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4章 定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4章 定計字體大小: A+
     

    母親是不相信。

    那左俊傑好像知道母親的心思一樣。

    “是不是誤會,五太太看了這個就知道了。”他從懷裏掏出了一方肚兜:“這是表妹給我的定情信物!”

    僥是母親當家多年,不知道處置過多少突發事件,一時間也神色大變。再看那肚兜,半新不舊的寶藍色湖綢,盛開的紫玉蘭,用粉色絲線勾勒花瓣,都是她喜歡的顏色、花樣,慣用的女紅手法。

    “你……”母親再也沒辦法保持淡定從容,驚慌失措地站了起來。

    難道女兒真的做出了這等糊塗事……

    母親急急地伸手去拿,想看個仔細,辯個真僞,眼角的餘光卻看見左俊傑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那麼的顯眼,那麼的刺目,就像在打她的臉。

    母親羞憤不已,卻不敢發作。

    世人都喜歡看熱鬧,特別是這種熱鬧。沒有的事都會被傳的有鼻子有眼的,哪裏還經得住左俊傑這樣一番折騰。到時候只要有一絲風聲透出去,傅家百年的聲譽被毀於一旦不說,就是她和母親的名聲也完了,輕則被人恥笑,一輩子低頭做人,重則被趕出傅家,沒有立足之地……

    可就這樣任左俊傑捏拿……只會助長他的囂張氣焰,讓事態越發得不可收拾。

    母親伸在半空中的手縮了回來。

    怎麼也得敲打敲打他。

    要不然,他還以爲五房是好欺負的。

    母親慢慢地坐了下來:“要是那些姨娘、小妾一喊自己丟了首飾、銀兩,我就把家裏的丫鬟、媳婦子都審一遍,我看,我這太太也不用當了。”毫不客氣地趕他,“我正好有話要和令姐說,就不留左公子了!”又警告他,“雖說左公子今非昔比,可這舉人告進士的事,我還平生未聞,到時候左公子肯定會聞名遐邇,驚動省京兩處的官員。說起來,省京兩處的那些官員不是我們家老爺的同科就是曾經的同僚,我們老爺一向爲人謙和,要是知道自己因這件事承了故交的情,只怕會雷霆震怒,我尋思着,要不要提前寫封信去給我們家老爺解釋一番,也免得事到臨頭我們家老爺責怪我這個做太太的管家不嚴,行事荒誕!”

    左俊傑額頭青筋直冒,怒不可遏地站了起來。

    竟然譏笑他如姨娘、小妾……還用他姐姐壓他,暗示五老爺和部省的官員都有私交,要壞他的名聲……

    他目露兇光。

    母親看得膽戰心驚,卻退無可退,只得高聲喊着媽媽:“表少爺要走了,你們幫我送送!”聲音已隱隱有些發顫。

    槅扇立刻被推開,候在外面的僕婦腳步沉穩魚貫着地走了進來。

    左俊傑定定地望着母親。

    沒想到這個平日裏不吭不響,誰說什麼都只是附和的五太太竟然有這份定力,倒是自己小瞧了這個女人。看樣子,得下點猛藥才行!

    “既然五太太覺得這事應該稟五老爺一聲,那我就等五老爺的消息好了。”他陰森森地道:“到時候九小姐嫁入我們左家之後,五太太別後悔就是了!”說完,丟下肚兜,“九小姐親手繡的東西,我手裏還有很多,就留給五太太做個念想吧!”然後揚長而去。

    還有很多……

    母親聞言如遭雷擊,在左俊傑面前的強硬很快冰消瓦解,焦灼地吩咐進來的媽媽:“快,快把九小姐和碧波家給我叫過來!”

    碧波家的叫如詩,是母親的陪嫁丫鬟,後來嫁給了父親的小廝碧波,最得母親的信任。

    她們一前一後地到了母親的屋子。

    “關門!”母親沉着臉坐在太師椅上冷冷地吩咐身邊服侍的,揚手就將一團東西朝她們扔去。

    “你們做的好事!”東西輕飄飄落地,是個半舊的寶藍色肚兜。

    她們面面相覷,目光不約而同地落在了那肚兜上,很快發現了問題。

    “這,這不是我的……怎麼會在這裏?”她嚇了一大跳,心中頓生不妙之感,“出了什麼事?”

    碧波家的則滿臉狐疑地望着母親。

    母親冷“哼”了一聲,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

    她既震驚又委屈,既憤怒又惶恐:“娘,我和那左俊傑連話都沒有說過,怎麼會有私情?”她跪在了母親的面前,“傅家雖然稱不上鐘鳴鼎食,卻也不是什麼寒門小戶。我長這麼大,身邊何曾斷過人?做過什麼,沒做過什麼,就是瞞得過您,也瞞不過身邊的人。娘要是不相信,可以去問乳孃,可以去問依桐、雨微……”又詛咒發誓,“要是我做出了這等不知廉恥、有辱門庭之事,就讓我天打五雷轟……”自己清清白白的人,被左俊傑這樣誣陷,還要當着母親和碧波家的面辯解,情難以堪。

    她難過地落下淚來。

    “給我站起來好好地說話。”母親怒視着她,“我來問你,東西是不是你的?”

    傅庭筠語凝,一個“是”怎麼也說不出口。

    “你的東西怎麼會到了左俊傑手裏?”母親咄咄逼人,怕人聽見而故意壓低的聲音裏帶着怒意,“你不好好想想這事是誰幹,卻只知道在這裏哭哭啼啼、大嚷大叫,你以後嫁到俞家怎麼管家?怎麼當主母?我算是白教了你這麼多年。”

    “娘!”她愕然地望着母親,眼睛紅紅的,臉上掛着淚水。

    母親看得心中一軟。

    女兒年紀還小,哪裏經歷過這些,遇事不免有些慌張,自己對她的要求還是太嚴厲了。

    “我就是信不過傅家的規矩,難道還信不過自己教出來的女兒!”她語氣緩和了不少,“我知道你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她緊緊地抱住了母親。

    這個時候,有什麼比親人的信任更讓人覺得感動與溫暖的呢?

    可爲什麼她心裏的悲傷酸楚始終不能消彌……

    碧波家的早就急得團團轉,此時纔敢開口說話:“這可如何是好?這可如何是好?俞家馬上就要派人來商定婚期了,這要是讓俞家的人知道了,不管有沒有這種事只怕心裏都會有個疙瘩。縱然不退親,九小姐嫁過去了只怕也沒有好日子過。到時候九小姐可怎麼辦啊?”

    “我找你們來,也正是爲了這件事。”母親掏了帕子給她擦臉,憂心忡忡地道,“這個左俊傑,雖然品行惡劣,卻是個聰明人,要不然,當初他也不會不顧顏面重新回到傅家了。他既然敢和我說出這樣一番話,只怕早有了萬全的打算。今日受了我的激將法憤然而去,指不定明天又會出什麼妖蛾子。能知道庭筠習慣的,肯定是貼身之人。這件事縱然不是她們做的,也與她們脫不了干係。”母親最恨那些僕婦在背後搗鬼,語氣很是嚴厲,“當務之急,是要把這個忘義背主、吃裏扒外的東西給我找出來,查清楚庭筠屋裏到底還丟了些什麼東西。否則我們在明,左俊傑在暗,防不勝防,只能被動地捱打。”

    “五太太,這件事就交給我好了!”碧波家的同仇敵愾,立刻道,“這些年我幫着您管事,九小姐屋裏的丫鬟、媳婦子我都知根知底,查起來也方便……”

    “不,這件事我親自來!”母親眼底閃過一絲寒光,吩咐碧波家的,“你去收拾東西,讓外院準備車馬,我們明天去碧雲庵上香。”

    這個時候還去上香……

    碧波家的驚訝地望着母親。

    母親點頭:“左俊傑和大伯是姻親,當初讓他住進來也是大伯的意思。他這樣鬧騰,如今我只好找大伯出面管管他。”母親有些擔心,“不過,左俊傑現在這樣,也不知道大伯父管不管得住?管得住還好,萬一管不住,只怕還要鬧騰……不如讓庭筠出去避一避。”母親低聲道,“我屋裏的綠萼和寒煙忠厚老實、乖巧聽話,我很放心。你到時把這兩個丫鬟帶上。只說庭筠馬車勞頓中了暑,需要留在庵裏靜養,我帶着其他人回來,你和綠萼、寒煙就留下來服侍庭筠,待事情過去了,我再派人去把你們接回來!”

    這主意好。

    萬一左俊傑真的鬧起來,免得九小姐在家裏受氣。

    碧波家的曲膝應“是”,退了下去。

    她一直低頭站沒有做聲。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件事遲遲早早會被傳出去。

    家裏這麼多姊妹,左俊傑爲什麼就選中了她?

    待碧波家的走了,她忍不住問母親:“我從來沒有得罪他,對大堂嫂也是畢恭畢敬,他爲什麼要害我?”眼淚再次簌簌落下。

    這真是飛來的橫禍!

    母親的眼眶也紅了,安慰女兒:“他就是個瘋狗,亂咬人!”

    她直直地望着母親:“大伯父對左俊傑有大恩,他……他肯定會聽大伯父的話,對吧?”

    如果左俊傑還顧念着舊情,又怎麼會做出這般下做的事來!

    望着她滿是希冀的面孔,這話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母親強做歡笑:“所以我要去求你大伯父,讓你大伯父狠狠地教訓他一頓他就老實了。”

    是嗎?

    那爲什麼母親看她的目光閃爍不定。

    “母親,您給父親寫封信吧!”她猛然抓住了母親的衣袖,懇求道,“父親是翰林院侍院,連皇上都要聽他講經,他一定有辦法……他一定有辦法……”

    “好,我給你父親寫信!”母親抱住了她,眼淚打溼了她肩頭的衣衫,“你好好在碧雲庵裏住着,哪裏也不要去,如果有人去你那裏說什麼,你一概裝作不知道。我很快就會去接你了!”

    她茫然地點了點頭,心裏鈍鈍地痛。

    這兩天寫出來的文不太滿意,改來改去的,更新的時間有點不穩定,還請大家原諒。我會盡快調整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