要是被陳媽媽知道我曾被陌生男子劫持,還不知道會怎樣想,會生出怎樣的枝節來呢!”

    寒煙何嘗不知道,可心裏實在是害怕。喃喃地道:“要是那人真的是流民怎麼辦?他會不會再來?庵堂裏全是女子,他要是起了歹意怎麼辦?”

    萬一那人真是流民,碧雲庵地處偏僻,無男丁防守,又有糧倉,實在是塊讓人垂涎三尺的肥肉。

    “應該不會吧!”傅庭筠猶猶豫豫地道,語氣裏透着幾分不確定,“要是流民,怎麼只有他一個?多半是流竄至此的歹徒。這種人,怕被官衙緝拿,一般不會在一個地方過多的逗留。”

    寒煙想想覺得有些道理。吞吞吐吐地道:“那我們還要不要到後院去探路?”話裏有打退堂鼓之意。

    真是屋漏偏逢連陰雨。

    傅庭筠覺得自己的頭又開始痛起來。

    綠萼跑了進來,喜滋滋地道:“九小姐,九小姐。陳媽媽派人回城去報信了。說碧雲庵不安全,能不能派了家丁護院過來。”

    家丁護院怎麼能在庵堂裏過夜?陳媽媽這是委婉問能不能回府去呢!

    傅庭筠和寒煙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露出驚喜的表情。

    這真是因禍得福。

    傅庭筠覺得脖子上的疼痛也變得容易忍受起來。

    三個人高高興興地等着。

    傅家那邊很快就有了迴音:“陝西巡撫已派陝西同知洛平陽前往慶陽、鞏昌安撫災民,華陰距西安府不過二百里,怎麼會有流民?你們好生住在那裏,等天氣涼爽了,自然會接你們回府的。”

    傅庭筠傻傻地望着寒煙,半晌纔回過神來,只覺得一股意氣像小蛇似地爬上了脊背,冷得她只打寒顫。

    她有氣無力地揮了揮手,示意寒煙和綠萼不要打擾,一個人從早晨坐到了黃昏。

    半夜,她問寒煙:“你還願意幫我回去送信吧?”

    寒煙沉默快一盞煙的工夫才低聲道:“我,我聽小姐的就是。”

    心裏還是不願意。

    是啊,誰願意去冒生命的危險呢!

    可她有比性命更重要的事。

    時間拖得越長,對她就越不利。

    如果讓左俊傑得逞,她死也不會瞑目的!

    第二天,她準備再去後院探探路。

    果慧師傅讓人牽來的幾隻大黃狗來來回回在院子裏跑動,一刻也不消停,她連走出院門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去後院了。

    她每餐都留幾個素菜包子喂狗,想先和幾隻狗混個臉熟。

    陳媽媽幾次在旁邊看着皺眉。有一次忍不住道:“九小姐,外面有些人連口水都喝不上!”

    傅庭筠盯着她看了一會,轉身進了屋。

    不一會,寒煙出來,高聲對來送飯的小尼姑道:“我們家九小姐說,你們做的素飯包子好吃,讓拿三十個來。”

    小尼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看着劉媽媽。

    劉媽媽微慍,但還是道:“你照九小姐的吩咐就是。”

    晚膳的時候,果真送了三十個素菜包子來。

    寒煙望着半臉盆包子發愣。

    傅庭筠笑:“打桶井水來鎮着,明天送給那幾個掃地的小尼姑吃。”笑容在昏黃的燈光下苦澀無比。

    寒煙默默打了井水,默默地點了艾香,默默地鋪牀。

    傅庭筠睜着眼睛望着透過糊着高麗紙灑進來的皎潔月光。

    又是十五了,她來這裏已經整整六十二天了。

    她出不去,母親呢?爲什麼一直沒信給她?難道也被拘禁了?

    念頭一起,她立刻搖了搖頭。

    怎麼會?

    母親可是六品安人,除了祖母,就數母親最尊重,誰敢拘禁她?

    清亮的月光忽然一暗,很快又明亮起來。

    像逢風的蠟燭。

    傅庭筠翻了個身。

    脖子突然被人捏住:“別做聲!”

    那聲音,呆板平緩,沒有一絲起伏,她做夢也不會認錯。

    這兩天都會在12點左右,大家早上起來看吧!

    ps:謝謝大家對於我糾結書名簡介的鼓勵。既然大家這麼說,那就這這樣吧。我還是好好地寫文吧!

    拖到四月份開文不是想存稿,而是因爲家裏的瑣事太多,實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也因此沒有到舊書裏去吆喝,文瘦,更新又不穩定……溜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