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異世紅蓮 » 第108章 許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異世紅蓮 - 第108章 許諾字體大小: A+
     

    梵。

    戧翛開了開口,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她突然開始害怕,害怕眼前所看見的不過是他的幻覺。

    就像是一個夢境,太過美好了,卻害怕這個夢境的完結。

    不知道是過去了多久,或許是很久也或許只有短短的一瞬,他的鼻尖就嗅到了那樣熟悉的味道……淺淡的冰檀香味。

    “我沒有想到你會將他帶過來。”清冷淡漠的聲音在耳邊如同一個炸雷一樣的響起。

    “呵呵,難道我這樣做不好麼?”另外從不遠處的傳來的一個懶懶散散的聲音,透過一片朦朧的紗簾,戧翛所能夠看見的就是一個半倚半靠在門框上的一個身影,帶着一種濃烈的兵戈般殺伐的香氣。

    “不覺得沒有問過我的意思不太好麼。”平平淡淡的語氣就這樣帶着一種讓人完全聽不出來是什麼情緒的感覺,“你這樣的性子,究竟還想要給我找多少麻煩呢。阿笙。”

    阿笙,如此親暱的一個稱呼。

    心底上忽然就涌動出了無限的酸水……就算是曾經他們之間的距離再怎樣的無限接近零,但是,那種語氣之中的就算很淡也是仔細聽就能夠聽得出來的那種親暱,帶着淡淡的寵溺。

    那是無意識的,也是最爲真實的。

    那麼,他現在出現在這裏還有什麼意義?命名她的口中已經說過了啊……“麻煩”,在她的心裏原來,他也不過是一個麻煩麼?

    爲什麼明明應該怨恨的不是麼?但是,爲什麼心臟還是會不由自主的隨着那個身影跳動?

    着魔了,就算如此還是捨不得,因爲,那就是自己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的意義啊。

    “梵。”終於能夠聽見聲音了,他發現自己的嗓音已經有些乾澀喑啞,年久失修的齒輪在緩緩地轉動。

    總算是將那人的關注點喚回來了,然後,他就看見了那張讓他瘋狂的想念的臉。

    還是那樣的清冷淡漠,還是那樣的清秀典雅,就這樣淡淡的,平靜的看着他。瞳孔之中有着淡淡的不贊同,似乎在說着:“你爲什麼還要過來?”

    明明她都已經將那些欠下的因果都還清楚了,那麼又何必再糾纏下去?

    而且,如果她沒有感覺出錯的話……御魆讋大概已經不在了,那種感覺一瞬間的就斷掉了,也讓她知道了一些事情。從一開始御魆讋強行要了她之後,他們之間就有一點聯繫。

    那是她自己也無法避免的一種靈魂與身體之間的交纏。同時,那種很微弱的感覺就算是不明顯但是畢竟還是存在在那裏的……他已經不在了啊,無論在那個世界都已經沒有了他的存在。

    就像是曾經的那些過往都隨着一個靈魂的消散而消失了。

    她還愛着御魆讋麼?當然不了,她已經沒有了那種濃烈的愛情感覺,卻還是有種淡淡的惆悵。或許,就是這樣了。一切都歸於零點,他們之間的糾葛在也不存在了。這樣就足夠了。

    莫雨笙就這樣靠在門框上,她自然是明白夙泱梵的腦袋中在想些什麼,她也只是淡淡的,啊懶懶散散的笑着,從中傳音,給那個一直呆在她手心中,透過指縫間的空隙來看着夙泱梵的身影的淺淡的靈魂:“你這樣就夠了?不甘心麼?”

    “不甘心。”虛幻的聲音在莫雨笙的腦海之中響起,其實這種狀態下的靈魂夙泱梵輕而易舉的就能夠發現的了,但是莫雨笙又怎麼會讓她發現呢?一個小小的結界就能夠阻斷夙泱梵的探知罷了。

    “不甘心又能如何?你還能做什麼麼?”像是惡魔的誘惑,在引誘着他心底最深的欲。望。

    “不甘心……但是……我認了。”那個聲音之中有着淡淡的落寞,“本來就是我辜負了她,所以這一切都是我應該承受的。我不後悔,只是不甘心罷了。”

    “呵呵,你本來就是一個蠢貨。我都沒想到居然會是你這樣的引動了我半身的情劫……你說你是何德何能呢?她的感情本身就是一種奢侈品,你居然能夠得到。若是在最開始的時候你就好好的珍惜的話大概一切的結局又會變得不一樣了。”莫雨笙的神情輕蔑,她本來就有些看不上這個男人,看不清楚自己的心意,只會用着夙泱梵對於他的愛拿去傷害夙泱梵,這有算得了什麼?

    她一直都在看着夙泱梵的一切軌跡,大概是因爲她比夙泱梵來到那個世界的時間要早很多,所以她的力量也早早的就突破了那個極限,她知道從夙泱梵動了心的那一刻開始就是一道情劫。奈何,她無法插手。

    所以,就算是在爲夙泱梵的一切而覺得太不值得或者是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意味,但是她還是決定讓夙泱梵去經歷那一切。只有這樣,她才能夠突破自身的極限。

    “對啊,所以我是沒有資格去怨恨的不是麼?”苦澀的味道就算是現在的他出於靈魂的狀態也能夠感覺到那種深深的苦澀還有……不甘心。

    “是我的錯,我曾經以爲重新再回到過去是上蒼對我的愚蠢的一次挽回的機會,卻忘記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和我說過,有些事情,錯過並不是錯了,而是過了。我們之間的那份感情早在我親手將她的生命斷送而結束了。”那虛幻的靈魂在這一刻漸漸地凝聚成了一個人的形狀。

    御魆讋。

    他就這樣待在莫雨笙的手中的結界裏面,這樣靜靜地看着和莫雨笙相互對視的夙泱梵。

    他還是能夠感受到夙泱梵身上那種獨一無二的冰檀香味,和她本身一樣,本來就是無情無心的存在。能夠將那樣一份感情給了他也是那樣的不可思議。他應該知足了不是麼?

    “不甘心麼?你還想要再一次的出現在梵的身邊麼?你認爲你還有這個資格麼?”莫雨笙這樣說着,一邊看着夙泱梵那張一直以來就沒有什麼表情的臉,聳了聳肩,對夙泱梵說道:“我說,你難道不準備給一個回覆麼?我可是難得這樣做啊。”

    四周漸漸地飄滿了淡淡的霧氣,朦朧之中也不知道是誰在輕笑,就看見夙泱梵那雙清冷淡漠的瞳孔之中少有的泛起了一絲淺淺的笑意:“你的難得一般就是給我找麻煩不是麼,阿笙。”這裏的物件擺放和在那個初澤幻世夙泱梵自己的房間的擺設相差無幾,夙泱梵提起桌上擺放的茶壺,斟滿了兩杯茶,推了一杯對着莫雨笙。

    莫雨笙淺淺的笑了,隨後從門框上來到了桌邊,拿起茶杯,放在筆尖下方輕輕地嗅了一下,才懶懶的開口:“看來你的手藝還是沒變壞,怎麼,想要和我說什麼……那個傢伙你不準備管了麼?”她指的就是那已經從牀榻上做起來,並且已經開始適應這個世界的戧

    翛。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無論是從身心還是靈魂而言都還是比較對她莫雨笙的胃口。

    大概,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夠好好地,真正的……嘖嘖,現在若是說這些,指不定夙泱梵會不會直接和她翻臉……她纔不想打架,麻煩。

    夙泱梵這才轉身,看着這個從那個世界很早以前就開始陪伴在她身邊的男人。

    第一世的時候不清楚,但是再一次重生之後,她是見證着這個人從一名少年漸漸地變成了這樣一名無論從什麼方面來講都是頂尖的男人。

    無論是從什麼方面,夙泱梵自認爲還是比較瞭解戧翛的,這也是爲什麼在最後她決定離開那個世界之前,就算是很想要將他們之間的那個契約給抹消掉,但是最後還是沒有下手。

    大概就是因爲太瞭解了吧,她知道,將那個契約抹消纔是最爲正確的選擇。不知爲何她就是無法下手。

    那個時候的自己恐怕想的是什麼都已經不知道了。

    夙泱梵看着這個明明就很困難的還是這樣撐着,脊背挺得筆直的男人一步一步的很堅定的來到她的面前,那雙眼中的含義還是和以往一般無二……突然覺得有些焦躁。

    爲什麼還用這種眼神看着她?

    夙泱梵微微的皺了皺眉,可現在她有些比較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那是她一直以來的堅持:“戧翛,你可現在內室好好地調理一下身體順便適應一下這個世界。等我和阿笙談完了再來和你說說你的事情。”

    戧翛沒有動,他就這樣靜靜的看着夙泱梵的臉,看着她的雙眼,那雙清冷淡漠的眼睛還是那樣的乾淨清澈,沒有任何的事物能夠完全的映入其中。他似乎要依靠這個來確認夙泱梵所說的究竟是真還是假。他已經無法承受第二次的拋棄了。

    “你還是在騙我麼。”平靜的聲音,戧翛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明明心底還是在痛的滴血,但是出奇的只要在夙泱梵的身邊,他就會覺得整顆心都安定下來了,人真的是犯賤不是麼?可是甘之如飴……因爲他是在用着一切來愛着她的啊。

    爲什麼她的眼中還是這樣的乾淨?究竟什麼才能夠被她放在眼裏,放在心裏?

    “不,你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裏,就算是因爲阿笙的原因,你也是在這裏的。那麼我就不會再一次將你趕走……你也只能呆在這裏了不是麼。”夙泱梵還是那樣看着戧翛,語氣平靜淡漠,訴說着一個事實。

    戧翛就這樣看着她,忽然他就這樣對着夙泱梵彎下了腰,做出了一個按照以往的習慣來說根本就不可能的動作。他將夙泱梵就這樣直接擁抱在了懷裏,鼻尖是那熟悉的清冷的香味,身體上感受到的也是真實的體溫。

    “梵,你是真實存在的對吧?我的眼前不是錯覺對吧。”平淡的語氣之中帶着的那種感情,讓夙泱梵的心臟忽然就爲此不規律的跳動了一瞬,“你不會再拋棄我了對麼?”這樣說着,戧翛的眼睛擡起,就這樣直直的看着坐在夙泱梵對面的莫雨笙。

    有趣。

    莫雨笙的雙眼微微的眯起,這雙眼睛實在是太有趣了啊,就像是很久以前的夙泱梵一樣。

    已經被逼迫到這樣的境界了麼?真的是太合適了!莫雨笙這樣看着,雖然還是覺得有些不太喜歡,但是無疑很合適。而且……只怕是夙泱梵自己也開始有一點感覺了。

    “怎麼樣,看見這樣甘心麼?”莫雨笙問着在她手中結界裏面的靈魂,御魆讋的視線一直都在夙泱梵的身上,貪婪的看着一切,絕望的想要獲得最後的救贖。

    不過片刻,莫雨笙忽然聽見他這樣說:“我從來就不甘心就這樣結束了。但是,我希望她能夠幸福……那是我所永遠都無法帶給她的東西。”儘管不甘心,但是,人總是要爲自己做過的事情付出代價。

    而他的代價,大概就是永遠和夙泱梵陌路罷了。

    已經足夠了不是麼?至少,這個時候,夙泱梵還活着,至少不是那記憶中的倒在他的懷裏那逐漸冰涼的身體。

    “嘖,那麼我也就不留你了。”莫雨笙緩緩地張開了手掌。

    很快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御魆讋的靈魂就在空氣之中像是一陣淡淡的煙霧混雜在室內的薰香煙霧之中,再也找不到蹤跡。

    御魆讋在徹底的消失之前,最後來到了夙泱梵的面前,但這個時候的夙泱梵已經什麼也感受不到他了。

    他看着夙泱梵的眼睛,那一瞬,一眼萬年。

    他開口,說出的話沒人能聽見……“我愛你,永別。”

    時光彷彿一下子倒退,回到了最初的時候。

    那個時候,他們彼此之間還只是原點。那個時候的夙泱梵,是他記憶之中唯一的溫暖。這樣就夠了,哪怕不甘心,但是,只要你在以後能夠得到幸福,那麼就足夠了……只是希望你不要忘記我的存在就足夠了。

    在那一瞬,夙泱梵擡起了頭,她似乎聽見了什麼聲音……也或許只是錯覺。

    莫雨笙發現了什麼,也沒有說話,只是就這樣靜靜的帶着那種懶懶散散的微笑看着夙泱梵被戧翛抱在懷裏,看着戧翛的那一雙眼睛,最後才用傳音給戧翛傳了一句話:“我承認你,但是,能不能讓梵也承認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既然這個男人這樣不願意離開你的話,梵,不如就讓他來聽聽也未嘗不可。”莫雨笙眯着眼,順便拍了拍剛剛悄無聲息來到她身後的男人,戧翛也看見了,因爲那樣強烈的壓迫感是絕對無法讓人忽視的了的。

    這樣的存在,忽然讓他感覺到了一點相似。

    那就是這個男人有種絕對的佔有慾,對於眼前這個叫做莫雨笙的女人。那是同類,只不過他們之間的表達方式不太相同罷了。

    “也罷。”夙泱梵知道大概是沒有辦法了,便也是默許了。

    “那麼,你可以說了。”夙泱梵淡淡的掃過莫雨笙身邊的末鎏音,她覺得自己似乎是有點跟不上節奏了……完全沒有想到莫雨笙居然會給她帶來這樣的驚喜!

    煙霧嫋嫋之中,她們彼此之間的身影都已經朦朧了,只能夠看見兩雙不太一樣的但是深處都是一模一樣的瞳孔。真像不是麼,兩人就像是在照鏡子一樣。

    “你應該還記得,最開始的時候我是突然之間就不見了對吧。”莫雨笙將自己的身體全部重量都放在了末鎏音的身上,神色淡淡的,“那個時候我本來是剛剛去了一趟九陸,本來是想着回來的。誤入了一個山洞就莫名其妙的被一個空間黑洞給弄進去了……連帶着個傢伙也是跟着我進去了。”說着指了指

    被她當成靠墊的末鎏音,“再然後我就重生到了那個世界。他也是一起的……我都沒想到會這樣。”

    夙泱梵也不準備對莫雨笙的感情生活做出什麼評價,那是她的選擇,不過有件事情不弄明白還真是會不爽啊:“那麼,爲什麼你曾經對我說那樣的話“身處凡塵,當心不妄動,不動則不傷。”我明白了,但是爲什麼你現在又將戧翛帶來了。我的道路是太上無情,爲什麼還會有其他的感情存在。”

    “你不覺得我們之間的聯繫也是一種奇蹟麼。”莫雨笙懶懶散散的姿態又出來了,“還有,至於爲什麼你無聊了自殺重生到了那個初澤幻世,我只想說,大概就是因爲我們本身之間的聯繫。你我互爲半身,靈魂之中有着互相吸引的東西。因此你的靈魂纔會被那個世界所吸引……至於爲什麼你死過一次還能再復活……”

    莫雨笙忽然坐直了身體,一直以來的懶散狀態突然變得凌厲了起來,那雙好看的眼睛帶着一種難以言喻的魅力,其中有淡淡的絳紫色流光一閃而逝:“你是我的半身,你的死亡沒有我的允許可是不行的呢,是不是呢梵?”

    “你總是說的比我有理。”夙泱梵就這樣不眨眼的看着莫雨笙那雙漂亮到完全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眼睛,一樣清冷淡漠的瞳孔中浮現出淡淡的無奈,“那麼,你又將我接回來是做什麼?明明我可以自己打破這個界限的不是麼。你的催促有些急切啊。”

    那可不是你往日裏的作風啊。

    “那是因爲,時間已經不夠了。”莫雨笙突然笑了起來,“梵你知道麼,我們的時間都到了。”

    夙泱梵忽然明白了:“嘖,還真是。早就忘了啊。”

    因爲在很早很早以前,她們纔剛剛開始的時候,就彼此定下了一個要求,無論發生了什麼都必須在時間之內回到這個地方,因爲她們之間還有一個必須的決鬥。

    無關勝敗。

    因爲她們本身之間的聯繫就是一個奇蹟。

    別問爲什麼她們之間的約戰,心照不宣罷了。

    “好。”夙泱梵這樣回答着,儘管莫雨笙並沒有說什麼,但是,她們彼此之間都很明白,如此罷了,“那麼,便等我解決一下我的問題之後就來吧。”

    對戰,她們從來都是無所畏懼。

    但求一敗。

    莫雨笙懶懶散散的樣子絲毫沒變,就這樣繼續懶在末鎏音的懷中,末鎏音寵溺的笑了笑,將她帶走了。

    剩下的,就是夙泱梵和一直在她的身邊無論怎樣都不肯離開的戧翛。

    “那麼,你告訴我,你來又是爲了什麼?”夙泱梵沒有刻意的拉開他們之間距離,就像是以往那樣的靠近。她一直不明白那些太過複雜的感情,照她看來,她既然已經將戧翛留在了那個世界,那麼他們之間的聯繫就應該是已經在那個世界就已經被斬斷了。

    哪怕戧翛對她還有什麼感情也不應該會是現在這樣的。

    莫雨笙……還真是給她找了一個難題……莫名的有些平日裏不存在的焦躁感。

    “梵。”戧翛看着夙泱梵,他的手一直沒有放開夙泱梵的手,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會錯過什麼,他看着她的眼神已經是完完全全的不加任何掩飾了,“我愛你。”

    “愛?我本來就已經不需要這東西了……況且,你究竟喜歡我什麼?”夙泱梵不知道爲什麼,覺得這個時候的戧翛感覺上有什麼變化了,說不上討厭,但是有些不適應。

    “不,我不奢求你會愛上我。”戧翛直視着夙泱梵的雙眼,將自己的一切心思都明明白白的暴露在夙泱梵的面前,沒有一絲隱藏,“我的存在就是爲了你,你是我存在的意義。”

    那樣的感情太過於直白也太過於純粹了……從很久之前夙泱梵就知道自己喜歡這樣純粹的感情,哪怕看上去十分刺眼。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大概就是曾經的上一世,戧翛給她留下的印象了。

    或許連夙泱梵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戧翛這個人在她的心中的位置並不算小。

    戧翛很清楚,這是自己的最後一個機會了,他也知道從他愛上了夙泱梵之後就註定了萬劫不復……

    “我永遠都不可能給你你想要的感情,爲什麼要在我的身上浪費時光?”夙泱梵是真的不明白。

    戧翛只是這樣毫不掩飾自己的感情就這樣靜靜的看着她:“我不奢求你能夠愛上我。但是,可否給我那個許諾……不要將我拋棄可好?你曾經答應過我的啊梵……”戧翛就這樣用那種夙泱梵覺得很煩躁的眼神看着她,帶着那種明明不應該的脆弱,“契約還在,靈魂中的聯繫你怎麼可以如此狠心將我放棄?”

    我所求的,只是能夠一直守護在你的身邊,哪怕你永遠都不會迴應我的感情也足夠了。

    “你這是何必。”夙泱梵突然發現這個時候她居然說不出什麼拒絕的話。

    “我只要你的這樣一個承諾。梵。可好?”戧翛不準備再畏畏縮縮了,他知道如果他不將一切都徹徹底底的堵死,那麼他就永遠都不會有機會了。

    夙泱梵突然說不出話了。

    因爲從很久以前就是這樣的……戧翛從來都不會要求什麼,而他的心思一直都很明顯。

    他所求的,也不過就是那樣。

    那麼,她還能拒絕什麼……不知道,也不是很想拒絕。

    可能是因爲有些寂寞了吧,因爲這麼多的時光中,除了莫雨笙能夠走進她的世界之中,大概就只有這個男人了吧。

    更何況,莫雨笙她啊,也已經有了一個屬於她的人呢。她又何必去當個電燈泡呢?

    而且,只是一個承諾不是麼,她夙泱梵什麼時候怕過這些了!

    看着這個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男人,夙泱梵不過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好。我便許你這個諾言。”

    清冷淡漠的聲音在戧翛的耳邊無疑不是最好的回答。

    戧翛就這樣看着夙泱梵……

    這樣就夠了。

    就算是他窮盡一生大概都沒有辦法得到夙泱梵的感情,至少他已經是唯一個可以這樣距離這一朵冰冷肅殺的紅蓮最近的人了。

    他知足了。

    有一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鳳飛遨翔兮,四海求凰,無奈佳人兮,不在東牆。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願言配德兮,攜手相將。何時見許兮,慰我旁徨,不得於飛兮,使我淪亡,使我淪亡。

    夙泱梵,惟願生生世世都能與你在一起,與子偕老,靜看這塵世便好。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